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异变

    更新时间:2017-04-02 22:25:34本章字数:6099字

    面对数目庞大,磨牙霍霍的食人鱼宠兽们,我忽然有种被它们打猎了的错觉,我似乎变成了某种它们感兴趣的猎物。

    我从电击的晕眩中醒来,恐惧首先从我心中升起,这种体型庞大,生命力强韧,又具有超自然攻击力的野宠真的是太强大了。如果它要是我的宠兽该多好!我感叹不已。

    念头未毕,罗兰阿姨对我的谆谆教导突然从记忆中浮出来:一个很好的宠兽不在于它自身有多强大,而在于它能让你有多强大。

    “嘎!”一声凄厉的叫声从空中发出,小隼被五级的大怪鱼宠发出的电击给打中了,像是断了线的纸鸢正往下坠落。

    “自我保护系统启动。”小虎的眼罩中闪着警告的红光。

    大怪鱼移动着肥大的身躯,口中发出招呼的声音,很多一级的食人鱼都向着小隼坠落的方向蹦跳而去。

    就在我万分心焦的时刻,突然额头一凉,眼前的世界忽然变的不同了,灰蒙蒙的不具有色彩,我仿佛在透过红外线视频打量着外面的世界。

    我心中诧异,仍然向大怪鱼望去,突然一组数字在我眼前现出,开头是个五字,接下来有个3000的数字,下面有‘两栖’,‘眼睛’等字。

    我收回目光时忽然望见一只食人鱼,眼前数字立即换成了另外一组,“一,50,两栖,眼睛”。

    食人鱼铺天盖地的涌过来,风柔焦急的在我身后招呼着我,我转头向她望去,眼前数字又立即转换为另一组“二,100,宠兽战士……”

    一个食人鱼抢先蹦到风柔面前,张开大嘴就向她扑咬过去,风柔使出‘能量刀’在空中把那个食人鱼砍成数块。

    我眼前的数字迅速蹦动起来,原先一百的数字忽然急速向上升,一直升到三百才停下来,其它数据不变。

    我忽地明白过来,这个数字应该是风柔的战斗力,前面的二字是说她的暗能量是二级的水平,因为她是二年级的新人类,她的暗能量应该开发到二级吧。

    依次类推,我刚刚看到那怪鱼的数据,它的战斗力应该有三千,我和风柔是万万也打不过它的,但是我一定要阻止它,否则它再一次对小隼使用电击,恐怕小隼就要被电死了。

    我立即做出了决定,我向风柔大声喊道:“你帮我挡住这些食人鱼。”

    风柔吃惊的看着我向那条大怪鱼扑上去。为了小隼我一定要阻止它,虽然它战斗力很强,但是移动缓慢,而且还有眼睛的弱点,我只要能挡住它一小会儿就行了。

    它缓慢的移动着,没有注意到它的敌人敢大胆的冲上来。

    我飞快的跑着,快要接近大怪鱼时,猛地临空一跃,要攀上它的身体。我一下就跳到它二米高的身躯上,但脚下一滑,我失去平衡跌落下来。大怪鱼身体表面生了一层很滑的体液,这能帮助它在水中快速的滑行,减少水的阻力。

    我打了个趔趄向下跌去,我猛地运足了暗能量使出‘能量刀’狠狠的插入到它身体中,止住了我下跌的趋势。

    大怪鱼的身体猛地震动起来,它疼的‘哞哞’叫着,脑袋向后转来,它一定是想看看谁这么大胆,敢伤害它。

    我一边稳定自己的身体,一边盯着它,寻找机会跳到它脑袋上。它一旦发现敌人一定会使用电击的,我的速度再快也没有电快,所以我看头向后转头,准备照准机会在它没有完全转过来时就向它脑袋上跃过去。

    当我看到它一只眼时,倏地猛蹬它的身体,把握最佳机会跃了过去。

    手中的能量刀向着它的眼睛插去,我和它越来越近,它狰狞丑恶的脑袋触手可及,我闪耀着白光的右手能量刀狠狠向它的眼睛插下去。

    “铛!”

    我的手臂一阵震痛,大怪鱼愤怒的吼叫着。真不愧是进化了的高级宠兽,它竟然有一层眼帘,而且坚硬如铁,上面还有一层黏液。

    在‘能量刀’击中它的一瞬间,它闭上了眼帘,我的‘能量刀’打中它的眼帘,并被滑开到眼睛上面的位置。

    鲜血从我的手插入它身体的位置渗出来,我眼睛前的数字飞快的跃动着,从三千不断的向上增长,三千一、三千二、三千五、四千……

    我心惊胆战的望着。

    我此刻就悬挂着它的脑门上,四只眼睛中间,只要它一发闪电,我就完蛋了。

    我豁出力气又是一记左手‘能量刀’向它眼睛插下去,却又一次被它狡猾的用眼帘给挡住了。

    看来‘能量刀’的力量根本不足以伤害它,我心中开始害怕。我注意到它四只眼睛转动着一起向我望来,饱含着愤怒的杀气腾腾的眼神,令我一阵毛骨悚然。

    身体中的暗能量突然剧速转动起来,那是一种与以往不同的运行方式,左手的‘能量刀’突然变成一种蓝莹莹的光芒,并且不断向前延伸着,几乎在一瞬间的工夫,我的手中握着一把蓝色的细剑。

    我想也不想,猛地向着大怪鱼的眼睛插下去。

    这次非常顺利,像是切豆腐一样,这把独特的蓝色细剑就没入它的眼眸中。它愤怒且痛苦的一声声哀号着,笨重的身躯剧烈颠动。

    我插入光剑后,突然觉得身体一分力气也没有了,手里一阵酥麻,我绝望的从它的头上跌落下去,我没法保持自己的下落,我甚至连一个手指也控制不了。

    眼前的数据还在急剧攀登,愤怒的大怪鱼它的战斗力已经攀至五千。我悲哀的想着,它甚至不用发出一个小闪电,只要挪动自己的身躯就能把我给压成肉干。

    我闭上眼睛等待死亡降临,一阵眩晕袭来,我真的晕了过去。没有痛苦的死也好,省得死前恐惧让我像胆小鬼一样呼号。

    我的意识在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行走着,白光逐渐变的黯淡,直到完全黑下来,不知过了多久,眼前又有了一点点白光,虽然很少,却让我感到心安,我怕生活在黑暗中。

    迷茫中,我苏醒过来,风柔正担心的望着我,见我醒来,眼中有了喜色。我试着坐起来,身体一阵酥麻,除此到并无异样。

    风柔小心翼翼的扶着我,我查看了一下身体,体内的暗能量消耗殆尽,只剩下若有若无的一点蛰伏在经脉中。看来最后的一击,耗尽了我所有的暗能量。

    忽然想到那怪鱼,我骇然往四周望去,空荡荡的一无所有,我惊道:“那只大怪鱼,还有那些食人鱼呢?”

    风柔疑惑的道:“那只大怪鱼好像是被你给打伤了,吼叫着退到冰湖里去了,大怪鱼一走,其它的食人鱼也都退了回去。”

    我点了点头,沉吟了一会儿,也没想到它为什么会舍弃到嘴的猎物,返回冰湖中,可能它以前都没吃过这么大的亏,所以被戳瞎了一只眼睛后,害怕了,所以逃回冰湖中。食人鱼们自然也跟着它退了回去。

    我想了想道:“风柔,咱们还是离开这里。”望着眼前的冰湖,大块大块的浮冰在湖面上漂着。虽然这次我们侥幸打退了这些怪鱼。

    可谁也不知道,那些寄生在湖中的怪鱼什么时候再从湖中出来。

    风柔的心思和我一样,也同意离开这里。

    她搀着我站起身来,我歇息了一会儿,也有了一点力气,犬狼忠实的待在我身边,精神很好,两眼‘霍霍’的放着凶光。

    小隼似乎也无大碍,只是神情有点萎靡,大怪鱼那记电击可能让它受了些伤。

    小虎好像进入冬眠系统,还在睡觉,身体到是完好无缺。

    唯一精神熠熠的就是风柔的金丝猴宠,攀爬在风柔身上,蹲坐在她肩上,不时的站起身四周观看一番。

    天空徐徐的飘着雪花,我和风柔向着正南方向走着,因为我的暗能量尚未恢复,所以我们的行走速度很慢,只比普通人快一点。

    一走就走到天黑,我们幸运的发现一个废弃的洞穴,晚上可以在这里过夜了。

    一天的行走,身体又饿有累,而且最可怕的是暗能量已经被耗光了,无法供应给‘微能甲’保证我的体温。夜晚的气温很冷,至少比白天要降低十度。

    所幸这是一个洞穴,可以挡风遮雪,附近又能找到一些燃烧物,生了一堆火,洞里的温度到是暖和不少。风柔卸下身后的背包,从里面取出一些冰鱼和鱼干。

    这是我们在冰湖生活时的积粮,即便以后几天都没打到猎物也能供应我们的需要。风柔早已勘察了周围情况,确定没有危险,也不存在大型的动物,所以她取出冰鱼后,专心致志的烤鱼。

    我的身体很虚弱,喝了点水吃了条鱼,便开始集中精力冥想,以求更快恢复体内的暗能量。在恶劣的生存环境中,暗能量是我生存的保障。

    我静下心来,四周一片安静,风柔也没有说话,只有火燃烧的声音噼里啪啦的,鱼油被火烤的不时的发出“吱吱”声。

    我能感觉到火光印红了我的脸,一片暖洋洋的,我不由得又想到早上和大怪鱼殊死战斗时,出现的怪异情况。

    我看见的宠兽都会在我眼前显示出它的相关数据,但是在我醒来后这个功能就消失了,我有些遗憾。

    回想了片刻,我开始推动体内的暗能量在经脉中行走,这点少的可怜的暗能量在经脉中流动,我简直快察觉不到它们的存在。

    当我的精神感到疲劳时,我知道今天的冥想已经到头了,体内的暗能量开始恢复了,虽然还不多,但是恢复速度却明显比以往快多了。

    一觉醒来,我发现犬狼正一丝不苟的守在我身前。

    我感激的抱了抱它,心中感叹它真是我忠实的伙伴。

    我刚有点动静,风柔也醒了,见我醒来,关心的问我:“你感觉怎么样,暗能量恢复了吗?”

    我微笑着向她点了点头,我道:“一会儿我们继续上路,我的暗能量恢复了不少,今天的速度会快很多。”

    她想了想道:“好的,我们还是向南走吧,这里离冰湖太近了,不太安全。”想必她和我一样,对那只五级的宠兽仍是心有余悸。巴不得离它越远越好。

    我随意吃了点东西,我们俩带着宠兽们继续上路,小隼今天已经恢复了正常,看来是从昨天的打击中恢复过来,我不禁羡慕它的恢复能力。小虎仍是一副病怏怏的样子。

    它和我们一样受到了强力电击,似乎是什么数据库受到损坏,连我都不理,便进入冬眠状态,并且不断的自我修复。

    我们一路向着正南行走,这片白茫茫的世界好像进入了更加严寒的季节,风雪交加,好在我和风柔的‘微能甲’在和大怪鱼的战斗中依然完好无损,到也不惧这些风雪。

    两天后,我们在一片丘陵地带停了下来,我们决定在这里找一个地方定居剩下的一个月时间。

    这个地方很好,有很丰富的食物来源,我们今天早上就齐心合力的逮到一只毛色雪白的狐狸,我们合计着用这条毛茸茸的狐狸尾巴作一件暖和的围巾。

    而剩下的狐狸皮则可以作一个小夹袄,或者作几副狐狸皮手套。

    这个雪原中,我们所发现的动物,所有都是雪白色的,很少有别的颜色,不过食人鱼和大怪鱼除外。

    这里的动物似乎都擅长用自己的外表在雪原中来隐藏自己。这些动物都很聪明,难怪可以进化出为数众多的宠兽。

    几经寻找,我们终于在背风的位置找到一个山洞,山洞好像荒置很久了,洞口堆着积雪,几尺厚。如果不是调皮的金丝猴宠从树上坠入到雪中,我们还发现不了这么好的一个山洞。

    这里位置也比较好,在一个山坡*上的地方,又背风,一般的动物是不会爬到这么高的位置,所以相对我们要安全很多。

    山洞中很干燥,因为比较通风的关系,地面也比较干净,没有很多泥土灰尘,山洞顶部是岩石壁。山洞不是很幽深,一根直线似的一直通到底。

    但是到了底部,却勾了一个弯,正好可以躲避灌入洞中的风,用来作睡觉的地方是最好了。

    这个洞以前可能曾经住过什么大型的动物,在尾部的两边墙壁,有些被磨平的痕迹。既然确定了住处,我们就开始整理我们的临时住所。

    风柔在洞中整理,我带着犬狼、小隼出去收集一些柴草,和枯枝落叶,既可以作燃烧物,又能铺出一个舒适的窝来。

    我记得在我们刚刚经过的地方,大约一里的地的地方有一些小树林,到是有不少我需要的东西。

    出了洞,我就径直带着两个小家伙一块向那边走去。

    很快我就收集了所需要的东西,并且还有意外收获的掏了一窝兔子。今天晚上可以有兔子肉吃了,吃了大半个月的鱼早吃腻了。

    兔子长而厚的毛皮应该也可以利用上,做点什么东西,作两副耳套应该是绰绰有余的,或者作一个皮毛,那就好了。这里太冷,我和风柔虽然是新人类体质较一般的人类强很多,但暴露于风雪中的皮肤仍生了不少的冻疮。

    我兴高采烈的把枯枝捆在一起背在身上,另一手拎着几只兔子回山洞了。小隼在我头顶飞翔着,为我放哨,它的锐利眼神可以帮助我提前躲开我前面的凶猛的大型野兽。

    我回到山洞时,洞里已经收拾的很好了,风柔还用一些石头垒出了我们的床和烧火用的地方,既可以防湿,又能防止在烧火时,火星被风吹出飘散在别处,烧到人和宠兽。

    我东西放下,风柔和她的宠兽都不在洞中,应该是她带着宠兽出去打猎去了。

    我趁着这个时间,用拾回来的草和落叶铺成两个温暖的窝,我躺在上面试了试到是很舒适,比睡在冰冷的地面舒服多了。

    我点上篝火,洞中顿时红彤彤的一片,看起来很温暖,这里到是比以前住的小冰屋舒适、暖和。

    过了不多久,风柔也回来了,怀里抱着一些山果子。她看到我设置的温暖住所,脸上也不禁露出惊喜的样子,住了半个都月冷冰冰的小冰屋,果然她和我一样对现在的住所更加喜欢。

    小金丝猴亦步亦趋的跟在她后面,怀中抱着几个果子,腮帮子也鼓鼓的,看来嘴里还含了不少果子。笨拙的迈着两只脚往洞中走来。

    我惊讶她在这种气候还能找到如此多的果实,风柔笑着告诉我,这是她宠兽的功劳,有很多果实都是它从地下挖出来的。

    自从我们坐着飞船来到这个人烟荒漠的地方,又是大雪覆盖,很少能吃到素的东西了,除了压缩食物就是一些动物的肉。今天能吃到这些果实,感到分外可口。

    我拍拍她的金丝猴宠的脑袋道:“多亏你这个小家伙,我才能吃到这么好吃的果实。”它很清楚我在夸奖它,放下抱着的一个大果子,抬头望着猴头猴脸的‘吱吱’笑起来。

    犬狼是对果子没什么兴趣的,虽然它们有时饿极了也回吃一些草类的东西,不过我们刚逮到一窝兔子,它还不至于去吃草。

    小隼也一边歪着脑袋观察着我们,似乎很不屑我们吃的津津有味儿的。它和犬狼的爱好一样,更喜欢吃肉。

    吃了一些果子,我起身为我的宠兽们准备吃的。

    今天的晚餐就是烤野兔肉,我和风柔吃两只兔子腿已经足以,犬狼和小隼至少得每人一只兔子,我剥下兔子皮,然后拿着两只血淋淋的兔子到洞口用血清洗干净。

    留下几只兔腿,直接就把剩下的肉喂给两只宠兽。它们是不介意熟不熟的问题,只要是肉都会吃的很开心。

    两个小家伙在一边大块朵颐,我和风柔耐心的烤着兔腿,小金丝猴宠坐在火堆一边卖力的吃着果子,一脸开心的样子。

    刚刚我看见它趁我们不注意还偷偷把几个果子藏了起来,看来是收藏着等以后吃呢。

    吃腻了鱼肉再吃兔子肉果然感到很鲜美,鱼肉我已经嘱咐风柔收起来了,反正在这种天气,鱼肉是不会坏的,等以后慢慢吃吧。先换换别种口味再说吧。

    风柔从兔腿上撕下一条条兔肉放到嘴里,忽然她问我道:“兰虎,你那天是用什么办法把那条大怪鱼给打伤的,我似乎看到你手中握着一把蓝色的光剑,那比‘能量刀’力量大多了。”

    我也纳闷道:“我也不大清楚,当时我只想着用力去戳大怪鱼的眼睛,我一直用的都是‘能量刀’不过‘能量刀’伤害不了它,我最后拼尽全力一击,不知怎么的手里的‘能量刀’就变成了光剑的样子,然后我就耗尽了力气从怪鱼身上跌落,昏迷了。”

    风柔沉吟了一会儿道:“这个光剑可能是‘能量刀’的进化模式,你在危急情况下突破‘能量刀’的限制生出了‘光剑’,不过,我并没见过师兄师姐用过这种光剑啊。”

    我撇撇嘴道:“管他呢,反正我们是侥幸脱险,我只想以后少遇到那种厉害的家伙。”

    风柔赞成的点了点头。

    我抱怨道:“学校把我们扔到这里就不管了,也不教我们一些生存的本领,难道想让我们在这里自生自灭吗?”

    风柔安慰我道:“我们在离开飞船的时候,老师不是教了我们一套更高级的冥想方法吗,而且他们还说,会通过我们‘微能甲’监察我们,一旦我们遇到危险,他们会很快赶到的。”

    我漫不经心的道:“我们遇了好几次危险了,也没见他们赶到过。

    那套高级的冥想方法,还没我自己创出的方法好呢。你现在的暗能量是不是比以前恢复快多了。”

    风柔也不在勉强为学校辩护,她道:“我按照你的方法冥想,是比以前快多了,最近,我的暗能量已经可以通过我宠兽的领地,暗能量积累速度更快了。”

    她的宠兽文身是在脚踝位置,她以前的冥想方法不用通过脚踝,现在她更改了暗能量运行路线,使暗能量通过脚踝位置,不但恢复速度增快,而且暗能量的总量也增加了不少。

    不但如此,她现在奔跑的速度更快更灵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