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初战告捷

    更新时间:2017-04-22 18:41:32本章字数:3120字

    我从湖下倏地冲出,带起漫天的水珠,宽背长剑隐藏在纷纷的水珠中,一口气刺出了八剑。

    我的主动出击令占据主动的雷欧手忙脚乱,一瞬间涌出的水花遮住了他的视线,他的长刀无法对我的攻击做出有效的防御,他坐在虎背上节节后退。

    我一口气用尽,将要再次落下水中,鹰儿陡地斜冲过来,我的一只脚正好踏在它的背上,它还有些娇小的身体明显禁不住我的重量,蓦地往下一沉,我借着踏在它背上的力量跃往湖边的空地上。

    鹰儿在我弹起后,身体继续向下斜冲了两米才缓过力气拍翅向天空飞去。突然一道红光闪过,正在飞行的鹰儿跟着一声哀鸣,随即数根羽翎从它身上落下,飘飘忽忽的坠到湖水中。

    “有古怪!”我惊怒的望着雷欧,刚刚那道红光和攻击我的那道红光如出一辙。

    我还没有研究出来那道红光究竟从哪而来,雷欧已经驾御着他的虎宠又向我冲来,虎宠健步如飞,不时发出惊人的虎啸,人虎合一的向我冲来。

    我不得不承认,他与自己的宠兽配合的确实很好,骑术的本领也殊为难得,人虎合一,跳跃扑闪,打的我一时没有还手之力了。

    我不但要和力大无比的雷欧对抗,还要时刻注意他身下的虎宠的牙咬爪撕,另外还有不时冒出的红色液体攻击,我绞尽脑汁也只能退避三舍。一时间,雷欧大发神威,眼看着已经胜券在握。

    不过虽然雷欧一人一虎配合的虎虎生风,但是却有一个重大的缺陷,他们只能停留在陆地上,对空中的攻击无能为力。

    而对于我来说,这却是一个重要的优势。我一旦和鹰宠合体,就可以利用长出的翅膀从天空对他进行攻击。虽然我还没能完全熟练掌握飞翔的技巧,但是面对危机,既然不愿选择放弃,那就努力一试!

    正常来说,与自己的宠兽合体,首先需要宠兽已经成年,其次对主人的身体所包含的暗能量和精神力都有一定的需求。

    宠兽的级别越高,对主人的力量与精神力的要求也就越高。

    在虚拟网络中,中央电脑的战斗系统已经摒弃了合体对主人身体素质的要求,只要选手的精神力足够驾驭宠兽便能够合体。

    平常人,尤其是幼年期的新人类,大多只能养育一只宠兽,一是宠兽资源有限,二是新人类孩子的暗能量有限无法供养更多的宠兽。

    对于我来说,同时养育了两只高级宠兽,一只兽王,一只四级中品的隼宠,我的精神力在巨大的压力下磨练了一年多,早就超过了同龄孩子。和一只三级上品的鹰宠合体,精神力绰绰有余。

    我使出浑身解数,逼开了雷欧,纵身尽量跃到更高,我用精神力控制着飞翔的鹰宠进行合体。

    和那日合体的感觉一样,鹰宠化作一道白光投向我的身体,我感觉到了一股纯净的暗能量迅速涌入我的体内,通向我的四肢百骸,与我融为一体,而平时始终蛰伏在体内末梢的力量也开始觉醒,在体内流动起来。

    两道单独的暗能量纷纷注入我的肋下,两只雪白的翅膀正酝酿着要破体而出。

    我感觉到腾身在空中的身体忽然变轻了,那是鹰宠的暗能量改变了我的体质,我的眼睛倏地十倍、百倍的灵敏起来,能捕捉到任何一个细微的变化。

    雷欧的虎宠伤口仍没有愈合还在不断的向下滴血,但是每一颗血珠都看起来非常粘稠,有极强的向心力。

    “不好!”我心内大叫。

    原来我屡次受到的莫名袭击都是虎宠的血液凝聚成的血珠,刚刚我在观察虎宠的伤口时,突然有一粒血珠违反了地球重力原理,以极快的速度向我飙射而来,而且在它身后还有数粒血珠紧紧尾随。

    我来不及惊叹虎宠的特殊本领,赶紧把翅膀收缩在身后,加速向下落去,第一粒血珠被我用长剑挡住,随后的几粒血珠均以毫厘之差在我头顶上擦过。

    我借着降落的速度,如离弦之箭般向着他冲了过去,手中的宽背长剑刺破虚空将他锁定。

    我又一次感受到了极限速度的快感,我眯起眼睛盯着雷欧,长剑势若雷霆刺向他,在我的眼旁突然又多出一个绿色长条,随着我速度的增加,不断的向上升,似乎是要告诉我,我现在的速度有多快!

    将近二分之一绿色长条的高度时,我经过短暂又恒久的等待,长剑逼近了雷欧,我心脏“砰砰”的跳着,我预感到自己不大可能这么轻易获胜。

    我盯着雷欧,他也丝毫不让的盯着我。

    他握刀的右手又在颤抖,但是却不是因为惧怕而颤抖,是因为兴奋而颤抖。

    我的长剑眼看就要刺中他,刹那间,在我俩之间凭空出现一层红色透明隔膜,颜色淡淡的,予人凄艳的美丽。

    我全身的重量加上急遽的速度,长剑狠狠的刺了上去。

    我瞥到虎宠的伤口上猛地向外喷洒出大量的血液,如同水花一般汇聚在空中,融进了,我与雷欧之间的隔膜中。

    这层隔膜像是一个坚韧的大气泡,在长剑的压力下向内深深凹陷。

    由鲜血造成的大气泡成功的阻挡了我的一次非常犀利的进攻,雷欧的右手突然轮起长刀向我劈来,长刀闪电般出现在我的面门,这一刀又快又狠,是雷欧全身力量所致。

    我似乎处在一个进退维谷的危险境地,既下不去,又上不去。

    幸运的是,我有一对美丽的翅膀。

    “唰”的一声,蜷缩在我身后的翅膀陡然展开,双翅猛的一拍,我向后退出了半米的距离,恰好躲过了他致命的攻击。

    似乎这个气泡般的东西,消耗了虎宠很多的血液和力量,在他劈出一刀后,气泡就消失了。

    翅膀微微的扇动着,保持着我悬在空中,我望着他道:“怎么不合体?”

    雷欧设计好的一刀落了空,神色失望的望着我,没有回答我的话。

    我道:“我合体后的战斗力已经大大超过了你,你若不合体,是根本无法战胜我的。”

    我占据了地利的优势,战斗力又高出他一大截,如果他不能合体的话,这场战斗已经没有悬念了。

    作为古美洲大陆新人类学校的天才战士,是在这次大赛中为数不多的拥有合体的精神力的选手之一。

    可惜长时间的战斗,令他的体力与精神力消耗的很快,他现在已经不足以再驾驭宠兽合体了。他开始后悔为什么没有刚一上来就合体战斗,说不定也许能够获胜,可是已经晚了!

    我看了一眼在他身边的虎宠,似乎是因为流了太多血,它显得萎靡不振,没有什么精神。

    这只虎宠是虎类宠兽中的特殊物种,古美洲大陆的新人类们管它叫血虎宠,它们除了拥有普通虎宠的能力外,还另外拥有一种特殊的本领。

    当它受伤流血后,可以用自己的血液进行攻击和防御,使人防不胜防,攻击力与防御力的强弱视主人的强弱而定。

    甚至它可以在有效范围内,操纵敌人的伤口,使之无法愈合,流血致命。

    雷欧突然跳上虎背,挥动着手中的长刀,像是个勇敢的猛士一般指着我大喝道:“宠兽战士是绝不投降的,虽然我不能合体,但我仍要和你决一死战!”

    雷欧悲怆的大声喝叫着挥舞着长刀,像是一个走入末路的英雄。

    血虎宠也感染了主人的气势,强打起精神来,作出冲击的准备,一声声的咆哮着,拱起脊梁,前爪的指刀露出锋利的寒光。

    中央大厅的观看者们也被雷欧的勇敢所渲染,齐声的呐喊着,等待着两人最后的一击,期盼着奇迹发生,雷欧为了荣誉而战胜我!

    我望着他,雷欧的眼神中充满了坚决,这是一个男子汉的自尊,永不退缩,一往无前。

    我的心灵也似乎受到了某种震动,我举起长剑挺在胸前,表示我对他的尊敬,我们两人目光在空中碰撞,虽然我们之间相隔了数十米的距离,却仿佛是近若咫尺。

    雷欧挥到长刀在虚空猛的一斩,虎宠抖擞精神向我奔来。

    我的翅膀不甘落后的上下飞动,我身体微微前倾,双翅像是失去锁链束缚的野马在空中的草原上脱缰奔腾,一往无前。

    身体与长剑处在同一条直线上,我像是陨落的行星向着一虎一人极速坠落,耳边的风声凛冽的呼啸着,还有翅膀拍打、羽毛摩擦发出的“扑棱棱”的响声。

    我下意识的往眼旁边望去,果然那个奇怪的绿色长条又出现了,正以飞快的速度向颠峰攀升。

    渐渐的,风声在我耳边消失了,我似乎进入了一个绝对安静的环境,没有一点声音,眼睛中看着雷欧热血沸腾的表情,却听不到他的声音。

    我的血液似乎也沸腾起来,聒噪着推动着我的身体越飞越快,我感觉到体内的力量转移到了手上,又从手上传输到宽背长剑上。

    我奇怪的发现,剑似乎变大了,变长了,隔着很远的距离就将前方的空气给削成两半,就像是硬生生的从一条奔流不息的大河中,斩断河流,开出一条路来。

    我似乎看见剑在发光,先是剑尖,然后是剑身,逐寸、逐寸的发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