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勇敢的战士

    更新时间:2017-04-03 02:32:03本章字数:5062字

    我驾轻就熟的隐藏在蜘蛛窟中,蜘蛛洞里通道交错纠结,若不是有小虎为我记录描绘出蜘蛛窟的地图,我肯定会迷失在里面。

    不过这样,我对蜘蛛窟里就更有信心了,即便有再多的人来也无济于事。

    我隐藏在蜘蛛窟中阴暗的一角,每天除了吃些食物外,就默默的在心中计算时间的流失。

    往日里总感觉时间过的太快,此刻却发觉时间慢若蜗牛,一天好似一个星期一样漫长。

    在第一天里,就有敌人冲进窟中搜捕我,不过我并没见到那些敌人。只是隐隐约约的感受到蜘蛛窟中有些异样,等过了半天后,一些蜘蛛拖着很多裹成粽子一样的食物回来了。

    这些被蜘蛛丝裹缠全身的就是那些在与蜘蛛冲突中丢掉生命的敌人。

    等到第二天,上半天的时间都是静悄悄的,我丝毫没感受到异样,难道他们放弃我了?

    我心中颇有疑惑,想要出去看个究竟,可是大胡子老师的话不断在我脑中盘旋,敌人的目标是兽王,只要我没事,就为他们赢得了时间。

    我于是忍耐下来,心中猜测着敌人的举动,也许敌人知道这里有很多可怕的蜘蛛宠,普通的人进来不但没有用处,而且白白丢了性命。他们或许会派出厉害的人偷偷潜入蜘蛛窟中搜寻我。

    这个猜测有很大可能,我静静的待着不动,等待敌人出现。

    可惜一整天后,还没有敌人出现。

    我有些糊涂了,但仍然耐着性子躲藏在蜘蛛窟中。我相信大胡子老师的判断,敌人的屡次派出大量的人抓我,正是表明了他们对我的重视,只有我才能为大家赢得时间

    我心中期盼校长能早些发现这里发生的事情赶来营救我们。

    到了第三天,蜘蛛窟中除了恶心的蜘蛛们的进食声就再也没别的声音了。

    “难道敌人真的放弃我了吗?”我的意识有些动摇了。或者是他们发现无法找到我,又怕校长知道后赶来救人,所以放弃我抓着大伙和两个老师逃走了?

    我心中胡思乱想着,我用了极大的毅力才使自己没有凭借着一股好奇心走出蜘蛛窟去。

    漫长的时间像是对我的煎熬,我强迫自己镇定下来,我用冥想来消耗时间。

    第三天也过去了,蜘蛛窟静静的,没有一点动静。

    度过了难熬的夜晚,三天的时间终于过去了,虽然蜘蛛窟中漆黑一片,但我知道现在外面是第四天的白天了,也许我可以出去看看了。

    正在我思考的时候,突然一阵凉意从皮肤上传来,我顿时吓了一跳,下一刻才发现,原来是有一只蜘蛛然发现了吸附在洞顶的我,还把我当作了进食的猎物。喷出一团黏液把我粘在洞顶。

    它顺着两边的洞壁爬上来,逐渐向我靠近,在它眼中,我是一顿美味的早餐。

    等它靠近,我突然抽出光剑一下把它斩成两半,它痛苦的呻吟着跌落下去,挣扎片刻就死去了。

    它死前的声音使的蜘蛛窟中骚动起来,许多蜘蛛宠闻风而来。

    我跳下来,在几十只大蜘蛛的追逐下,一路从蜘蛛窟中杀了出来。

    我站在山谷通向雪山的入口,外面风雪依然,看不出有什么变化,也听不到有何声音。

    天地静悄悄的,似乎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即便是原来在谷口丧生的雪狼和人的尸体也不见了,也许是被野兽吃了,也许是被大风雪给掩盖了。

    我从蜘蛛窟中走出,一直走到山谷外面,面对茫茫风雪,我不知下一步该怎么做。

    我正彷徨,突然小隼嘹亮的响声在不头顶响了起来,我惊喜仰望天空,看见它在我头顶盘旋。

    我正要打个呼哨把它召唤下来,忽然一个并不陌生的声音在我背后响了起来:“这三天终于没有白等啊。”

    我大惊转过头去,黑金蝎战士李查正悠然的从我背后的谷中走出来。

    李查望着我道:“今天没有别人帮你阻拦我,你还能逃走吗?”

    我知道他既然出现在这,大胡子老师很有可能被他抓住了,但我仍忍不住问他:“大胡子老师是不是被你抓住了?”我心中仍怀有一丝侥幸,希望大胡子老师逃走了。

    李查不屑的道:“他又如何是我敌手,那天我是有意放你走,没想到凡亚是个废物,带了那么多人仍然你给逃了,他不配作一位强大的蝎战士,死了倒好。”

    我叹了口气,在蜘蛛窟中躲了三天,还没能躲过去,落在他手中,我根本不可能逃的掉。我忽然想知道他是怎么会确定我会从这里出来。我淡淡的道:“你能回答我几个问题吗?”

    “你是不是很想知道,我为什么会这么清楚你会从这个谷里出来。”我还没问他已经猜出我的问题。

    我点了点头,李查嘿嘿笑道:“雪原中飞鸟本就极少,你说如果一只宠兽飞鸟在一个地方盘旋不走,我会不会生疑。这么惹眼的标志,只有那些傻子才会看不见。”

    我恍然大悟原来是自己的宠兽显露了我的去向。

    我叹道:“我的老师和同学呢?”

    李查已经觉察到我没有了反抗他的念头,哈哈笑道:“大家都在,只等你过去陪着他,大家就能一块回家了。你放心吧,到了新联盟,我保证你会感觉比在宠兽学校好一百倍。”

    我冷冷一哼并不反驳他,任他处置。

    他得意的抓着我,正要待着前往基地,突然一艘飞行器由远及近的朝着我们飞了过来。

    李查望着突然而来的飞行器,脸有些阴沉下来,他似乎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下意识的抓紧了我。

    飞行器在我们不远处停下,六七个人走陆续走了下来。看到下来的人,我欣喜的叫起来,那六个人既有被李查抓到的大胡子老师还有校长和其他的几位老师。

    李查望着他们面色大变。

    校长走出来先是赞赏的望了我一眼,然后向着李查道:“放手吧,你的人已经都被我们消灭了。”

    李查猛地一把揪住我的脖子,嘿嘿的笑道:“就算所有的人都死了也不要紧,只要我手里有兽王,我就赢了,你们都给我走开,离飞行器远点,否则我就杀了兽王!”

    校长怜悯的望了他一眼道:“李查,这次你失算了,他虽然是这一代的兽王,但是那只兽王在出生时因为意外而瘸了一条腿,丧失了兽王的资格,丢掉了兽王的力量。你的野心不可能得逞的。”

    李查的脸色一瞬间变的苍白无比,哈哈狂笑道:“我不信,你骗我,我看的出他的暗能量很强,兽王不可能是残废的。一定是你们骗我,想让我放了他!”

    他突然紧紧扼住我的喉咙,道:“你的那只兽王宠兽呢,召唤出来。”

    我艰于呼吸,使劲的想挣开他的手却无法做到。

    突然犬狼在众目睽睽之下由一群雪狼陪伴着出现在众人面前。

    李查望着犬狼,愣愣的看着它那条明显的瘸腿,呼吸陡然变的沉重,半晌后,突然发疯似的大笑起来:“竟然是一只没用的兽王,竟然是一只没用的兽王,我用一切换来的竟然是一只没用的兽王……”

    他状若疯狂的哈哈狂笑着。

    校长等人紧张的看着情绪激烈波动的李查,生怕他一不小心做出什么对我不利的举动。

    他突然一拳重重的击在我腹部,我痛的眼泪忍不住滑落下来,校长和大胡子老师等人失声的叫了出来。

    李查忽然恢复了冷静,望着他们道:“既然这样,我会用勇敢捍卫我蝎战士的荣誉,而他,就作我的陪葬品吧。”

    他瞬间召唤出他的黑金蝎子合体,合体后,他的身体变的高大有力,他轻轻一抬手,就把我举到半空中。他近乎冷酷的望着我,冷冷的道:“大自然的法则,优胜劣汰。既然你失去了兽王的资格,就让出兽王的位子,下地狱吧。”

    在他身后,那截闪烁着金属光泽的黑色蝎尾慢慢的扬了起来,他打算用蝎尾钩刺死我。

    面临死亡,我心中倏地闪过恐惧,但随即又不怕了,就算我死了我也完成了大胡子老师交给我的任务,拖了李查三天,为营救同学赢得了时间,我没有什么好遗憾的了,何况还会有校长为我报仇。

    我转过头想看小兽王最后一眼,虽然只有短短的几个月,我已经把它和小隼当作我最好的亲人了。

    我望着小兽王,突然感受到它眼中有种奇怪的光芒,片刻后,我似乎觉得身体在燃烧起来,那是一种旺盛的生命力和强大的斗志。

    这是一种我曾未体验过的力量,我的四肢禁不住开始颤抖起来,那是力量太过强大的缘故,有一种野性的嚎叫在我心灵深处绽放,我的血液沸腾起来,强大的王者气息散发着无可匹敌的气势。

    我似乎感受到了兽王的力量,或者说我感觉到我兽王进入了我的体内,这是怎么回事!

    我惊讶却不担心。

    李查也感觉到了我的异常,他没有时间来分辨异常是从哪来而来,他只有一个念头,杀死我!

    乌亮的蝎尾钩像是离弦的快箭,片刻间就出现在我胸前。

    犬狼猛地跃起,扑到我身上,化作一道耀眼的银光,刹那间,我感受到磅礴的力量在体内迅速生长起来。一股外来的力量快速的和我体内的暗能量融合化成一团更为强大的力量。

    这股力量拉扯着我的身体,把我改造成一个拥有强韧肉体的半兽狼人!

    我简直不敢相信,在千钧一发的情况下,我竟然和犬狼合体了。

    所有人都不可置信,这简直是不可能的事!但是却实实在在的发生了。

    我和犬狼的暗能量还未完成发育,这些力量不足以支撑我和犬狼合体。何况犬狼还有缺陷。

    而我和犬狼能够合体的原因在于,那一日大怪鱼的电击,使的我和犬狼的脑磁波都被小虎复印到数据库中,结合联邦政府超级智能机器人与特种战士融合的系统,在危险时刻,促使我和犬狼在它作为媒介的情况达成了合体的要求!

    我出手如电,抓住李查刺来的蝎尾钩,强大的力量使他连反抗余地也没有,另一手同时凝聚出电光剑,一瞬间穿过了李查的身体。

    李查抓着我身体的手慢慢的松开了,他望着我的眼神中透漏出绝望、悔恨的神色,也许他在悔恨为什么没有一开始就杀了我!

    令所有人都大吃一惊的变化,使的众人都震惊的忘记了反应。合体变身对于宠兽战士来说再正常不过的了,可是发生在一个刚刚获得宠兽的少年身上却是足以使每一个拥有丰富经验的宠兽战士们大跌眼镜。

    李查霍地一掌向我劈来,虽然已经重伤,却仍表现出虎死威风在的威势,简洁的一掌蕴涵着强大的力量,将我震飞出去。

    随后,他也在一瞬间因为受到重伤而无法保持合体的状态解除了合体,黑金蝎宠化作一道乌光回到他的体内。

    他红着双眼站了起来,嘶哑的喉咙望着我道:“我一定要杀了你。”

    与此同时,我的意识却被卷进了一股强烈的战斗欲望中,或者说是渴望搏杀的欲望,那是野兽的欲望,我因为力量太微弱还不足以克制、引导体内的各种欲望,尤其是兽性的强烈欲望,因此我也红着眼睛瞪着李查,意识渐渐模糊,只剩下战斗!

    我昂首吼叫起来,奇异的吼叫声比狼吟要更加轻盈,直钻向云霄,向着四面八方传去。接着我倏地俯下身,双手着地,后足蓦地发力,我纵身跃了出去,张牙舞爪,口中还不时发出霍霍的低吼,一场惨烈的撕杀在我和李查之间展开。

    他虽然在意想不到的情况下因为过于托大而被我重创在先,但是他的力量和丰富的战斗经验仍然不是我能够比拟的。

    我一次次被他打倒在地,在地面撞出一个个雪坑,然而我就像是长了一副铜筋铁骨,李查的强有力的攻击竟然无法给我造成严重的伤害,我如同一只杀红眼的狼王,一次次跌倒,再爬起来,我的速度不但没有因此而有丝毫降低,反而更加快捷。

    与小犬狼合体后,我的力量也变的更加大,但却因为李查的丰富战斗经验,而连他的身体也沾不到。

    我沉浸在与强大猎物撕杀中的快感,我与他的战斗是在比拼毅力。他的胸口那一剑,虽然没有令他致命,却在不断滴血,血液带走了他的体温和强大的暗能量,他正在不断的衰弱中,持续的越久,力量越弱。

    而我也不是不死身,受到的打击越多,累积起来就会给我造成足以影响我活动的伤害。

    李查虽然随时可以摆脱我离开战圈,却因为周围都是宠兽学校的人,自忖也逃不走,干脆视死如归,打算在死之前拉一个垫背。

    我变化为半狼人的状态后有近两米的高度,在无数次的跌倒再爬起后,我似乎对自己的这副异类身体越来越熟悉,突然增强的暗能量也渐渐的与自己的速度有了更好的配合。

    校长等人无言的看着眼前的一幕,内心的震撼非笔墨可以形容。不过我既然没有受到威胁到生命的危险,也便没有上前助我,也许校长把这也当作了我的历练的一部分。

    战斗在进行着,李查也渐渐无法完全掌握全局,他的血液令他的力量快速流失,他已经不是鼎盛时期的他了,不过即便只剩下不到十分之一的力量,我对他的伤害,依然不能造成有效打击。

    他的招式灵活巧妙,而我则全仗着身高体状和如同铁板一样的身体,随着战斗的进行,我的斗志更加旺盛。

    在我的耳中,一种异响传来,在我的体内一种奇异的熟悉感弥漫着。我倏地跳出战斗圈,再一次引颈长嚎。余波经久不息,如同潮水流过大地,向着远方传播着。

    李查却因为失血过头,一阵阵头晕,踉跄的站住并没有追我。

    无数声狼嚎随之响应的传来,以数头高大雪狼为首的狼群从四面八方赶来,它们都收到了我的呼唤。

    狼群从校长等人身边穿过,却秋毫不犯,一只只的聚集在我身边,虔诚的围着我,陪着我嚎叫起来,一声声狼嚎汇聚成一曲悲壮苍凉的号角声向四面八方传达着。我与小兽王合体而成的半狼人已经得到了所有狼群的认可。

    如同奔腾不息的长江大河般的狼嚎使的听者都不由自主的血液沸腾,战斗欲望高涨。

    如此的嚎叫不知道持续了多长时间,当我们的嚎叫停止时,风雪也渐渐停止了,李查站在我身前,他双手捂着伤口,脸上被冰雪覆盖看不出是何表情,他的整个身体已经成为了一块冰雕,失去了生命的热量。

    一代枭雄、一个强大的宠兽战士,最后并没在战斗中死于对手之下,却因为失血过多而被冻死,不得不令人叹息。

    突然一道黏液喷了出来落在李查的被冻硬的身体上,一只蜘蛛忽然出现在前方的山洞中,正努力的将李查的身体向山洞里拖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