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蜘蛛窟

    更新时间:2017-04-03 00:00:57本章字数:12255字

    雪狼王迈着优雅的步伐一步步向我们走来,犬狼望着它,突然仰头嚎叫起来,那种苍茫高贵的吼声,立马就让雪狼王分辨出来,站在它面前的是一只神圣不可侵犯的兽王。

    是一只它应该敬畏、臣服的兽王,但是那种敬畏的神色只在眼神中停留了一刹那,就被轻蔑的神色所取代。

    雪狼王高傲的站在我们面前,那长而浓密的白毛使它看起来像是个雍容的贵族。

    雪狼王的不敬,使小兽王十分愤怒。沉若闷雷的怒吼从小兽王的喉咙中传了出来,它好像在警告雪狼王:“我是你的王,你应该臣服我!”

    但是狼群是注重力量的群体,雪狼王感应到犬狼的兽王气息,只是犬狼后腿的缺陷使它不承认犬狼的兽王地位。除非犬狼能够打败它。

    雪狼王也嚎叫了一声,狼群收到狼王的命令纷纷向后退去,这是王与王之间的战斗。

    雪狼王要亲自与小兽王较量一番,如果雪狼王胜利,我和小兽王恐怕会被狼群当作晚餐,如果小兽王胜了,雪狼王就会承认犬狼的兽王地位,从此都会臣服于它。

    只是犬狼一百二十的战斗力对雪狼王的一千七的战斗力,胜算实在太渺小了,这只雪狼王的战斗力与雪熊宠兽相若,但是再加上它灵活的动作,它比那只雪熊宠兽要可怕多了。

    我打定主意一旦情况对犬狼不利,我就带着它冲出去,有小虎激发我的潜能,还是能和雪狼王拼一拼的。

    虽然打定了主意,但是我仍有些紧张的看着两只宠兽的激烈战斗。

    它们两的战斗凶猛而迅疾,带着残酷的血腥味儿。只是简单的几下试探,小兽王的身上已经被对方留下了数道血淋淋的伤痕。

    实力的对比是如此清楚,我简直不敢想象小兽王竟然还有勇气战斗下去,对手比自己强大十倍不止,小兽王顽强的和对手拼搏着。只是在生与死的较量中,后退的缺陷立即就显示出了差距。

    小兽王每次凶猛的扑噬总是被对方灵巧的躲开,而对手的每次爪牙攻击却让它心有余而力不足,转瞬间,小兽王身上已经伤痕累累。

    我有点不忍卒睹,心中想着如果小兽王后面的那只腿要能够灵活自如就好了。

    其实就算小兽王的腿一直都是好的,它现在也不是雪狼王的对手。小兽王还在成长期,尚未成年,虽然是兽王力量却有限。相反的雪狼王虽然只有三级上品,相对犬狼级别低的太多了,但是它的力量已经成长完成,而且作为一个狼王,它必然有丰富的打斗经验,光凭勇气,犬狼是无法战胜它的对手的!

    我心理期望着会出现奇迹,让小兽王的腿突然恢复健康!

    突然眼前霍地一亮,我惊讶的望着犬狼,难道上天真的降下了奇迹,犬狼的动作陡然变的灵敏起来,蹿跳的非常快,厚厚的积雪似乎完全影响不到它的动作。

    而那只后退……我运足了目力看着它的后退,那只腿看起来仍然很干瘪,但是却似乎韧力十足,行动起来也在担负着身体的重量,而不是像以前那样,完全由其它三只腿拖动着走。

    简直太神奇了!我惊讶不已,连雪狼王都吃了一惊,雪白而浓密的狼毛终于也出现了红色!被它自己的鲜血给染成了红色。

    犬狼甚至还突然使出强大的力量把雪狼王给撞倒在地上,雪狼王从雪层上爬起身,望着犬狼,眼神又惊又怒。

    形势骤然逆转,我有点不相信自己眼睛的感觉,惊喜之下,我马上去扫描犬狼现在的战斗力。忽然发现眼旁边空白一边,并没有数据。

    眨了眨眼,陡然发觉眼前世界的颜色,是我在没与小虎融合前所看到的颜色,换句话说,小虎现在并没有和我融合。

    我暗暗奇怪,明明刚才雪狼王一出现,我就和小虎融合了,怎么突然又解除融合了呢?难道小虎没有能量了?不可能!融合后,我和它的能量是共用的。

    忽然间,正在我疑惑的时候,我陡然发觉在小兽王受伤的那只腿的关节之间,有一块迥异的东西,发射着金属质地的光芒。

    我失声道:“小虎!”

    那块奇怪的金属肯定是小虎,刹那间我想明白了。

    小兽王之所以突然发威,是因为小虎与它的融合,成为一块辅助器的东西,成功的使小兽王的瘸腿恢复了正常,而同时又刺激了犬狼体内的潜能,迅速提高它的战斗力,才使其忽然能和雪狼王打成平手!

    一切的关键都在于小虎。

    平时看来最没用的小家伙,现在竟成了我们的法宝!

    只是搞不明白,小虎怎么突然也能和犬狼融合了!蹙眉望着犬狼,脑中忽然灵光一闪,想起了那天我被怪鱼宠兽电击的情形。

    当时犬狼和我站在一块,我俩同时进攻那只大怪鱼宠兽,大怪鱼宠兽发出电击时,不但击中了我和我身上的小虎,同时也波及到犬狼。

    也就是说我们三个同时被击中,我的脑电波能够被小虎复制,那么自然犬狼的脑电波也能被它复制。

    只不过小虎的程序中只有我这一个主人,所以它的自我保护程序只会主动保护我,但是我刚刚担心犬狼而念叨着希望它的腿能突然恢复,小虎以为是我下的指令,所以它放弃和我融合,转而和犬狼融合,所以犬狼现在才如此英勇。

    想透了因果,我也放下心来,恢复了正常的小兽王,即便还不能打败雪狼王,但是自保还是有余的。

    雪狼王惊疑不定的望着犬狼,它有些分不清,难道那条腿一直都是好的吗?不然它怎么会如此厉害。

    小兽王以睥睨之姿站在它的面前,恢复了灵活,身体中又突然充满了力量,这让它感觉到自己的状态是前所未有的好!它突然仰天长吟!畅快淋漓的狼嚎疏泄着以前因为残疾的愤懑。

    雪狼王望着眼前只及自己胸高的小兽王,血迹斑斑染红了银毫,但是兽王之息却是发挥的淋漓尽致。

    面对着天生的兽王,雪狼王最终选择了臣服宿命,它跟随着小兽王一起嚎叫起来,四周普通的雪狼们也随着自己的狼王向这位未来的兽王臣服,瑟瑟狂风中,狼嚎却让我血脉贲涨。

    小隼不甘寂寞的在天空中一声声的长鸣,呼应着下方的狼嚎。

    野猪林外,山谷之中,一声声狼嚎此起彼伏。

    原来这里是雪狼的窝,居住着成百上千的雪狼,其中也不乏进化了的雪狼宠,它们感应到新的兽王的诞生,一起发出吼叫祝贺。

    片刻后,雪狼王带着那七八只雪狼迅速奔跑离开了这里,但是狼的嚎叫却在那一夜久久未能停息。这让我体会到狼族对兽王的尊敬,心中也第一次受到如此大的震撼。

    我为小兽王感到高兴,也为自己的当初坚持留下它感到庆幸,从此小兽王不在会是累赘,它是我有力的盟友,可*的伙伴,知心的朋友。

    我坐在已经熄灭的石头垒起的简易的锅台边,野猪腿仍有余温,散发着热量,我抓起野猪腿,痛快的大嚼起来,今天值得庆祝!

    小兽王第一次体会到四肢健全的快意,它兴奋的在野猪林中蹿跳着,一圈又一圈直到累的不得不停下来喘口气,它站在野猪身边,开始大口的吃起来,那些被冻结成冰的野猪肉在它的口中发出‘嘎嘣,嘎嘣’的响声。

    它是在用这种方式来表达自己新生的喜悦。

    天黑风大,该休息了。

    我和犬狼合力刨开一处雪地,露出下面的泥土,然后再刨开及小腿的高度,然后砍来几棵小树,再捡一些有用的树枝,用一些树枝并排支在一起搭成一个斜面,斜面覆盖上积雪。

    这样一个简易的小避风所就搭成了,因为深入地下,上面又有木排挡着,可以挡住大部分的风雪。

    我和两只宠兽躺在里面,我钻到睡袋里,雪狼和小隼挤在我身边,它们俩有厚厚的羽毛和皮毛,吹进来的一点风雪并不会使它们感到寒冷。

    白天的疲乏和紧张都在睡眠中得到了恢复和缓解,第二天醒来时,天气似乎有些恶劣,狂风夹着大雪。

    不过我们总不能待在这里不走,于是钻出来,随便吃点东西补充体力后,我们开始上路。

    恶劣的天气是对我的考验,我充分运起暗能量对抗风雪的力量。

    小隼飞到天空,随即又落了下来,风太大,小隼无法保持正常的飞行,于是就落了下来,停在我肩膀上,我带着它一块向前走。

    小虎和犬狼暗能量都有限,非到必要,我不会让小虎与犬狼合体的。而且身残志坚更是对犬狼的一种磨练和考验。我相信经受过这种考验的兽王会成为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兽王!

    我在前面开路,犬狼跟在我后面,我们一行迎着风雪继续向着东北方向行走,时间又过了一天,我还有九天的磨练时间。

    时间渐渐到了午时,竟一点阳光也没有,天空布满铅色,看来必有一场大风暴降临。

    似乎我们必须要找到一个合适的躲避大风暴的地方,大风暴一至,我怕我们一人两兽抵挡不住。

    风越发的大了,上天似乎在证明我的猜想,天空黑压压的。

    我们顶冒着狂风大雪前进,迷茫茫中,也看不见百米外的状况,方向也渐渐不能确定了。

    想要故计重施再挖一个坑,搭一个小木顶,可惜周围没有树木,难以作到。就算是有树木给我用,恐怕一旦大风暴来了,一下子就会被卷到天上去,起不了多大的作用。

    风雪愈发的大了,我有种寸步难行的感觉,我心里咒骂这是什么鬼天气,来这么久就没见过一次好天。

    又走了一段时间,风雪太大,也不知道走到哪里去了,只感觉似乎进了一个山谷,风雪稍微小了一些,我正在庆幸,突然半空砸下拳头大的冰雹,我没注意挨了两下,疼的我直咧嘴。

    我贴着谷边走尽量减少暴露在冰雹下的体积。我心里想着山洞,有个山洞避避就好了,没想到做不多久还真的就是遇上了个山洞。

    我欣喜若狂的三步两步的跳了进去,紧走了几步,*着山洞壁坐下来喘了口气,望着外面劈里啪啦越落越急的冰雹,我庆幸的嘘出一大口白气。

    幸亏运气好,找到这么个避难之所,否则非得被外面那斗大的冰雹给砸死不可,小隼和小兽王也是一脸侥幸的望着外面壮观的景象。

    “嗵嗵!”的响声不绝于耳,上万颗拳头大的冰雹砸落在地面,厚厚的积雪,转瞬间就被砸的减少了一半的高度。

    我怔怔的望着外面被砸的支离破碎的世界,心道明天恐怕路会好走一些,积雪被砸的结实了,足够承受我们的重量,我们再也不用像趟水一样趟着雪走路了。

    心里胡思乱想着,一会儿,视线开始注意起山洞四周的情况,刚刚一心只顾着躲避冰雹,并没在意这个洞中有没有危险就闯了进来。

    洞的入口很大,三个成年人并排走进来都不嫌挤。

    地面没什么尘土,很平整,应该是长年被风吹的结果。

    洞里黑咕隆咚的,看不太清楚,我站起来转身望着洞的深处,这个山洞似乎还挺深,像是个黑洞把所有照进去的光线都吸收了。

    两只宠兽见我转身走向洞里,也都跟了过来,洞顶不是很高,小隼飞到我肩上蹲着,小兽王走在我身边。

    我们一起向着洞内走去,光线随着我们的深入越来越暗,直到完全不见,耳边还能听见洞外冰雹砸地的响声,不过却是小了很多,似乎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

    我在手心中变出一团火苗照着洞中的情况,我们沿着洞向里面一直走了下去,走了好大一段路,竟然还没有尽头,我不禁有点好奇了,还没见过这么长的洞呢,说是洞,到更像是个隧道。

    因为也看不到光,也不知这个洞是天然形成的还是人工挖的,或者是动物的巢穴。

    再走了一段路,我有点吃不消了,暗能量转化为火力量释放出来的功诀效率太低,消耗了一大半不必要的暗能量。

    我停下来,休息一会儿。再往里走时,我与小虎融合了,有了小虎,我不需要放出光来,依旧可以看清洞里的情况。

    又走了一会儿,我们在一个三叉口停了下来,在我面前横着三条路,左右和正前方各有一条。

    我犹豫的往三条通道中都扫描了一下,数据告诉我,这三条通道似乎都很长,至少也有几百米的深度。

    我有点迟疑了,害怕洞里有厉害的野兽,我于是折返回去。如果遇到厉害的家伙,在这种狭窄的洞里,我们连逃跑的地方都没有。

    我返回到刚进来时的洞口,洞外的冰雹还在下着,不过冰雹带着一些雪花一同落下来,地面的积雪只剩原来的三分之一厚了。极目望去到处是碎冰渣,天反而比之前亮了。

    我探头往外望了望,看的出,这是一个被一条山脉环起来的山谷,山谷不是很大,能一眼望到尽头,四周光秃秃的,看不到什么植物。

    我和两个小家伙无聊的望着外面的冰雹,一直到深夜,冰雹也没停下来,我简单吃了点背包里的干肉,照例的冥想,然后休息。

    犬狼和小隼白天吃了那么多野猪肉,它们是肯定不饿的,它们比我经饿多了,几天不吃也不喝也没事,只不过,它们正在发育的阶段,最好每天都能补充到丰富的食物。

    我钻到睡袋里,祈求明天的天会好起来。

    我一觉睡到天明,我刚醒,就竖起耳朵听外面的状况,外面没有什么动静,似乎冰雹已经停了。

    我高兴的钻出睡袋,果然看到外面的风雪已经停了,可是似乎我高兴的过早,天空仍然布满铅云,随时有可能再来一场冰雹。狂风夹着冰雪在外面猖狂的呼啸。

    看来一时半会我还是出不了洞,心中有些郁闷,我转身凝望着黑幽幽的洞,我决定再探探洞的内部,反正一时半会儿也出不去。

    遇到打不过的敌人,我们就跑,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我收拾好睡袋什么的,带着两个小家伙再行洞中走去。

    我们一直走到昨天停下来的地方,三岔口。我略一思考,决定一直走到底,顺着正前方的隧洞走下去。

    我越是往前,越能感觉到洞的坡度似乎往下,好像有点通往地下的感觉,而且似乎也比前一段路要潮湿一些,温度到是还行,虽然也比较冷,但显然比外界温度要高不少。

    走了大约三四百米的样子,我眼前出现了一个大的溶洞,上下有七八米的高度,面积大概有三四百平方米。

    我惊讶的望着眼前的溶洞,头顶还零星的会滴下水来,空气很湿润。

    我走进溶洞中,站在中央四下打量着,我身处的溶洞到真的不错,头顶有交错如犬牙的熔岩,下面还有一块块的巨石,四周蔓生着一些青苔和生命力强的蕨类植物。

    这些生机到是在外面的雪原中无法看到的。

    我正看的出神,突然感到身子一轻,小隼突地飞了出去,随即传来一阵奇怪的叫声,那绝对不是小隼拍翅膀的声音。

    我惊讶的转头看去,只看到小隼脚下抓着一只大蜘蛛,那只蜘蛛有一脸盘般大小,一身黑毛,长的狰狞恐怖。

    此刻那只令人毛骨悚然的大蜘蛛已经被小隼给解决了,小隼显然对它没什么兴趣,并不打算吃它,只是把死了的蜘蛛给扔在一边。

    这只蜘蛛又让我想到那次罗兰阿姨送我到宠兽学校时,被两个人袭击的事情,其中有一个宠兽战士用的就是蜘蛛宠兽。我还被它挂在蜘蛛网上,上下不得。

    我正思考着,忽然心中一寒,我往旁边望去,只看到一只趴伏在墙壁上的蜘蛛陡然跃起向我扑来,那丑陋的八条腿在空中划动。

    幸好,小隼适时而动,空中掠过,就把那只倒霉的想要偷袭我的蜘蛛给啄死,一股发出刺鼻味道的液体从它身上射了出来。

    从这个味道可以判断这些蜘蛛是有毒的,受了两次偷袭,我不敢大意,赶忙先往洞内四周和头顶扫描了一下,竟然发现了不少这些爬虫。

    它们动也不动的潜伏在四周和我头顶,如果不仔细看,简直把它们当作熔岩的一部分了。

    我不禁感叹这么好的地方竟然让这些蜘蛛给占据了,真是可惜。

    把我们当作入侵者的蜘蛛们,都开始蠢蠢欲动起来,我双手都运出‘能量刀’随时作好和这些爬虫战斗的准备,这些蜘蛛虽然有毒,都是一些普通的蜘蛛,即便中了毒,我们体内的暗能量也可以自动把毒液给化解了。

    我们退往洞口,这样对我们比较利。

    蜘蛛们开始接二连三的攻击,三三两两的从岩壁上跃下来,快速的划动着八只脚向我们冲过来,这些蜘蛛的攻击力很小,从数据显示,每有一只能超过一百的。

    据我所知,很多有毒的蜘蛛,可以将毒液刺入猎物体内,将其昏迷,或者窒息,或者干脆将猎物体的身体内部化作水,方便它们吸收。

    这些蜘蛛的毒液不知是什么功能。

    我一边轻松的对付眼前把我们当作猎物的蜘蛛,一边胡思乱想。

    不大一会儿,一洞大概有上百来个脸盘大小的蜘蛛都被我们干掉了,洞里躺着一地的蜘蛛尸体和难闻的气味儿。

    我和两个小家伙穿过溶洞,向着更深处走去。

    难道蜘蛛是在这里冬眠吗?我心里装着这个念头,为何会有这么多的蜘蛛聚集在这?而且一个个都有这么大的身体,估计就是把一头牯牛放到这,也不够它们吃的。

    我一边想着,一边往里走。

    没想到我竟然闯到了蜘蛛窟里了,我一路又遇到几个岔路,我好奇的换了条岔路,竟然发现一窝蜘蛛正在进食。

    洞里有不少的动物,它们都被蜘蛛丝捆着,从头包到脚,像是一个蛹,仿佛是蜘蛛过冬的粮食。

    这些蜘蛛体型有大有小,但最小的也比刚刚遇到的那些蜘蛛还大。它们撕裂动物的身体,“吱吱”有声的吃着。

    那些动物没有任何反抗,不知道是已经死了,还是被麻醉了。

    我悄悄的从蜘蛛进餐的溶洞中退了出来,我有些明白了,自己可能是闯入蜘蛛窟里了,这些隧道和山洞完全是蜘蛛们的地盘,外面的恶劣天气迫使它们从外界转移到洞里暂时蛰伏起来。

    不过看它们这么活跃的样子,一点不像是在冬眠,反而像是聚餐。

    我犹豫了一下,继续向深处前进,这些普通的蜘蛛还无法威胁到我和我的宠兽们。而我本来也是打算趁着两个月的时间结束前,多磨练磨练自己,自然不能放弃这种冒险机会。

    我大着胆子顺着原来的老路,一路往下行去,路渐渐的平坦了些,再往下走了一段路,忽然一个巨大的溶洞出现了,透过小虎的扫描系统,我发现在入口石壁的背后隐藏着很多体型庞大的蜘蛛。

    蜘蛛大多嗅觉都不怎么样,我不怕被蜘蛛们嗅到我们的气味儿,但是我怕它们感应到我们的行动所发出的声音和空气振动。我们小心翼翼的*过去,动作很轻。

    我从石壁边偷偷望往里瞄着,这间溶洞非常大,大概有一两千个平方大小,在最中间有一只水牛般大小的蜘蛛,应该是雌性,因为我看到它正在产卵,在它的腹部下方已经堆了很大一堆。

    另外在大溶洞的别的角落里,也有一堆堆的蜘蛛卵,我目瞪口呆的望着那个大家伙,天呐,难道它是产卵机器吗,还是想把整个雪原都变成蜘蛛的家园。

    我正想的出神,却忽然和一只小黑眼珠对上了,那黑幽幽的目光中,带着冰冷的捕食气息。

    我一不小心暴露了位置,正好和一只成年狗大小的蜘蛛视线相遇,很明显,这些伺候在一边的蜘蛛是负责保护那只雌蜘蛛,同时给它卵巢中输入精子的。

    那只公蜘蛛像是打量猎物一样打量着我们三个。它转过身来望着我,我正在犹豫要不要逃跑,它陡然像是八脚章鱼一样的跃过来,想要把我压在身下,任它鱼肉。

    匆忙中,眼边已经显示出数据,这是一只一级中品的蜘蛛宠,战斗力竟然高达两百,比冰湖里的那些食人鱼宠的战斗力高多了。难怪同样是一级宠兽,鱼类却经常是蜘蛛的盘中餐。

    在动物界中,有一类蜘蛛专以鸟类和鱼类为食物,它们一般体型较大,善于在山涧和丛林中跳跃,它们的螯肢大而有力,能够轻易的把猎物给踏碎。

    不过相对于这种方式,它们更喜欢把毒液注入到猎物的体内,把猎物的内部化成液体,方便它们吸收。而扑向我的这只蜘蛛恐怕就属于这种善于跳跃的蜘蛛。

    它灵活的身体瞬间就在我头顶上空形成了一片黑云,却没想到,小兽王同样动作灵活,犬狼一下扑在它身上,把它扑倒,我顺手一记能量刀,它一边的四只螯肢被我削断三只。

    它发出疼痛的‘吱吱’叫声,刺耳的很,四对小眼一起盯着我,盯的我心寒,我手起刀落,结束了它罪恶的一生。

    我刚松了口气,突然感觉到几十道寒森森的目光都盯在我身上,我抬起头来,发现洞里的蜘蛛们都被我刚才的壮举惊动了,一起转过身子,望着我,那目光令我不寒而栗。

    我感叹恐怕那日在冰湖被群起攻之的事情今日在蜘蛛窟中怕是要再重新上演一次了。

    我扫过它们,平均两三只就有一只是进化型的宠兽蜘蛛,攻击力也都有两三百的样子。那只产卵的雌蜘蛛,腹部收缩了几下,停止了产卵,四大四小八只黑眼珠盯着我。

    眼旁的数据迅速跳动起来,眼前是一只四级上品的蜘蛛宠兽,攻击力非常高,普通情况下已经有两千二,再加上它有一些独特的能力和这么多的蛛子、蛛孙,我不禁萌生退意。

    我打算用一种刺激它们的方式退回去,最大的那只雌性蜘蛛突然发出一种怪异而尖锐的刺耳声音,这种应该是低频率的声音,人耳一般接收不到这种频率的声音。

    本来还算平静的蜘蛛群,突然潮水一样向我涌了过来,好在入洞口一下只能容三只蜘蛛并排走过来,不过好多蜘蛛顺着顶部和两边的石壁向我们爬来。

    我们转身就要跑,突然领头的一只公蜘蛛突然从的螯肢中喷出一股液体来,兜头全都浇在小兽王的身上,液体瞬间就变成了一张大蜘蛛网,把犬狼给固定在原地。

    我急忙回头运出‘能量刀’劈在上面,却没料到这种蜘蛛网非同一般的蜘蛛网,韧力惊人,而且非常具有粘性,连我的手都粘在上面了。

    小隼紧张的‘嘎嘎’叫着,我们被蜘蛛网给粘住,它也无能为力。

    蜘蛛网是由丝线构成,它们在蜘蛛体内为液体,是一种骨蛋白,排出体外遇到空气立即就会硬化为丝!

    不管蛛丝怎么坚韧、粘性,只要它是由蛋白质构成就好办,蛋白质遇到火会瞬间被烧毁。

    有小虎的帮忙,我立即把体内的暗能量转化为火的力量用了出来,原本的‘能量刀’现在变成了火刀,锋利而具有火的特性,我大喜,我又掌握了一种新的暗能量的使用功法。

    蜘蛛网果然轻易的就化成了一堆没用的散发着焦味儿的灰尘。

    四周的蜘蛛越来越多,但是我决定先把那只会喷粘性物质的蜘蛛给毙掉,否则我们光要穷于应付它的蜘蛛网就已经很头疼了。

    我往蜘蛛群中望去,其中一只只有六只眼睛的蜘蛛宠兽正是刚才的罪魁祸首。

    这种会喷黏液的蜘蛛与众不同,它们只有六只眼睛,而且黏液是从它有毒的螯肢中喷出的,我纵身扑上去,眼睛旁边不断显示着各种在我眼前出现的蜘蛛的数据,我锁定那只喷黏液的蜘蛛,数据显示,它是一只二级上品的宠兽,战斗力有五百六十,不过它的缺陷就在于它螯上的精囊和头顶的三对小眼。

    我在和小虎融合后,基本战斗力有八百多,再加上两手的‘能量刀’有一千,一千对五百,我胜算很大。

    火算的上是它们的克星,火刀刚一接触到它,它就“吱吱”怪叫起来,又加上四肢蜘蛛很多,它没法很从容的移动身体,被我一刀烧坏了眼睛,又连续几刀,它失去了战斗力。

    奇形古怪的蜘蛛像是受到召唤一般,从四面八方涌了过来,很快我们前前后后都挤满了蜘蛛。

    我们全力往来时的路退去,可是刚开始还能记得哪条路是我们走过的,哪条路是没走过的,可是到了后来,蜘蛛实在太多,我们被逼的只能遇到路就走,哪边蜘蛛少就往哪边走。

    我们荒不择路的穿过好几个盛放蜘蛛卵的溶洞,我都毫不留情的破坏了其中一部分,尤其用火刀,一刀下去就能烧坏十来只卵。如果不是后面的蜘蛛跟的太紧,我真想把所有的蜘蛛卵给毁掉。

    想想这些数量惊人的蜘蛛卵如果真的全部孵化出来,那将是一件多么恐怖的事情。

    最终我们幸运的逃过了蜘蛛群的追捕,跟在我们后面的蜘蛛越来越少,前面围追堵截的蜘蛛也逐渐没了,我们也渐渐放慢速度,刚刚一阵猛跑,心都悬到嗓子眼了,此刻精神放送下来,只感到身体十分疲劳。

    我们放慢脚步,反正追上来的一两只蜘蛛根本不是我们的对手,我一边注意着周围的情况,一边粘在‘微能甲’上的蜘蛛丝给扯掉。

    这些蜘蛛宠兽到也聪明,不断的在隧道和溶洞里布上蜘蛛网,要不是我学会了火刀的使用方法,恐怕还真的逃不出去。

    不过即便这些蜘蛛网被我烧的残缺不全,但仍弄的我满身都是。

    我望了望小兽王和小隼,它们也完好无损,只不过身上也和我一样布满了蜘蛛丝,小隼连飞都不飞不起来了。

    我干脆停下来,帮它拔掉羽毛上的蜘蛛丝,蜘蛛丝虽轻,但在小隼身上就像是千斤的重负。

    零星的还有一些固执的蜘蛛从身后追来,不过最终都死在小隼愤怒的金钩之下。

    刚刚展不开身体,小隼是我们三个中最狼狈的一个,小兽王有锋利的狼牙和爪子,死在它手里的蜘蛛也不在少数呢。

    我有个感觉好像从地底走到了山腹中,空气也由干燥变的湿润,渐渐的感到有风吹过来,冷冷的,看来前面会有出口了。

    追上来的蜘蛛也停了下来,不再追赶我们,待在原地看了我们一会儿,转身就走了。这些蜘蛛终于放弃了对我们的追捕,我松了口气。

    一场心惊动魄的追逐战,纠缠了半天,终于让我们安然逃脱了。我心中有些庆幸,如果单独面对那只雌蜘蛛,我和两个小家伙恐怕就没那么轻松了,甚至也不一定能逃的掉了。

    我一面后怕,一面加快了脚步向着前面的洞口行去。

    过没了多久,果然让我们看到了洞口,山风呼啸,雪花飘飞,天空一片白朗朗的,看来天气转好了。

    我刚要走出洞去,陡然又把踏出去的那只脚给收了回来。

    这个洞口竟然开在千百米的峭壁上,刚刚要是冒失的一脚踩下去肯定完蛋了。

    小隼到是兴奋了,“呀”的一声纵身飞到空中,冲上云霄,又展开翅膀滑翔下来,拍打着翅膀在云层盘旋着。

    我的满腔喜悦顿时化为一盆凉水浇了下来,难道我一定要转回头,再从蜘蛛洞里杀出去吗?

    即便我们转头回去,也未必能认出通向山谷的路啊。

    我*着墙壁坐了下来,望着小隼在天空翱翔的雄姿,我多么盼望它能一瞬间长大,驮着我从这绝崖之上飞下去。

    想归想,终究还还能成为现实,过了一会儿,我决定面对现实,大不了再闯一次蜘蛛窟,我回忆刚才经过的道路,竭力理清蜘蛛窟内四通八达的隧道。

    好在从进了蜘蛛窟后,我都是与小虎融合在一起的,刚才我所经过的道路基本上全都印在小虎的数据库中,随时可以调出来查看。

    “咦,这条路是通向哪的?”

    我自言自语的道,我刚刚发现一个洞口,在离这里的不远处,那个洞口似乎尚有另外一条路通向别处,刚刚我只顾跟着气流的方向,反到是把那个洞口给忽略了。

    我吹了个呼哨,将在天空上依依不舍的小隼给呼唤下来。我们一人两兽转而向那个洞口行去,根据小虎数据库里的数据所描绘出洞内的图形,那个洞口有很大可能是通向另一个出口。

    这次我不敢再冒失了,每次先扫描一下前段路程,确定安全后才出发,走了很长一段时间,我们都在黑暗中摸索。

    又走了很远一段路,犬狼忽然停了下来,不断的在四周嗅着什么气味,我知道它的嗅觉是极为灵敏的。

    透过小虎看世界,虽然不怕黑暗了,但却总会丢掉一些东西。

    我发出一团火苗,红彤彤的火光照亮了附近的环境,我看见了犬狼正在嗅的东西,那是一大团动物的粪便。粪便很多,而且只有一摊。这说明这是一个体型很大的动物。

    粪便已经干瘪了,肯定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我心里转着念头,想必这里是某种大型动物的活动范围。

    换句话说,我正在进入某种不知道是否凶狠、暴躁但却一定是大型动物的领域了,从粪便上看,里面既有植物的叶纤维,而且还残留着些没有消化彻底的骨头,看来这个大型动物是杂食性的。

    我拍了拍犬狼,我们继续往前走去,动作更加小心翼翼了。

    不知道这些大家伙们的嗅觉怎么样,如果嗅觉好,我们想躲都躲不掉,如果嗅觉不好,也许我们还能蒙混过关。

    我现在我才知道,为什么那些蜘蛛追到这个路口的时候便不追了,它们一定和这边的大型动物遭遇过,并发生了战争。可以肯定的是蜘蛛没有获得胜利,否则这里早就都是它们的天下了。

    然后,两方就彼此划出了势力范围,互不侵犯。我心里嘿嘿笑着,也许那种大型动物对蜘蛛肉不感兴趣,所以也不去驱逐它们。

    不管怎么说,我们都得小心点,能让那些凶狠的蜘蛛都畏惧的动物肯定很厉害。

    走着走着,忽然出现了个岔口,判断了一下,多出来的那个岔口是通向山腹内部的,而出口只可能在山腹边缘位置。所以放弃了一边的岔口,继续向前走。

    不久,我能感觉到一丝山风的气流了,这证明我的判断是正确的,再走一段路,就会能遇到出口了。终于能摆脱这些迷宫一样的山洞了。

    这期间,我们又经过了好些岔路口。

    气流的感觉越来越明显,我兴奋的加快了速度,却没注意犬狼突然停住了脚步。

    突然一个黑影从我右前方的岔路口冲了出来,差点与我撞个满怀,幸好我及时避开,才没被撞出去。

    看到黑影,我心中一紧,顿时想到刚才看到那坨动物粪便,可是眼前的黑影似乎并没有我推测的那么高大。火光照射下,一个比我略高,手中提着木棒,长着浑身白毛的家伙正惊讶的望着我。

    它看到我,先是吃惊,马上露出惊喜之色,嘴里‘呜里哇啦’的叫着,挥舞着木棒就向我打来,不过刚走了两步就停下了,看着我的身后,眼中露出畏惧的神色,片刻后,‘哇’一声调头就跑。

    我转过身来,看见了犬狼,它正露出凶悍的神色盯着那个家伙看。

    这么大一个家伙竟被我的犬狼给吓走了!可能它以前吃过雪狼的亏,所以看到很雪狼很相近的犬狼就吓的飞也似的逃掉了。

    由于火光的映射,我忽略了刚才眼睛旁边显示出的数据。

    高山雪人,接近人类的一种动物,具有高等智慧,成年的高山雪人,具有极强的攻击力,而且皮糙肉厚,很难受到伤害。穴居,一般是以家庭为单元居住。

    这个洞竟然是高山雪人的住所。

    我茫然不知仍然向前走去,就算是知道这里是高山雪人的地盘,我也仍要闯一闯。

    危险逐渐靠近了。那是两个成年的高山雪人,高举着木棒,大声呐喊着向我冲过来。

    它们“嗵嗵”的沉重脚步声提醒了我,看到它们时,我顿时想了起来,刚刚那个小家伙就是雪人,只不过是未成年雪人。几十天前,就是一个成年雪人追赶风柔和我,才使我们逃到冰湖那边,不曾想,今天又在山腹这种地方遇到。

    雪人一木棒砸下来,我灵巧的闪开,却让一支洞顶倒垂的岩锥作了我的替身,岩锥轰隆就被砸了下来,我暗暗咋舌不已,这些大家伙们的力量太强了。

    不可力敌,笨重的雪人在这种地方行动不便,挥舞木棒还要受到空间的限制,我决定突围出去,只逃不打。

    不大会儿就看到有三三两两的雪人站在不同的岔路口等着我们,看来它们有极强的领地观念,别的雪人不会贸然闯进来的。

    这样就好多了,我们一次最多只要躲避三四个雪人的攻击。看到我们只逃不打,一些胆小的小雪人也参加了战斗,虽然它们胆子小,可是力气却不小,一块块岩石在我们后面呼啸着飞过。

    我不幸被砸中数次,幸好有‘微能甲’帮我卸去部分力量,但仍然我后背隐隐发痛。

    漫长的痛苦终于让我熬了过去,经历了数十个家庭的雪人的追赶,我们终于来到了入口处,我甚至来不及看一眼后面追赶我的雪人,我就冲了出去。

    “嘎!”小隼一声长鸣已经在天空中飞翔了,我却突然发觉一脚踩空,坠落下去。

    混蛋,我上当了,这里不是真正的出口,只是一个开在半山腰的洞口而已。我和小兽王重重的跌在了厚厚的雪层上,收不住下滑的力量,我和小兽王从半山腰滚了下去。

    峡谷中响起了一个人类的尖叫和一声声愤怒的狼吼。

    “啊,”我动了动脖子,确定脖骨是完好无损的后,我才呻吟着努力站起来。四肢有些难忍的疼痛,我滚下来的中途撞到好几次坚硬如石的冰块,肯定是昨天冰雹留下来的成绩。

    小兽王从不远处向我走过来,看它走路一瘸一拐的样子,恐怕和我一样,中途撞上了不少监冰,好在我们都活了下来,真是庆幸啊。

    回头看了一眼处在半山腰的洞口,假若是罗兰阿姨的话,她一定很轻松就能跃下来,这就是实力的差距啊。

    我什么时候能和小兽王合体了,那么也许我也可以做到这一点了。

    “嘎,嘎!”

    听到小隼的鸣叫,我抬头望了一眼,它正在我的头顶畅快的飞翔着。

    这里是山的背面,似乎连风也被挡上了,只有五六级的样子,天空飘着薄薄的雪花,相对昨天的恐怖冰雹,真算的上是好天气了。

    我和小兽王坐着动也不动,刚刚的惊心动魄仍在脑子里盘桓呢。

    过了一会儿,忽然感到肚子有些饿,这才想起,从今早上起,我还没吃东西呢。

    从背包中取出些食物吃了一点,好在背包是学校特制的,才没再刚刚滚落下来时给磨坏了。

    吃了几口风干的食物,忽然想吃一些新鲜的。

    我重新把背包给背上,招呼着两个小家伙一块去寻觅猎物了。受了那么多惊吓,又费了许多体力,应该犒劳犒劳自己。

    不久,我们便发现了一猎物,一只肥大的雪兔,正在趴开雪层吃下面的草根。

    这只兔子很肥大,所以也勾起了我的欲望,如果只是只小兔子,我是没兴趣去猎的,还不够犬狼和小隼吃两口呢。

    这个捕捉的任务,小隼当仁不让,它的视野好,行动迅速,我和小兽王只用吃现成的就行了。

    小隼瞄准了目标果断的扑了上去,一个快速的俯冲,双爪似钩,眼看就要抓到它时,却被兔子机灵的躲了过去。小隼及时又再从半空中飞旋转身,及时调整了攻击方向。

    这次到是抓住了,可是因为力气小,没能把兔子击毙,这只兔子机灵的跟着小隼往前跑,最终又一次从小隼爪下逃生。

    兔子跑了没多久,突然倒了下来,面部朝上,好像死了一样。小隼屡次没用抓到它,吃了一肚子火,这次是鼓足了劲飞过去,即便是死了,也要在它身上打两个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