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新联盟首领

    更新时间:2017-04-03 01:30:35本章字数:6503字

    我见大胡子老师停住脚步,我便也停了下来,转身欲与敌人死命一拼,如果大胡子老师可以对付的了三个机甲战士,我们就有胜算了。

    机甲战士滑的快,冲在所有人前面,只要我们能击毙这四个机甲战士,后面的普通战士和一些机械狗是没法抓着我们的。

    我一边和风柔应付四周扑上来的机械狗,一边用余光观察机甲战士和我们的距离。

    眼看四个机甲战士离我们越来越近,大胡子老师脸上也露出了杀气腾腾的样子,因为太用力握着剑柄的关系,指端都有些发白了。

    然而就在此时,一个让我们意想不到的事情发生了,脚下陡然一震,一个庞然大物破冰而出,巨大的身体带着破碎的冰块跃到冰面上。

    我和风柔几乎同时失声叫道:“大怪鱼!”

    大怪鱼一出来,鱼尾猛地一扫,十几个战士不卷的飞出半空,重重的摔在冰面上爬不起来了。

    大胡子老师惊讶道:“这里竟然有进化到五级的鱼类宠兽,真是太罕见了。”

    我们还来不及感叹,在刚刚被大怪鱼破开的冰洞中,让我们吃尽苦头的食人鱼们仿佛是出巢的蚂蚁一般,纷纷从洞中涌了出来,一片让人心麻的怪叫声盘旋在冰面上。

    战士们不得不停止追击我们三人,而是与涌出冰面的众多食人鱼宠战斗起来,战士们要较食人鱼战斗力高一些,又有精良的装备,可是食人鱼宠数量众多,不停息的从冰洞中往外跑,令人看上一眼都觉得心惊肉跳。

    再加上有一个战斗力骇人的大怪鱼,而且鳞皮坚厚,不易受伤,很多战士被大怪鱼击倒后,就被一涌而上的食人鱼宠围上,片刻后只剩下衣物与白骨。

    机甲战士眼看自己的战士被突然出现的怪物打的叫喊连天,被迫转头对付那只大怪鱼。却不料,冰面又相继传来震动,颠簸的让人几乎站不稳当。

    又有两条大怪鱼破冰而出,三条战斗力惊人的大怪鱼又有无数的食人鱼相辅,敌人顿时军心涣散,即便有四个机甲战士坐镇,也无法对付这么多的食人鱼宠和三只大怪鱼宠。

    我一脸不可置信的望着那三只大怪鱼,心中庆幸,当初只有一条大怪鱼冲上冰面,再多一条,恐怕那日我和风柔就都葬身鱼腹了。

    我和风柔还在惊叹,耳边忽然传来大胡子老师的声音:“趁他们被缠着,我们快走。”

    我这才想起来,自己还未能脱离危险呢,我们三人转身向着远处的雪原中飞奔而去,这些敌人虽然凄惨,到也是咎由自取,不值得同情。不过想起一些敌人被食人鱼一哄而上,片刻后便被食人鱼宠啃食的一干二净,心中不由得毛毛的。

    敌人大多被冰湖上的怪鱼缠着只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们逃脱,却没有能力来抓我们,只有一些零星的机械狗大胆的狂吠着跟在我们身后。

    在我完全看不到身后的敌人时,我开始庆幸了,幸亏这些宠兽都有很强的领域观念,否则从天而降的敌人就能轻易抓到我们。

    风声在耳边呼啸着,似乎在为我们逃脱而庆祝。然而忽然一个冷冷的声音使我们好似被当头浇了一盆冷水,固定在原地。

    “你们觉得自己已经逃出去了吗?”

    一个人站在离我们有几十米远的地方,悠然的道。

    不过我看到他,心中却突然慌乱起来,这个人我是认识的,他脚下那只狰狞的黑金蝎子,我也是认识的。他就是当初偷袭我和罗兰阿姨的人,蝎战士李查。

    我注意到大胡子老师看到李查后,咽了口口水,神色紧张起来。

    李查在几十米外望着我,忽然嘿嘿笑道:“你就是一年前的那个小孩吧,没想到一年后竟成了兽王!抓着你我可真是一举两得啊。罗兰那个骄傲的女人要是知道你被我抓着,不知道会不会投入新联盟呢。”

    我恍然大悟,原来他就是新联盟的人,难怪当时他要偷袭我和罗兰阿姨,恐怕是想从罗兰阿姨那里得到宠兽学校的位置。

    大胡子老师压低声音对我道:“这个人非常厉害,我只能挡住他片刻,你只管逃跑,不用管我和风柔。”

    他又对风柔道:“你的力量太弱,和兰虎一块,反而回拖累他。你只要站在一边,任他捉住你,以他的声誉是不会伤害你的。”

    风柔点了点头,然后望着我道:“一定要保重。”

    我望了一眼两人,转身向着另一个方向逃去。黑金蝎战士见我逃跑就想动身抓住我,大胡子突然飞掠到他身前挡住他,喝道:“你的对手是我,想抓他,就先打倒我!”

    李查阴沉着脸道:“你以为你能挡住我吗?”

    “我会尽力的!”大胡子老师的回答铿锵有力。

    他知道这是非常重要的一战,必须使出全力,瞬间后,一只斑斓猛虎出现在他身边,这是一只四级下品的虎宠,虽然颇有兽中之王的威风,但是比起李查的四级上品的黑金蝎子,毕竟还差了两个级别。

    大胡子老师没有多少胜算。

    虎宠一出来便感染到主人的怒气,张开血盆大口愤怒的发出吼叫,虎吼在雪原上振荡,盯着眼前的那只邪恶的黑金蝎子,虎宠眼神中闪烁着杀气。

    捕食者的杀气令黑金蝎子也不甘示弱的挥舞起了两只大钳子。战斗尚未开始,两人的宠兽已经互相示威了。

    李查看了一眼我远去的身影,嘿嘿笑着催动身下的黑金蝎向着大胡子老师冲来,黑金蝎子像是一阵狂风卷过,身下的爪子扫起漫天的雪花,李查倏地跃往上空,黑金蝎子化作一道乌光在他身上缠绕,等到李查落下时,已经化身为蝎战士。

    散着乌亮的硬壳像是一个坚硬的盔甲把李查套在里面,在他的身后拖着一条狰狞的蝎钩。

    这时大胡子老师也已经完成了与自己宠兽的合体,与虎宠合体后的他宛如一个半人半虎的怪物,强壮的四肢,斑斓的花纹,浓密的虎毛,一条钢铁般的虎尾。

    李查冷冷的喝道:“我要让你知道蝎战士是不可战胜的。”

    大胡子老师嘿嘿讥笑道:“不知道黑豹女王没有听过你这句话,否则一定会笑死的。”

    李查恼羞成怒,沉声道:“希望你的力量有你口才一半好。”

    宠兽之间两个品级的差别在战斗中立刻就显示出来,虽然虎宠是属于捕猎型的强大宠兽,可是对手的黑金蝎子简直就是为战斗而生的,而且两者又相差了两个品级,两人刚一交手,大胡子老师就落在下风。

    大胡子老师挥动着光剑拼命的阻挡对手,而李查似乎也无意马上击败对方,只是猫捉耗子一样戏弄着对方,慢慢的瓦解对方的斗志,消耗对方的暗能量。

    我在雪原中狂奔,此刻我想到只有一个地方,可以容纳我,不让我被敌人发现,那就是蜘蛛窟,那里蜘蛛与雪人众多,中间的山洞隧道盘支错结,本身就仿佛一个迷宫一样。

    即便有再多的人,只要我小心翼翼就没人能发现我。

    我不知道大胡子老师能不能打的过李查,但是我知道李查是很厉害的。大胡子老师既然让我一个人逃跑,恐怕是打不过他的,我不能辜负他的期望,一定要在三天内不能被敌人抓住。

    我一边思考着,一边飞快的向着大雪山方向奔跑。

    突然间,小隼在天空向我发出了警戒的声音,我心中一惊,顿时放慢了脚步。

    这里已经靠近雪山了,难道敌人知道我要来这里,在前面设下了埋伏,还是前天追我的人刚从蜘蛛窟中转出来。

    我小心的缓慢走着,这一片分布着很多稀疏的树林,上一次我和犬狼就是在这里遇到了那只雪狼王的。

    忽然四周人影憧憧,我陷入了包围中,我取出光剑紧握在手中,敌人有很多,看来我很难逃出去了,但是我不能放弃,仍然拼一拼。

    我一声呐喊,手舞着光剑纵身跃了出去,暗能量如水一样在我体内快速流动着,我身体热血沸腾,四周一切在我眼中似乎都变慢了,我知道这是暗能量加快了我的速度。

    我大量的消耗着体内的暗能量,但也带来一个好处,使我的速度像鬼魅一样快速,在敌人包围中左冲右突的厮杀着。很快我打破了一个缺口,我狂喜的向外冲去。

    耳边传来一个愤怒的声音:“别让他跑了,抓住他!”

    敌人显然是早有预谋的,前方还埋伏了另一组敌人,我和犬狼再一次被敌人给包围起来。

    大量的消耗让我有些后力难继,我干脆站住,呼呼的喘着气,心中感叹,看来自己无法完成大胡子老师给我的任务了。

    “你怎么不跑了,堂堂兽王竟像是只死狗一样,你不配拥有兽王。”张狂的声音突然传了过来。

    我向来人望去,心中猛的一顿,瞬间燃起滔滔怒火。突然出现的这个神秘人竟然是被宠兽学校赶出去的凡亚,那个令我的犬狼残了一只腿的坏蛋。

    没想到他竟投靠了新联盟,不用说他一定是大胡子老师猜测的内奸,只有他才有可能知道宠兽学校每年都要派学生到一些地方训练,是他这个坏蛋出卖了大家。

    我望着他,紧紧的咬着牙,我恨不得马上冲上去一拳打死他。他的身下踩着一只蝎子,那是他的宠兽,一年不见,他的宠兽已经有一个脸盆大小了。

    他嘿嘿的笑望着我道:“你和你罗兰阿姨都瞧不起我们蝎战士,今天还不是落到了我手中。我要把你和你那个残废的兽王给抓回去,看看你那个罗兰阿姨还能不能来救你。”

    我鄙视的望着他徐徐的道:“你为什么要投靠新联盟,出卖宠兽学校,出卖大伙!”

    凡亚突然暴怒道:“你凭什么指责我,如果不是因为你,我根本不会被赶出宠兽学校,我会在宠兽学校中一直成长为最强大的宠兽战士,就是因为你,我被学校赶出来。

    人人都指责我,我只能投靠新人类统一联盟,我要用行动告诉他们,他们的选择是错的,他们应该选择我。我会让他们后悔,让宠兽学校付出代价。”

    我望着他青筋暴露,面目狰狞的样子,他的人格已经扭曲了,和这种人再没有什么道理好讲,我叹了口气,环视左右,两三百人围着我,以我的能力肯定无法突围出去了。

    我冷冷的道:“来抓我吧!”

    我紧了紧手中的光剑,我是不会束手就擒的。

    他嘿嘿怪笑着望着我道:“既然这么不识实物,就让我的手下好好教训教训你。”他向着周围的人道:“不要杀他,他是队长要的人。”停了停,他望着我,眼中闪过嘲弄的目光,一字一顿的道:“狠狠的揍他一顿。”

    我想在被擒住前,为被抓住的同学和老师们报仇,杀了凡亚,可惜人太多,我始终冲不到凡亚身前去,何况在他身边还有两个机甲战士守护着,我根本得不了手。

    人时有力穷,虽然我比普通人强大很多倍,但总有力尽之时,而且使用光剑又最是消耗暗能量,我感觉到体内的暗能量在极速的消耗中,但是我又不能停下来不用。

    只能在尚有力气时,多毙两人,就算力尽被擒,我也没什么遗憾了。

    敌人们也不傻,看的出我是强弩之末,所以只是虚张声势的围着我,只等我暗能量耗尽,便上前擒住我。

    余光偶尔瞥见凡亚嘲笑的神情,我心中忿忿不平,为何上天让坏人得势,好人却要受到欺负。胸中愤怒顿时大吼一声,以泄心中不平之气。

    凡亚和敌人先是吓了一跳,以为我还另有手段,却见我只是怒吼,力气却越来越小,不由得哈哈大笑起来。

    突然犬狼也跟着我仰头长啸,狼吟声在旷野中飘荡传播,然而片刻后,一片镇人心魄的狼嚎在四周此起彼伏,由远及近,又由近及远,绵延不断,听的出,那是上百千头狼才呼应犬狼的声音。

    我听到如此鼎沸的狼嚎,心中大讶,不知为何,心中颇有喜悦之情。

    而敌人们突然间闻的这许多狼叫声,心头惶惶,不知怎么回事,就连两为机甲战士也似乎有惊慌之色。

    凡亚脸色也有些变化,叫道:“你们还不去把他抓住。”

    敌人被狼嚎声搅的心头慌乱,都想着赶快把对方我抓住,赶快离开这个似是狼窝的地方。

    我见众人如狼似虎的扑上前来,也拼上最后一把力气纵身到敌群中厮杀起来。

    我逐渐力有不怠,脚步踉跄差点被敌人抓住,但幸亏他们是要活捉我,我又与他们死拼,才侥幸的仍未被抓住。

    我愤怒的在人群中厮杀着,突然耳边有惊慌失措的声音响起:“有狼!”

    忽又有人惊呼道:“好多狼!”

    随即惊叫声四起,我身边的压力顿时大减,我大喘气停了下来,勉强凝目望去,四周正不断涌出一群群的高大雪狼来,粗略看了一眼大概也有百十来条,并且有为数不少的雪狼宠。

    一只头狼带着一群雪狼旋风似的冲到我身边,我先是大吃一惊,刚要防卫,忽然见到来的那只头狼我竟是认识的,就是那只雪狼王。有它保护我和犬狼,基本上没人能靠近我了。

    雪狼王可是一两千的攻击力啊,再加上其它的雪狼,上来十个八个人,它们轻松就能拦在外面。狼群越聚越多,似乎整个雪原的雪狼们都赶过来了。我的敌人自顾不暇,有的开始逃跑了。

    我的目光在人群中四处搜索,随即发现了目露怨毒的凡亚,他也萌生了退意,虽然不甘心就此放弃,但是形势由不得他不愿意,此刻他心含诅咒的盯了我一眼,准备逃走。

    我哪能容他们这么简单的就逃走,我低喝道:“借小虎一用。”发出指令让小虎从犬狼身上退出,然后与我融合在一起。

    耗尽暗能量的身体在小虎的刺激,顿时衍生出一股新生的暗能量,刹那间,我气血澎湃,又恢复了战斗力,我持着光剑越过纠缠着的狼与人,径直向着凡亚冲过去。

    本来还在逃跑的凡亚突然瞥见我一个人向他冲来,于是狞笑着转身等着我过去,在他以为,我消耗了半天的暗能量早就是强弩之末,现在还胆敢一个人冲上前,简直就是找死。

    他站在自己的蝎子宠身上,待我接近时,忽然驾御蝎子宠向我奔过来。

    一人一蝎抢先向我发动了攻势,他俩一上一下配合的十分熟练,攻击手法非常古怪,但又有不容忽视的威力,我一时间,竟拿他没有办法。想必他投靠了李查后,李查教给他的驾御蝎子宠的方法。

    战斗间,他几次从蝎子宠身上跃下来,任由它的蝎子宠单独攻击我,而他则在一旁伺机偷袭我。

    从扫描来的数据可以看出,这只蝎子宠的攻击力有三百,而凡亚的战斗力也只有六百多不到七,而我却足足一千二,比他们加起来还要高,却偏偏奈何不了他们,令我非常恼怒。

    我时不时的还要防着带有强烈毒性的蝎子宠的尾钩。

    它的蝎子宠动作很灵活,也很机敏,不肯与我正面对峙,只是快速的在我身边掠动,待到我有所懈怠时才上前攻击,弄的我虽然手有利器却不能痛快的把它斩为两截。

    凡亚有蝎子宠相助,手上同样也有光剑,并不畏惧我的利器。但也渐渐察觉到自己的战斗力不到,眼中颇有嫉恨之色,但也有了退意。

    我知道要是这次让他逃了,以后恐怕很难再有机会抓到他了,心中不禁着急起来,手中的光剑挥舞的更为快速。

    突然在凡亚缠住我时,它的蝎子宠竟然从地面跳跃起来,直扑我的面部,身后的尾钩高高翘起,眼看就要刺中我,顿令我心中大骇!

    突然我们耳边传来一声清亮的响声,一道快捷的冷风随即从我脸颊掠过。

    “我的宠兽!”和我战斗中的凡亚目露惊骇之色,并失态的叫起来。

    原来小隼一直在我左右,它在高高的天空看着敌人频频用一只蝎子宠弄的我手足无措,心中颇为愤慨,一只小小蝎子也敢如此大胆。但是蝎子宠的尾钩也令它十分忌惮。

    所以小隼迟迟没有下来帮我,待到看见蝎子宠跃起向我扑来时,顿时让小隼逮到了机会,陡然如电一般的俯冲下来,两把钢如金钩一样的爪子一下就抓在蝎子的尾钩上,使劲一拧,尾钩从凡亚的蝎子宠身上折断落了下来。

    没等蝎子回头用两只大大的钳子夹来,小隼猛的一啄,蝎子宠的脑袋一下子就裂开了。

    小隼依依不舍的又啄了几下,然后从空中把它给抛了下来。

    凡亚失神的望着它的蝎子宠,他的一生梦想就被小隼给毁了。

    瞬间的刺激使凡亚陷入了刹那的失神,我一扬光剑就待要冲上去制住这个罪魁祸首。

    “吼!”突然我眼角看见一个银白的身影,伴随着一声愤怒的吼声纵身扑了上来,宛如一道闪电,在我眼前一闪而过。

    “那是我的小狼,”心中马上划过这个念头,我来不及阻止它,小狼已经把凡亚扑到在地。

    反射神经极好的凡亚及时躲过了狠狠咬向自己喉咙的狼吻,但是小狼锋利尖锐的狼牙深深的嵌入凡亚的左肩膀。

    剧烈的疼痛使凡亚从失去宠兽的悲痛中回过神来,他惊慌失措的把小狼踢了出去,转身爬起来就要逃。

    然而四周都雪狼,他又能逃到哪呢。

    雪狼们看见自己的狼王都已动手了,在凡亚跑出没几步,众狼们发出一声声低低的狼嚎冲了上来,一条条奋不顾身的高大雪狼,将凡亚给淹没。

    我急忙冲上前去,众狼马上散开了,围在我的四周,仍虎视眈眈的望着瘫在地上凡亚。

    他浑身颤抖着,布满了触目惊心的狼爪和狼吻留下的伤口,随着鲜血不断往外喷射,再也拿不住手中的光剑,剑柄掉落下来,渐渐惊栗的眼睛中失去了光彩,倒在了雪地上。

    嘹亮的狼嚎在天空上响起。

    我望着眼前没有了生命的凡亚的身体,片刻失神后,我想起了仍在为我战斗着的狼群。

    我转身望去,战斗已接近尾声,地面倒着很多人类和雪狼的尸体,积雪也被染成了红色。

    一些侥幸从狼吻下逃生的敌人,张皇失措的在雪原中逃命。

    那两个最为强大的机甲战士却没能逃的生命,在几只雪狼王合力的攻击下,丢下了生命。

    我望着苍茫的雪原,心中慨然,自己侥幸在敌人的埋伏下又一次逃脱了,这要多亏这些雪狼宠的帮忙。

    老师曾经教育我的话又在耳边萦绕:“你要把宠兽当作你的朋友。”

    我叹了口气,我该逃命了,只要我躲在蜘蛛窟中三天,我们就等于赢了。

    李查本已是布好了天罗地网捕捉我,但是在得到侥幸逃回来的手下的汇报后,不禁勃然大怒,他决定这一次亲自出手。

    所有人都已被他抓住,这次只剩下我一个了,大胡子老师和风柔最终没能逃的过李查的手掌心,被抓回到基地中。

    我把小隼放在大雪山外面,遣散了众雪狼,而犬狼我也让它躲藏起来,等三天后再在山谷外见面。

    我单独一个人再进蜘蛛窟,我有信心可以在洞里隐蔽三天,让他们无法抓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