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关考核

    更新时间:2017-04-21 21:02:50本章字数:6089字

    在接下来的几天中,我和邱雷都一无所获,似乎我们的好运已经在第一天就用完了,没有人再对“能量转换器”感兴趣。

    三天内我们几乎转遍了神鹰城的大街小巷,可是“能量转换器”还剩下三个,而且即便是全卖完了,恐怕也无法达到邱雷的预期目标,十个金币,对我们来说实在是一笔很大的数目。

    不过有失便有得,有一个坏消息就有一个好消息。邱雷告诉我他导师所要买的仪器因为某些原因要推迟到一个月后才能拿货,那会儿已经接近开学的时间了。

    本来邱雷导师可以等到开学再来拿货,不过他却打算在这段时间内,拜访一下神鹰城的老朋友们,这就意味着我们会有很长的时间来推销我们的“能量转换器”。

    这一天,我早早的就回到了住处,可是等到很晚邱雷才回来。

    他看起来很累,身上若有似无的飘着些须奇怪的味道,他洗了个澡就一头栽在床上,不愿起来了。

    我问他道:“邱雷,今天你卖出去了吗?”

    他摇了摇头,我叹了口气道:“我也一样,看来你的学费我们得另想办法了。”

    他突然坐起来,兴奋的望着我道:“你也是这么想的吗!”

    “什么?”我有点纳闷,他似乎看起来有点反常。

    他凑近我,推了一下鼻梁上的眼镜,神秘的呵呵笑道:“知道我今天做什么去了吗?”

    我惊讶的望着他,他的表情看起来好像挖到了神秘的宝藏,很兴奋。

    他不等我回答,接着道:“我今天在神鹰城里找了一份工作。”

    “找了一份工作?”我很吃惊,“那‘能量转换器’你不打算卖了?”

    他嘿嘿一笑道:“从今天起,我以后每天都去工作赚钱,而你,我的好兄弟,继续帮我去卖‘能量转器’。”

    “你找了什么工作?”我十分急切的想知道他究竟找了什么工作,看他的神情好像对他的工作非常满意。

    邱雷憨厚的脸上露出得意的表情,他坐直了身体道:“今天我看到一家餐馆在招厨师助理就去应聘了……”

    “你会作饭?”我惊异的看着他,和他住在一起有一年了,我还是首次得知他竟然是个厨师。

    他尴尬的挠了挠头道:“我并不会作饭,只不过你知道厨师的薪水是很高的,一个月有五六个金币呢。”

    “你被选中了?”我这时候才想起他刚回来时身上带的味道是餐馆特有的,一些食物混杂在一起的香味儿。

    “没有,”他出乎我意料的否定了我的猜测,不过神色中并没有沮丧的意味,“我应聘为一名洗碗工,哈哈,一个月有三个金币,干的好的话还有奖励呢!”

    我目瞪口呆的望着他,原来是一名洗碗工,还以为他成了厨师呢。

    他兴奋的接着道:“你知道我是怎么洗碗的吗?我简直是天生的洗碗工,谁也没有我洗碗的速度快。”

    我皱了皱眉,难道洗碗还有什么诀窍?我向他摇了摇头。

    他兴高采烈的向我解说他的洗碗诀窍。

    他并不使用洗碗用的清洁剂,只是把碗盘给浸泡在水中完全浸湿,然后体内的暗能量,将电能释放到双手上,只要掌握好其中的力度,就能巧妙的把碗盘中的脏东西吸走,简直比使用清洁剂还要干净。

    不过这也有一定的难度,如果电量过大,会把盘子给打的粉碎,刚开始,就有几个盘子和碗惨遭这种厄运。

    不过当邱雷熟练了后,就再也没有打碎过一只盘子,他对力量的操控确实还不错。电能具有很强的磁性,它们能吸起很多比较轻的东西。

    邱雷兴高采烈的在我面前比画道:“知道吗,我把盘子从水中捞起来,用手这么一吸,就变的一尘不染,简直就像是个崭新的盘子,从未让人用过一样。”

    他又道:“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就洗了大约五百个盘子和碗,比其他人都多,还省了好多清洁剂的钱,老板很欣赏我,她说月底要给我奖励。”

    我心中暗道难怪他看起来这么筋疲力尽,他以前很少耗费这么多体力和身体中的暗能量,他曾向我标榜说他是个脑力劳动者。

    我想这样的体力劳动会让他看起来已经有些臃肿的身体变的苗条一些,宠兽战士和亚超人们很少有他这样的肥胖的体型了。

    稍微休息了一下后,邱雷就破天荒的开始修炼暗能量,一直到四个小时后才停止修炼去睡觉,这对他来说是很少见的事,很久没见他这么用功修炼了。

    第二天一早邱雷就兴冲冲的跑去餐馆了,虽然他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不过想凑齐学费还差了一些。

    剩下的这些钱自然只能*我想办法了,我也早早的带着小虎出去兜售“能量转换器”。

    从早上到下午,我一连找了好几家店铺都没能卖出一个“能量转换器”,午后的阳光有些毒辣,晒的我想找个地方坐下来休息休息。

    小虎坐在我的肩头美美的吸收着阳光,存储到能量储存器中,对它来说这些阳光就是美味大餐。

    时而有微风拂过,吹起我绑在额头上的雪狼丝带在脑后飘扬。

    我漫无目的的走着,忽然一阵清凉的冷风从我身边经过,顿时令我精神一振,我停下来四处望了望,命令小虎道:“小虎快找找这股清凉的气流是从哪里吹过来的。”

    小虎一手抓着我的发梢,转动着脑袋扫描周围的空间,分析温度和气流的走向。

    很快结果就出来了,在小虎的指点下我向着那股凉气流的发源地走去,这可是避暑纳凉的好地方啊。

    穿过一个并不大的喷泉广场,我找到了那股凉气流的发源地,那是一个看起来不小的五层商场,我迈步走了进去。

    刚一进入就感到沁人的凉爽迎面而来,我闭上着眼睛正在享受这难得的凉爽,忽然一把好听的女音传进我的耳朵:“您好!”

    一个长着一对大大的眼睛的女孩正微笑着望着我,她的睫毛很长,衬托她的眼睛很妩媚。对待女士不能失礼,我赶忙道:“你好。”

    她微笑着望着我,目光快速的打量了我一下,然后停留在我肩头上的小虎身上,我道:“有什么事吗?”

    她含着淡淡的笑意道:“对不起,如果你没有宠兽是不准进入的哦。”

    “啊?”这真是奇怪的规定,难道这里必须要带着宠兽才能进去的吗,别的店铺都要求客人不准带着宠兽一块进入的。我探头往四下里望了一眼,果然看到这里所有的人几乎都带着自己的宠兽,除了一些和我面前穿着同样服装的女孩子,想必她们是这里的工作人员。

    转念间,我将身体中的隼儿给放了出来,隼儿一出来,就急不可奈的飞到我头顶上方,发出嘹亮的鸣叫声。

    这段时间因为频繁进出很多店铺兜售“能量转换器”,我都将它收在身体中,小犬狼更是在我来到神鹰城后一直待在我体内,只有每天晚上我才将它们放出来透透气。

    隼儿刚一鸣叫,厅中就相继传来几声或高、或低、或长、或短的其它飞禽类的鸣叫声与隼儿相和,甚至还有几只飞禽宠兽也飞到厅中的上方盘旋着。

    似乎感受到同类的叫声,很多宠兽都不安的发出阵阵低吼,大厅里因为隼儿的出现而发生了一场短暂的骚乱。

    大眼睛的女孩着急的向我道:“赶快把你的宠兽叫下来,不然老板会责怪我的。”

    看她着急的眼泪都快下来了,我马上向隼儿打了个手势让它落下来。

    隼儿周围盘旋着几只体型较小的鹰类,簇拥着它,那是些级别较低的宠兽。而它在接收到我的信号后却恋恋不舍这种被众鸟簇拥的感觉,置我的命令于不顾,迟迟不愿下来。

    我只好使用精神联系的功法配合手诀强行迫它降落。它这才不甘心的落下来,蹲在我的另一边的肩头上,看起来闷闷不乐。

    其它的鸟儿在隼儿落下后也被它们的主人给召唤了回去,看的出,那几只飞禽比隼儿级别低一些,而且体型方面也更小,所以才会这么臣服隼儿。

    我敲了敲隼儿的脑袋,我没想到这家伙刚一出来就惹麻烦,短暂的风波过去,大厅中又重新恢复了平静。

    “请跟我这边走,”大眼睛的女孩道,“唔,不要让它再飞起来好吗?”

    她以哀求的眼神望着我说,我有点不好意思,信誓旦旦向她保证道:“放心吧,我不会让它再捣乱了,不过你要带我去哪呢?”

    她感激的望了我一眼,然后道:“想要参加大赛,必须要经过一道考核,否则是不行的。”

    “大赛?”我疑惑的道,脑海中忽然浮现刚刚在大厅中看到的许多拥有宠兽的新人类,我心中一怔,难道是宠兽大赛?我的宠兽还没成年呢,也无法帮助我进化到战斗形态。

    这里应该是在征选参加大赛的选手,我却因贪图凉爽误入了。我硬着头皮向女孩子解释道:“其实我是乘凉的,并不是要参加什么大赛。我的宠兽还未成年,不能与我合体进行比赛。”

    女孩先是一愕,随后抿嘴偷偷笑起来,我尴尬的望着她,谁让自己糊里糊涂就的闯了进来呢。

    女孩瞟了一眼正在梳理羽毛的隼儿,娇笑道:“你的宠兽很厉害哩,难道你怕和别人比赛吗?我觉得你也很厉害呢。”

    我道:“我一心想成为一个伟大的宠兽战士,怎么可能会害怕和别人比赛,只是我的宠兽还太小,没法参加比赛。”

    女孩惊讶的看着我道:“难道你不知道,这次大赛只是通过电子模拟在虚拟网络中进行比赛的吗?而且我们公司模拟出上百种虚拟宠兽可供选择,并不是真人比赛。不过参加这次宠兽大赛也是需要几个条件的。”

    听她给我一解释,我才了解到原来宠兽大赛并非是我以为的那样真人之间的比赛。如果只是电子竞技的话到是可以考虑。

    我饶有兴趣的道:“需要什么条件呢?”

    女孩道:“首先得要拥有宠兽的新人类才能参加,其次年龄必须低于二十岁。这样才能使的所有参加比赛的人都是实力相若的,未来的宠兽战士。”

    这其实是神鹰城的一项新的举措,他们模仿宠兽学校的宠兽大赛举办的一种较低级别的宠兽大赛,这种做法可以提高整个城中新人类孩子们的战斗素质。

    女孩一边向我介绍着宠兽大赛的具体情况,一边领着我向首个审核关口走去。经过她的介绍我知道这次大赛是有奖励的,获得冠军的人能得到十个金币的奖励,而第二名和第三名也都有相应的奖励,这使我坚定了参加大赛的信念。

    片刻后女孩将我领到一个相对大厅较小一些的客厅里,这个客厅中央矗立着一个偌大的机器,在机器的周围围着十来个与我年龄差不多的新人类,他们的宠兽安静的跟在自己主人的身边。

    女孩向我道:“到了,你是十五号,请等一会吧。”

    女孩递给我一个小牌子,上面写着数字“15”。我接过数字牌,问道:“我还需要做什么吗?”

    女孩梨窝浅笑道:“等着就可以了,祝你好运,你要是通过考核,我们还会相见的。”说完转身盈盈的走开了。

    隼儿看到房间中的众多宠兽显得很兴奋,不时的拍一下翅膀,似乎想要飞起来,我不得已只好让它抓着我的手臂站在我的小手臂上,好方便我克制它蠢蠢欲动的心情。

    我进来后便没有人再来过问,众人在房间内唯一的机器边围成一团,聚精会神的关注着,神态时而兴奋、时而苦恼,我也好奇的凑了上去。

    在机器的正面有一个偌大的屏幕几乎占去了机器的一半大小,长约两米,宽一米半,在离屏幕一米远的位置有一个深蓝色的*椅,看上去坐上去很舒服。

    此刻*椅上正坐上去一个年龄大约十四五岁的男孩,棕黄色的头发,两只略带海水般蓝色的眼睛。

    刚一坐下去,上方就落下一个橘黄色的影象头盔,男孩紧张又有些兴奋的将头盔套在头上,硕大的屏幕陡然发生变化,一批大约三十个左右的新人类图像出现在屏幕中。

    我挨个看下去,忽然屏幕倏地一闪,所有图像都消失了,只剩下一个壮硕的男人的全身图像,在男人的右边显示着几个数据。

    这些数据我很熟悉,我经常会命令小虎扫描别人得来的战斗力等方面的数据。

    正待仔细看,屏幕忽然又发生变化,那个图像完全消失。接着又出现十数种各种不同类型的宠兽。

    棕黄色头发的男孩似乎在选择这些宠兽,片刻后,好像没有选到令他满意的,屏幕上又更换了一批宠兽,就这样,一连更换了三次,棕黄色头发男孩最众选择了一个飞禽类宠兽秃头雕宠兽。

    这种宠兽是飞禽类宠兽中性情最凶猛、体态最凶猛的一种宠兽,它们通常生活在海拔高达4000米以上的地方。

    我兴致勃勃的还要看下去,忽然有人喊道:“15号进来!”

    这么快就轮到我了吗?我扭头四顾,看到在房间中的一隅打开了一道门,正有一个人一边向着人群观望,一边喊:“15号!”

    我向他走过去,递给我的数字牌。

    这是一间比较狭小的屋子,在房间内摆着一个类似桌子的东西,桌子上是一个金属小球,说是小球,其实并不小,目测直径约有5厘米,如果是实心的金属球,重量应该不轻。

    主持审核的考官让我坐在桌子的一边,我依言坐下,他给我拿来一个奇怪的类似头盔的东西,经他解释后,我知道面前的这个像是桌子的东西是和这个头盔连接在一起的装置,我必须戴上头盔后利用自己的精神来驱动桌子上的小金属球。

    只要我能完成两个预定的动作,我就过关了。

    我将头盔套在头上,片刻后我感觉到自己的头上像是长出了几根天线,我的精神力通过这个装置转换为另外一种力量用来驱动桌子上的小球。

    考官看了我一眼我肩膀上百无聊赖的小虎,向我笑道:“你的玩具很有趣。现在听我的吩咐,首先看着小球,用你的全部精神力把它推倒一米外的洞里去。”

    这招我会用,我锻炼精神力训练隼儿飞行时就是这么干的。我感觉到我的思维从脑子里渐渐转移到小球上,我想着让它往前走,就像有一只无形的大手推着小球顺利的向前滚去,直到滚进指定的洞里。

    考官面带惊讶的望着我,似乎在吃惊我会这么轻松的就做到了他的要求,可是他又怎么知道,我经常用这种方法来指导隼儿与小犬狼,这个难度要比推那个小小的金属球艰难的多了。

    考官将小球从洞里拿出来,然后又取出另一个同样的金属球,将两个相同的小球放在了我的面前,道:“你可以同样催动两个小球滚进两进个不同的洞里吗?”

    在考官心中,这可是一项高难度,就算是灵活指挥一个重量不小的金属球已经是件很难的事,尤其是在我现在这个年龄,同时指挥两个小球那几乎是不可能的。

    我望着桌面上的两个小球,心中忖度着。考官也有些紧张的望着我,毕竟他这种要求已经超越了我的年龄限制。

    我试着同时推了一下两只小球,两只小球不约而同的动了动。

    我想这应该难不到我,我曾经试着同时指挥我的两个家伙,虽然失败了,不过指挥两只金属球的难度显然是容易很多。

    我紧紧盯着两只小球,精神力转化为无形的大手同时推着两只小球向前滚动,不过两个小球并不太听话,不时的互相撞在一起,给我增加了不小的难度。

    我试着把我的精神力分别分别分散到两个小球上,就好像一只大手变成了两只小手,分别推着小球向前滚动。

    不过两只小手刚开始并不太听话,时快时慢,时左时右,两个小球也随之左摇右晃的向前滚动着,不过很快我就熟练起来,两个小球循规蹈矩的被我送到两个洞里。

    考官吃惊的望着我似乎不可置信我真的做到了。

    见他半天没说话,我问道:“请问,我通过了吗?”

    考官这才收回吃惊的面孔,欣然道:“当然了,你是迄今为止表现的最好的选手,我带你去下一关,通过下一关,你就可以正式参加比赛了。”

    推开门,考官领着我又回到了原来的那个房间,房间中机器周围的人比刚才要少了几个,不过机器周围依然被观看的选手给站满了。

    考官径直走向另一个考官身边,附耳说了几句话。第二关的考官充满诧异的眼神向我望过来,随后向第一关的考官点了点头。

    第一关考官面带微笑的向我走来道:“你叫什么名字?”

    “兰虎,兰花的兰,虎虎有生气的虎。”我道。

    他道:“兰虎,下一个选手就是你,好好加油,看看你还能创造出什么样的记录。”

    “创造记录?”我有被他说的有点糊涂了。

    他呵呵笑道:“这个比赛我们已经连续举办过四年了,还没有人能向你这般年龄同时操控两个小球。你很有潜力,以后一定会诸多的伟大的宠兽战士一样拥有多个宠兽!”

    我的暗能量比起刚进入宠兽学校的时候有了长足的进步。

    这是因为我自不量力的同时养了两只宠兽,为了让有足够的暗能量为它们的生存提供保证,我只有拼命的努力。强大的压力转化成为非凡的动力。

    为了两只小宠兽的生存,我大胆的改变了修炼的功法,否则它们只会被饿死。并在为期两个月的雪原野外生存的时候对这种修改过的修炼功法进行了优化,这才使我的暗能量和精神力都得到了很大的进步。

    我向他呵呵一笑,他恐怕猜不到,我现在已经拥有两只宠兽了。

    “兰虎轮到你了!”第二关的考官叫道。

    我深深吸了口气,神情中带着些微的紧张向他走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