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枯燥的放假日

    更新时间:2017-04-21 21:01:01本章字数:6938字

    古亚洲大陆宠兽学校后面的野山坡上,一个清朗的少年正竭尽目力的眺望着天空,单手捏着指诀由另一手握着横在胸前。

    碧蓝的天空,晚风吹拂着天边的一抹红霞,此刻正是夏季,山风尤显得珍贵,带来阵阵凉爽,吹着少年的衣衫猎猎作响。

    少年站在绿草如茵的坡顶,忽然身体打颤,双腿一软,颓然倒地,坐在草丛中,胸口剧烈的起伏着,似乎刚跑了十几里路那么远的距离令他筋疲力尽,无以为继。

    这个脸上刻着刚毅的线条,带有少许可爱笑容的少年正是兰虎。

    我重重的喘了两口气,自然的仰面躺在茸茸绿草之中,惬意的仰望天空,一个黑点在他头顶数百米的高空上盘旋着,不时的一声清脆的鸣叫,传至地面时已经微不可闻。

    我望着在天空游弋的隼儿,视线随着它而移动。

    这里是野山坡离学校只有两里路,在学校的保护范围之中。野山坡丘陵山坡连绵数十里,多草地溪流,树林稀疏的分布在河流边。

    透明清澈的河流如一道洁白的丝带将山坡分为两半,岸边长满水草,两旁植被茂盛,河流中溪水潺潺,有鱼儿水中游动。

    河边的树林带中多野兔、狐狸、刺猬等小型的哺乳动物,偶尔在这里猎一两只小动物,也为狼儿和隼儿打打牙祭。

    夏季正是各种野外山花盛开的季节,绿色的草地上点缀着星星点点的红的、粉的、白的等各种颜色的花朵,给绿色地毯凭添了几分华贵之气,笼罩在草地上方的花香诱的蜻蜓、蝴蝶和蜜蜂翩翩飞舞,不舍离去,衬的这一片草地美轮美奂。

    我把手指并成哨形伸在嘴中发出响亮的呼哨声向着遥远的上空传去。

    空中的小黑点倏地向下飞来,小黑点逐渐变大,使人渐渐可窥它的全貌。

    隼儿的体型比起之前又大了一些,蓝灰色羽翼衬托的它更加凶猛,双翅张开如滑翔机一样乘着天空中的气流俯冲下来。

    等到临近时,两道强风从隼儿的双翅下扇出,吹的草地上的蒲公英漫天飞舞,花儿的香味儿也随着强风打着转儿的向我身边涌来。特殊的山花香味儿令的疲惫的我也精神为之一振。

    隼儿炯炯有神的眼睛盯着我,歪着脑袋打量着我,缩在身侧的翎翅伸出打了我一下,似乎在催促我什么。

    我无奈的看了他一眼撇了撇嘴道:“我可没力气再配合你飞行了。”

    我来到学校后面的野山坡并不是为了欣赏这里的美景,而是正在做一项很费力气的功课。

    为了使宠兽和自己的主人达到最佳的配合,需要两者在很大程度上能够心意相通。在指挥宠兽达到主人的要求时,这点非常重要,作为一名伟大的宠兽战士,这也是必须的。

    我为了早日能和自己的宠兽心意相通,故在暑假的期间到野山坡使用学校教导的指诀以精神联系的方法来指挥隼儿在天空的飞翔。

    只是这种功课既费精神又费体力,很快就把我折磨的筋疲力尽了,几次三番的训练-休息、休息-训练后,今天的功课终于完成了。

    我站起身来,抚摩了下隼儿的翅膀,一人一鸟穿过鲜花布满的草地向学校走去,隼儿虽然刚刚一岁,但是已显露出天生猎手的本色,锐利的目光在盯着一个物体看时像是匕首一样寒光闪闪,尖钩似的喙、镰刀般的爪子都使人触之惊心。

    距离上次凡亚背叛宠兽学校勾结敌人来袭击冰雪之源的一年级学员的事件已经又过了半年。

    我也顺利的从一年级升到了二年级。

    校园里冷冷清清的并没有多少人,原因是学校已经放暑假了。

    凡是三年级以上的新人类都可以离开学校回到古人类社会中,当然暑假结束后,他们还得再回来。

    这个规定自是有其道理的,大部分经过三年学习的新人类学生们大多都可以与自己的宠兽达到合体的程度,在古人类社会中拥有自保能力,并且拥有相当的自我控制能力,不会因为一些小事而滥用自己的力量给古人类社会造成破坏,所以他们可以离开学校了。

    不过他们必须再经过两年的宠兽学校的学习才能成为一个被新人类承认的合格的宠兽战士,可以完全脱离学校自由生活了。

    学校现在只留下一年级和二年级的新人类,所以校园里看起来冷清了许多。

    我回到寝室中,邱雷不在屋内,应该还在他导师的实验室里,最近他鬼鬼祟祟的老是借走小虎,不知到又在捣鼓什么新发明。

    我扬起手臂,隼儿忽地振翅飞到窗台上,单脚独立,微微的闭着幽幽的双眸,似乎疲乏了想要休息。我也舒服的在床上躺下,等待邱雷回来一起去吃晚饭。

    鸟儿基本上都有这个习惯,它们在休息的时候会把一只脚收回到身体的羽毛中,用另一只脚站立,等到站累了,再换另一只脚站立,所以经常人们都会看到鸟儿是用一只脚站立睡觉的。

    我顺手抄起一本校刊宠兽杂志,这是上个月的了,因为放暑假的关系,负责刊印宠兽杂志的四年级的师兄们都离开学校了,宠兽杂志自然也就暂时停刊了。

    这本杂志在本周内,兰虎已经看过很多遍了。

    我一页页的翻过去,一直看到最后一页的附录,上面用彩色的文字简单的介绍了某几种宠兽的习性,食物的选择,并且还有一些高年级师兄师姐们公布了自己宠兽的喂养心得,以及他们的宠兽彩照,有的憨态可掬,有的威武不凡,使的他们的喂养心得看起来更为可信。

    又过了一会,一直到晚饭的时间了,邱雷仍不见踪影。

    兰虎将隼儿收回到体内,去了食堂,在食堂中是不许新人类带着自己的宠兽进进出出的,想一想,如果每人都带着自己的宠兽在食堂中走来走去,那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恐怕和古人类社会的菜市场差不多。

    食堂内不复往日的拥挤场景,三三两两的孩子们端着一盘子丰富的食物找一个位置安静的用着餐。

    我正要找个地方坐下忽然看见坐在西边一角的风柔,于是惊喜的端着自己的食物走了过去,在她的对面坐了下来。

    早在去年我们两人在冰雪之源同甘共苦的时候,就建立了深厚的友谊,只不过在学校我俩上课时间不同,所以相聚在一起的机会也不多。

    “嗨,”风柔微笑着向我打招呼,她仍与半年前一样,乌黑飘逸的长发披在肩上,见到好朋友,露出美丽的笑容。餐盘中大多是一些鲜果之类的食物,看来她的食谱被她的那只宠兽小猴子给同化了,我在心中暗暗揣度。

    “你好。”我坐下来道,“怎么最近没看到你啊?”

    风柔蹙了蹙月牙似的秀眉,颇有些苦恼的道:“老师让我参加下学期的宠兽大赛,所以我一直在战斗基地作训练。”

    我到是听听邱雷提到过一些宠兽大赛的事,不过他知道的也不多,据说只有三年级以上的新人类才可以参加,虽然是宠兽大赛,一些亚超人也允许参加的。可是风柔才二年级刚刚结束而已还不够参赛的资格。

    兰虎向她道出自己的疑惑。

    风柔摇了摇头苦笑的道:“上一次冰雪之源的生存训练中,只有我和你一块儿坚持在毫无庇护的情况下一直撑到最后,所以我就成了导师们的重点培养对象了,这一次的大赛,我是作为导师的保送参加的。”

    我露出灿烂笑容,兴奋的道:“那要恭喜你了!你会遇到很多宠兽战士哩。”

    风柔撇了撇嘴,露出齐白好看的牙齿,纤瘦的玉指无聊的拨弄着盘子中的果瓣,无奈的道:“你知道这次大赛的水平吗,据说有很多厉害的家伙参赛,我可能连第一轮都撑不过。”

    我给她热情的鼓气道:“不会的,我看好你。”

    风柔自从学会了我自己误打误撞练出来的功法,她的暗能量已经远远超过同辈了,所以我说看好她也非是无的放失,只不过她想要打败比她更高阶的宠兽战士们难度很大。

    风柔没好气的白了他一眼道:“我曾听见导师私下议论,好像有好几个与我们宠兽学校类似的,别的大陆学校也会来参加这次大赛,这些学校平常都藏在别的古大陆,没想到这次也会来参加。

    唉,我肯定会在第一轮就被淘汰的。”

    看着风柔眉头紧蹙的苦恼样,我不禁疑惑的问道:“既然这次大赛水平这么高,为什么你的导师还要让你参加呢?”

    风柔无奈叹道:“导师是说要让我多点比赛的经验,开阔眼界,为三年以后的下一次大赛作准备。”

    我笑道:“你看,你们导师只是让你开开眼界而已,又有说让你一定进入十六强,排到什么名次不是吗?何必给自己增加压力呢。

    恩……不如哪天我们一起去打猎吧,你那个机灵的小猴子宠兽,现在进化到什么阶段了?”

    提到自己的宠兽,风柔神色顿时兴奋起来道:“丝丝长的很快,已经有这么大了,”一边说着,一边用手比划着给兰虎看。“不过仍处在成长期,等到可以合体还需要两年呢。”

    说完,彤红的脸颊上透露出遗憾的神色,似乎在盼望着可以和自己的宝贝金丝猴宠兽丝丝早日合体的时间到来。

    我两人说说聊聊,直到食堂中的学生们所剩无几了,才结伴离开了食堂,约好了一起去后山野山坡打猎的时间,我们才分开,回到各自寝室。

    寝室中,胖胖的邱雷正一手抓着馒头在努力的啃着,另一手抱着一部厚厚的大部头的书在就着灯光努力的研读。

    我眯起眼睛,眼光一瞬间如鹰隼般的锐利,这是我的宠兽隼儿给我带来的特殊本领,可以短时间内增强的自己眼睛的视力,在这个时候,空间将会有更多人眼不能察觉的光线能够被我识别,因此我能看的更远,更清楚,即便在深夜中也不虞被黑暗完全遮蔽双眼。

    远远站在门口,我一下就看到了邱雷手中书的名字“能量本源理论辨析”,这部书我以前也曾听他说过一次,似乎是只有他的导师才够资格看的书,深奥而且枯涩。

    如果可以选择的话,我宁愿用这本书来当枕头垫在脑袋下面。

    我边走进去边道:“这部砖头般的厚书很好看吗,你在阅读最喜欢的宠兽杂志时也没这么仔细过。”顺手又给奋发图强的邱雷倒了杯果汁。

    邱雷接过一饮而尽,把视线从书上离开,推了推眼镜发着牢骚道:“你是饱汉不知饿汉饥啊,明年的学费需要二十个金币呢,你是校长亲口答应学费全免,我可却要为学费想办法?”

    去年罗兰阿姨送我入学时,校长答应她免去我的学费。邱雷说完后,我马上就想到了对自己很好的黑豹女王罗兰。一年未见到他们一家人,不知道他们全家生活的怎么样,丽丽雅是不是还像以前那么可爱。

    片刻后,我才从甜蜜的回忆中回过神来,走到邱雷身边坐下道:“难道你能从那本深奥难测的书里读出钱来?”

    邱雷呵呵的得意笑道:“我正在研究一个新型的能量转换器,已经快要接近成功了,当然小虎也帮了我一些忙,只要能够把这个东西成功制作出来,再加上我给导师作助理应得的薪水,足够我交学费的了。”

    我瞟了一眼在桌子上昏昏欲睡的小虎,看来这个小家伙最近被邱雷折磨的不浅。

    我忽然想到一个重要的问题,问道:“你的能量转换器制作出来准备卖给谁?我是不会买的,上次的那个能量转换器已经被小虎改装的很好了。”

    邱雷大力的拍了我一下,神秘兮兮的道:“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也许我会因此成为富翁的。”

    我白了他一眼,心道这家伙又开始发白日梦了,不再理他,走到一边盘膝坐下,开始每天的打坐必修课。

    虽然过了刚开始三个月的孵化期,宠兽们对暗能量的需要大大减少,并辅以普通的肉类食物,但是我毕竟要供应两只宠兽对暗能量的需求,因此仍需每晚勤加修炼。

    夜色下,宠兽学校中的灯光一个个的熄灭,只剩下邱雷仍执着的抱着“能量本源理论辨析”在认真的阅读,不时的记下重要的笔记。

    第二日待我起床时,邱雷又已不见了踪影,连带着小虎也不见了,改天得问他要小虎的打工费,唔,如果他真发财了的话。

    以前我总有邱雷陪着修炼武道的课程,现在邱雷每日行色匆匆,只剩下我单身一人,只好打起精神去野山坡培养自己与两只宠兽的精神的联系。

    简单而无聊的日子又度过了一周。

    在此期间,我并没有再见到风柔,风柔整日里往返于食堂、寝室与战斗训练基地,似乎已经沉溺在武道的训练当中。

    这一天的晚上,邱雷以比往日更晚的时间回来了,神色间有掩饰不住的兴奋,好像遇见了什么好事一般。

    邱雷小心的关了门、窗,作贼一样的小心翼翼的从怀中掏出一个银白色的小铁匣子来。

    我忽然想到几天前,他曾跟自己说过的新型能量转换器,难道眼前的这个小铁匣子就是新型能量转换器?我仔细的又看了两眼。

    邱雷如取珍宝般将小铁匣打了开,里面躺着一块巴掌大小,四四方方拇指厚度的金属物品。光看这卖相确实比去年研究出来的第一代能量转换器好看不少,我惊讶的道:“你真的研究出来了?”

    邱雷难掩眼神中的骄傲,郑重的点了点头,探手到盒中将金属物品给取了出来,摊在手心中。

    邱雷骄傲的道:“兰虎,这就是我研究出来的第二代能量转换器的芯片了,怎么样,是不是比第一代好多了。”

    我主修的并非是机械学,所以对能量转换器懂的较少,不过既然是有小虎这个最先进的超级智能机器人的帮助,这个能量转换器当然不会太差。兰虎将能量转换器的芯片拿在手中,入手微微发凉,银色的外壳在灯光的映射下发射出不同颜色的彩光。

    我兴致盎然的问道:“这一个能卖几个金币?”

    邱雷露出不大肯定的神色,犹豫了一下道:“应该可以卖一个金币吧?”顿了下,他又道:“就算卖不到一个金币,我多做一些也能凑齐学费的。”

    从小在村庄中长大的我也无法合理猜出这个芯片的价值,既然邱雷这么说,我也相信芯片大概可以卖不少钱。

    事实上以邱雷二年级的水平来说能制作出这么复杂的能量转换器已经是天才了。

    “你打算卖给谁?”我想了想又提出了前几天的问题,“卖给学校的老师吗?”

    邱雷道:“我打算去神鹰城碰碰运气。”

    我狐疑的道:“神鹰城?那是什么地方?”

    “嘿,”邱雷向往的道,“神鹰城是由新人类组成的一个地方,那里面只有新人类才可以进去,据说当年建立这个城市的厉害家伙有一只神鹰宠兽,所以这个城市后来就被人们叫作神鹰城。”

    “是吗?”我不禁惊喜的道,“竟然是一个完全由新人类组成的城市,你竟要去那里卖能量转换器。”刹那间神鹰城似乎已经成为我心目中的圣地。

    不过我随即颓丧的道:“学校有规定,三年级以下的学生是不允许离开宠兽学校的。”

    邱雷冲着我眨了眨眼睛笑嘻嘻的道:“不要担心,我有办法。”

    我惊讶的望着他,心中揣度难道他要私自逃校!

    邱雷道:“你知不知道学校实验室中那些昂贵的机器都是从哪来买来的?”

    看着我吃惊的眼神,邱雷嘻嘻笑道:“没错,就是从神鹰城购买的。”他接着道:“最近两天导师还会到神鹰城购买实验室所需的最新器材,并且这一次我也会随飞船一块前去神鹰城。”

    我羡慕的道:“你真幸运,真想和你一块去。”

    邱雷微笑道:“放心吧兰虎,我已经问过导师了,他答应你和我们一块儿去神鹰城。”

    “真的?”我惊喜的道。

    邱雷道:“那当然是真的了,导师说我们将要在神鹰城逗留十天左右呢,到时候你得陪我一块儿去卖‘能量转换器’。”

    我兴奋的道:“没问题,我一定帮你把明年的学费给赚回来!”

    夜深了,两人却兴奋的一夜难眠。

    神鹰城,这简直是一个传说中的地方,对两人的吸引力实在太大了,本来我以为将要在枯燥的学校中度过一个漫长的暑假,谁想到却有机会可以去新人类的聚集城市神鹰城!

    有了盼望的日子,时间过的特别快,一转眼就又过去两天。

    邱雷一直闷在实验室早出晚归,给他的新型‘能量转换器’做最后的调制,并且在两天时间内又给它制作了一个华美的外壳。

    第三天,我忽然接到通知要他去一趟校长办公室。

    校长办公室中一切如旧,慈祥的校长领着他来到了一个特殊的地方,在这间密室中,校长按下了墙壁上的一个按扭,突然一方蓝色虚拟显示器在对面的墙壁上显现出来。

    我奇怪的望着校长,很纳闷为什么他要领自己来到这里。

    校长笑着拍了拍我,道:“这里有你想见的人。”说完便走出了密室,只留下我单独一人。

    屏幕上先是出现一些因为接收信号时出现的斑点,不多大会儿,突然屏幕一亮,跳出了清晰的画面。

    我惊讶的望着出现在屏幕上的罗兰阿姨,正所谓无独有偶,喜事是一桩接着一桩。罗兰阿姨显得英气勃勃,仍是那么美丽。

    我不敢置信的望着正向我微笑的罗兰阿姨,惊喜的心情令我竟忘了说话,好半会儿后,我才断断续续的道:“罗……罗兰阿姨。”

    罗兰笑眯眯的望着我,道:“兰虎看起来很精神啊,一定是在学校过的很好吧。”

    听着亲人温柔的问候,我突然感到一股暖流直冲胸臆,哽咽着道:“罗兰阿姨,我在宠兽学校过的很好,校长对我很好,我还认识了两个很好的朋友。”

    忽然屏幕上响起古涂叔叔的叫声:“怎么样,信号接收到了吗,清不清楚,这个破网络,改天我得亲自动手整理一下。”

    紧接着古涂从屏幕的背面走了出来,看到屏幕中的我,故作惊讶的道:“小伙子比一年前结实多了,肯定没少训练。哇,罗兰你快看,兰虎的宠兽竟然是一只兽王,喂,是一只兽王啊,多少年没有见到过了!”

    古涂叔叔激动的叫喊起来。

    罗兰娇嗔的道:“别这么大声好不好,这么大人还是这么不稳重。”在丈夫的指示下,罗兰也发现了兰虎额头上的那块精致的犬狼文身。

    只有兽王才会在额头显示出它的文身。

    罗兰这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老师,宠兽学校的校长会主动联系自己让自己和兰虎进行视频见面,这是兽王的特权啊。

    兰虎所在的是一间对外通讯室,为了防止电波讯号被一些对宠兽学校有敌意的人发现,这间密室是只有校长才能够使用的。

    罗兰心中也是激动不已,兽王是天生的领导者,新人类无与伦比的财富。不过也有很多居心不良的人对兽王的拥有者虎视眈眈。

    见到兽王的最初震撼过后,罗兰嘱托我道:“你的兽王身份除了宠兽学校中的人外,千万不要让别人知道,这样你才会更加安全,现在的你还没有保护自己的能力。”

    对于罗兰的话,我向来是言听计从,自打那天看到罗兰阿姨轻松打败黑金蝎战士的飒爽英姿,罗兰就成了我的崇拜对象,成长为一名如罗兰阿姨般伟大的宠兽战士是我最大的愿望。

    “兰虎哥哥,”美丽如洋娃娃般的丽丽雅突然从楼上跑了下来,纯真的眼神望着屏幕中的我,腼腆的笑着,忽然举起抱在怀中的一张白纸。

    上面画着一片地草地,一个男孩和一个小女孩正手牵着手在走路,上面标明了‘兰虎’、‘丽丽雅’。我心道难怪刚刚一直没见到丽丽雅,原来是在楼上自己的卧室中再画这张画。

    丽丽雅天真的道:“兰虎哥哥,丽丽雅画的像吗?我和妈妈还有爸爸都很想你,你想不想我们?”

    望着画面上两个涂鸦般的小人,我直感到鼻子酸酸的,这就是亲情的感觉,望着活泼如昔的丽丽雅,我重重的点了点头。

    虽然没有真的和丽丽雅一家人团聚,但是仅仅是这种视频交流已经令我感到弥足珍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