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17章灵犀幻戒

    更新时间:2017-04-07 14:10:04本章字数:8084字

    天色已晚,四人离开凌云峰,露宿在一座青山脚下。如今借得彩凤双翼,大家都无比高兴,但却不知这宝贝如何能让彼此心意相通。

    四人架起篝火,还未曾入睡,只见天空飘来一朵黄云,待云头降落,只见金凤仙子眼角湿润,哽咽道:“姐姐,姐姐她……她被人杀了。”

    四人闻言心中大骇,紫凤仙子的三昧真火何等厉害,究竟被何人所害,金凤仙子亲口所言,便不至于有假,这其中的厉害竟让四人不寒而栗!

    “紫凤仙子究竟是被何人所害,你是怎么逃出来的?”齐天惊声道。

    金凤仙子一边哭泣一边道:“就在你们离开凌云阁之后,姐姐和我便被六个蒙面人围困,那六个人个个法力极其高强,每个人额头上都印着一个奇怪的火焰印记,忽明忽暗,好生奇怪!我和姐姐一边抵抗一边逃走,那六个人行动神速,我们根本没法逃离,姐姐为了保护我,就……”金凤仙子越说越伤心,哽咽的说不出话来。

    “六个蒙面人,奇怪的火焰印记,他们到底是什么人?”齐天诧异道。

    “我凤族与他们无冤无仇,这六名黑衣人到底是什么人我也从未得见,想不到他们竟然会痛下杀手!姐姐为了我便被他们所杀,这个仇我一定要报。”金凤仙子沉吟片刻,转身对齐天道:“猴子,你能不能为我凤族保守一个秘密?”。

    “秘密?我一向习惯自由自在,也不知哪天不知不觉便将你说的秘密给忘了,何况我也守不住任何秘密!”齐天见金凤仙子眼角泪光浮动,知道她此刻必然报仇心切,定然是要舍弃自己的性命去寻找那六个黑衣人复仇。只不过凤族的这个秘密事关重大,她才得以委屈求全活了下来。一旦替她保守了秘密,她必然会前去寻仇。紫凤仙子被杀,可见这六个黑衣人法力何等高强,替她保守秘密便等于送她去死。

    “事到如今难道替我保守一个秘密你都不肯?”金凤仙子一脸失望,她拼命逃出凌云阁为的就是找一个信任的人替她继续保守凤族的秘密,一个关于彩凤双翼的秘密。

    “你们所拿的彩凤双翼是假的!”金凤仙子一指彩凤双翼,对齐天道。

    “假的?”齐天看看手中的彩凤双翼,如此精美的宝贝竟然是假的,齐天难以置信。

    “那真的彩凤双翼又在哪?”齐天不禁问道。

    “真的彩凤双翼早已被冰玉麒麟盗走了,藏在了生水穴之中。”金凤仙子继续道。

    “既然你知道彩凤双翼藏在生水穴中,为何不前去要回宝物?”齐天不禁心下疑惑。

    “冰玉麒麟法力无边,连孟山五虎都拜倒在他脚下。单论法力我便与他相差太远,别说去找他,恐怕连生水穴都进不去。”金凤仙子一脸无奈。

    “生水穴又是何方圣地,难道连紫凤仙子也闯不得?”齐天不禁诧异。

    “生水穴,乃虎族虎穴,与龙族龙潭齐名,齐称龙潭虎穴。生水穴进去的人很多,却从来没见过有人从里面出来。”金凤仙子寥寥数语,不禁让人毛骨悚然。

    “龙潭虎穴,真的便如你说的这般厉害!”齐天不禁惊惧。

    “我也不知道,传闻如此,或许只是为了吓唬那些胆小之徒吧!我知道你们一定会去找彩凤双翼,我便与你们一起前往,一同去探个究竟。”金凤仙子呆呆的注视着齐天,言语中有一丝恳求的意味,“我很想见识见识我凤族的至宝到底是何模样,竟然会让天下人垂涎,心生非分之想!”

    “那你让我保守的秘密又是什么?”齐天好奇问道。

    “我已经告诉你了,我凤族的至宝被冰玉麒麟藏在生水穴中啊!好啦,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我比较熟悉这里的环境,一路飞来看见这里有火光,这才找到了你们。那六个黑衣人既然能闯入凌云阁,相信他们很快便会来到这里!”金凤仙子边说边道。

    齐天满脸的无奈,原来金凤仙子所说的秘密,还亏她说的那么神秘,转眼间便公之于众。

    “为何紫凤仙子死了,并不觉得你有多伤心啊,难道她不是你的亲姐姐吗?”

    “她的确不是我的亲姐姐,真正的紫金双凤早就死了。我们是被凤族长老选出来替代她们的。为的是防止外族知晓紫金双凤已死,从而欺辱我们凤族。如今金凤死了,我也很伤心啊,不过人总有一死,不是吗?”

    “那你为何要将如此重要的事,全告诉给我们。”

    “我相信你们都是好人!”

    齐天心道,都说女人胸大无脑,看来一点都没错。真不知道她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眼下不知蒙面人已在何方,大家不敢再行逗留,即刻离开鸾凤居,奔着生水穴而去。

    平遥孟山乃是白虎的故居,惠济河从中流过,潺潺的流水声衬的山谷格外的静。河流尽头便是传说中的生水穴,虎族虎穴,唯一可与龙族龙潭相提并论,让世人闻风丧胆的地方。孟山五虎名声不如白虎响亮,可在白虎成名之先,丛林之中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百兽之中向来以象、狮、虎、豹、狼五族最为凶猛,象族与狮族一向远离华夏,而虎族与狼族为了争夺丛林之王的宝座一向争斗激烈,其中最为人所熟知的便是孟山五虎与狼氏五雄。狼氏五雄之中以奎木狼法力最为高强,若论单打独斗,孟山五虎法力皆在奎木狼之下,不过以五敌五,却丝毫不落下风,可谓旗鼓相当。若非白虎横空出世,一举打败奎木狼与申公豹,想必这丛林现下依然会是虎族与狼族共争的天下。

    齐天接着尿遁的时机,早已将藏宝之处瞧的明明白白。一行五人沿着惠济河的方向一路前行,辗转便来到生水穴的入口,此处满地落叶纷乱无常,地上一片血迹斑斑,血色呈现暗红色,众人不禁诧异,不知何人曾经在此发生过打斗。

    沿着丛林兜兜转转,生水穴突如从平地上冒出来的一般,展现在众人眼前。五人心中不禁忐忑,一入虎门深似海,进去便可能会九死一生。

    齐天看着金凤仙子,不忍见她再生变故,便道:“此处血迹未干,看来曾经有人在此打斗。生水穴危机重重,我齐天天生天养,无牵无挂,生水穴便由我去闯一闯。你们且在此等我的好消息罢了!”

    妙善见齐天舍生忘死,便道:“猴儿,此番我们前来借取彩凤双翼,怎能舍你一人前去,就算生水穴真的有去无回,大不了我们同生共死!”妙善一向和顺温婉,此刻舍生忘义竟徒生一股凛然正气,齐天心中一愣,一时竟无法辩驳。

    “同生共死,我们一同前往!”天蓬与牛大力也随即附和,想不到面对生死大家会如此坦然。

    齐天见大家心意已决,便对金凤仙子道:“你且在洞外接应,如果三日之内我们仍然没有出来,你便去龙门向大禹奏明情况,让他另想它法。”

    生水穴内光线昏暗,洞内道路路阡陌纵横,飞行极易碰壁。四人只得沿着洞壁一路前行,幸好两旁石壁上发出荧荧之光,虽然昏暗却能指引前行的道路。四人一路前行,来到一处分岔路口,前方的路明朗的分为左右两边,右边的道路笔直,一眼望去能模模糊糊的看到路的尽头刻画的虎族印记,而左边的路则蜿蜒的多。山洞中的石壁坚硬如铁,任凭如何击打也很难撬开洞壁上的一块石头。四人前行打探一番,发现右边的路根本就是死路,只有左边的路则能继续前行。

    四人沿着左侧的路缓缓慢行,一路兜兜转转,犹如转圈一般,不多时便来到下一个分叉路口,前方的路依然分为左右两边,右边的路依旧能模模糊糊的看见另一端的虎族印记。

    “看来我们像是又绕了回来,可这里却不像是原来的路,我明明在分岔路口做了记号,可是这里并没有发现记号!生水穴,生生死死,死死生生,同生共死,绝处逢生!冥灵往生阵,果然名不虚传!”妙善不禁苦苦一笑。

    “冥灵往生阵,听起来倒是蛮厉害的。看来别说见到冰玉麒麟,能否安然出去都是个问题!”天蓬心中忐忑,心想冰玉麒麟到底是何模样,至今无人得见。传闻他身披麒麟铠甲,玲珑剔透,似冰似玉,故被称之为冰玉麒麟。如今别说向他要回彩凤双翼,就连见他一面都犹如痴人说梦。

    “事到如今,我们除了坚持走下去,已别无选择!在冥灵往生阵中,无论向前或者向后走,这里的路都犹如重生一般,似曾相识却轮回不止。”妙善向来聪慧,此时也别无他法。

    虽然明知绕来绕去又似曾回到了原点,却始终无法分辨,只能一路前行,而前方的路只有两道,右边的路一目了然,左边的路依旧曲折迷离。

    苦海无边,回头是岸,前路茫茫,此处却根本没有回头路,无论向前或者向后,摆在面前的都只有两条路,没有出路,也没有退路,只能一如既往的前行!

    “右方的路一眼便能看到尽头,左方的路兜兜转转依然回到了分岔路口。看来我们要被困死在这里!”前行多时,天蓬早已泄气,“猴子,这一眼能看到尽头的地方,你便不必再去白走一趟,何须多此一举?”

    齐天苦苦一笑:“如今你我九死一生,多走一段路,希望能多一线生机。”

    天蓬无可奈何,叹声道:“想不到你居然是一个固执的猴子,比老牛还要倔强的多。”

    牛大力一脸怨恨的看了天蓬一眼,原本希望能找回彩虹双翼换回洛书,为大禹的治水大业添上一功,挣得些许功绩。如今看来恐怕要平白无故搭上这条性命。

    齐天闻言应声笑道:“这里之所以被称为龙潭虎穴,终究不一般,小心一点总是不会错的。”

    “一路走来,各处白骨累累,看来这些进入生水穴的人都被困死在此!”天蓬话说至此,心中一片胆寒,最可恨的却是此处退无可退,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如今没见着虎便要被困至死,从此长眠在这荒洞之中,冥灵道,英雄冢,想起来便觉得有些许悲凉!

    “这虎族虎穴难道真的是个无底洞,我们已经走了多久?”牛大力早已耐不住性子,俯身向齐天问道。

    “这里的路我们已经来来回回走了两个多时辰,如今这里已经是第三十六道分岔路口,再这么走下去也不是办法。”齐天直愣愣的盯着牛大力,就连侧身转头都不想多费力气。

    “臭猴子,都说你聪明绝顶,你倒是想个办法呀,再如此走下去,就快到阴曹地府了。”牛大力没好气的说道。

    “办法不是没有,不过不知道你愿不愿意照着我的话去做?”齐天冲牛大力神秘一笑,回头给妙善使个眼色。

    “有什么好法子你赶紧说?”牛大力赶紧催促道。

    “都说牛大哥乃是牛族第一力士,不仅神力过人,眼力与耳力皆卓越非凡,就连嗅觉都异于常人。你从这里一直走到下一段分岔路口,然后仔细检查下这个虎头雕像,细微之处尤其得注意,特别是这虎头雕像的色泽气味,这么艰巨的任务恐怕只有牛大哥你才能胜任了。”齐天冲妙善诡异一笑,回头对牛大力一本正经的说道。

    牛大力苦苦冥思,顷刻间似有所悟:“仔细比较这两处的虎头雕像,我们便能知晓到底是否身处同一地点,臭猴子你果然聪明,我且去去就来!”

    看着牛大力风程仆仆的背影,妙善不禁疑惑道,“猴儿,一路行来我已经做足了记号,难道是我们一时疏忽,需要再次检查这两处的虎头雕像有何不同?”

    齐天捂嘴一笑,“妙善姐姐与天蓬大哥暂且回避,等牛大哥回来便自有分晓。”

    妙善见他心有成竹的样子,便只好依他所言。

    好一会才见牛大力步履蹒跚的回来,齐天笑着问道:“牛大哥此番辛苦,不知有何发现?”

    牛大力一副极其认真的样子,“我已经发现了一个重要的秘密,也许我们真的疏忽了许多地方。待我仔细瞧瞧此处的虎头雕像才能回答你!”牛大力一边说,一边仔细的盯着眼前的虎头雕像,不时的用鼻子大力呼吸,“看来我们仍然停留在原地!”

    “牛大哥如何会有此推论?”齐天笑着问道。

    “我仔细检查过这两处的虎头雕像,几乎一模一样,没有丝毫破绽,就连这雕像散发出来气味也如出一辙。这种气味极其独特,简直闻所未闻。一股浓浓的骚味当中带有一丝水果的清香,这股骚味绝非是老虎的气味,到底是何人所留下,真让人难以猜测。而那种清香好似水蜜桃的香味,更奇怪的是其中还夹杂一丝淡淡的幽香,普通人可能闻不出,不过却难逃我牛大力的大鼻子。”牛大力顿了顿,一脸得意的摸摸鼻子,给大家详细的讲解自己发现的关窍。

    齐天以手掩面,笑着问道,“还有一丝淡淡幽香,那到底是何香味呢?”

    牛大力笑着道:“我猜这种香味是来自人的体香,就如我身上的香味一般,清新而独特!”

    一想到自己的尿臭味让牛大力闻着都香,齐天心中狂笑不止,不过牛大力的鼻子倒甚灵敏,进洞之前吃过的水蜜桃他都能闻出味来。齐天不敢说出实情,毕竟牛大力的臭脾气无人不知,他发起脾气来还真不知道会干出什么事来。

    然而他所说的一丝淡淡幽香又是什么香味呢,自己一向都被叫做臭猴子,而牛大力身上的香味估计可以吸引一屋子的牛虱。那一丝淡淡幽香又是从何而来,难道是来自妙善姐姐?除此以外齐天真想不出哪里来的香味,缓缓便道:“如今我们在这生水穴中来来回回,走的都是同一条路,想要逃出生天,就必须从中找到出路。”

    齐天看着眼前的这虎头雕像不禁来气,接着道:“可是这里就只有两条道,这个虎头雕像嵌在这石壁当中,坚硬如铁根本找不到任何可疑的地方。这虎须却越看越像猫须。”

    齐天用力将虎须扯下,拿在手中细细把玩,这虎须虽由顽石打造,却极为纤细。齐天看着眼前这只缺了虎须的老虎,模样越发觉得便似狸猫一般,情不自禁的用虎须挠了挠这老虎的鼻子。

    石虎突然张嘴打了个喷嚏,从鼻中掉下一团漆黑的东西。

    齐天心下一惊,但见石虎已然静止不动,齐天无比惊异,想不到石虎也会打喷嚏。却不知从石虎鼻孔中掉出的是什么东西,难道是鼻屎?

    齐天不免恶心的看了一眼,却发现这团漆黑的东西,看起来像一个环戒。齐天捡起环戒,发现这枚戒指竟然是由犀牛角打造而成,质地异常的温润。

    齐天越看越爱不释手,将它轻轻的戴在左手大拇指上,突然眼前一亮,面前的石壁竟然现出一道石门。齐天摸了摸这道石门,只觉得这石门异常的厚重。齐天与牛大力费尽全力将石门推开,进入石洞之中缓步前行,突然从身后飞出一群妖灵。齐天与牛大力大吃一惊,急忙向前逃窜,那群妖灵却在身后紧追不舍。

    牛大力大声骂道:“该死的猴子,你招惹了何方妖物,竟然对我们穷追不舍!”

    齐天看着牛大力逃跑的样子,不免一笑,这样子实在太狼狈!回头对牛大力道:“牛鼻子,你乃牛族之王,为何被几只妖灵弄的狼狈的逃呢?”

    牛大力边跑边气愤道:“作死的猴子,你瞧瞧你的身后,好大一群妖灵!”

    齐天回头一看,大吃一惊,黑幽幽的一片全是枉死的妖灵。齐天与牛大力赶紧没命逃跑,一直逃到了一处石窟洞前,便再也无路可逃。

    齐天与牛大力在洞前徘徊,那群妖灵片刻便已追至眼前,二人心想如今再劫难逃,年纪轻轻就要枉死在此!

    奇怪的是那群妖灵追到洞前便不再前进近一寸,齐天与牛大力大感吃惊,与其在洞外徘徊,齐天与牛大力心怀忐忑的进得洞来,只见一只病怏怏却又难以言喻的神物横卧在石洞中央,看起来像一只极其苍老的白虎。

    “原来那一丝淡淡幽香,便来自这里。”齐天不禁回味道。

    “都快要死的人了,还想着什么淡淡的幽香。石洞外面便是一群妖灵,我们还是想想该如何离开这里才好?”牛大力不禁有些愤怒。

    “你说这群妖灵为何不进这洞来?”齐天不由想到,难道是怕了眼前这神兽,想着想着心中不禁毛骨悚然。

    “我看这群妖灵是怕了你这只臭猴子了,臭气熏天,熏得他们不敢进这石洞来!”牛大力露出一丝讥哄的笑意。

    只是眼前这只白虎就连眼皮都懒得睁开一下,似乎已经沉沉睡去。

    “这群妖灵定是怕了这里的宝物,彩凤双翼!”除此以外齐天再也难以想到其他的理由,只是话一出口,面前的这只神兽浮现出一丝丝惊异,那一丝惊异是从心底震颤而出,虽然轻微但这有如琴弦颤动般的声音还是让齐天的耳朵有了丝丝躁动般的感觉。至有生以来齐天从未有过如此细腻的感触,如今就好像能听到他人心中的声音一般。齐天看着牛大力,只听他从心底隐隐怨道,“刚才那只妖灵容颜娇俏,可惜!可惜!哎!”。若不是静心倾听几乎耳不可闻。

    齐天不禁疑惑,难道自己能听到他人内心的声音?这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事情?齐天心中久久难以平静,然而目之所及,这山洞之中除了角落的石榻和石制梳妆台之外,连摆放的桌椅都见不到一把。齐天蓦然抬手,只见手指在空中赫然分为两截,心中徒然惊惧,目光上下移挪,才想起手上所戴的戒指在这漆黑的山洞中便犹如夜色一般。难道便是这枚戒指所带来的幻觉?齐天不敢想象。自从戴上这枚戒指,眼前的一切便出奇的诡异,不仅看见了之前从没见过的石门,而且被一群妖灵穷追不舍。如今还能听到他人内心的声音,齐天越想越觉得诧异,赶紧取下戒指,就在那一瞬间,眼前的一切似乎变得异常安静下来。

    齐天转头看看牛大力,只听他埋怨道,“臭猴子,干嘛这么深情的看着我!”说话声异常的响亮,将齐天从沉思中惊吓过来,原来这并不是他心底的声音。之前的那种幻觉似乎已经消失不见,看来这枚戒指真的极不寻常!

    齐天将戒指戴在大拇指上仔细观摩,戒指除了黑的难以言喻以外,一经碰触之下竟然闪耀点点星光,奇怪的是在洞穴的一角竟然也泛起点点星光,齐天寻着星光的方向走向石洞角落,遥见那石桌之上似停歇着一只彩蝶,走近观之竟是一枚蝶形发簪。那发簪通体呈漆黑色,与齐天手上的戒指材质相当。

    齐天拿起发簪,突然惊觉身后寒风四起,回首间只见牛大力横空飞起,重重的跌在石墙之上。齐天还来不及闪躲,只觉一道无形的力量重重击打在胸口之上,胸口瞬间如同翻江蹈海一般,浑身似被熊熊烈火焚烧般的难受,双眼怒火四溢几欲燃烧,头痛欲裂身体不知不觉中竟不受所控。齐天再也压抑不住胸腔的怒火,狂吼一声,整片山洞在齐天的怒吼中震荡开来,一阵狂风过后山洞便已安歇下来。

    “猴儿,快醒醒!”齐天再次睁开双眼的时候,只见妙善与天蓬已经来到身边。齐天看着牛大力还迷迷糊糊的躺在地上,根本想不起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觉得浑身说不出的难受,犹如虚脱了一般。

    妙善见齐天慢慢转醒眉头舒展,便道:“刚才的吼叫声不知是否就是那恶兽所为,声音如同地府中的恶魔发出的一般,实在恐怖!如今却不知这恶兽前往何处?我们还是速速离开此地为妙。”

    不知为何原本如同迷宫一般的生水穴,如今便只剩下两条路一道门,一眼便能看到出口。四人走出洞穴,见到洞外阳光明媚,景色怡人,不禁感叹,好不容易逃出升天,原来活着真好!

    金凤仙子等了整整一天,见到四人走出洞穴也格外的高兴,拉着齐天盘问一番,“里面到底是什么样的奇景?你们怎么弄了这么长时间才出来?有没有拿到彩凤双翼?快说啊!”

    齐天坏笑道:“你一口气问了那么多,让我怎么回答你!我们现在便返回洛河,回去的路上我细细讲给你听!”

    平遥孟山离洛河并不遥远,只不过众人经过昨天的一夜折腾都已疲惫不堪,也不愿多说什么,只听着牛大力一番吹嘘,金凤更是对洞穴中的每一样东西都颇为好奇,硬要回去闯一回生水穴才好,好不容易经过众人苦口婆心的劝说,她才放弃了这个念头,这才一道回到了洛河。

    如今彩凤双翼与灵犀幻戒已经寻回,而洛水女神想要的事已经完成了两件,至于要杀紫霞这件事似乎并不可能。就算能捉到紫霞仙子,以妙善的性格也是不愿意多做杀孽的。众人正商讨如何处理紫霞仙子这件事,金凤笑道:“要杀紫霞还不容易,我将她带到洛神面前,让她亲自动手。”

    众人听罢吃惊不已,虽然大伙都见过她喷出熊熊烈火将哮天犬逼的不敢近身,不过要想抓住紫霞仙子却绝非那么容易的事情。难道她想用变化之术幻化出假身?可洛神有洛书在手,恐怕能轻易识别。

    众人正自疑惑,一个活生生的紫霞仙子被捆立在众人面前,众人还未曾思索停当,只见洛神破水而出,洛神见紫霞仙子就站立在自己面前,怒火中烧挥手一指,熊熊烈火将紫霞仙子团团包围,众人还来不及制止,大火已将紫霞仙子燃烧为灰烬。

    齐天异常悲愤,正欲飞身上去与洛神大打出手,却被牛大力牢牢抓住。

    洛神欢声大笑,随手一挥,洛水里出现一只神龟,背上负着“洛书”破水而出。此刻洛神心愿已了便大笑着转身离去,只留下阵阵刺耳的笑声回荡在洛河之上。

    众人接过洛书,颇感悲伤,一条性命换回一本书。齐天大怒将书随手一甩,“要这破书又有何用!”眼下恨不得那火焰堆里的紫霞仙子能重生过来。齐天正自悲伤,只见火焰堆里隐隐出现一位美女,原来是凤凰浴火重生。

    齐天喜极而泣,见金凤无恙,紫霞仙子也未曾被化为灰烬,便责怪金凤道:“亏得你有浴火重生的本事,如果洛神将你溺死在洛河,或者用刀剑杀了你,或者用雷电劈了你,那你岂不要枉死!”

    金凤仙子调皮一笑道:“洛神对紫霞仙子恨之入骨,定然不会将她溺死在洛河,难道她不怕脏了洛河水,像她这么歹毒的女子要将紫霞仙子化为灰烬,当然只能用火了。”

    众人立刻转悲为喜,不知金凤究竟是真傻还是装傻。更神奇的是,有时候她竟然聪明的过份。

    让众人好奇的是,金凤仙子究竟是如何变化成紫霞仙子,让洛神都未能辨识出来的呢?众人凝视着金凤仙子,见她莞尔一笑正欲开口,突然一道身影飞过,洛书随之消失不见,其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

    只见天边彩虹高挂,能够如此神速的盗走了洛书的,看来非紫霞仙子莫属了。

    而要想追到紫霞仙子,以她的速度,别说三天三夜,恐怕一辈子也难以追到。众人无不气恼,商量着只能先行回到龙门,再从长计议。

    齐天见紫霞仙子安然无恙,心中悲喜交替。但见她不知不觉之中盗走洛书,心中又有些许不甘,一时怒上心头,道:“河图洛书我一定要拿回来。”

    说罢不理众人的呼喝,追着彩虹的方向飞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