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出现敌人

    更新时间:2017-04-03 01:29:35本章字数:6113字

    从未听到过的巨大的轰鸣声使的野猴子们受到了惊吓,顿时作鸟兽散,高声尖叫着四下逃蹿。

    我和犬狼便也停了下来,仰头望去,可以看到一个巨大的船体正悬浮在离我有几百米的树林上空。我怔了一下,忽然想到难道是两个月的时间到了,同学们都会到船上,只剩下我一人未归队了吗。所以美女老师和大胡子老师根据我‘微能甲’上的追踪器来找我。

    我算了算时间,还差五六天才满两个月,难道是自己算错了,还是回学校的时间提前了。

    先不管这个了,我纵身跃上树顶,兴奋的向着飞船挥着手并大声呼喊着。

    飞船的机舱门缓缓打开,从中突然跳下来四个全身包裹在机甲里的怪人,他们一落地就向我奔来。

    我忽然感觉有些不大对劲儿,我从未在宠兽学校中看到有人穿着机甲的,而且从飞船上下来的四个人,他们的体型我一点印象没有,我敢保证自己以前没见过他们。

    他们是谁?似乎对我不是很友好,跑在最前面的机甲战士忽然道:“这里有一个漏网的,抓住他就只剩一个了。”

    我蓦地察觉出,原来他们是要抓我,我心中有种不祥的预感,他说我是漏网的,难道他们还抓了别人?

    我来不及继续思考下去,最前面的一个机甲战士已经冲到了我身下的大树前。我不等他跃上来,便跳了下去。我身在半空,他已经对我发起了攻击,机甲泛着金属的光芒,我身在半空无处躲闪,被他的拳头打了正着,一股巨大的冲力,让我倒飞出去。

    虽然我自称是这里食物链的顶端,可是我并没有和真正的宠兽战士战斗过,缺乏战斗经验,不然我也不会看到敌人就贸然跳下来。

    他那一拳力量真大,我痛的眼泪都出来了,这可比雪猿拍我一掌都疼啊。

    我还没反应过来,机甲战士又冲到我身边,他没有继续攻击我,而是伸出一手想要抓着我的衣服把我带走,原来他以为我被他一拳给打晕了。

    我趁他大意,也还给他一拳,可惜他的机甲简直就像是龟壳,我的手顿时肿了起来,他吓了一大跳,不过见我的手反被他的机甲给震伤,狞笑着伸手来抓我。

    我抱着一只手机灵的躲到一边,我刚躲开他的攻击,就瞥见犬狼露出凶相,就要扑上去,我忙吼了一声,不准它出来。犬狼收到我的信号悻悻的退回到林子后面。

    我转头望了一眼,另外三个机甲战士也近在咫尺了。

    我运起暗能量‘嗖地’蹿了出去,在林子中快速的奔逃,头顶响起小隼担忧的叫声,我也回了一声,让它不准下来。

    犬狼和小隼还太小,它们也没有力量能破开这些机甲战士身上的结实的机甲。反正四个机甲战士的目标是我,两只宠兽不露面,反而会好一点,我一个逃命总好过三个一起逃。

    机甲战士是机械战士的改良版,机动能力更强,也更为灵活,只是战斗力和防卫能力就要差上一些了。

    他们穿着厚厚的机甲是没法在这么大的森林找抓到我的,我在逃跑过程中,还不断有野猴子从树上跳下骚扰我,这些野猴子的心眼还挺小,睚眦必报。

    当我发现在我身后的四个机甲战士同样也受到了和我一样的待遇后,我突然改变方向,专往野猴子多的地方跑去,他们受到骚扰,速度更加慢了,我渐渐甩开了他们。

    我没有停下来,依然保持着高速度在林中跑动,我边跑边想,这些突然出现的机甲战士会不会是联邦政府派来的。

    虽然联邦政府和新人类之间有过协议,但是联邦政府是从未停止对新人类的威胁,也许这些人是联邦政府谴派来抓我们这些尚未成长的新人类孩子。我们没有多少抵抗力,他们能很容易得手,太狡猾了!

    我恨恨的咒骂着联邦政府。

    身后忽然没了动静,我停了下来,四周静悄悄的,只有时不时的一声猴子的叫声。

    我望向天空,小隼在我不远处飞翔着。我放心了,只要小隼能跟着我,犬狼就不会走丢。

    我咽了口唾沫,想到刚刚紧张的两次攻击,对手显然比我强大很多,不过我仍有点不服气,如果他们没有那身厚厚的龟壳,我也许并不怕他们。

    也许可以用‘能量刀’切开他们外面的那层机甲。我运出‘能量刀’,纯白色的光芒包裹着我的手掌,刚刚没有使出暗能量,现在我用上‘能量刀’,结果恐怕就不一样了。

    而在远处,把我追丢了的那四个机甲战士领头的那个恨恨的道:“这个小孩太狡猾了,向队长发出请求,要求用机械狗搜索整片森林。”

    有一个机甲战士点了点头,通过呼叫器向在飞船上队长发出了请求命令,不多大会儿,几十只可以乱真的机械狗待命出发,从飞船上空投下来,瞬间机械狗们就分散开来,寻找漏网的敌人。

    我判断这些机甲战士要想从广阔的森林中找到并抓住我,一定会分开走的,我决定主动出击,各个击破,我对自己的能力充满了信心。

    我返身掠了出去,两边的树木快速的在我眼前闪动着。

    片刻后,我被两只机械狗给拦住了,通过小虎扫描,我知道这种机械狗带有监控系统,只要我被它们看到,那么在飞船上监视的人就能看到我,用不了多大会儿,敌人就会飞奔而来。

    我的计划被迫夭折。

    我运起‘能量刀’冲了过去,手起刀落,在机械狗身上连续砍了数次,结果让我大失所望,这些机械狗的钢铁身子非常坚固,不是‘能量刀’可以轻易斩断的。

    机械狗和真狗一样会扑咬,而且战斗力更强,没有胆怯和疼痛。

    我最终是跳到它身上,硬生生的靠着力量被它头颈相连的地方给折断,才使它丧失了活动能力。

    更多的机械狗冲了过来,茂密的森林和猴子的阻拦对它们起不到一点作用。

    我被逼无奈,只能希望用更快的速度来甩掉它们。我飞快的在森林中奔跑起来,两边的树木在眼前一闪而过,我从未体验过如此快的速度,好似风驰电掣,暗能量帮助我疾跑如飞。

    机械狗终于在我身后越追越远,我正庆幸的躲过机械狗的时候,突然一个身影出其不意的从我眼前闪了出来,我感受到一道光如同闪电一样在我眼前掠过,我下意识的转身躲避。

    但是速度太快,没有完全躲过去,左肋骨后面突然一股冷风吹进来冻的我打了几个哆嗦,‘微能甲’被敌人用武器给撕裂了。

    我转过来时,看到一个机甲战士正狰狞的向我露出微笑,手中拿出一柄光剑,但是手部有个实体剑柄。我知道这种武器,它可以数倍的放大通过它的能量,并产生出相应的武器。

    我决定把这件武器给抢过来,如果有了他手中的武器,我就不用怕他们外面厚厚的龟壳了,那些机械狗,我也能轻易的辟开它们。

    他嘲弄的望着我,但是见我没有逃走反而转过身做出战斗的姿态,略显得有些惊讶。

    我心里飞快的转着念头,怎么才能抢到他手中的武器呢!

    他全身都裹在机甲中,没有一点可以进攻的缝隙,除非我使出用电能转化的光剑,当可以破开他身上的龟甲。

    只是光剑太耗暗能量,我不想在这个时候用,万一我暗能量耗尽,不是就得束手就擒了吗?

    他并不知道我短短时间想了这么多东西,机械狗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它们很快就能找到这来,我得赶快了,想完,我决定抛开顾虑,全力抢夺他手中的武器,再把他们引到大峡谷里。

    机甲战士有一到两千的战斗力,再加上一些机械辅助设备和强大的防御力,是一种非常难缠的角色。

    我的战斗力在小虎的帮助下,潜能迅速开发,战斗力也迅速攀至一千,虽然和他还有差距,但是我并非要打败他,而是抢他的武器。

    全身洋溢着活力,我迅速蹿跃上去,他陡然一拳向我打开,光剑则收在另一只手上,没有使用,想必,他们是想抓活的。

    我凭借着灵活的动作在他前后左右蹿动,同时假意使出‘能量刀’在他身体上做出攻击,当然都是无功而返。

    他见我无法伤害到他,渐渐对我放松了警惕,而我则不断的运行暗能量,突然使出光剑的强大招数,我感到身体中的大部分暗能量迅速被抽离身体。

    他大意之下,持剑的左手被我斩了下来,他痛苦的哀号着,我一把抓起飞到半空的剑柄。

    我向里输入能量,顿时一道光剑延伸出来,比我自己耗费力气发出的电能光剑还要强大。

    我来不及对付失去一只手的机甲战士,数只机械狗已经冲了过来,我挥舞着光剑跃了上去,光剑在一只机械狗前闪了几下,机械狗被切成数块,散了一地.

    我欣喜的望着手中的武器,有了这个,那些讨厌的机械狗再也不能骚扰到我了。

    我再解决了两个机械狗,瞥了一眼机甲战士,转身向着大峡谷的方向跑去,那里众多的力大如牛的雪猿会让联邦政府派来的战士感到很头疼的,我就可以借机脱身,不知道老师和其他的同学怎么样了,还有在山洞中的风柔不知道有没有落在他们的手里呢?

    我一边思索着一边加紧速度向着大峡谷奔去。

    寒风萧瑟,冻的我身体都有些麻木了,‘微能甲’受到破坏,已经不具有保暖隔温的功能了,薄薄的一件根本挡不住寒风的侵袭,如果不是我处在运动中,不断从身体内部释放出热量,估计不用敌人来追,我就被冻死了。

    几个小时后我逃进了大峡谷中,峡谷中很安静,我不过我并不担心找不到那些雪猿会,它们都躲在大峡谷里面的森林中,只要峡谷一有动静,就会成群结队的冲出来,它们有很强的领域观念。

    我毫不犹豫的冲进大峡谷里的森林中,我静静的躲起来,这里有森林围绕,风小了很多,我抓紧时间冥想来恢复暗能量,刚刚使用了一次电光剑,耗去了我快一半的暗能量。

    再加上与敌人战斗,和飞奔,暗能量只剩下三分之一不到。

    这是我逃生的资本,冥想不过二十分钟,耳朵突然一动,听到了小隼传来的警戒声,这看来那些人已经找到过来了,这里不安全了。但是我仍要等到亲眼看见他们被雪猿围困才能出去。

    我伏在一棵树上,一手抓着剑柄,等待最佳时刻。

    机甲战士和机械狗涌进了峡谷森林中,还有一些普通的战士跟在机甲战士身后,大量外来人的侵入,终于引起这里的主人们的不满,在雪猿愤怒的叫声中,雪猿们集体活动起来。

    这些手脚灵活又力气巨大的雪猿,对付机械狗的手段是高高将它们举起,然后重重的砸在巨石和大树上。

    机械狗群很快受到了巨大损失,已经对我构不成威胁。而一些普通的战士更不是这些雪猿的对手,联邦政府的战士死伤惨重。

    领头的人对这种意外情况的发生震惊非常,同时加大了人员投放,有更多的战士加入了这里的战斗,战士们手中的力量非凡的武器也使的雪猿们开始有了死伤。

    我伏在树上,并不准备加入下面如火如荼的战斗中去,我准备趁他们混乱的时机找一个机会逃出峡谷,他们的人太多了,凭我一个人的力量是没法应付他们的。

    我想到了刚来这时,学校飞船的降落点,大胡子老师曾说过,让我们在两个月后在那集合,不知道他们是不是还安然无恙,我准备先去那里,提醒他们,联邦政府又开始对我们新人类开始了迫害。

    突然有三个战士小心的向我这里搜查过来,他们没想到我会在他们的头顶上。等他们经过时,我突然从树上跃了下来,‘能量刀’穿开他们的护甲,两个战士被我杀死。

    剩下一个战士被‘能量刀’割伤了大腿,我又加了一脚,他失去了站起来的能力。

    他痛苦的哀号着,我皱了皱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办,杀了他吗,他连还手能力都没有了,我没法动手。

    我决定让他自生自灭,他要是运气不好遇到雪猿……如果运气好或许会碰到自己的队友。

    我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也许可以从他这得到一些我想知道的消息。我便转过身来,他惊恐的望着我,忽然闭上了嘴,哆嗦着求饶道:“求求你别杀我,别杀我。”

    我怔了怔,道:“我不杀你,我只想问你几个问题?”

    “只要你不杀我,我一定把我知道的都告诉你。”他马上道。

    “你们是联邦政府的战士吗?”我问他。

    他一怔,然后摇头道:“我们不是联邦政府的人。”

    我惊讶的道:“那你们究竟是谁?为什么会来抓我们这些学生?”

    他道:“我效力的是为新人类谋求利益推翻联邦政府的新人类统一联盟,至于为什么上面命令我们来抓你们,我就不知道了,我只是一个战士,知道的东西很少。”

    我白了他一眼,还说什么为新人类谋求利益,连新人类的孩子,他们都要抓,从这点就看出他们这个什么联盟肯定不是好东西。

    我想了想又问他:“是谁带你们来的,你们怎么会知道我们在这?”

    他道:“带我们来的是队长大人,他是个宠兽战士,好像蝎战士。其他的我就不知道了,我也不知道上面怎么会知道你们在这。”

    “蝎战士,”我喃喃自语,“又是个蝎战士,为什么我见到的蝎战士就没有一个好人呢。”我忽然想起一个重要的问题:“你们抓到了其他人了吗?”

    问完这个问题我有点紧张的望着他,“我不知道确切抓了多少人,好像上面有指令说还有两人没抓到。”

    我心中一沉,看来大家都被抓到了,有两个人没抓到,一个是我,另一个还有谁逃出来了!

    这样来看,我不用回到基地了,敌人既然带了这么多战士过来,基地肯定是他们首先要控制的地方。

    我还是丘岭那边的山洞看看,那里比较隐秘,也许风柔还没被抓住。

    “他在这!大家快上!”下令抓我的声音在附近响起来。

    我抬头望去,有十来个人正向我跑过来,听到那人的信号,更多的人都向这边集中过来,人数太多,我一个人力量不够。

    “快来救我!”这个受了伤的家伙见到好多同伴,马上张口呼救起来。

    我瞪了他一眼,他顿时神色尴尬的闭上了嘴。

    我甚至来不及从地上别的战士身上剥件衣服下来给自己取暖,就不得不迅速站起来,继续逃命。

    收到信号,机甲战士一定会在最短时间内赶到,如果机甲战士一同赶过来,我没有一点把握打败他们。他们的力量都很强啊。

    同时我脑子里兴起了一个好主意,既然雪猿森林玩过来了,我就再引导他们去雪人洞和蜘蛛窟逛一逛。

    也许他们会喜欢上那里的景色也不一定。

    我猛的挥出光剑,数棵环抱的大树轰然倒塌向着来人砸了过去。

    战士们一阵混乱,我则在混乱中穿过峡谷向雪人洞前进。

    有了先进的武器就是好,不用花费多少暗能量就能达到数倍的效果。

    我在峡谷中穿行着,引领着跟在我后面的什么联盟的战士们和机甲战士们向着大雪人行进。

    等我爬上雪人进入雪人洞时,几位机甲战士也动作迅速的赶到了。

    我蹿入洞中,隐藏了起来,刚才一阵的消耗,让我所剩无几的暗能量更是消耗的七七八八了。

    还好洞里暖和多了,洞里岔路极多,来了再多的兵力都会被分散开。

    有了小虎的帮忙,我轻松的在体内模拟出一种吸附力吸在一个岔路口的洞顶,让小虎帮我控制着这道吸附力,同时扫描周围的情况,我则安心的冥想来恢复暗能量。

    过了一会儿,洞里变的热闹起来,这些雪人比峡谷森林中的雪猿又要厉害许多倍,普通的战士需要有七八个才能对付的了一个成年雪人。

    我很快恢复了一些暗能量暗中观察着冲进来的敌人。

    雪人洞中全民结兵,所有的雪人都行动起来,这里的洞多,岔路多,跟迷宫似的,很多敌人甚至连出去的路都找不到。

    不一会儿,有几个普通战士紧张的从我身下经过,我没有扑下去消灭他们,这些普通的战士不是我的目标。我的目标是机甲战士,只有机甲战士才能威胁到我。

    我要趁他们在这里分开的时候,一个个的消灭他们。

    等了半天,也没见有机甲战士经过,我估计他们可能陷入到分岔中找不到路了。

    我放弃了去寻找他们的念头,我要从这里穿到蜘蛛窟那边,再从蜘蛛窟回到那个山谷里,我必须抓紧时间去告诉风柔,敌人竟然能找到我,自然也会有办法找到风柔。

    我轻手轻脚的从洞顶落了下来,黑暗中,我透过小虎的视力系统看的很清楚,那些普通士兵就不行了,他们也有的使用一些奇怪的灯具,可惜只能暴露自己的位置,除此起不到任何作用。

    “啊!”一声凄厉的叫声从耳边穿过,同时一个人叫喊着从我面前跑过去,后面追着一个挥舞着大棒子的雪人。

    幸亏我在岔路上,他们没能发现我。

    洞中一片混乱,哭喊声,叫骂声,雪人愤怒的嚎叫声,撕心裂肺的痛苦叫声弥漫在洞中。好像我身处人间地狱一样。

    我如鱼得水的在黑暗中浑水摸鱼,如果遇到单个的敌人,我也会出手把他们打昏。

    按照小虎数据库中模拟出的地图,我向着雪人与蜘蛛分界线走去。

    突然一声暴怒的雪人的叫声在不远处响了起来,片刻我便听到金属摩擦到石壁上的刺耳声音,我打了个激灵,前面是个机甲战士!

    我蹑手蹑脚的行去,正好看到一个机甲战士把一个高大的雪人给劈死,他手里有一柄武器,散发着青幽幽的光剑。

    雪人死前喷出的血,溅了他的龟壳上到处都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