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对手

    更新时间:2017-04-21 20:56:01本章字数:2055字

    “黄土城”内西南方靠近中心的位置,一片火光冲天,城中仅剩的一些城防队员都用来救火了。因为失火的是原来的政府大厅,现在是白天那群恶汉们的临时指挥所。

    我和王子牛趴伏在不远处居民区的一间房屋上,王子牛不动声色的低声数着成方队员的人数。纵火我还是第一次,而且是纵这么大的火,据王子牛说政府大厅的面积大概有两万多平米,我和他分别在十处地方纵了火,虽然刚刚下个雪,却仍然无法阻止借了风势的大火的蔓延。

    我紧张的道:“他们不会怀疑是我们做的吧?”

    王子牛嘿嘿笑道:“这里本来就天气干燥,风又大,加上战争混乱,着一两场火有什么打紧的,即使猜到是我们也不怕,他们肯定会猜测我们放了这场火是为了吸引他们的注意力,趁机去救人,所以他们就会派人去看被他们抓住的人是否还在,正好给我们带路了。”

    我质疑道:“就算我们知道人被关在什么地方,可是由于他们加强了警卫,我还是很难救出人来。”

    王子牛斜睨了我一眼,不慌不忙的道:“我有说马上就将人救出来吗?”

    我被他噎的说不出话来,正要反驳他,不去救人要去干吗。

    王子牛忽然精神一振,压低声音道:“快看。”

    我顺着他的目光看见陈舍仁正在火场旁边对两个心腹模样的黑衣人一脸严肃的说着什么。王子牛在我耳边道:“他们肯定会猜测这场火是否是我们放的,因此他会带人在全城搜查我俩,等到他们一无所获的时候,也就差不多快到天明了,那个时候是人最疲惫的时候,因为没有搜查到我们也在精神上大为松懈,我们就在这个时候突然出现救人,这样做,成功率高达百分之八十。”

    片刻后,两人匆匆离开火场,向着城镇的北方行去了。

    王子牛道:“快走,就是他们俩。”

    王子牛飞身跃下,在黑暗的小巷中远远的跟着两个黑衣人,我也随后跟了上去,我压低声音道:“你怎么确定他们两人就是去查看你那被抓住的朋友的呢?”

    他充满骄傲的道:“我可是受过特殊训练的精英侦察兵,观察和推理是我的强项,”忽然他语气一转,笑道:“嘿嘿,其实这两个人我以前见过的,是陈舍仁的忠实心腹,很多秘密的事都是他们两人在做。我那个朋友的身份是很特殊的,所以他不敢怠慢了,更不会派普通人去做这件事。”

    我点了点头,不过脑子马上冒出另一个念头,道:“要是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他们真的不是去查看你那个朋友的话,我们该怎么办?”

    他哼了一声,眼中闪过一道寒光,道:“那就抓住他们,逼问我那个朋友的下落。他们俩虽然还算是修为不错,不过有你帮我,擒住他们两人是轻而易举的事情。”

    我不得不承认这个胆大包天的家伙,心思却极为细腻,把能够发生到的事情都已经想到了。

    黑暗中,我们在落满积雪的道路上迅捷的奔跑着,只发出很轻微的声音,两个黑衣人脚程很快,我们俩紧紧的追蹑在他们身后。

    不多久,两黑衣人进了“黄土城”最高的建筑中,这座建筑物的前身是“黄土城”中最高级的星级宾馆,十五层高,还有两层地下室。此刻星级宾馆的四周却分头把守着很多看起来很凶悍的守卫。

    两黑衣人和一个守卫的大汉低声说了几句,大汉将两人放了进去。

    我和王子牛隐藏在外面房屋的阴影中,我道:“王子,下面我们该怎么做?”

    他沉吟了一下,轻描淡写的道:“闯进去救人。”

    “啊?”我吓了一跳,“不是说等到黎明时分,他们搜查我们累的筋疲力尽的时候再出手救人的吗。”

    王子牛没好气的道:“作人不要那么固执好吗,要懂得随机应变才是一个好的侦察兵,再说你看他们这个阵势,分明里面是个大人物,不论我们能不能找到我们要救的人,我们都可以将那个大人物抓住,逼陈老贼交换人质。”

    我无奈的道:“王子,你的建议确实不错,但是你看看这些守护在外面的守卫,哪一个是好惹的,而且武器装备精良,看起来就是军队中的人,别说我们是不是能抓住那个大人物,就是眼前这一关,我们也不易闯过呢。”

    王子牛道:“你是不是男子汉大丈夫,做事婆婆妈妈,能人所不能,才是大丈夫所为。什么事都要衡量得失,天下将无一事可为。”

    我气道:“我有说过不去救人吗,只不过眼前的情况很复杂,一不小心就会打草惊蛇,别说救人还是抓人了,就是我们自己恐怕都很危险,你到告诉我,我们该怎么才能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到大厦里面。”

    王子牛泰然自若道:“你难道没想过自己是会飞的吗!寻找到一个守卫看不到的死角位置,你带着我飞上去不就行了吗。”

    “飞上去,似乎到是可行。”我道。

    “跟我来,这些守卫会不定时的交换自己的岗位,我们要趁着他们换岗的空隙,飞上去。”王子牛到真的是个出色的侦察兵,对情况有敏锐的观察力和判断力。

    跟着他,我们来到了大厦右边一个黑暗的角落中潜伏下来,静静等待大厦右边守卫换岗的时间,不一会儿,果如他所料,一队五人从大厦中走出,和外面的守卫进行换岗。

    “就是这个时候。”王子牛突然朝不远处广场花坛后扔了一个石子,在寂静的深夜中,发出清脆的响声。

    当两队正在交换的守卫斥骂着向着声音发出的地方跑去,我抱着王子牛忽地一下腾起向着上空飞去,朝着早已发现到的一个打开的窗户钻了进去。当我们安全进入大厦中的时候,那两队守卫一无所获的骂骂咧咧的走了回来。

    王子牛得意的拍拍我道:“把你的翅膀收起来,咱们去找那个大人物。”

    我道:“咱们往上走,还是往下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