• 这才叫打猎

    更新时间:2017-04-02 21:17:58本章字数:6142字

    过了一会儿,风柔幽幽的醒了过来,我忙把鱼肉条给拿过来。

    我喂她道:“这是我刚才你睡着时出去在冰湖里抓的鱼,刚刚我吃了,肉很嫩,你尝尝看。”这是淡水鱼,并没有咸味儿,肉质鲜嫩,而且还富含水分。

    她不好意思的吃了下去,她咀嚼片刻道:“谢谢你,味道真不错。”

    “那就多吃点,”我把鱼肉条都拿给她,让她自己吃。我起身走出冰屋外。

    这一刻,风雪似乎小了很多,虽然天空依旧下着雪,但是大片如天鹅绒的雪花悠扬的在空中徐徐飘舞着,而不是如刚才般,风雪漫天,如飞砂走石一样打在人的脸颊上。

    我深呼吸了一口气,心中开始转着打猎的念头。

    猛一抬头,顿时瞠目结舌的望着前方,脑袋里的念头好像刹那静止了。

    两只宠兽正在合作的逮鱼。

    金丝猴宠蹲在冰洞的一边,背对着洞,将长长的尾巴伸入洞中的水里,还不时的动上一动,搅起一圈波纹,向四周荡漾开,吸引的水中的蠢鱼把它的猴尾巴当作了食饵,时而有鱼过来吃猴尾巴。

    这时候,金丝猴忙的就把尾巴甩上来,跟在后面的还有一条傻鱼。

    犬狼会在最恰当的时候‘嗖’的跃过去,锋利的狼牙轻松的把鱼给牢牢的咬住。

    两个小家伙真是合作默契,在冰洞上面四周躺了一圈的倒霉鱼了,大概总有个六七条的样子,个头到是有大有小。难得的是,两个小家伙不是忙着去贪吃鱼,而是齐心协力的捉更多的鱼。

    小隼在一边歪着脑袋看着,这里似乎并没有它能发挥的地方。

    我走过去,犬狼见我出来,不禁转身向我望来。突然又一条鱼被金丝宠给抛了上来,犬狼正望着我,丧失了捕捉机会。眼看又要落到水中的儿,小隼猛地动了,两翅‘忽地’一扇,有力的双腿腾空而起,扣成弯弓一样,一个俯冲把那只鱼给逮住了。

    我不禁莞尔,原来这个小东西在一边帮两只宠兽拾遗补缺呢。

    小兽王咬着一只鱼向我走来,把鱼扔在我脚下,它舔了舔我的手,向我表示友好。

    我蹲下身,抱着它,在这种荒芜的地方,我们一无所有,每天都要去打猎,还要躲避大型肉食动物的袭击,我突然产生和它们相濡以沫的温暖感觉。

    小隼叼着刚才的那只鱼在一边吃开了,弯钩一样的尖嘴很轻松的就把那只倒霉的鱼啄的皮开肉绽,小隼满意的大口吞吃着新鲜的鱼肉。

    金丝猴宠见两个捉鱼的伙伴都休息了,它眼珠转了两圈,挑了一只最大的鱼蹲在一边吃起来,只不过,它的手爪和嘴巴都不是为了吃鱼而长的,吃起来显得格外费劲。

    猴子平常都以吃素为主,不过,偶尔也会吃些倒霉的鸟雀和一些昆虫。这和生长在北极的雪熊很类似,它们平常都是吃一些海豹和鱼类,但是在食物短缺的时候,它们也会吃一些海草来填肚皮。

    三个小家伙希里哗啦的就把鱼吃个精光。

    吃饱了,我带着三个小家伙都回到冰屋中,风柔的身体好了一些,鱼肉条还剩下不少,放在她头边。

    金丝猴宠看到主人,三下两下就蹦了过去,风柔吃惊的看到小猴子嘴边粘着一些鱼的鳞片。我见她向我望来,便把刚才看到三个小东西捕鱼的事情全部告诉了她。

    她开心的笑着,抱着她的宠兽又摸又亲。

    我问她道:“你的宠兽文身是在哪个部位?”

    她略有羞涩之意的将裤子卷起,露出一截如同嫩藕般的小腿,在脚踝处有一个可爱的金猴文身,一只淘气的小猴子四肢抱着她的小腿,就连那长长的猴尾巴也绕着小腿打了一圈。

    她放下裤腿,也好奇的问我:“你的文身是在哪呢?”

    我撩起最近有点长长的头发,露出在额头上那块有一半巴掌大小的拳狼文身。她惊讶的道:“兽王的文身真威武啊。”

    我笑着抚摩着坐在我身边的犬狼,心中黯然,如果小兽王没有瘸了一条腿该多好。

    接下来的几天,我都在冰屋中照顾着生病的风柔,一个星期后,她的病终于好了。

    这个星期全*三只宠兽在冰洞中抓鱼生活,不然我们恐怕得饿死,三个小宠兽之间关系越来越好,我们和自己的宠兽也越来越亲密。

    冰湖上被我们开了好几个洞,固定在一个洞中捕鱼,成功的几率越来越小,所以我们总是在不同的洞中捕鱼,湖面被我和风柔弄的千疮百孔,我用木鱼叉捕鱼的技术练的纯熟无比。

    我们风平浪静的又在这里生活了一个星期天。周围并没有野兽出没,偶尔天很晴朗的时候会有几只鸟儿经过,但无一例外的都被小隼捉下来,作了我们改善伙食的肚中之物。

    这一个星期,小隼和我的关系已经很好了,进行冥想的时候,它已经允许我的暗能量可以从它的领地经过,由此,我又创造了一种冥想方法,这种方法比我之前创造的冥想方法似乎还好用。

    这是一种将两只宠兽领地联合在一起的一种冥想方法,不论暗能量恢复速度和暗能量的增加都比以前的好很多。

    我还将这个方法教给了风柔,她的效果果然也不错。

    风柔又教了我一种暗能量的使用方法,可以将本身的暗能量转化为别的能量形式,然后释放出体外。

    这种方法就是类似亚超人的使用暗能量的方法,不过她的方法显然不是很有效,她教我将暗能量转化为火然后释放出去,不过我学会后只能变出一团火苗,用来点火到是不错。

    她的暗能量转换方法被小虎扫描后,得出结果是浪费了95%的暗能量,只有5%的暗能量转化为别的能量,果然是很低级的暗能量使用方法。不过她只二年级而已,也学不到什么厉害的使用方法。

    学了这个方法后,以后再不用到哪都带着火种了。

    冰湖边的生活很安逸,四周没有任何野兽出没,直到有一天早上,我们才知道冰湖是有多么危险,为什么会没有野兽到这里来觅食。

    这天早上,我刚凿出一个新的冰洞,拿着我的鱼叉守侯在旁边,只等有鱼经过就一下把它给叉上来。

    忽然不远处忽然传来风柔的金丝猴宠又急又乱的“吱吱”叫声。我向它那边望了一眼,只见它在冰洞边又跑又跳,在它身后一只鱼紧紧咬着它的尾巴,连在它身后,犬狼莫名其妙的望着它。

    我莞尔一笑,整天钓鱼,今天反被鱼给钓了吧。不大会儿,就见风柔跑了过去,还是主人心疼自己的宠兽。小金丝猴疼的龇牙咧嘴在风柔身边蹲住,风柔招呼犬狼上前一口把吊在小金丝猴宠尾巴上的鱼给咬成了两截。

    一条鱼正要从我眼皮下偷偷摸摸的溜走,我手疾眼快的一叉下去,一条鱼带着一梭水花被我叉了上来,它努力的在鱼叉上挣扎着,不停的甩动着身体,似乎不甘心命运的摆布。

    它的劲儿不小,虽然被鱼叉给穿透了,但是一阵阵的扭动,让我的手都拿不稳鱼叉了。

    我把这只坚持不懈与命运作斗争的倒霉鱼儿拿到眼前,还没来及看的清楚,忽然它长开嘴巴,露出一嘴锋利而错落有致的牙齿,向我咬来,它的冷冰冰的眼睛中似乎有种仇恨的眼神。

    我点不寒而栗。连忙把鱼叉拿开,把它甩到冰面上,它有力的弹跳着,不过很快低温就把它给冻死了,血凝固在伤口上。

    我疑惑的望着那只已经死了的鱼,这是什么鱼类,怎么这么凶狠。

    我还在沉吟,风柔忽然在那边惊呼我道:“兰虎,这里突然钻出很多奇怪的鱼。”

    风柔表情似乎有些紧张,我赶忙跑过去,来到洞边一看,顿时大吃一惊,不知从哪钻出来的一群怪鱼拥挤在狭窄的洞口,昂然仰头张着大嘴,锋利的牙齿磨出‘嘎吱、嘎吱’的刺耳响声。

    风柔看的花容失色,胆小的金丝猴宠兽躲在主人身后,因为刚刚吃过了苦头,此刻也被吓的‘吱吱’直叫。

    犬狼到是很沉着,一动不动的盯着下面万头攒动的怪鱼,我心中暗暗赞叹,果然不愧是万中无一的兽王,不会被一般的野兽吓到。小隼就差了一点,有点不安的拍着翅膀。

    好在冰面很滑,这些怪鱼一时半会儿爬上不来,风柔把眼望着我,询问我该怎么办。

    我咬了咬牙齿,这些怪鱼实在太多了,很难一下子解决。正想着呢,突然一只怪鱼跳了起来,嘴里发出‘霍霍’的古怪声音。我注意到它跳起的原因,是因为它腹部下有两只短小的脚。

    脚虽短,弹力惊人。

    我把手中的鱼叉‘嗖地’刺去,从它的嘴巴中穿过去,它被我穿透后,还不停的咬着鱼叉。这种鱼简直悍不畏死,看着都让人心惊肉跳。

    一瞬间我脑中忽然闪过食人鱼的画面,不过马上被我推翻了,这种怪鱼不是食人鱼。

    风柔颤声道:“这是食人鱼吗?”

    女孩子天生对这种看起来丑陋、恶心的东西有畏惧感。

    我摇摇头道:“这应该不是食人鱼,食人鱼是没有这种脚的,也没有它们这么凶狠,正常的食人鱼群不敢这么大胆的进攻猎物。它们首先会有一两只上前试探一下,当猎物没什么反抗时,它们就会群起而攻之,在数分钟之内,将猎物的肉分解的一干二净。

    但是据统计,食人鱼捕食的成功率是很低的。”

    “那这些怪鱼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在湖底藏了这么多。”

    我沉吟着猜测,小虎忽然道:“扫描到目标体内含有暗能量,属性为一级。”

    “哇!”我和风柔面面相觑,断然想不到这里会出现大批量的宠兽,宠兽本身就是极难得的,两百万只动物种才有一只能进化为宠兽。

    虽然眼前的这些宠兽都是一级的,但是它们庞大的数量仍令人惊叹。

    这些鱼都是食人鱼的进化型,难怪会多出一对脚出来。使它们既可以在水中穿梭,还能到岸上行走。

    看它们的样子似乎很容易就能在水外面的世界呼吸空气。难怪这里从来就没见到过任何野兽,包括大型野兽也没有出现过一只。

    这恐怕都是食人鱼宠兽的功劳,它们的力量能够让任何大型野兽望而却步,我心中感慨不已。

    不过我们似乎陷入了一个很大的危急中,因为我在不经意的转头间,在冰湖面上的每一个冰洞中都不断有食人鱼宠兽蹿跳的身影,它们迟早会跳到冰面上来,我们得赶快想想对策。

    风柔忽然道:“我们马上离开这吧。”

    我沉吟了一下,随即点了点头。我们进入这些猎杀者的地盘绝非好事,前些天它们风平浪静,只能说我们运气好,现在它们出来了,我和风柔的力量是绝对不可能和它们对抗的。

    即便白天可以打退它们,晚上可又怎么办呢,一间小小的冰屋,想要挡住这批凶狠的家伙无异痴人说梦。

    也许我们这些天,把它们的食物吃了不少,所以惹的它们不痛快,要跳出来把和它们抢食物的我们给赶走。

    我朝风柔喊道:“我先挡着它们,你赶快回去收拾东西。”

    风柔也很清楚眼前的状况,丝毫不犹豫,马上转身向着冰屋跑去。金丝猴宠‘吱吱’叫着跟在后面,尾巴翘的高高的。

    只一会儿功夫,冰面上已经爬上来不少的食人鱼宠,它们摆动着身体都向我这边滑过来,看它们龇牙咧嘴,发着‘霍霍’的难听声音,我也有点打颤。

    小隼已经飞到空中,拍打着翅膀,寻机单个解决一些食人鱼宠。不过这些食人鱼宠很凶悍,不能一下致命的话,会受到它们临死反扑,所以小隼也是小心翼翼的观察着。

    我擦了擦手心的汉,拍拍犬狼喃喃道:“我们又要并肩作战了。”这次难度很大,比上次对着那个巨大无比的雪人更要艰难。摸摸小虎,把它给收好,千万不能在战斗中丢落了。

    我紧紧抓着手里的木鱼叉,不断的阻断我身前的那个冰洞里的食人鱼宠,不一会儿功夫我就杀了十来只了。冰面上已经有上百来只的食人鱼宠向我逼来。

    我想我可能是有史以来,杀过最多宠兽的新人类了。

    木鱼叉在我手中飞快的挥动着,准确无误的击中没每一只食人鱼宠兽,只是它们垂死挣扎的本领大大出乎我的预料,另我无法一击致命。我暗道自己手里的要是一只精钢鱼叉该多好。

    匆忙中,我还不时回头瞥一眼冰屋中的情况。

    食人鱼宠兽们不怕死的前仆后继着,不惜自己的生命也要解决我。

    木鱼叉经过无数次的磨损,又遭到食人鱼宠们临死反噬,终于折断了。

    突然间,一个大无畏的食人鱼临空跃起直扑我而来,我几乎可以看到它丑陋的嘴中的每颗白森森的牙齿。

    正在我紧张的时候,突然耳边风响,一阵劲风从脸颊吹过,是小隼及时救了我,两只锋利的爪子,一只抓着它的脑袋,一只抓着它的身子,让它有力难使,伤害不到小隼自己。

    我由衷的感激小隼,不是它,刚才食人鱼宠那一口,至少把我鼻子给咬掉。

    “可恶!”我心中大忿!甩掉手中的半截木棍,施展出‘能量刀’。‘能量刀’虽然是暗能量的初级使用方法,却是非常实用,而且相对也比较节省暗能量。

    ‘能量刀’可比木鱼叉好用多了,两只手挥舞起来,虎虎生风,且也锋利异常,一刀下去都能把食人鱼宠们身首异处,干净利索,没了木鱼叉,我反而更占优势了。

    犬狼紧偎在我身边,在嘴中已经死了七八只食人鱼宠了,它的面部涂满了污七八糟的血迹,有食人鱼宠的,也有它遭到反击而受的伤。

    这些可恶的食人鱼宠似乎无穷无尽,永远也杀不完,它们不断从冰底钻出来,数量不减反增。

    我由愤怒变的恐惧,这样杀下去,我肯定得耗尽力气的。

    冰屋中,风柔的东西基本上已经收拾好了,打成一个包,背在身后,见我望向她,她冲我点了点头,示意已经准备好了。

    只是,现在想逃命也不是那么容易的,好多穷凶极恶的食人鱼宠放弃了我,往冰屋那边滑过去。

    事实上它们的智慧还不能达到分清敌人的程度,只是进化后的它们,不只是变的力气大,更凶残,多了一对小脚这么简单,它们的眼睛具有热量感应功能,凡是热血的动物都是它们的猎物。

    所以它们感应到风柔,就向冰屋的方向行去。

    “小心!”我向她大声喊。

    我已经被食人鱼宠们团团围住,除非能肋生双翼,否则就是想去帮她也是有心无力。

    她面对冰面上黑压压的食人鱼宠,脸色大变,带着自己的宠兽向外冲去,她也运出‘能量刀’自卫,金丝猴宠尖叫的跟在她身后。

    突然一只食人鱼向小金丝猴宠跳过去,小猴子灵敏的跳到一边,一把抓住食人鱼的尾巴,使劲的扔飞出去。动作虽然滑稽,却颇有成效,至少被扔出去的食人鱼宠就算不死,也得再爬一阵子才能过来。

    我见风柔已经开始往外冲,那我也不在恋战。

    一边阻击着食人鱼宠们,一边带着小兽王往外突围。

    小隼在空中接应我们,就这样,我们一人两兽不断的向外冲去。

    虽然它们有着压倒性的优势,好在它们爬的比我们跑的要慢多了。我能感觉到冰面下有更多的食人鱼想要冲上来,可惜冰层太厚,足有大半人高度那么厚,它们是无法冲破的。

    我和风柔聚到一块,在滑溜的冰面上寻求生路。

    陡然冰面一阵震动,使的我和风柔几乎站立不稳。

    我们惊疑的四下打量着,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状况,但这绝不是好兆头,我道:“咱们快走。”

    没跑两步,冰面上又是一阵震动,这次更剧烈了,我似乎感觉到冰层正在不断的裂开,这究竟是什么动静。

    “轰!”

    第三次剧烈震动后,突然在临我们最近的一个冰洞突然坍塌,大块大块的冰块坠入湖中,甚至一些食人鱼宠还遭了鱼池之殃被大块的冰块给活活砸死。

    然而我们并没有庆幸,一个庞然大物挺立在我们身前。

    “危险主人,扫描结果显示,它拥有强大的力量,大概有五级的暗能量水平。”

    我惊讶的张大了嘴巴,小虎的扫描结果应该不会出错,这是学校的宠兽暗能量级别的检验系统。

    五级的无主野生宠兽!我望着眼前的巨大怪物,我几乎快绝望了,我见过的听过的,即便是最厉害的宠兽也只有四级上品而已,离五级还差一个级别呢。

    现在竟然遇到了这么一个厉害的家伙,恐怕逃生都困难了。不过出生牛犊不怕虎,再厉害的家伙也只是一只怪兽罢了,又怎么能和星球上最优秀的物种新人类相比呢!

    我鼓起勇气,大吼着冲上去,右手的能量刀放着白的耀眼的光芒,几乎要脱手而出的浓烈程度。

    和它战斗,一定得拼命了。

    它的脑袋上有两只眼睛,一对大一对小,但同样很凶狠,庞大的身躯下有两对脚,支持着它的重量。

    它的鱼尾宽而阔,它全身上下看上去可以用作武器的地方就是它宽若磨盘的大口,大若匕首的利齿。

    两只宠兽呼应着我的吼声,随着我一块向着那个大家伙冲去。

    快要接近它的时候,突然它那对小眼睛放出蓝色的幽光,几乎是一刹那,我感到全身顿时一麻,身体几乎停止了。

    小兽王和我一样也受到了那只五级宠兽怪鱼的电击。好在我是新人类对抗电击的能力比较强,再加上我最近体内暗能量增长了很多,在对方强大的电击下,竟然只是麻痹了。

    大怪鱼没来得及继续攻击我,注意力便被小隼给吸引过去。

    小隼刚才并没有受到电击,顺利的狠狠敲在大怪鱼的脑袋上。即便大怪鱼皮糙肉厚,也受不了小隼的打击。

    大怪鱼疼痛的发出如牛般的声音。

    我半昏迷半清醒中听到小虎的声音:“电力过强,核心芯片受到强力打击,核心数据库受损,警告,十秒钟后进入自我保护系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