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熊穴狼窝

    更新时间:2017-04-02 23:26:15本章字数:6114字

    我们安心的住在新家,一连数天,大雪封门,幸好,我们有保存的鱼干和冰鱼,虽然不能出去打猎,到也不至于饿着。

    小金丝猴宠每天偷偷摸摸的挖出一二珍藏的果子吃,惟恐被我们发现给抢走。犬狼静静的待在我身边,只是小隼无法展开翅膀翱翔让它有些烦躁,在并不宽广的山洞中不时的拍打一下翅膀作飞翔状。

    小虎还没有醒来,仍在自我修复中,我希望它不会有事,开始有些怀念以前喋喋不休的那个小虎了。

    我和风柔待在洞中每日里冥想不已,体内的暗能量也一日日的壮大起来,尤其是我,经过那天的生死一战后,我的暗能量有了突飞猛进的飞跃,总量比以前多了一倍也不止。

    时间过了三天,风雪依然没有减小的趋势,夜晚,我们开始用鱼干作晚饭,鱼干被火焰烤的放出淡淡的香味,顺着洞一直溢散到洞外。

    女孩子总是比男孩子要细心,因此烤鱼这项手艺,风柔做的比我好,鱼被烤的油亮亮的却又不会被烤焦。

    我接过风柔烤好的鱼吃起来。心中想着如果明天的风雪能够小一些,一定得出去打猎了,能打两只雪兔回来也好。存货已经被我们吃的差不多了,最多还能再撑一天。

    我正想着,突然蹲坐在我身边的犬狼陡然站了起来,两只耳朵,直竖竖的,全力捕捉着远处的微弱声音。

    我见它的举动感悟到可能有猎物出现,我有点兴奋的站起身来,难道是有躲避风雪的猎物而闯进我们洞中的动物,那不正是送上门的食物嘛。我有喜上眉梢的感觉。

    我也运足了耳力倾听外面的动静,但是我能听到的除了我自己的心脏跳声外,就只能听到外面风雪的呼啸声,我有点怀疑是不是犬狼听错了,这么大的风雪,一般的动物连行走都困难。

    随着时间的推移,犬狼变的敏感而紧张起来,嗅觉同样灵敏的小隼也变的烦躁不安,小猴子宠用不停的挠痒来表达自己的恐惧不安。

    不会有错的,我和风柔都知道,三只宠兽的表现告诉我们,一定有大型动物闯进来了,如果是小动物,三个小家伙不会都表现的这么异常。

    我舔了舔舌头,从火堆中抽出一支火把,这是我们唯一能找到的武器,风柔,放下手中的鱼,走到我身边我和并肩而立。

    漫长的等待中,一个巨大的黑影在墙壁上拉伸,我心中吸了一口冷气,光看这黑影,闯到洞中的动物恐怕不会小的。

    “呜呜,”犬狼已经发出警告的低吼,这让我知道猎物已经离我们太近了。我们两人三宠兽中,最危险的恐怕是小隼,这种狭小的空间,它飞不起来,又没有灵敏的动作,就算是一只豺狗都能把它给轻易收拾了。

    我想到这往前几步,如果只是一只动物,就想办法挡住它,如果来犯的猎物太多,我们就得尽全力冲出去,省得被动物给瓮中捉鳖。

    在拐弯处,我们和闯入者见面了!

    一只偌大的雪熊张谨慎的往里面行来,见到我和我身后的宠兽,忽地人立而起,高大的身躯有两米之高,看的我一阵胆寒。

    我搞不清楚,眼前只是简单的一只熊,还是进化后的宠兽,可惜小虎还在冬眠状态中,无法告诉我。平常没什么感觉,现在,忽然感觉好像少了一只手臂。

    高大的雪熊“呼哧,呼哧”的喷着热气,毛茸茸的鼻子皱立着,露出嘴中的大颗牙齿,威胁着我们。我挥舞着手中的火把,试图吓唬它。

    它却挥动着一只手,想要把我手中的火把给打掉。这只雪熊看来并不怕火,只能凭着实力来取胜了。

    我在脑海中衡量着彼此的力量,也许如果它只是一只普通的熊,我和风柔联手打倒它到是不难。

    如果它是一只熊类宠兽,那我们就没什么胜算了,这类宠兽的级别都比较高,大多在三级的水平,而且它的力量和抗击打的能量都较普通的熊要高很多,更加重要的是它一般的熊聪明。

    我发现它威胁的目光不时落在我们身后火堆边的鱼上,想必这是一只饿极了的熊,被我们烤鱼的香味给吸引来的。大雪封山,也许它很多天没有吃到东西了,所以才饥不择食的闯进来。

    风柔忽然寒声道:“这里会不会是它以前的巢穴?”这个洞两边的墙壁有很多被磨的光滑的地方,角落还留有一些毛发,也许风柔猜的没错,这里是它以前的巢穴。

    它在发现自己的巢穴被不明动物给占据了,而且又不断向外冒着食物的香味儿,它才大胆的闯进洞来,希望能够赶走外来者,霸占食物。

    这样的一只饿极了的熊会很难对付,我小心的移动步伐,要占据一个有利的位置上,我和风柔还有犬狼呈现一个扇形包围了它。

    似乎发现了自己的不利,雪熊象征性的挥动了熊掌,并且发出咆哮声。

    熊的吼声在洞中来回传播着,它已经有点不耐烦了,我趁着它仰头吼叫刹那猛的扑上去,双手鼓足了力气向它的胸前击去。

    雪熊没想到我会这么主动,顿时被我打中,它愤怒的嚎叫着,随后一掌向我拍来,我灵巧的躲到一边。我心中十分震惊,刚才的一拳我用了全身的力气,打在它身上,它却浑然无事。

    雪熊还想趁机冲上来咬我,却被犬狼狠狠的在它腿上咬了一口,而风柔这时候也挥出‘能量刀’向着雪熊切去。

    雪熊受到威胁,停下来追我,反身向着风柔和犬狼扑过去。我却在这个时候突然反过身继续进攻,手中的‘能量刀’在我接触到雪熊的一刹那形成,重重的切在它身上,一层厚厚的熊毛被切了下来,纷纷扬扬的落下。

    雪熊受到我攻击,顿时又转过身来攻击我,这时风柔和犬狼再接着攻击,三番五次后,疲惫的雪熊身上已经开始出现伤口,鲜血渗出,可惜天冷,它的愈合能力又强,一些小伤口并不能影响到它。

    其实熊是既聪明又笨的一种动物,最出名的一种笨熊是棕熊,它们在捕捉小动物的时候,如果恰巧遇到一窝,会把小动物一个个夹在腋下,塞了后一个掉了前一个,最倒霉的始终是最后一个。

    不过熊也很聪明,它们擅长游泳和跑,而且还是捉鱼高手。

    打斗中,忽然在我怀中的小虎忽然醒来,瓮声瓮气的道:“自我修复完毕。”

    我好多天都在盼着它赶快醒来,现在听到它声音,知道它已经没事了,心中一喜,动作忽然慢了一拍,顿时被雪熊给扫中,左边身体一疼,我已经被打的滚了出去。

    雪熊见有猎物被打倒,马上四脚着地的向我扑了过来。

    就在危险面临的一刹那,我额头间一凉,眼前顿时发生了变化,黑暗对我没有了影响,一组数字在我眼旁边跳出来。

    我机灵的滚往一边,躲开它的一击,同时跃身,手中的‘能量刀’顺手一击,给它添了一条伤口,我按着它的脑袋从它身体上跳了过去。

    从数据上我了解到这是一只三级中品的宠兽,野生雪熊宠,性情温驯不会主动攻击人,战斗力一千五,身体的弱点似乎没有。

    在原先的数据组的最下面一行多了一个数据,是‘-700’。

    我猜测这是我自身的战斗力和它的战斗力相比较的结果。我跳到它身后,双手都凝聚出‘能量刀’向着它劈去,数据顿时又发生了变化,‘-700’又变化为‘-500’。

    看来‘能量刀’提高了我的战斗力,但是我和它之间的战斗力仍然有一大截的差距。我看了看风柔和犬狼,一个是四百的战斗力,比前几天提高了一百,一个是一百五十的战斗力。

    我们三个人仍然比雪熊差很多,除非我能用出那天的光剑的招数,否则无法打败它。

    僵持的结果是我们统统被它杀死。

    我现在站在最外面,*近洞口,雪熊似乎瞄准了目标,舍弃了风柔和雪狼,穷追猛打我一个人,好在它的动作比起我们来笨重很多,而我又感觉在这种特殊状态下,又比以往灵敏,所以才能在它的爪牙下留得一线生机。

    我心中迫切的想要发出那天的光剑,可偏偏身体中的暗能量不如我意,没有一点想要发出光剑的意思。

    我和雪熊的战斗力差距一直在五百左右,虽然我的动作要灵活些,却一直被它给牵制着,洞内毕竟狭小,而雪熊也似乎疯狂了一样,只顾攻击,甚至不惜受到伤害也要把我给拍死。

    我逐渐的被迫沦为劣势,在狭窄的洞内躲闪着,突然一不小心被它拍中,我倒在地上,惊怒的望着它猛地人立而起,厚厚的手掌重重的向我脸部拍来。

    我的脑海马上闪过西瓜被一块大石头砸碎的情形,也许马上我的头颅就跟那个西瓜一样。

    不甘与绝望两种矛盾的感情瞬间充满了心中,忽然体内的暗能量又在急剧的凝结了,我发现眼旁边的数据上最后一个数字突然发生了飞速变化,差距很快的在减小。

    当数据为0,并且开始成为正数上升的时候,雪熊大而厚实的手掌已经接近我的脑袋了,我弹身而起,一头撞在它的胸前,手中的光剑已经没入它的身体中。

    它一刹那像是一座大山样的轰然倒下了,我坐在它身上,手中还握着光剑,这一次,我并没有全身乏力的感觉,似乎仍是精力充沛,雪熊仿佛感受到了死亡,绝望的望着我。

    它两只手掌动了动,但终又无力的落下。

    我猛的一发力想要把这个送上门的食物给解决了,忽然洞口边传来几声微弱的叫声。

    雪熊闭上的眼睛忽地睁开,我大吃一惊,以为它尚有余力,却发现它只是尽量装过头去向洞口望过去。

    我和雪熊因为打斗的关系已经很接近洞口了,一阵寒冷的大风不断的从洞外吹进来。

    我下意识的转过头望去,惊讶的发现一只很小的小熊正躲躲藏藏的在洞口露出半个脑袋来,身上和脑袋上覆盖着一层雪花,它见我骑在雪熊身上,忽地双脚并用跑进洞来,趴在大熊身边,“呜咽”的叫着,似乎在招唤着我身下的雪熊。

    我身下的雪熊,勉强的张开嘴巴伸出舌头舔着小熊,仿佛在安慰小熊,让它不要担心自己。

    我眼睛旁边显示着小熊的数据,这也是一只雪熊宠兽,只不过是未成年的,战斗力为零。

    我马上明白过来,我身下的必然是一只母熊,这个小熊是它的孩子。因为小熊还小忍受不了饿,所以在饿了几天后,大熊冒着风雪带着小熊出来捕猎,在洞口嗅到我用雪洗猎物内脏的染着血的雪,又嗅到洞中飘出来的鱼香,所以就让小熊躲在洞口,它冒险冲去洞中抢食物。

    它后来见我向洞口走,怕我发现小熊,所以只追我一个人。

    看着两只熊相濡以沫,我有点下不了手了。

    风柔也被两熊之间的感情给感染了,轻声道:“放了它吧。”

    我知道她让我放了大熊,我苦笑道:“它受的伤很重,即便放了它,它出去也是会被冻死的。”

    话虽如此,我仍然收回了手中的光剑。

    小熊用嘴拱着大熊,好像在叫它站起来,大熊却无奈的只能尽量用舌头去舔小熊。

    我和风柔看着有些心酸,风柔有点苦涩的道:“它们太可怜了,咱们救救它们吧。”

    我望了一眼两只熊,道:“宠兽都是有智慧的,救了它们,它们一定不会再攻击我们,只是我不会救啊,你会治疗它的伤口吗?”

    风柔道:“它没什么大碍,只不过身体被你穿出个洞,暂时没有大碍,只是动不了而已,如果能把血止住,让它们待在我们这儿,不至于被冻死,或者被其它的猛兽攻击,应该能好起来的。”

    我点了点头赞成她的意见,看着那么可怜的小熊,我也不忍心伤害它。

    我和风柔齐心合力的把大熊给抬到洞里的深处,小熊胆怯却仍是犹豫着跟了过来,围绕在大熊身边,不时‘恩唧’一声。

    风柔开始给大熊清理伤口,然后用一些背包中的急用药给它敷上,而它最重的伤口那个血洞也被她用兔子皮给缝上。大熊虽然意外我们怎么不伤害它,但是望着我们的目光渐渐没了敌意。

    我坐在一边望着风柔手脚利索的给大熊整理伤口,忽然眼睛余光瞥见小熊崽坐在大熊旁边,一对黑黑的小眼珠直直的盯着火堆边的烤鱼,那是风柔没来及吃的那条。

    小熊崽嘴角挂着一串口水,不时吧嗒一下嘴巴,显然是谗极了。

    我觉得有点好笑,探身把那条烤鱼拿到手里。

    小熊崽的目光不觉得跟着向我手中望来,口水已经开始往地面滴。

    我故意把鱼拿到我鼻子边嗅了嗅,然后向它扬扬手,小家伙忍耐不了这种诱惑,下意识的把头向前倾着,伸长了脖子,突然一下子失去平衡,下巴磕在地面。

    它爬起来不断的舔着舌头,我揪了一块鱼肉向它抛过去。

    它望着眼前的鱼肉没有丝毫犹豫,扑上去,张开嘴一口吞到嘴巴中。然后意犹未尽的舔了舔,眼巴巴的望着我,等到我抛另一块鱼肉给它。

    犬狼似乎并不关心那只小雪熊宠兽,它只是盯着那只大熊,防备它突然站起来。

    小隼站在角落里,好奇的打量着那个小东西,歪着脑袋看我逗小熊崽。

    我用食物诱惑着那个小家伙,小家伙禁不住鱼的诱惑,犹豫的往前走了几步,忽然停住,又向后倒退几步。它不敢确定到我手中吃东西是否安全。

    为了坚定它信心,我又扔了块鱼肉给它,它最终在我循循善诱下,忍耐不住对食物的渴望,小心翼翼的来到我身边,试探着咬着我手中的鱼,见我没有反应,拖起鱼就跑。

    我呵呵乐出来,这个小东西真是个滑头。

    小熊崽安心的趴在大熊身边,两爪环抱着鱼,嘎吱有声的撕扯着鱼肉,吃的唾沫四溅。

    不一会儿,风柔那边也把大熊给安顿好了。身上的大大小小伤口都处理的很好。

    不过大熊仍然是不能动弹,看来我刚才那一记光剑令它受伤不浅。

    风柔转身取了几条冰鱼,切成小块喂大熊,也会不时的扔一块给还未能满足的小熊。

    我提醒她道:“咱们就只剩那点存粮了,如果明天再不能出去打猎,我们就得饿肚子了。”

    她有些抱歉的望着我道:“它受的伤不轻,为了能快愈合,必须得给它补充点食物,我们明天如果没有东西吃,还能忍一忍,它要是不吃东西,可能会死的。”

    我后悔刚才把它伤的那么重了。

    为了发泄对自己的不满,我决定把小金丝猴宠的藏起来的果子都给挖出来,不能让我一个人挨饿,这个小东西既然是我们一个阵营,得陪我们一起挨饿。

    小金丝猴莫名其妙的看着我往它藏着果子的地方走去,它忽然紧张起来,倏地跳起来,跟在我身后,见我蹲下身开始挖它的果子,它顿时明白过来,“吱吱”叫着冲我跑过来,要阻挡我。

    犬狼蓦地一声低吼,立即打消了它过来阻拦我的念头。

    小熊崽傻愣愣的望着我们,不知道我们这边怎么突然热闹起来。

    风柔见我把金丝猴宠偷偷藏起来的果子给挖了出来,嗔笑着白了我一眼道:“连小宠兽你都要欺负。”

    话未说完,垂头丧气走往回走的小金丝猴宠突然瞥见小熊崽在看自己笑话,突然跳到小熊崽面前,甩手一巴掌打在小熊崽的脑袋上。

    小熊崽怔怔的望着金丝猴宠,张着嘴巴,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风柔不禁莞尔,摸了摸它的脑袋,笑道:“真是憨厚的小家伙。”

    小熊崽并不在意被打了一巴掌,愣了愣后,又抱着鱼吃起来,对它来说,只有食物和它妈妈才是最重要的。

    过了一会儿,我们开始睡觉了,有犬狼帮我盯着那只大熊,我并不担心大熊半夜趁我睡熟突然爬起来给我一熊掌。

    第二天清晨时,拳狼果然忠心的看着大熊呢,它趴在我身边,眼睛不时的睁开往大熊看一眼。

    我站起身,向外走去,我要看看今天的风雪怎么样了,是不是适合出去打猎,我可不想挨饿。

    走到洞口,外面依然是刮风下雪,不过却比前几天小了很多,我估计好多动物都被风雪挡在家中饿了几天,轮到今天风雪变小,一定会出外觅食的。

    我决定出外打猎,捧了把雪洗洗脸,再吃两个果子,我带着犬狼和小隼走出洞外。我刚刚看了大熊,它今天恐怕还无能力行动,就算能爬起来,也没有能力伤到风柔。

    出了洞往北面走,风雪意外的渐渐小了,没走多久就发现一只野鸡在雪丛中用爪子拨开雪捡东西吃,见到我们惊吓的飞起来,却被小隼轻松的在空中打猎了。

    小隼的打猎水平越来越好了,这只野鸡刚飞到半空中,就被它给抓住,一使劲扭断了脖子。这只野鸡怕有个十来斤重,一下子就把我和风柔还有犬狼、小隼一天的口粮给准备好了。

    可是念及山洞里又多了两张嘴,只能继续打猎,小熊崽还好说,那只大熊,没有几十斤肉怕是没法让它满足。

    我接着往前走,再没碰见什么理想的猎物,到是遇到了两次雪狼,在小隼的提醒下,我们有惊无险的避开了。

    雪狼都是成群活动,我们老弱病残还不是一个雪狼群的对手。

    绕过一个小山包往回走的时候碰到了一只野猪,可惜野猪跑的快,又力气大,让它给跑了。

    还好,在回来的路上,我们又掏了三窝雪鼠一窝鼹鼠一窝旱獭,也算是小有收获,尤其是那两只旱獭,油亮的皮毛,身体吃的很肥实。

    这窝旱獭准备了充分的粮食过冻,挖开的洞里还有一大堆一大堆晒干的草籽呢。

    带着沉甸甸的食物,多日来的阴云一扫而空。再加上这些鼠皮,缝在一起说不定能弄个皮毛褥子出来,那睡着可就舒服了。

    心里打着皮毛的念头,我和两只宠兽回到了洞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