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丹心

    更新时间:2017-04-21 20:59:47本章字数:6442字

    颜烈与琪琪旁若无人的交谈着,忽然颜烈皱了皱眉头,语气却轻松了学多的道:“不是,那个还不能算是丹心,顶多是高压缩的丹气罢了,丹心哪有这么容易炼出的,不过区区二转内丹的水平就能修炼出这种密集程度的丹气实在让人吃惊。”

    琪琪嘟了嘟嘴道:“原来不是丹心,哼,遗民怎么会有我们神民优秀。”

    颜烈笑了笑没说话,神态中透露出同意她的话的神色。

    两人的交谈并没有蓄意放低声音,所以我一丝一毫都没有落下的听到耳中,虽然不知道他们口中说的丹心是指什么,但是颜烈一口就道出我修炼的内丹的虚实,仍令我十分吃惊。

    不过我对他们说的丹心也十分好奇,如果不是有独孤奇虎视眈眈的盯着我,释放出惊人的能量场将我锁定,我肯定会向颜烈请教一下,何谓丹心,听他们的意思,丹心似乎和丹气是有某种关系的。

    凶芒在独孤奇的双眸中愈来愈盛,我能够感应到他的杀气如同森森的冷风一样从我身上刮过,我心中一颤,知道他是打定主意要杀了我。我心头不禁生出了一丝慌乱,更想知道丹气究竟有什么作用。

    独孤奇眼中突然闪过一抹厉色,蝎钩再次向我砸来,这一击势若雷霆,显然这一击灌注了独孤奇几乎全部的暗能量,就是我暗能量未失,应付他这一招也得小心翼翼,何况是现在。

    蝎钩未至,但是剧烈的劲风产生的压力已令我感到难以呼吸,独孤奇强大的能量场将我包裹在其中,从四面八方不断产生着压力挤压着我,我感到自己的感官功能都在渐渐消失。

    整个世界似乎都失去了颜色,接着没有了声音,最后只剩下我体内的一颗心脏在有力的跳动着,不受丝毫影响,这一定是所谓的丹心所产生的作用吧。

    我心中不禁悲哀的想着,即便心脏跳动的再有力,倘若我的生命消失了,它又岂能独存,所谓的丹心千不该万不该,不该在这种危机的关头吸取了我的所有暗能量形成丹心。

    一丝丝的丹气如同云雾般从心脏部位分离出来,游走到身体其他的位置。

    两声女孩的尖叫忽然传到我的耳中,我看见站在我正面不远处的琪琪一脸惊骇与恐惧的看着我,我心中自嘲了一下,暗忖这个刁蛮的丫头难道也会因为我的死亡而感到悲伤吗?

    我心中蓦地一震,我能听到声音了!那代表了什么?我已经从独孤奇这惊天动地的一招的压力中恢复了正常。我心中大喜,但是独孤奇的蝎钩已经来到我面前,想要躲避或者抵挡已经来不及了!

    我闭上眼睛等待死亡。

    死亡没有如期降临,只有一声清脆悠扬的声音在耳边回响。

    是谁救了我?我睁开眼来,为我挡住独孤奇这一击的是一个翡翠葫芦鼎,我心中一惊,望向颜烈。

    我怎么也没想到他会出手救我,他难道不是独孤奇的朋友吗?

    独孤奇也一脸震怒的望着颜烈,却强压着心中的怒火,沉着脸望着他道:“颜兄这是什么意思,我和他是私人恩怨,还用不着别人来插手吧。”

    风柔脸色苍白的几步走上来,胸脯快速的起伏着显示出他心中的紧张,紧紧的靠着我,眼神中透着坚定。刚才的变化一定把她吓着了。

    王子牛在我耳边小声嘀咕道:“独孤奇似乎对那个人十分忌惮,你和他什么关系,他竟然敢在独孤奇的手中救你,来头一定不小。要不趁着他们内讧,我们还是先走吧。”

    我苦笑道:“我暗能量全失,你觉得我们能逃到哪去?”

    “啊?”他惊骇的看着我,眼中充满了不相信。

    风柔也着急的道:“你的暗能量怎么会消失的,刚刚你不还……”

    我伸出了一只手,不知在什么时候,合体竟然在没有我的命令下自动解除了,现在的我身体只是一个普通人类。我再一次苦笑道:“就在刚才,我的暗能量突然发生了变化,好像转化成什么丹气了。”

    我暗中吩咐小虎扫描丹气,连它也研究不出丹气究竟是什么属性的暗能量。

    颜烈招了招手,将它的翡翠葫芦鼎给收回,洒然一笑道:“我与独孤兄本来是合作关系,各取所需,我也不便在独孤兄的地盘上插手你们的私事,不过兰虎是我早已在日前邀请参加祭祀大典的贵客,若是让他死在这里,我却不好向族里交代。不若独孤兄卖我一个面子,放他一马如何。”

    独孤奇凶光四射的盯着颜烈,似乎在猜测他说的话有几成真,几成假。

    颜烈又道:“难道独孤兄以为我拿话诳你吗?”

    独孤奇嘴角倏地抽搐了几下,缓缓道:“此人与我乃生死仇敌,又闯入我的地盘救人,如果只是颜兄的一句话,我就不得不放人,我独孤奇的脸面又该找谁来要?”

    “喂,你这人怎么这么不识好歹,我颜烈哥哥说了不会诳你,就是不会诳你,就你那三脚猫功夫,我颜烈哥哥是给你面子才和你好说,不然!”琪琪忽然在一旁鼓着腮帮子帮腔道。

    我从未有一刻会觉得她是这么的可爱。

    “不然怎样?”独孤奇让一个女孩毫不留面子的骂了一通,心中顿时大为恼火的转头盯着她道。

    琪琪被他狰狞的目光一盯,顿时气势弱了下来,躲到颜烈身后,支支吾吾的被独孤奇的凶态吓的说不出话来。

    颜烈眉头拧了一下,神态不愉的道:“独孤兄何必与小孩子一般见识,颜某也并非你的属下,要看你的脸色做人,所以也不会那话诳你,这人是我桃花源的客人,你若执意在今天杀他,我会非常为难。”

    独孤奇目光凶狠的在我脸上扫了几眼道:“今天就卖颜兄一个面子,但是仅此一次,下不为例。他日若再让我遇到他,颜兄切莫再作阻拦了。”

    王子牛松了一口气,将脸上吓出的冷汗擦去,道:“咱们还是快走吧。”

    我盯了独孤奇一眼,心中暗道不报今日受辱之仇,实非大丈夫所为。我又向颜烈谢道:“今日蒙颜烈兄相助,多谢了,祭祀大典之日,我定会再谢颜烈兄。”

    颜烈走到身边淡然笑道:“你既能炼出丹心,就属我桃花源之人,你只是初得丹心,还未能掌握其中精髓,若能掌握其中蕴含的力量,比你往日暗能量绝不逊色。”

    我打心底的向颜烈表示感谢后,就要和风柔、王子牛两人走出大厦。独孤奇已经恢复了常态,对颜烈兄妹干扰了他的好事,似乎没有丝毫的不快,就好像一切都没有发生过般。

    他神态优容的坐在餐桌前,举起盛满鲜红液体的酒杯向我遥敬了一下,淡然笑道:“小师弟,你要好好修炼了,倘若下次我见到你时,仍没有突破,师兄也不会再有留手了。自己多保重吧,我会让外面的人不要为难你。”

    看到他宛若无事一般向我说着一些客气却充满杀意的话,我蓦地一颤,仅仅半年不见,独孤奇已经由当年的威严的师兄转变为心机深沉的一个争霸天下的人物。

    我心中没来由的一寒,如果我不死,他也许将成为我平生最大劲敌。

    站在电梯中,王子牛倏地吐出一口气,看着我,眼中透露出巨大的恐惧,“新联盟有他这样的上位者存在,一定逐渐壮大。”

    我这才发觉,经历过各种危险情况而面五惧色的王子牛在刚刚的地下室的简短时间内,因为独孤奇的表现出来的威势、力量、心机而在脑海中烙下了深刻的恐惧烙印。

    我转头向风柔望去,出乎我意料的,心思单纯的她反而比王子牛表现出更好的心里承受能力。

    我忽然向王子牛道:“王子,你既然是她哥哥,为什么你俩的姓氏不同,且一个是古人类,一个是新人类。”

    王子牛惊讶的看着我道:“在这种时候,你还有心情关心这些无关紧要的细枝末节吗,难道你不知道整个‘黄土城’都布满了独孤奇的人,只要他一句话,我们三人全得死,难道你不害怕?”

    一丝由衷的微笑在我嘴角边扯了出来,我转头向风柔道:“你来告诉我,为什么你们兄妹俩会有这么大的分别?”

    风柔在我的注视下,脸上生出一抹羞红,回答我道:“因为王子哥哥是我认在军队中认的哥哥嘛,你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会想不到呢。”

    风柔的语气中带着几分羞涩,几分女儿家的温柔,几分小女孩般的娇憨语态。

    王子牛在一旁愣愣的望着我们,忽然用手一拍脑门,颓然叹道:“都疯了,你们两个都疯了,难道你们不知道,我们还在敌人的包围中吗?”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便询问起风柔在我离开宠兽学校这么长时间以来发生的事情,校长的情况,邱雷的情况,神鹰城的情况,当然还有我们在神鹰城的宠兽食品的情况。

    风柔没有一点不耐烦的娓娓向我道来。

    说话间,我们便走到了大厦的出口,风柔虽然还没有说完,但是我想知道的一些资讯,已经从她口中知道了八成。

    王子牛深吸了一口气,目光陡然变的犀利起来,看着我们俩道:“一会如果有什么变化,我会挡着,你们俩趁机逃走,往‘迷晨’森林里去,新联盟势力再大,也无法将触角延伸到那里。不用替我报仇,好好过下半辈子。兰虎,你要好好照顾我妹妹,不能辜负了她,我要知道你欺负她,我做鬼也会回来找你的。”

    我愕然道:“你在作临终遗言吗,独孤奇已经答应放过我们了。”

    他讥讽的看着我道:“谁能相信他的话呢,我作侦察兵多年,看人也有一套独特的本领,他一看就是那种属于狼子野心,对敌人心狠手辣,为达目的不择手段的人,他的话怎么能够相信,你看外面站着的那些人,只怕我们一出去就会被人乱枪射杀。我牺牲不要紧,但是你要保护好我妹妹。”

    风柔感动的道:“哥,独孤奇不会在这里杀我们的。”

    “啊?”虽然他惊讶于风柔也和我观点一致,但仍竭力劝她道:“你不要对独孤奇的表面所迷惑,对他存有仁慈的幻想,对他这种人来说,只有利益才能打动他,为了利益他也可以不择手段去打击他的敌人。他虽然表面看起来温文尔雅,但事实上,他是披着人皮的魔鬼。”

    他对独孤奇的评价令我不禁对这个经常自诩的侦察兵表示钦佩,他虽然接触独孤奇时间不长,但仍能穿透表面看到独孤奇的本质,不得不令我对他刮目相看。

    我决定解开他心中的迷惑,道:“你既然是侦察兵,自然看出另外两人在独孤奇心中的重要性,或者说那个为我们解围的男性对独孤奇的重要性。正如你所说,只有利益才能打动独孤奇这种人。

    从他们的话中,我们不难看出,独孤奇正在有求于他,所以独孤奇既然答应了他放过我,至少今天他是不会出手的。”

    王子牛神色几变,最终叹了口气,我能明显的感觉到他紧绷的神经放松下来,露出回忆思考的神色,道:“他说他是‘桃花源’的人,‘桃花源’一直神秘的禁地,数百年来都没听说有谁去过这个地方。他是‘桃花源’的什么人?”

    我把目光转向风柔,从我们进去看到他们四人在用餐的情景,也许她能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到些什么。

    风柔颓然的摇了摇头。

    我淡淡笑了笑,以独孤奇的精明自然不会让风柔得到什么机密,或许今天晚上我们能够闯入地下室,也是他安排的一个局。

    我身上有金丹的事,陈舍仁是知道的,独孤奇知道这点也就不足为奇了,或许他猜到我与“桃花源”有某种关系,所以安排了今天晚上的局,一来是试探我和这个神秘禁地的关系,二来如果有关系,不论是友好关系,还是敌对关系,他都可以卖个面子给颜烈。

    走出大厦,两排目露凶色的大汉如同虎狼般的盯着我们三人。

    陈舍仁阴森的向我笑道:“我原以为兽王只是修为高强,没想到心机也这么厉害,先用计将我们的力量分散,然后引蛇出洞让我的手下带着你们来到这里,真是好心计。”

    王子牛又恢复了神气,嘿嘿冷笑道:“老贼,那是你太蠢,老子随便用了两招就把你使的团团转,看来你的智商也只配做条为人卖命的狗而已。”

    陈舍仁眼眸蓦地一缩,闪现出惊怒之色,沉声道:“你以为我不敢杀你吗,我这里有六十个手下,要杀你们三人只是我的一句话罢了。”

    王子牛哈哈笑道:“我好怕吗,你的主子已经给你发过话了吧,你敢不听你主子的吩咐吗,少在老子面前色厉内荏了,快让开,老子和我妹妹还有我的兰虎兄弟要走了。”

    他似乎在强压着心中的怒火,全身都跳出闪烁的电蛇,但最后仍没有发作出来,脸上抽搐了两下道:“今天就让你离开,下次见面,我一定要将你全身骨头都拆下来。”

    王子牛摆出个毫不在意的神态,挥挥手道:“我可没兴趣听一只狗乱吠,等你有这个能力再说吧。”

    说完打了个哈欠领头从陈舍仁身边走过,陈舍仁气的浑身发抖,却始终没有出手,我暗道独孤奇能有这样忠实执行命令的手下,也是他的福分了。不过陈舍仁就得吃苦了。

    脸上挂着笑容,我和风柔也从容的在敌人的环视下离开。

    一直出了“黄土城”,王子牛神色有点惊慌的道:“咱们快走吧。”

    我和风柔愕然望着他,不懂他刚刚还一副不惧生死的英雄气概,怎么一转脸就变成了贪生怕死之辈。我道:“你刚刚还不是很勇吗?”

    王子牛尴尬的道:“那只是我装出来的,让我在那个老贼面前低声下气,除非让我去死,不过现在出了城,我怕他会越想越气带人追来,我们就玩了,还是早点进入‘迷晨森林’才算安全。”

    我失笑道:“要杀早就杀了,陈舍仁只是个狗腿罢了,他没有胆量敢违背新联盟未来继承者的命令,除非他和你一样不怕死。”

    王子牛尴尬的挠了挠头,看的风柔在一旁抿嘴笑着。

    虽然寒风袭体,脚踩寒冰,但这一刻心中仍暖洋洋的。看着风柔,我忽然有种自己长大了的感觉,有种纯洁的友情在胸中升华,有了丝丝的甜味,能够救出她,我为自己感到自豪。

    先是取出了我藏着的雪橇,然后又花了点时间改装了一下足以坐下三个人,召唤出小犬狼,喂了它吃金丹和神力丹,拉着我们一路向我和婆婆的住处奔驰而去。

    隼儿高高的飞翔在空中,探查敌情,独孤奇虽然没有在当天派人伤害我们,却派出了不少潜行匿迹的高手跟踪在我身后,不用说,他肯定是想通过这些人找到我的最终目的地。

    不过当我们在经过一天进入“迷晨森林”后,情况发生了改变,一来我对这片森林很熟悉,二来有很多长期与我有“贸易”往来的宠兽的帮忙。这些潜行匿迹的高手刚一进入森林就遭到了袭击,各种在外面一生也难以一见的宠兽频繁的出现在他们面前,和他们发生了一次次的冲突,他们甚至连睡觉的时候都提心吊胆的。

    生怕第二天醒来时会发现自己的身体被一群“迷晨森林”所独有的凶悍的食人蚁给啃个精光。

    还有带有奇毒的杀人蜂也给于他们极大困扰,还有不时出现的一只黑熊宠兽,更令他们心惊胆颤,如此三天后,所有追踪者都退出了“迷晨森林”,当然这一切风柔和王子牛并不知情。

    这几天的时间,风柔把半年多外面发生的事情都原原本本的告诉了我,宠兽学校发生的事,我已经在罗兰阿姨和丹婆婆处知道了,就不用风柔再赘述了。

    主要是后来联邦政府两个政党发生内讧,接着发生战争的事。

    战争是发生在风柔和邱雷进入神鹰城不久的事,战争发生了,很快波及全球,新人类也卷入了古人类的争斗,地球再没有一处净土,连神鹰城也无法保持独立。

    战争爆发后,校长又去了神鹰城找风柔和邱雷两人。

    风柔告诉我,据校长说,新联盟早和联邦政府的一个政党有暗地里交易,而和新联盟有关系的这个政党也因为有新联盟相助很快在战斗中获得了主动,占据了优势。

    校长为了打击新联盟于是在罗兰阿姨的牵线下和另一个政党达成了协议,答应帮助他们击退新联盟。于是一场真正的混乱就开始了。

    神鹰城因为也被迫卷入战争而不在安全,校长又将两人从神鹰城接了出来。

    后来古涂叔叔发现了邱雷对机械智能方面的天赋,就邀请他加入了开发战争智能的科研室,待遇非常优厚,重要的是,科研室的设备令邱雷非常心动,在这里他能够一展自己的才华。

    这个时候也因为新人类与古人类的分界再不像以前那么明显的情况下,邱雷于是答应了古涂叔叔的要求留在了军队的科研室中。

    一部分各个新人类学校

    集合起来的年轻富有热血的新人类也加入到军队受训,风柔也是其中一个,她受到的是侦察兵的专业训练,王子牛就是她们那一批的教官,两人因为兴趣相投结为异性兄妹。

    后来风柔知道我进入了“迷晨森林”,又恰恰在“黄土城”有任务,她就自告奋勇的前来此地,可惜被陈舍仁抓住,然后就有了这几天发生的事。

    这一切听起来曲折离奇,但是我知道她吃不了少苦头。

    我问道:“风柔,你和王子牛不用回军队吗?”

    风柔望着我,显然是很不想离开,但是她作为军队的一员,要服从上级的指令,即便现在不走,也拖不了几天。

    王子牛叹气道:“我知道你不想离开这小子身边,但是他现在暗能量全失,只剩下两只宠兽,他根本无法保护你啊。”

    “哥!”风柔抗议的道,“那个‘桃花源’的人不是说了吗,只要掌握了丹心的力量,会比暗能量更强。”

    我苦笑了一下没有说话,颜烈的话确实给于了我希望,但是这几天来,我每天都试着想要解开丹心的秘密,但是丹心没有丝毫能量

    波动。但是我却比以前更加不惧寒冷。

    王子牛的话说的很实在,在如今纷乱的世界中,只有拥有力量的人才能保护自己和他人不受伤害,但是无疑他的话也伤到了我的自尊,所以风柔才有些不乐意的向他抗议。

    王子牛歉然的望了我一眼道:“对不起,但是我不得不对你们负责。相比我们古人类修炼几十年才能拥有非凡的能量相比,你们新人类一生下来就能够拥有不凡的暗能量,天资好的新人类修炼十年就能抵得上古人类修炼数十年。这已经是得天独厚了,现在让我相信所谓的丹心的力量比暗能量还要强,我又怎么可能相信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