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婆婆

    更新时间:2017-04-02 21:39:41本章字数:12858字

    在我的手中滚动着五颗释放着灿灿金光的黄豆般的药粒,温温热热,一股股馥郁的药香味儿直钻向鼻孔中,

    丽丽雅垫高了脚从我中捏了一粒最小的药粒,疑惑的问道:“兰虎哥哥这就是丹吗,为何有大有小,好奇怪哦。”

    我也捏起其中一粒最大的,凑在鼻尖嗅了嗅,异香飘渺,中间蹿起一股淡淡的腥气却冲淡了不少那股令人精神爽朗的异香,我手中剩下的四粒金豆般的小圆粒,大的好似核桃,小些的犹若龙眼,最小的要数丽丽雅手中捏着的,宛如樱桃大小。

    在我逐个闻过后,才发觉这一炉炼出的丹药,气味虽然大致相同,但是用心去嗅,才发现气味也各不相同。

    这到让我疑惑了,这些炼出的丹药,已经凝结成固体,且有药香,还隐约有暗能量的波动,这些都能证明我已经炼丹成功,但是日记上的记载凡是一炉炼出的丹都是大小相差不大,气味相同,药效更是没有二样,从这几点来看我炼出的丹药却是和日记的记载大大不同了。

    片刻的工夫,灶炉中的热气散去,我已经能看到炉底中剩下的丹药,将剩下的全部取出,数了数竟有一百二十粒之多,大大出了我的意料之外,不过看着这么多丹药,也更让我担心。一百二十多粒竟然没有两个是完全一样的,最大的一粒金丹竟有丽丽雅的拳头大小,着实令人不敢相信。

    锅底还剩下些许芝麻般的丹屑,四五只土蚯宠看见倒在墙角的丹屑,似乎再也忍受不住美食诱惑的小兽,“唧唧”的欢叫着冲了上去,再也不顾及炼丹密室中还有两只级别高的吓人的宠兽。

    五只土蚯你争我夺,细长的身躯互相推挤着强食着丹屑,只是片刻工夫,五只土蚯宠中体型最大的那只忽然身体泛起一层薄薄的金光,周身宛如镀了金膜一般,原来土了吧唧的身躯现在到可爱许多。

    在我和丽丽雅好奇的目光下,那只体型最大的土蚯宠身体摇摇晃晃,好似喝醉了酒般,已经失去了最初的活跃,不得不退出争夺,另外几只土蚯宠也相继镀起了一层金膜,五只土蚯宠步履蹒跚的向花圃中爬去,似乎只想找一个地方休息。

    丽丽雅忽然道:“哥哥,丹屑中会不会有毒啊?”

    “这个……”这种事我却也拿不准,毕竟是第一次炼出的丹,而且完全是没有人指导的情况下,靠着笔记上摸索出来的,至于有没有副作用,炼丹之前也一点也没想过。

    经丽丽雅这么一问,我不禁也担心起来,万万不可因为我的一时粗心,害了几只宠兽的珍贵性命。

    “兰虎哥哥,它们在蜕皮哎。”丽丽雅惊讶的在我耳边叫道。

    “什么?它们又不是蛇,怎么会蜕皮。”我下意识的道。

    “它们真的在蜕皮,快看,它的身体变的好白好白。”丽丽雅欢喜的叫道

    我凝神看去,它们果然在蜕皮,最大的那条土蚯宠已经将身上的皮蜕去了三分之二,露在外面的新皮肤果然是雪一般的白,这个大家伙蜕了皮后,体型竟然比之前大了不少。

    最主要的是,在小虎的扫描下,它虽然级别没有变化,暗能量却提高了至少一倍。

    我略微一呆,旋即喜道:“果然没毒,咱们炼丹成功了。”虽然金丹炼成这般大大小小的古怪模样,肯定是有问题的,但至少是没有毒的,而且药效也很好,这已足够让我感到惊喜的了。

    隼儿看着几只土蚯宠贪婪的吃着丹屑妒嫉的要命,不断的扇动翅膀拍打着我。我见几只土蚯宠全部蜕皮完毕,生龙活虎的一眨眼钻入泥土下,才晓得自己身边还有两只对金丹垂涎欲滴的宠兽。

    我拣了两粒中等大小的金丹喂给了隼儿和小犬狼,隼儿一口吞下[涅盘中文论坛首发www.npzw.com],似乎仍意犹未尽,但是金丹很快在它食道中融化,流进体内,一道淡淡的金光漂浮不定的从它身体中冒出,每一根翎羽也都染上了一曾若有似无的金光,煞是好看。

    不过旋即从它体内又冒出一道绿光,将金光盖去,隼儿似乎极是舒服,但是身体摇摇摆摆,也如土蚯一般喝醉了酒似的,间或的发出声低鸣,翅膀软慢慢的扇打着。

    那层绿光该是被金丹引出的没被隼儿完全消化的“进化之树”果实的能量。这时在金丹的催动下,进一步被隼儿消化。

    当我满心期盼着隼儿也能够像土蚯宠一样蜕去身上的羽毛时,它到渐渐的恢复过来,与刚才并无异样,只不过我能够感觉到它的暗能量增强了不少。

    小犬狼吃了丽丽雅给它的金丹,也是如前两者一样金光从身体中冒出,这是金丹发挥药效的征兆,也许是兽王的暗能量太强,也许是它吃的那颗金丹药效较差,总之金光刚一冒出就随即敛去。

    小犬狼体内的暗能量也并未有显著增强,只是令我感到惊喜的是,小犬狼不断转头舔着它那只先天发育不良的后腿。我想很有可能是金丹对它的伤势有很大作用,说不定能治好它的伤势也说不定。

    既然金丹有效,小胖、两只鳄鱼宠还有两只金鲤宠也自然是见者有份,都发了一粒,五只宠兽都出现了不同程度的变化,显然金丹对它们的效果很大,对小犬狼和隼儿就不那么明显了。

    我从中推测可能是宠兽级别越高,金丹的效果就越低吧。

    两只金鲤宠长出了一对巴掌大小的翅膀,或者说是身体两侧又多出了一对并不算大的鳍,这对鳍虽然很小,而且看上去又如丝绸般柔顺,但是却很明显的增加两只金鲤宠控制水流的能力。

    两只鳄鱼宠脑袋上方钻出了一个小小的尖角,却不知是何用处,难道用来顶人吗,不得而知了,只是看它们很兴奋的样子,想来应该是有进化才对。

    小胖的身躯肥胖依旧,不过裸露在外的一对锋利的尖牙,此刻却金光闪耀,俨然如同黄金打造,看它摇头晃脑的样子看来非常得意自己能长出一对金牙。

    丽丽雅比几只宠兽还要开心,摸摸那个,逗逗这个,半晌道:“兰虎哥哥,丽丽雅也想吃。”

    看着她满脸希冀的望着我,我不禁哑然失笑,小丫头就是嘴馋,不过既然几只宠兽吃了都没有问题,想来人吃了更不会有事,我点点头答应了她的请求。

    她立即欢天喜地的从剩下的一百二十颗金丹中精心挑选起来,最后选了一个拇指大小的金丹塞进嘴中,在丽丽雅咀嚼的时候,一股股异香随着她嘴巴开阖而飘了出来,而且其中一股药王枣的味道非常浓郁。

    丽丽雅吃过半天也没有什么特殊的反应,她不甘心的又吃了一颗,才有一圈淡淡金光浮出体外,随即又告诉我,一股热热的暖流在体内流动,最后逐渐变冷,流进了丽丽雅的丹田。满满的暗能量令她感到有种腹胀的感觉。

    我自己试吃了两粒以后才知道,金丹一进入体内就会将其容纳的暗能量释放出来。

    丽丽雅本来年龄尚幼,体内就无法存储太多的暗能量,她一下吞了两枚金丹,又没有修炼过任何暗能量功法,只能任由金丹的力量在经脉流动时自动转化与她同属性的暗能量,因此也就浪费了很多金丹的力量,这也是她体外渗出金光的原因。

    金丹果然是快速恢复暗能量的好东西,今天收获颇大。

    也是时候回去了,我生怕金丹会遇水即溶,好在此间密室的主人还留有不少装丹药的小瓶子,找了一个小瓶子将金丹一一装入,那颗大若拳头的金丹也只好将其敲碎放入瓶中。

    得了好处的两只鳄鱼宠驮着我和丽丽雅更是心甘情愿,一直将我们送至岸边,仍依依不舍,丽丽雅拍了拍两个大家伙的脑袋,两只鳄鱼宠才转过身潜入湖中离开了。

    当晚罗兰阿姨回来见到我和丽丽雅都老实的待在家中,我脸上也没有表现出丝毫的愁容,不禁心中高兴,以为我已经想开了。罗兰阿姨还带回了一个好消息,过不了几天古涂叔叔就要回来了,他参与的那项绝密研究已经到收尾阶段,不久就会结束,那时古涂叔叔就会有今天的假期,可以回来好好休息一下。

    我虽然仍对新联盟怀恨,但是在罗兰阿姨的开导下也知道事情很复杂,我就算找到校长他们也很难帮上忙,更何况外面有那么多高手,我这个宠兽战士中的新秀并算不了什么。

    我到想趁着这段时间把炼丹术好好学学,再炼出一炉更好的金丹来,就去神鹰城找风柔和邱雷,他们两人暗能量修为太低,在宠兽战士中实力太弱,独自待在神鹰城我也不太放心,不若将他们一块接到这里来,还能做个伴。

    当夜,照例又看了一会炼丹日记才休息。

    第二天早上醒来,不但精神格外饱满,而且吐气如兰,淡淡的金丹的香味萦绕在口舌间,使吞吐的气息也便的十分清新,想来这是金丹的附加效果了,今天再去挖点辅助的草药又可再炼一炉,有了昨天的经验,今天更是信心十足。

    昨天的小雨将周边山上的植物都清洗的格外干净,行走在丛林间,仿佛置身于草木气息之内,雨后一切都显得生机勃勃。

    丽丽雅兴致盎然的踩着湿润的青草地,手中拿着花篮,里面盛放的是我们在草木群中采到的草药和野果,相比上一次,这次更加轻车熟路,只不大会儿就采足了我们需要的药草。

    就在我们步行穿越另一个山头的森林时,天空中传来一阵剧烈的波动,等到快要接近地面时,一艘只能乘坐十人左右的小型飞船在空中显露出来,在山脚下停了下来。

    随即从飞船中走下八个人来,身高体态相差不大,一望便知是经过特殊训练过的战士,只是距离太远,无法观测到对方是不是新人类还是古人类的高手。

    丽丽雅好奇的道:“兰虎哥哥,他们是什么人?”

    我摇了摇头,这群人刚一出来就四下散布到森林中,身手非常敏捷。而且行动一致,没有经过交谈就开始行动,想必之前就已有计划的。

    难道是罗兰阿姨派来增加国家公园武力的人,我望着消失在四个方向的八人,心中却拿不准。又或者是不是校长的人呢?似乎更不可能。看情形到有几分像是新联盟的人。

    新联盟神通广大,连校长预先布置好的宠兽学校第二基地都能找到,何况是这里。这八人看起来都是修为很高的人,我一个人或许还可以依仗着森林的地势和他们纠缠一会儿,但是却不能连累了丽丽雅。

    无数念头在我脑中闪过,最后我决定带丽丽雅去水下密室暂避,这里是联邦政府的势力范围,新联盟肯定不敢太过分,更何况还有罗兰阿姨这个超级高手坐阵,只要等到晚上罗兰阿姨回来,我才不信这些人还敢在此逗留,倘若是自己人到也没什么损失。

    我向丽丽雅道:“这些人可能是坏人,咱们小心一点先去水下的密室避避,等罗兰阿姨回来把他们吓走,我们再出来。”

    丽丽雅兴奋的道:“他们既然都是坏人,我们为什么不去把他们抓住,爸爸告诉我,遇到坏人要勇敢的。”

    我笑笑道:“他们可不是一般的坏人,他们是非常厉害的坏人。”

    “兰虎哥哥也打不过他们吗?”丽丽雅歪着脑袋看着我道。

    我苦笑道:“哥哥是有点打不过,要是对付两三个还好,要是一下子遇到四个,哥哥就没办法了,等到丽丽雅变得厉害可以帮哥哥了,哥哥就不用怕他们了。”

    丽丽雅双眸中闪烁着小星星,翘起小嘴巴喜滋滋道:“丽丽雅要早早的变厉害,帮助兰虎哥哥打坏人。”

    小声的说着话,我们两人在高耸的树木的掩护下向山下走去。

    这八人一定都是很厉害的家伙,从他们八人下了飞船后,我就再感觉不到他们的气息,凡是修炼暗能量到一定程度的宠兽战士或者亚超人,都会在身边形成一个自然而然的独特的能量场,对能量场触觉敏锐的人就能够从对方散发出的能量场感觉到对方的存在。

    而我却丝毫感觉不到这几人的存在,我怀着惴惴不安的心一直来到了半山腰,也需是他们离我太远的缘故,所以我感觉不到他们,我自己安慰着自己。

    我正自小心戒备着,突然林中的鸟儿好似感到巨大的危险而突然从栖息的树枝上飞蹿起,“扑棱棱”的拍打声拉开了战斗的序幕。

    数道凌厉的剑气将我和丽丽雅圈在当中,我没有回身,但也感到一个人正从我们刚刚经过的那颗象腿粗的大树上跃下。

    这人显然是个高手,和我之前的猜测差不多,我拦腰将丽丽雅抱起倏地加速蹿出剑气的范围。

    那人并没有追击,而是好整以暇的望着我,一副不屑占我便宜的样子。

    我转过身来,刚才我们站着的位置有三道两指宽,一指长的裂横,此人的暗能量颇为可观。

    站在我面前的是个白脸汉子,身材稍显瘦削,若论长相到也相貌堂堂,细长眼神充足,但是眼珠流转不定,予人奸诈险恶之感。故作悠闲的神态打量着我。

    “仙师李圣”曾传我相兽术,只观人相便可推测出对方的宠兽。用此术来相人秉性到也有八九分准头,这人一看便知不是什么好人。当下我将丽丽雅拉到身后,随时准备应付此人的攻击。

    白脸汉子嘿嘿笑道:“不愧是兽王兰虎,果然了得,能避开我这三剑也算是个人物。劳烦我兄弟八人来这走一遭到也没辱没了我们兄弟的名头。”

    他毫不犹豫的叫出我的身份,我心中顿时微微一惊,果然是冲着我来的,只不过到现在八个人只有他一个人现身,我还不惧。

    我神色不变的望着他道:“你是什么人?”

    他嘿嘿一笑道:“有种,在我们八兄弟面前还能这么冷静的,也非常难得了,不过你不用知道我是谁,在你面前摆着两条路,一条是乖乖的跟着我们兄弟回去,一条是吃点苦头再跟我们回去。”

    我往后一步,摆出防御的姿势道:“你们是新联盟的人!”

    白脸汉子摆出一副很可惜的样子叹了口气道:“看来你是非要吃点苦头才愿意跟我走了,也好,我也想试试看所谓的七洲八校搞出来的第二高手究竟有多厉害。”

    丽丽雅忽然从背后伸出个脑袋吐了吐舌头道:“兰虎哥哥打他,这个给你。”

    白脸汉子看见丽丽雅从腰上解下的柳鞭,顿时露出贪婪的神色,看来他对柳鞭的来历也颇为清楚。

    只他一人还不是对我的对手,不过对方有八人,我要在其他几人赶来之前把他干掉到是有些难度。

    看他满脸贪婪之色,料他也不会招呼他的兄弟来和他分杯羹,这就予我很大机会。

    白脸汉子怪叫一声向我冲了过来,手中暗能量光剑舞出一片光幕将我罩了进去。

    可惜他夺宝心切,行动就鲁莽了些,没有摸清我的底细就贸然攻击,匆忙间已经露出了破绽,再加上没有合体,暗能量也不占优势。顿时给了我一个很好的机会。

    再他的暗能量光剑离我还有段微小的距离时,我手中的柳鞭陡然伸长,向他的前胸、肩膀击去,柳鞭释放出的刺骨寒气更是倍添威势。

    等到劲气及体白脸汉子才神色恍然,似乎刚刚想起柳鞭的着一种妙用,匆忙回剑自保。

    在我“盘龙劲”的带动下,柳鞭宛如空中的灵蛇般滴溜溜的打了个转,出乎他意料的向他的暗能量光剑缠去。

    剑鞭接触,柳鞭立即发挥出准神器的威力,暗能量光剑被打了个粉碎,他大惊匆忙向后退去,神色有几分凝重,有几分惶恐,好像到现在才开始正视我的修为。

    他马上又疾又快的念叨了一句,暗能量的光芒顿时从他身上升起,他是在召唤宠兽合体,我怎么会让他有这个机会,身体一顿却是蓦地加速跟上,柳鞭更是快捷无伦的向他扫去,柳鞭分毫不差的打在他身上,宛如被一座冰山撞上,进行了一半的合体顿时瓦解,柳鞭中的森寒之气也在我的催动下将他冻成了冰雕。

    原本他也不该这么差劲,三两下就被我给放倒,不过这都怪他过于轻视我的缘故,我一把抄起丽丽雅飞快的向山下掠去。两边的树木在身边飞快的后退,我能感觉到其他七人正在迅速的向这边靠近,虽然刚刚被我冻成冰雕的白脸汉子没有承认自己是新联盟的人,但是我心中已经确定对方肯定是与新联盟有关系,如此不惜代价派八个厉害的家伙潜入黑豹女王的住处来抓我,除了新联盟,我实在想不到还有谁能有此胆量。

    一条青色的虚影在我眼前百米外一闪而过,紧接着耳边传来踩破枯枝落叶所发出的快捷的脚步声,一道凌厉的劲气倏地在我左侧出现,正凌空向我击来。

    这次偷袭我的人竟比刚才那个白脸汉子还要厉害,数道劲气如影随形的紧跟在我身后的要害上,我一手抱着丽丽雅,只能腾出一只手来应付,或拍、或拨、或扫、或劈,千辛万苦才将来人的攻击化解了。

    当我背靠着一棵大树站定的时候,才看清来人的模样。

    在我面前不足十米远的地方站着一头全身青色“巨狼”,显然偷袭我的是一个拥有狼宠的战士,合体后的巨狼战士骨骼宽大,却拥有着难以置信的敏捷和耐心,望着我的狭长“狼眸”中一道精光忽地闪过。

    他举起一只狼爪,舌头在锋利的狼爪上舔过,上面沾染的红色印记是我背部伤口流出的血。

    我谨慎的盯着他,这个家伙真够厉害,只不过几爪子就把我这个宠兽大赛的第二名给打伤,不得不令我打醒精神来应付,在我的感应下,其他几人正在高速的接近中。

    耽误不得。

    就在我走神的刹那,巨狼战士猛地向我纵身扑来,周身的青色狼毫像是一团青色火焰一样,随风飘浮如同熊熊燃烧。

    我挡在丽丽雅身前,一拳击出劲气鼓舞,使用上了“盘龙功法”中比较耗费暗能量的绝招“困龙缚”,这一招就是将体内的“盘龙劲”放出控制空气中游离的各种暗能量粒子,形成一个无形的枷锁困住对手。

    这一招很费暗能量,但是却为我赢得了宝贵时间,巨狼战士身体在空中蓦地一滞,不过只很短的片刻,他就突破了“困龙缚”的束缚继续向我扑来,一指长的锋利指甲闪烁着令人心颤的寒芒。

    不过迎接他的却是漫天的绿芒,锋利犹胜光剑的柳鞭在我的挥动下,布下了一个泼水难进的光幕。

    我隐约从绿色光幕中看到他的眼中掠过惊讶的神色,他也和那个白脸汉子一样都小瞧了我。

    这是令我掌握制胜关键的契机。

    我毫不吝惜的将暗能量源源不断的输进柳鞭中,这一刻,我似乎已经和柳鞭成为了一体,这种滋味美妙难言,就好像多了条灵活自如的手臂,难道这就是神器的神妙之处。

    我的心灵跟着柳鞭在空中穿梭钻动,在与巨狼战士的交锋中,终于让我寻到了一个机会,柳鞭在我意念控制下,突然变长,绕过巨狼战士的攻击,缠在他的一条腿上,在他惊骇的目光下,他被我甩了出去。

    当他撞倒了一棵大树并愤愤的爬起来准备再向我攻击时,我已经抓住机会和隼儿合体带着丽丽雅飞到了空中。

    飞到空中目标更大,也更容易被发现,这也是我为什么之前没有与隼儿合体的原因,但是现在我和丽丽雅已经被发现了,如果再不飞出来就只能被那八个狼宠战士包围生擒了。

    被我甩出去的青色巨狼战士愤怒且心有不甘的盯着我。

    我舒了口气,双翅在身后有力的拍打着,逐渐向高空中升去。如今我也是个飞翔的高手了,身后的翅膀就如同我的手臂一样为我灵活使用,暂时脱离了危险,我开始考虑现在要去哪里暂避危险。

    湖泊下的密室是不能去了,如此明目张胆的飞过去,肯定会被八人看见落点,要是被他们给堵在密室中,那可真没有可逃的地方了。

    最后我决定驾驶飞船逃跑,飞船被罗兰阿姨给隐藏起来了,应该不虞被人发现。虽然对方也有一艘飞船,但要论到驾驶飞船的技巧和飞船战斗的本领,又有谁能是小虎的对手。

    丽丽雅胆子很大,虽然是在五百多米的高空,她依然面无惧色,反而好奇的东瞅西看,欣赏着高空的云景。

    “兰虎哥哥他们追过来了。”丽丽雅惊讶的道,到没有几分恐惧,“这些狼为什么也会长着一对翅膀,飞的好快哦。兰虎哥哥加油,不要让他们追到了。”

    我大讶之下,略以转头就看见三头“大狼”正极快的从后方追上来。

    会飞的狼我还是第一看见,匆匆的一瞥,小虎已经身后追来的三个狼宠战士给扫描了一遍,并从资料库中找到了几人的资料。

    这八个我并不熟悉的狼宠战士原来声名十分响亮,是新联盟中有名的杀手,这八人乃是同父异母的兄弟,从小被新联盟收养,在新联盟苦心栽培下,终成为新联盟的顶尖杀手。

    这八人每人都是一只狼宠,但是每人的狼宠各不相同,其中三人就拥有罕见的飞狼宠兽,这飞狼宠兽只在“迷晨”原始大森林中才有,我记得杜木干的第二只宠兽也是从那里获得的。

    飞狼宠的特点就是有一对不次于飞翔类宠兽的翅膀,飞行速度极快。回头看一眼三个狼宠战士正一点点逼近,我对飞狼宠兽资料中描述的这一点绝对坚信不移。

    三只半狼半人的狰狞头颅在我身后嘿嘿怪笑着追赶着我。

    我不用看也知道地面上正有五个狼宠战士在山地上闪电般奔跃遥遥的追蹑着空中的我。新联盟这次为了捉拿我真是下足了本钱,这个级别的宠兽战士,我应付两个已经是我的极限,竟然一下子派出八人,真的是不惜一切代价了。

    三头飞狼宠战士离我已经没有多远了,在中间那人的示意下,三人散开形成一个半月形向我包围过来。

    若是照这样发展下去,我几乎可以肯定我的结局是力尽被擒。

    倘若只有我一人自然可以飞翔类宠兽得天独厚的优势将三人甩掉,但是我还带着丽丽雅,这就使我的速度不得不慢下来,逐渐被三人赶上。

    我倏地下定决心,怎么也得拼一下,翅膀猛地一转,我的身体在空中划过一个顺畅的弧度转身向三人迎去。

    手中柳鞭当头向中间那个飞狼宠战士甩去,柳鞭在空中时迅速伸长。

    中间那人没想到柳鞭会这么神妙能长能短,正在向另两人打招呼示意两人从两个角度合围过来,柳鞭带着尖啸的破空声陡然出现在他头顶上空。

    他这时神色大变,匆忙间伸出手来抓,柳鞭忽然从他意想不到的角度向绕过他的狼爪向的右边的肉翅击去。

    这一击我早就下了狠心,若不能趁他们疏忽的情况下打败其中一人,削弱他们的战斗力,最后失败的肯定是我,所以这一鞭快速绝伦,有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当他觉察到我的真正目标时已经晚了。

    柳鞭生生打在他长满狼毫的肉翅上,骨骼断裂的振动顺着柳鞭传了过来,我不由地松了口气,他右边的肉翅是难以保全了,这样一来他只能落到地面去,剩下的敌人就只有两人了。

    被我打中的那人是三人中最厉害的一个,他的战斗数值要高个另两人三百多,因此除去此强敌,我心头大慰。

    肉翅骨折的那飞狼宠战士目光凶狠的的盯着我,眼神中充溢着怨恨,忽然他身上墨绿色光芒大盛,一种不安的感觉笼罩着我,他在我视线中不断下坠,突然他蓦地张开大嘴,一团墨绿色光团呼啸着奔雷般向我撞来。

    墨绿色光芒似乎是他的精华凝结,在吐出这团光芒后,他整个人似乎都萎缩了不少,好像脱力般勉强控制着另一边完好的肉翅向地面滑翔。

    墨绿色的光团是一个凝结犹若实质的暗能量,光团发出刺耳的尖锐声直向我飞来,光团的表面能量如闪电似的噼里啪啦的跳着。

    光团来速极快,再加上出乎我的意料,几乎毫无疑问的就命中了我。

    在这之前,我只勉强控制体内的“盘龙劲”吸附周围游离的暗能量粒子在面前凝结出一个半成品的彩色暗能量光盾,但是在这团墨绿色光团下连一秒也没撑到就崩塌了。

    一股巨大的力量随即撞击在我前胸,我被猛烈的向后抛去,光团在我胸前炸开,一波波的暗能量恣意的破坏着我体内的构造,连一个细胞都不放过。

    好在我的暗能量强过那个飞狼宠兽战士的,在我被击中的一瞬间,“盘龙劲”就活跃起来,丹田内的暗能量源源不断的被外来的侵入暗能量给消耗掉。

    对方的搏命一击很快被我化解掉,没有给我造成无法挽救的伤势。但是只是刚刚那大力的一撞,我至少断了三根骨头,周身的经脉也因为对方暗能量的侵入而受到不同程度的创伤。

    我手脚无力的也向下坠去。

    “兰虎哥哥!”丽丽雅在我下方两手乱舞着喊道。之前被我及时抛下去的丽丽雅免了鱼池之殃,没有被刚才强大的一击波及到。

    但是现在差别也不大,对方还有两个完好无损的飞狼宠战士,足够将我和丽丽雅轻松抓住。

    剩下的两个飞狼宠兽战士被眼前的突变给惊住了,直到我和那个家伙分出了胜负才醒转过来,分出一个人去救坠落下去的那个家伙,另一个宠兽战士则向我飞了过来。

    我强忍着胸骨断裂痛楚,猛吸了一口气,止住下落的势头向丽丽雅飞了过去,一手夹住她,快速向下面的一个山谷中落去。

    如今我已是重伤,丽丽雅根本没有战斗能力,因此那个向我飞来的家伙看我在如此重伤的情况下仍挣扎着向下飞去,并没有马上出手擒住我,反而一副猫捉耗子般的戏弄表情不近不远的跟着我。

    片刻后,我们落入一个山谷的森林中,将要接近地面的时候我就控制不了的跌落下来,我如滚地葫芦般在地面上滚了几圈才停了下来,头发上、身上都沾上了一些腐败的落叶和泥土,看上去非常狼狈。

    丽丽雅哭着跑到我身边,将我扶了起来,直到此刻,这个一直在罗兰阿姨和古涂叔叔羽翼下长大的小家伙才感到了害怕,也才意识到这一切都不是游戏。

    我努力的站起来靠在树上,摸着她的脑袋,勉强的笑道:“别担心,哥哥没事,这点伤难不到哥哥。”

    隼儿刚才因为我的伤势而被迫和我解除了合体,我感到身体一阵阵空虚,暗能量因为化解对方的那团墨绿色光团而消耗了大部分,体力也在刚刚下落的时候消耗尽了。

    脸上的面具彩光快速的闪动着,小虎正代替我操控体内的暗能量进行最大程度的修复我的伤势,有小虎这个精密到了极点的疗伤工具在,我正以数倍的速度恢复。

    不过由于伤势过重,这并非是一时半会就能恢复的,而且疗伤也正在不断消耗我所剩无几的暗能量。等到狼宠战士几人找到我,我恐怕连还手之力都没有。

    我虽然受伤,耳朵却依然灵敏,远远的有声音狼宠战士们肆无忌惮的声音传来,用不了片刻他们就会找到这里。

    我忽然想到了怀中揣的金丹,这个时候也只有靠它了。

    我倒出两粒吞下,金丹一入腹中就迅速融化,两股纯净的暗能量作为生力军也立即投入到修复身体的工作当中,可惜两股暗能量很快就被消耗掉了。

    我欣喜的发现金丹的效果非常好,一口气又吞了八粒,如果不是生怕金丹吃多了有什么副作用,我差点连瓶子都吞下去。

    八股纯净的暗能量很快就被我的身体吸收,伤势竟然好了不少,虽然身体的恢复还需要很长时间的修养,但是至少现在我四肢都充满了力气,我又吞下四粒在嘴中咀嚼着,脑海中转着逃生的念头。

    “你这孩子,金丹岂是这般吃法,真是暴殄天物。”

    我充满戒心的向来人望去,一个慈眉善目、满头银发的老妇人从一棵大树后走了出来,看到我满身血污,眉头稍微皱了皱我警觉的将丽丽雅拉到身后,虽然这个老妇人看起来与狼宠战士并不是一伙的,但是她在如此紧张的时刻突然出现,怎么都令人怀疑。

    老妇人轻轻蹙了蹙眉头,道:“孩子你受的伤很重啊,金丹虽然能够帮助你快速恢复元气,但是并没有疗伤的效果,你这么大口的吞吃金丹,实在是浪费啊。”

    “你是什么人?”我小心的问道。

    丽丽雅从我身后露出个脑袋小声的道:“兰虎哥哥,老婆婆不是像是坏人呢。”

    老妇人显然听到了丽丽雅的耳语,莞尔道:“老身经常来这里采药,这次只是偶然路过这里罢了。”

    突然间天空中传来一声绵延的狼嚎远远的传了出去,追我的飞狼宠兽战士已经在树林上方发现了我,并用狼嚎通知别的狼宠战士们。

    我心中一紧,聚起余力抓着柳鞭,等着飞狼宠兽战士落下。

    “你们两个小孩子怎么会惹到这八个煞星。”老妇人忽然惊讶的道。

    我心中一动,她似乎对这八个狼宠战士颇为熟悉,不过眼前的情形紧急,并没有任我想多久,飞狼宠兽战士已经向我扑下。

    我扬起柳鞭迎上他的狼爪,柳鞭虽然威力巨大,但奈何我伤势很重根本发挥不出柳鞭的一成威力,我拼尽了残力也没能挡住对方的攻击,我踉跄的跌向一边。

    迎接他的是连珠的冰弹,我跌往一边露出了身后的丽丽雅,丽丽雅似乎非常生气,小脸通红,双手凝聚出一团深蓝色的光晕,冰弹、冰锥连珠炮似的向着狼宠战士射过去,又多又疾。

    以丽丽雅的年龄能够将暗能量应用到这种程度已经十分难得了,不过对方是与我同一个级别的狼宠战士,这点攻击在对方眼中实在是微不足道的小把戏。

    那人一动不动任冰珠打在他身上,合体后的他身上也长出了一层厚厚的毛皮,丽丽雅的攻击对他根本不具有任何杀伤力。他嘿嘿怪笑道:“果然是黑豹女王的女儿,脾气也这么倔,说不得今天要将你一并抓走,有了你作人质,黑豹女王还能拿我如何!”

    说着话,狼宠战士就伸出一只毛茸茸的狼爪去抓丽丽雅。

    我想要上去阻挡已经是来不及,更何况我现在的状况拦与不拦,结果也没有任何差别,今天我和丽丽雅恐怕是难以从这八人手中逃走了。我心中重重一叹,自己被抓住甚至被杀死都没有什么,叹只叹没能保护好丽丽雅,却该怎么向罗兰阿姨交代。

    突然异变陡生,一直旁观的老妇人在狼宠战士动手的瞬间也出手了,只是一个碰面,狼宠战士就抱着自己的左狼爪退了回来。从那只狼爪的弯曲程度来看,肯定是骨折了。

    我骇然的望向老妇人,狼宠战士的厉害我是有亲身体会的,她竟然能够轻易的打折了对方一只狼爪,那么她的修为又该有多厉害呢?我心中隐约的升起了一丝希望。

    狼宠战士也惊疑不定的退了回来,一双野兽般的“狼眸”中凶光四射,但是又有些顾忌的盯着老妇人,强压着怒气,声音低沉的道:“你是谁,敢插手此事。我们八兄弟一向恩怨分明,你若是现在收受还来得及,否则我们兄弟八人就是追到天涯海角也要把你碎尸万段。”

    老妇人淡淡的扫了他一眼,虽然没有言语,但是眼光中突然出现的威压,令狼宠战士心头一阵乱跳,闭了嘴,不敢再放狠话。

    我看着她一副泰然自若,不疾不徐的样子,却心中暗暗焦急,他们兄弟八人除了他和被我在空中打伤的那个还有六个人,一旦其他人赶来,以她一人之力恐怕也难以对付七个厉害的宠兽战士。

    老妇人向丽丽雅望来,嘴角露出一抹淡淡的笑意,道:“果然有几分黑豹女王的样子,嗯,很秀气,不过却继承了妈妈的火暴脾气,有我在这,定不会让这些狼崽子欺负你。”

    丽丽雅奇怪的望着她,没有听懂老妇人的话,但是也知道这个厉害的老婆婆是要帮她的。

    老妇人目光又回到狼宠战士身上,一副安定闲适的样子,但是隐约透露出来的高手气势却又让狼宠战士知道她并不是好惹的。

    老妇人道:“你们几个狼崽子胆子何时变的大起来了,名列‘赏罚榜’第二十五位,不但不懂收敛,仍如此横行无忌,不怕糟了报应吗。”

    狼宠战士顿时神色大变,不敢相信的道:“你是赏金猎人组织中的人?”忽然又似想到了什么,一句话不说,突然腾空跃起,一对肉翅拼命的扇着,一句话未说就向远离这里的方向逃走,边走边向他的兄弟们发出讯号。

    我愕然望着逃之夭夭的飞狼宠兽战士,又回头望了望老妇人,她究竟是什么人,竟然只是一句话就能吓走八个顶尖的宠兽战士。

    我怔怔的道:“你是赏金猎人组织中的人?”

    她略有些惊讶的道:“你这么小年龄也知道赏金猎人组织。他们怕的是另外一个人,不是我,他们只是被我吓住了,嗯,咱们得快些找个地方躲起来,等他们醒悟过来,恐怕还会回来找我们的,我一把老骨头,可对付不了八个狼崽子。”

    老婆婆的语气很淡,听她笑称狼宠战士为狼崽子,可见她并没有几个厉害的宠兽战士放在眼中。

    丽丽雅叫道:“我知道有个地方可隐蔽了,他们肯定找不到。”

    我们一路向着水下密室疾掠,虽然我猜不出老婆婆的身份,但是知道对方与赏金猎人组织有关系,又对我们十分友善,肯定是帮我们的,所以我放心的领着她一直来到了湖泊边。

    我们一潜入到水中,两只金鲤宠就发现了我们,向我们游来。

    但是却出奇的是向老妇人游过去的,老妇人似乎并不惊讶两只突然出现的金鲤宠,随意的摸着两只金鲤宠兽,随着我们继续向下潜去。

    再往下的时候,两只鳄鱼宠才从下面迎了上来,看到老婆婆时都露出不友善的敌意,在水下,除了我和丽丽雅还有两只金鲤、小胖,出现的其它有力量和智慧的生物都被两只鳄鱼宠认作敌人。

    鳄鱼宠是攻击性很强的宠兽,性格十分凶悍,虽然被我们收服了,却也只对我和丽丽雅臣服,性格却还是桀骜不驯。

    我和丽丽雅熟练的骑在鳄鱼宠身上,安抚它们暴躁的脾气向密室游去。

    我和丽丽雅在前面领路,我不时的回过头来看一下,因为水下黑暗全五光线,而且溶洞地势复杂,并不好走,我担心老婆婆会不小心走丢了,可是令我感到意外的是,老婆婆似乎对这里非常熟悉,悠然跟在我们身后。

    两只金鲤今天也显得有些特殊,平常它们最喜欢待在丽丽雅身边,因为丽丽雅最喜欢从外面带一些山精啊,人参啊喂给两只金鲤宠。现在却好似非常依恋的跟在老婆婆身边。

    我心中隐约猜到了一点什么,但是却不敢肯定。

    不大会儿,我们出了水下通道,来到了石室中。小胖懒洋洋躺在石室中,自从它吃了金丹后就开始喜欢上睡觉了,可能是由于金丹正在它体内释放药效带来的后遗症吧。

    小胖懒懒的回头望了一眼看见我们从水池中走出来,见到我这个主人顿时精神起来,拖着胖重的身体如同小狗般哼哼着一拱一跳的扑了上来。

    我正要喝令它不准扑上来,因为我浑身伤痕累累,根本禁不住它这么一扑,能够从山上一直勉强逃到这里,我实在连动一个指头的力气也没有了。

    然而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却证实了我心中猜想,小胖忽然穿过我和丽丽雅冲到老婆婆脚下,哼哼着磨蹭着老婆婆的腿,一副撒娇讨好的模样。

    即便我早已猜到老婆婆可能是此间主人,但仍不由得一脸惊讶的道:“婆婆,你不会就是这里的主人吧。”

    丽丽雅本来打算抱住小胖的,此刻也小嘴微张的惊讶的看着老婆婆。

    老婆婆呵呵笑道:“让你猜到了,竟然能猜到我的身份,又能让新联盟首席杀手亲自出手的一定也不是普通人,让婆婆猜猜你会是谁呢?你是兰虎?”

    我睁大了眼吃惊的看着她,我实在想不到,她从什么地方看出我是兰虎。

    老婆婆笑容可掬的道:“孩子不要担心,婆婆不是坏人,婆婆是受人所托来保护你的。”

    我怔怔道:“谁要婆婆来保护我的。”

    婆婆道:“新联盟像疯狗一样到处乱咬,现在各大新人类学校已经联合起来对付新联盟,你是新联盟的重要目标,本来‘仙师李圣’要亲自来保护你的,不过他被新联盟缠住了脱身不得,只好拜托赏金猎人组织保护你。因为婆婆以前曾因为炼丹而在这里待了几年,所以婆婆就被派来保护你们了,还好来的及时,要是差了一步。婆婆没法向‘仙师李圣’交代了。”

    丽丽雅天真的道:“那我们该怎么称呼你呢?”

    老婆婆显然也对丽丽雅颇有好感,闻言笑道:“就叫我丹婆婆吧。”

    我道:“丹婆婆,校长他们……没事吧。”

    丹婆婆道:“不用为他担心,百年前的大战也没人能奈何的了他,现在更是没人能将他如何。新联盟没来由的去招惹宠兽学校,实在是惹祸上身。”

    她和蔼的看了我一眼接着道:“本来‘仙师李圣’会亲自来保护你的,不过他抓住了新联盟大首领的儿子,捅了马蜂窝,新联盟派出十多个顶尖高手对付他,所以他才没办法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