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再会

    更新时间:2017-04-04 15:39:37本章字数:6466字

    时间在紧张有序的学习炼丹术的过程中度过了,一晃就过去了一个月。清早起床,先是去花地浇水、施肥,接下来就是一个全新的任务,就是给前来交换的宠兽们支付薪水。

    我坐在木墩上,所有的宠兽一个挨着一个排着一条长长的队伍,有小犬狼和隼儿两只高级宠兽在一旁看着,队伍井然有序,没有一只宠兽敢打乱队伍的秩序,就连这群队伍中,最厉害的一只四级的黑熊宠也乖乖的排在队尾。

    当然刚开始的时候,它并不是如此老实的,只不过在小犬狼和隼儿亲密配合的一番蹂躏下,当它耳朵脖子上都涂满了小犬狼的口水的时候,它才知道自己不是最强的,所以就变的老实了。

    我扫了一眼整只队伍,和昨天相比队伍长了一些,有两只从未见过的海狸也排在队伍中,还有一只火红的狐狸,和一只脏兮兮的土狗,另外还有一只手臂粗细的大花蟒有些不安分的在队伍中吐着蛇信。

    排在第一位的是我的长期合作伙伴,那只提供了花粉给我炼“花蜂丹”的蜂后,它用来交换的是难得的蜂皇浆。

    蜂皇浆是非常好的东西,含有大量的蛋白质、氨基酸,二十多种游离脂肪酸,丰富的维生素和微量元素。

    一般来说蜂皇浆最精华的部分都用来喂幼虫的,剩下的都是最粗糙的部分。不过蜂后给我送来的蜂皇浆却是原汁原味,精华都在里面。因为现在它们这群聪明的小精灵已经习惯用融化后的金丹蜂蜜来喂食幼虫了。

    蜂后和一群自己的臣民带着奖品高高兴兴的飞走了,第二个的是我救下来的兔宠,这个机灵的小家伙总能在别人发现不到的地方给我找来一些百年人参和灵芝之类的好东西,当然我也不会薄待它,它吃的金丹恐怕是所有宠兽中最多的了,现在它的级别已经上升到了二级中品,有了不小的攻击力。

    这次给我送来的是颇有些年头的茯苓,这也是炼丹中常要用的,它送来的茯苓一定比我自己种在花地里的要强多了。

    第三位的黑猩猩宠“吱吱”尖叫着将十几片树叶扔到我面前,满脸期望的看着我。

    我愕然道:“你也太离谱了,拿两片树叶就敢来骗我辛苦炼出来的金丹,没你的份,站到一边去,下一个!”

    黑猩猩宠愤怒的翻着结实的厚嘴唇冲到我身前,指手画脚的叫着。

    我刚想让小犬狼把他赶到一边去,婆婆的声音忽然传来:“那是千年柏叶,并非一般树叶,给它金丹吧。”

    来这里的宠兽基本上都是冲着我的金丹来的,刚开始的时候,它们都是被我和婆婆炼丹的香气吸引过来的,有的宠兽妄图从我们手中将丹抢走,有的宠兽则是偷偷摸摸的想要偷两粒。

    不过事实证明它们都没有这个能力,后来在我的“感化”下都用一些稀罕的药材来和我交换。随着时间的推移,结果我和婆婆的名声越来越大,所以我们的规模也越来越大,每天都会有新的宠兽从森林中别的地方赶来和我们交换。

    越是高级的丹,所需的药材也越是稀罕珍贵,炼丹的成功率也越低,而且炼出的丹的总量也少。并不适合与这么多宠兽进行交换。

    最后婆婆决定让我炼制金丹和它们交换药材,金丹所需药材不多,而且大多都不是那么奇缺,并且不但成功率可以说是百分百,成丹的总量也很多,随着我炼制金丹越来越熟练,水平越来越高,金丹也由最初的一炉一百三十多粒,增长为三百二十多粒。

    而且我炼制的金丹中饱含了我体内大量的植物系暗能量,对它们大有裨益,这点在小胖和两只金鲤宠身上也得到了充分的印证,是帮助它们升级的灵丹妙药。所以广受森林中野生宠兽的欢迎。

    我拿出粒金丹抛给黑猩猩宠,它却并不满足只换回一粒金丹,伸出一只手向我索要更多的,同时跳着脚尖叫着。

    婆婆道:“再给它一粒金丹吧,千年柏叶也是十分难得之物,它给我们送来这么多柏叶,正好可以让你用来炼制三转丹。”

    我依言又多给了黑猩猩宠兽一粒金丹,黑猩猩一把将两粒金丹都塞到嘴中,乐的四肢并用的跑进森林中,生怕被别的宠兽抢了似的匆匆向远处跑去。

    我转头看着婆婆欣然道:“婆婆你今天要教我炼制三转丹了吗?”

    婆婆道:“还不到时候,你虽然已经成功炼制了两转丹,但是积累的火候还不到,你的内丹也只刚刚突破一转,想要炼三转丹,你得多炼几次两转丹,积累足够的丹气养你的内丹,等你内丹的火候达到两转的时候,婆婆就可以教你炼三转丹了。”

    我失望的叹了一声,接着和宠兽们交换药材。自从有了这些宠兽上门送药材,我和婆婆就省下很多在莽莽林海中寻找一两罕见灵药的时间,这段时间婆婆通常都用来教给我她的炼丹经验。

    一只仙鹤宠兽给我送来了玉露花,一只梅花鹿宠给我叼来一支几乎完整的幼小的赤叶松,正好可以栽在花地中,供长久之用。

    陆陆续续的队伍越来越短,得到金丹的宠兽都四散离开了,轮到两只海狸宠时,其中一只飞快的的将一大块成色很好的云母捧到我的脚下,另一只则怯生生的躲在它身后。两只新来的小家伙显然对我还有一定的戒备之心。

    我笑了笑,拿出两只放在手中递给两个小家伙,两只海狸宠胆怯的看了我一眼,匆匆跑上来将金丹舔进嘴中,飞快的朝着北面的森林跑去,望着两只小家伙,我心中忽然想,北面森林深处一定有处灵气充沛的河流,否则也不会孕育出宠兽。

    队伍逐渐减少,瓶中的金丹也没剩几粒了,今天我要再炼一炉金丹,否则可就没有能令宠兽们满意的东西用来交换药材了。

    这些宠兽都是大自然的宠儿,普通动物能够进化为宠兽是非常艰难的,但是幸运能够进化为宠兽的动物都有相当的智慧,而且本性使然,它们能够找到很多很难发现的灵草奇芝。

    大花蟒体长至少有十几米,全身粗的地方犹若只能环抱的大树,扁平的三角脑袋,眼睛向外放着冰冷的眼神,这是一只四级中品宠兽,算的上是个狠角色,这一个月我所见过的宠兽中,就属这只大花蟒战斗值最高,但是它却聪明的遵守着我定下的规则。

    一只厚实的羚羊角放在我的脚下,这只羚羊角长约一米,大概是某只死在它口中的羚羊唯一留在这个世上的东西了。

    我拿在手中,从其颜色和质地来推测,这只羚羊大概存活了不下五十年,而且这只羚羊角散发着一股淡淡的怪味儿。

    大花蟒宠兽在我观察羚羊角的时候不断的吞吐着蛇信,幽幽的绿光紧紧的盯着我,一副若不能让它满意就暴起伤人的样子。小犬狼和隼儿也感觉到大花蟒宠的威胁,一上一下的盯着它。

    我拿出一粒金丹就要给大花蟒宠打发走,婆婆忽然走了过来,从我手中拿过羚羊角,凑在鼻子前嗅了嗅,惊呼道:“麝香?麝鹿已经消失了几百年了,难道它还能找到一只麝鹿角。这可真是珍贵。”

    我看到丹婆婆惊讶的抬起头来仔细的看了一眼横在我面前的大花蟒宠,道:“看你这么长的身体,一定是蜕过上百次的蛇皮了,也许你是在几百年前吃下了这只麝鹿。”

    我讶然道:“这只宠兽有几百年了吗?”

    婆婆点了点头道:“它与别的宠兽不同,它是存活的太久而慢慢进化为宠兽的,不是天生的,蛇类存活的时间通常都比较长,只要没遇见天敌就能够一直存活下来,我曾经就遇到过两条像它这样的蟒蛇因为天长日久逐渐进化为宠兽的。以它这么大体型来看,一两粒金丹根本起不到作用,你把剩下的几粒都给它吧。”

    我指着最后一只宠兽,那只憨头憨脑的黑熊宠道:“还要给它留两粒金丹吧。”

    婆婆道:“那就扣下两粒,其它的都给这只大蟒吧。”

    我倒出瓶中所剩无几的金丹,数了数正好十粒,我将其中八粒弹进大花蟒宠的嘴中,大花蟒宠作了一个吞咽的动作,冷漠的游走了。

    大黑熊宠似乎很怕那只大花蟒宠,大花蟒宠一走,它立刻活跃起来,“哼哧哼哧”的跑到我身边,将一直紧紧夹在它胳肢窝里的东西扔到我怀中。

    在我怀中的是一个很像人参的东西,白白嫩嫩,还沾着很多土,看来是刚从地下挖出来不久。这个东西我到没见过,婆婆瞥了一眼道:“九节参,是人参的一种,不过比百年人参还稀罕,把剩下的两粒金丹都给它吧。”

    婆婆虽然口中说九节参很稀罕,但从头到尾也只看了一眼,她现在全副精神都放在了那根麝鹿角身上。

    我答应了一声,将两粒金丹递给黑熊宠,大块头看着我手中的金丹吞了口唾沫,却出奇的没有拿走,眼光游离到身边的一个小瓶子上,目光中尽是垂涎欲滴的神色。

    我微微一愣,顺着它的目光看去,刚好看到我身边用来盛放“蜂皇浆”的那个瓶子,我顿时恍然大悟,我打开瓶子,顿时一股让人牙痒的酸酸甜甜的气味飘了出来。

    黑熊宠立即露出一副痴呆的陶醉模样,大脑袋使劲向前凑,几乎要挤到我怀中,口水不断的滴下来,哪还有一点森林霸主的模样。我忍俊不禁的拍了拍它的脑袋,大块头立即知趣的张开血盆大口,我将瓶中的蜂皇浆都倒在它猩红的大舌头上。

    黑熊宠似极为享受的闭着眼睛,不断吧唧着嘴巴,又将瓶口剩的一点蜂皇浆给添了干净,这才恋恋不舍的离开了。

    所有的宠兽在中午之前都走的一个不剩,在我身后留下了一堆稀罕的东西,我将其中的东西分分类,分门别类的收藏起来,将赤叶松等几株娇贵的植物小心翼翼的种在了花地中。

    等到一切弄完后,我才看见婆婆已经将偌大的一个麝鹿角截下了其中一块,并将那一小截麝鹿角切成一片片磨成粉状。

    婆婆瞥见我在一旁观看,道:“麝鹿角最大的功用就是驱除蚊虫。在五转丹中有一种名为‘解毒丹’的丹药,这种丹在所有五转丹中是最容易炼制成功的,而且这种丹,只要每天早晚各服一粒,连服一个月,‘解毒丹’的药性就会完全溶解在人的血液中,这个人一辈子就会被怕毒药,而且毒虫等物嗅到他身上的气味也会敬而远之。”

    我吃惊的道:“这种丹竟有这种功用,真是奇妙,尤其是连服一个月后,体内就会生出抗毒的功能,实在太神奇了。”

    婆婆淡淡笑道:“这种丹最重要的主要就是‘麝鹿角’,可惜麝鹿已经绝技数百年了,没想到今天还能侥幸得到这么大一块麝鹿角。二转丹中也有一个配方是以麝鹿角为主要的丹,但是效用却截然不同,丹名为‘天香丹’,这种丹主要是女孩子服用,不但能够改善女孩子们的皮肤,还能使女孩子们身上散发出一股淡淡的迷人香味儿。”

    明天你再和那只蜂后交涉一下,让它给你采取更多的“百花粉”来,正好可以用来炼制一炉二转丹。虽然是二转丹,但是难度却不下于三转丹,你只要将“天香丹”炼制好,内丹也差不多能够突破一转的界限进入二转,婆婆就可以传你三转丹了。

    这段时间,前来用药材交换金丹的宠兽是越来越多了,因此两间小木屋中积累了大量的各类药材,这些药材足够我和婆婆炼制好多炉丹了。

    不过我也打算再盖一间小木屋专门用来盛放药材,眼看我的木屋中连下脚的地方也没有了。在获得婆婆的允许下,我又花了两天时间在我们两间小木屋的后面盖了一间更大的木屋,还打制了很多木架,分门别类的存放着不同药性的药材。

    日子就这么一天天的过去了,转眼间,树叶由青嫩的绿色变成了淡淡的橙黄色,天气转凉,萧瑟的秋风游荡在森林中,眼看着“迷晨森林”就要迎来了今年的第一场雪。

    在这三个月中,婆婆成功的炼出了“解毒丹”,炼丹术升到五转的境界,内丹术也上升到四转。而我也在婆婆的悉心教导下炼制出了“天香丹”,“神力丹”,“止血丹”,“蚁毒丹”四种二转丹。

    一般来说,内丹总比外丹要差一等,原因是内丹的修炼很多时候都要靠吸收炼制外丹时散发的丹气。不过奇怪的是我的内丹术和的外丹术同时上升到二转的境界。婆婆说这也许是因为我是新人类的特殊原因,毕竟在我出生的一刻起,体内就有一股天生的暗能量,这与古人类是不同的。

    虽然我和婆婆在三个月中马不停蹄的炼丹,但由于前来的宠兽实在来的太多了,我不得不又加盖了一间药材储存屋,现在我们已经有了两间药材储存屋。

    每天和“迷晨森林”的宠兽打交道,我才知道它们是多么聪明、数目多么庞大,也觉察到这座古老的原始大森林中究竟蕴藏了多少罕见的宝贝。

    宠兽们来的多了就懂得和我讨价还价了,也由于我炼制的丹的种类越来越多,级别也变高了,它们会懂得向我索要更高级的丹。

    婆婆经常赞我,说沾了我的光,若是换成以前,她一个人炼丹的时候,光是到处寻找丹药配方上的罕见草药就花费她一半还要多的时间,而现在则只用专心炼丹就好,药草的供给源源不断,而且都是一些平常难以见到的好东西。

    婆婆还自创出一种四转的“蛇涎丹”,蛇涎丹主要材料就是那只经常来交换金丹的大花蟒宠,这只蛇类宠兽级别很高,存在时间又长久,已经蛇毒融入到了蛇涎中,婆婆收集了一些蛇涎,然后又配上多种毒草,还有一些蜈蚣、蛤蟆的毒,炼制成了“蛇涎丹”。“蛇涎丹”的毒性很强,但却并非只是强烈的毒药那么简单,婆婆告诉我,“蛇涎丹”对蛇类宠兽有奇效,只要级别没有达到四级以上的,吃了“蛇涎丹”后,都能在短时间内快速升级。不过对其它类的宠兽就没有这种非常的好效果了。

    而我也根据婆婆的“蛇涎丹”引发了我的创造性思维炼制出了“蚁毒丹”,顾名思义,这种丹的主要原料就是蚁毒。

    不过蚂蚁的体积很小,所以蚁毒非常难得,不过好在有一只蚁后经常来和我作交易,所以在它的帮助下,我成功的得到了大约十升左右的蚁毒,足足炼制出了三炉“蚁毒丹”。

    那只蚁后可是一只了不得的蚁类宠兽,它拥有的蚁类子民是以百万来计数的,在海狸宠居住的河边有两里地的地方,有一片通向沼泽的森林,森林的深部有个小山谷,蚁后居住的巢穴裸露在地面的部分足有我和婆婆居住的木屋的四倍大,而在地下的部分能深入到地下二十米的地方。

    这只蚁后还统治方圆百里的其它地区的不同种类的蚁后,有白蚁,火蚁和大黑蚂蚁,它是森林中最威风的霸者,再强大的宠兽也敢轻易招惹它。

    当然自从它开始来和我进行交易后,就一直成为我最大的客户,它则用大量的蚁酸、蚁毒和我进行交换。

    “蚁毒丹”对蚂蚁类宠兽也有有类似“蛇涎丹”的功用,但是它最大的功用是用来治疗人类所患的风湿病,长期服用不但能够根治风湿病,还可以对类似风湿的毛病产生免疫作用。

    不过“蚁毒丹”也是有副作用的,该丹有微弱的毒性,对人的身体并不会造成什么危害,但是刚开始服用的时候,服用之人会感到周身疼痛难忍,且皮肤上会生出许多红色的麻疹,当丹的药性消失时,这些副作用也就马上消失了。

    这天,婆婆将我叫到身前道:“兰虎,我们带来的盐和其它的一些调味品都已经用完了,需要去‘黄土城’采购一些带回来。你此去一定要小心,买了所需的生活用品就立即回来,万万不可在外耽搁,这里有一袋金币,足够你买下够我们半年所需的生活用品。”

    我在森林中一晃就待了将近半年,此刻听到要出去,微微一愣才回过神来,心中想到可以在“黄土城”打听一下新联盟和宠兽学校的情况,不由得生出喜悦之心来。我道:“马上就走吗?”

    婆婆道:“这到不用太急,你再走之前再炼出一炉金丹来,否则那些前来和你交换金丹的宠兽会非常失望的。”

    “啊,是了,过几天恐怕那只穿山甲宠兽也会来拿它之前就要的‘蚁毒丹’了。它上次送来的火莲可是十分难得呢。”我忽然记起了此事,惊道。

    那只穿山甲宠兽是一只两级上品的宠兽,最喜食蚂蚁,蚁毒是它最为解馋的食物,上次送来了一朵只生长在火山内部的火莲,指名要蚁后送来的蚁毒,后来我给了它一些“蚁毒丹”,从此它就上瘾了,隔三差五的总会来上一次,带些东西来和我交换“蚁毒丹”。

    又过去了五天,当我把所有事情都安排妥当后,简单的带上一些干粮就上路了,此刻“迷晨森林”的第一场雪也终于赶来了,我身上裹着熊皮做的衣服,在茫茫白雪中穿行。

    一声清亮的鸣叫在白茫茫的天空中传的格外园,地面上两道黑影在快速的奔行着,身后留下一连串的脚印,不多会儿就被新的皑皑白雪所覆盖了。

    以我现在的速度奔出“迷晨森林”至少需要四天的时间,出了森林到达“黄土城”也至少是两天的时间,再在“黄土城”待上两到三天,这一来一回就需要半个月。

    何况回来的时候,我还要带上很日用品,我的速度就会慢很多,我在心中慢慢的盘算着,到不如趁着如此大雪,作一个雪橇,那就少花很多时间。

    小犬狼的腿伤已经愈合了八成,最后的两成是最困难的,因为是先天的病,所以十分难根治,连婆婆也暂时没有办法,除非她能炼制六转丹,那时就有了彻底治愈小犬狼的把握了。

    第二天我停在一个树林中,着手制作雪橇,小犬狼抓住了一只雪天出来觅食的半大野猪,小犬狼将那只倒霉的野猪开膛破肚,新鲜的热血融化了野猪身下的雪层,小犬狼和隼儿大快朵颐着。

    两只宠兽现在已经很少需要肉食了,不过小犬狼还没能发育完全,所以不时的还得吃顿肉食。

    就在我着手制作雪橇的时候,一大一小两团黑影正从树林的另一侧高速掠来。

    小犬狼警觉的放弃进食,阻挡住两人的去路。

    只听到有人“咦”了一声,小犬狼竟被来人发出的气劲给震的倒飞出去。

    我大惊下,连忙放掉手中的半成品雪橇,站起来向来人望去。

    “啊,是你?”我惊叹道。

    几个月前在桃花源有个一面之缘的那个小姑娘也满脸惊讶的望着我说出了同样的一番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