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38章妖圣白泽

    更新时间:2019-02-12 10:44:44本章字数:4385字

    重临平遥孟山的时候,惠济河的河水几近枯竭。昔日青秀的山林尽显土黄色,林中杂草丛生,落叶凋敝。山谷依旧格外安静,生水穴外荆棘丛生份外荒凉。惠济河的源头便是生水穴,如今的生水穴四周却已不见水流。若非曾经来过这里,早已认不清此地便是让人闻风丧胆的生水穴。

    “紫霞仙子,你且在洞外等候,我去去就来。”齐天不想紫霞以身犯险,打算只身前往生水穴。

    “生水穴里面危机重重,我们一起进去也好有个照应!”紫霞明白齐天的心意,不愿他独自前去。

    “生水穴里面我走过好几十遍,对里面再熟悉不过,你在外面等候便是!”

    “既然如此,我们便一道进去!”

    “喂,紫霞仙子!”齐天来不及叫唤,紫霞仙子已经一溜烟似的进入生水穴中,齐天紧随其后。

    进入洞内,只见生水穴早已物是人非,里面显得格外的暗沉。齐天一路小心翼翼的走向最靠里的那间石室。那里曾经住着妖圣白泽,还有数不清枉死的妖灵。那些妖灵数百年来不见天日,专靠吸食误闯进来的活物为生,想想都觉得可怕。

    已然临近石室,黑暗的石室中突然传来“吱吱”的声响。齐天转身望去,只见地上窜出一团黑影,那团黑影越来越近。齐天一把将紫霞仙子揽在身后,仔细一瞧,原来是一只硕大的老鼠。

    看来生水穴已经不复往昔,原先一般的野兽是无法在这里生存的。那间石室也早已空无一物,往日的妖灵也消失不见,看来妖圣白泽早已离开了这里。

    “妖圣白泽已经不知所踪,以后要想对付九子魔王只能听天由命了!”齐天有些许失望。

    “不错,如今白泽不在这里,你们除了可以向上天祈祷以外,还可以来求我,求我给你们留个全尸。你们想借白泽之手来对付我们大王,简直就是死路一条。识相的赶紧将河图洛书交出来。”

    齐天寻声望去,原来是相柳与窫窳跟了进来,于是怒道:“我当是谁呢?原来是相柳、窫窳你们这两个跟屁虫。我还以为是九子魔王驾到,怎么不见九子魔王与荼虺呢?”

    “臭猴子,收拾你哪用的着我们大王亲自出手,今日就让你见识见识本大爷的厉害!”相柳说罢便一尾击出,丝毫不给齐天应对的时间。

    让齐天感到惊讶的是,相柳肥硕的身子居然异常的灵动。雄虺九首,往来倐忽。这式雄虺九首,齐天曾经见荼虺使过。如今从相柳手中使出,九种力量同时从周身八方击来,速度与力量犹在荼虺之上,让齐天几乎避无可避。

    齐天瞬间变化出一群猴儿,躲过相柳致命一击,真身悄悄的躲到一旁,只见空中几根猴毛随风飘摇。

    相柳一击不中,随即一尾横扫,原本狭小的石室被相柳的尾巴击打的劈劈啪啪的作响。齐天躲过这一尾袭击,拉上紫霞仙子便逃出石室。还未逃出几步,只见前方窫窳已经拦住了去路。两只巨兽一前一后,将齐天与紫霞仙子夹在中间,看来已经无路可逃。

    窫窳轻蔑的笑道:“臭猴子,想逃出升天,我现在就送你升天!”

    齐天还来得及答话,只见窫窳与相柳同时一尾击出,一上一下,在如此狭小的石道上竟然配合的天衣无缝。齐天与紫霞再也无法闪躲,一前一后分别被窫窳与相柳的尾巴卷起。没想到这两只巨兽的尾巴如此灵活,简直就如同人的手指一般弯曲自如,将齐天与紫霞紧紧的缠绕起来。

    当年黑蛇被杀,相柳极为恐惧,一直都想弄清楚其中的缘由。经过苦思冥想,终于悟出一个道理。压力越大,遭受到的反抗力便越大,一旦反抗之力过大,很可能便会遭受到黑蛇一样的结局。相柳经过多番思索,终于悟出了刚中带柔的至理。

    相柳慢慢蠕动着蛇尾,齐天虽然极力反抗,却始终难以着力,便似有力无处使。蛇尾缠绕似松实紧,经过多番的争斗之后,齐天的力气渐无,蛇尾缠绕的便越发紧密。齐天渐渐的失去反抗之力,只能任人鱼肉。

    阴暗的石洞中突然刮来一阵风,风声未止,一股牛虱哄臭的气味扑面而来。齐天脸色由红变紫,几近昏迷。双眼迷离之间,只见一个牛头模样的人物飞身过来。

    原来当日九子魔王听闻妖圣白泽的消息,让他十分震惊。不过好在白泽受伤甚重,九子魔王派手下暗中监视生水穴,发现妖圣白泽已经离开,早已不知所踪。如今他才敢大模大样的进入生水穴,这里可能是他今生唯一不敢擅闯的地方。

    “臭猴子,你若肯交出河图洛书便点点头,我可以饶你不死!”

    齐天愤怒的瞪着双眼,始终不肯低头。

    经历过几度生死,如今却似乎越来越害怕死亡,害怕独自一人轮回的孤寂,害怕死后再无人照顾紫霞仙子。

    九子魔王会将如何对付紫霞仙子?是用同样的手段杀了她,还是会想尽办法折磨她,齐天不愿再想。

    望着紫霞仙子,齐天苦苦一笑,作出今生的告别。想起她曾经说过,要寻觅一个如意郎君。有朝一日身披金甲圣衣,脚踏七色云彩,风风光光的去娶她。

    也许今生做不了她的如意郎君,就连她的性命也搭救不了。齐天心中越想越发暴戾,整个身子渐渐的热辣起来,气息也越发的急促。

    按常理来讲,寻常人被蛇尾缠住早已没了气息。齐天被缠绕的死死的,气息应该是渐弱才对,可如今他的气息却越来越急促。

    相柳身为魔族四大护法之一,生平杀人无数,能让自己恐惧的人寥寥无几。此刻心中竟然略过一丝的恐惧,当年黑蛇便是这般死在这臭猴子的手上。

    石洞中突然飘来一丝淡淡的异香,这股香味极其独特,还来不及享受这股异香,相柳与窫窳竟然毫无察觉的倒在地上。

    这般杀人的手法便是出自于巫族的九死无悔,而能在这一瞬间就杀了相柳与窫窳的,却绝非是巫族中人。因为从未见过巫族之中,有谁能将九死无悔发挥到如此无影无形的境地。而这个人终于现出了真身,凌厉的脸庞,怒眉上扬,噬人的双目,紫白微须,穿着十分的妖艳。

    齐天曾经见过,他便是救了自己的前辈,“前辈!”

    白泽只手一挥,示意齐天不必言语,转身对九子魔王道:“九子魔王,你我恐怕有五百年没见了吧?”

    “不错,五百年不见,妖圣一出手便送我如此大礼,我该如何回报才是!”九子魔王愤愤不平道。

    相柳与窫窳跟随九子魔王已久,二人法力高强,归属魔族蛇派中人。是魔族的中坚力量,也是九子魔王数百年来悉心培养的精英,与九子魔王亲如兄弟。曾几何时九子魔王甚至想将整个魔族托付给他们其中之一。万万没想到,他们二人竟然在一瞬之间惨死在了妖圣白泽手中。

    九子魔王极为痛心,简直怒不可遏,却又无可奈何!

    “若不是念在你我同是妖族中人,我早已杀了你。虽然你恶行昭彰,不过念在你一心想将妖族发扬光大的份上,暂且放你一马。相柳与窫窳却绝不可姑息,他们杀了太多的妖族中人。我若不将他们杀了,又如何给其他妖族中人一个交待?”

    “看妖圣的样子,似乎伤势早已痊愈,法力更胜从前,根本就不像他人所说受伤甚重的样子。”

    “不错,当年我被烛九阴暗算了之后,几乎神形俱灭。那些在巫妖大战中枉死的妖灵足足养护了我五百年,若不是被人误打误撞,破了天魔咒的禁制,我如今依然是废人一个。”

    “恭喜妖圣重出江湖,有了妖圣的领导,我们妖族势必会日渐昌盛!”

    “你要谨记,你身为妖族仅存的大妖,有责任繁荣我们妖族。如果你一味的作恶,就别怪我手下不留情!”

    九子魔王拳头咯吱咯吱的作响,身为魔族之王哪里曾受过这般的奚落。数百年来,九子魔王统领魔族群雄,谁也不敢如此的数落自己。这些年噬灵大法也不是白练的,未必就不能与白泽一战。

    “妖族的兴衰当然要倚靠妖圣白泽了,我不过是一介小妖,哪里能扛起守护妖族的责任。在妖圣的眼里,谁都贱不过蝼蚁。妖圣一人足以傲视三界,又何须他人插手。”

    九子魔王深知妖圣白泽的厉害,只是心有不甘,很想与之一战,哪怕不幸战死,也要一窥妖圣的秘密。究竟他是如何在一瞬之间挫败了无数的高手?这实在是一个让人心痒难耐又触不可及的奥秘。

    九式九死无悔在九子魔王手中早已烂熟于心。春风化雨、润物无声、林暗惊风、白羽没石、潜移默化、若隐若现、似曾相识、雪融冰封,最后一式九死无悔,一式比一式隐匿,一式比一式机巧。

    这原本是一套属于巫族大巫的法术。当年巫族为了对抗妖族,便以此等法术培养了无数的大巫,专为对抗妖族大妖所做的准备。虽然阴狠毒辣,能杀妖于无形,但却并非无法可解。

    这套法术最终落到妖族手中,为何只有妖圣使的如此的出神入化?任何人都不敌他的一招。九子魔王怎么也想不明白!

    妖圣究竟是怎样一位奇才,凭借这一套法术便能无敌于天下。九子魔王将九死无悔这九式在心中反复施展,依然觉得有所不足。以此套法术对抗已有准备的自己,根本就难已一击必中。而一旦失手,便即意味着失败,怎么都无法与自己的噬灵大法相提并论。这其中的关窍究竟在哪里?九子魔王越想越难以平复此刻的心情,心一横决意与白泽一战,就算死在他手中,也要弄清楚其中的秘密。

    九子魔王双拳一握,指骨间劈劈啪啪作响,怒目睁圆就要动手。

    “开弓没有回头箭,你要思虑清楚才好!”妖圣白泽淡淡的说道。

    九子魔王看着白泽一副高冷的模样,想想自己千辛万苦建立的魔族,还未曾给子孙有任何交代。九子魔王心有不甘,双手一抖化拳为掌,心中清楚的知道自己并没有获胜的把握,只得无奈作罢!

    九子魔王将手一甩,扬起满天尘飞,向前缓缓踏出两步,愤恨的离开了生水穴!

    “妖圣,数次救命之恩,无以为报,请受我一拜!”九子魔王已经离开,齐天恭恭敬敬的向前一拜,再跪地磕了三个响头,对妖圣自是无比的崇拜。

    “你我同为妖族中人,救你是我的职责所在,无需多礼!快快请起!”

    “妖圣,你是我的大恩人,对你三拜九叩是应该的!”

    “你也曾救过我一次,我们之间就算扯平了!不过我看你年纪轻轻,体内竟然潜藏着无穷的法力。再配合玄空气、玄灵气与地裂七十二术,日后前途不可限量。可惜以你目前的修为还不能妥善运用这些法力,当你有朝一日能使用这些法力的时候,便是我们妖族的幸事!”

    齐天心想,自己修习玄空气,玄灵气已有一段时日,竟然有无穷的气道潜藏在体内无法施展出来,实在有些可惜!

    “妖圣,我何时曾救过你,为何我却毫不知情?”

    “当日在生水穴中,若非你走火入魔,身体里的反噬之力打破了我身上的天魔咒的禁制,你和我恐怕都难以保全自己!”

    “看来我与妖圣注定有缘。妖圣,都说你天下无敌,杀人只用一招,我很好奇,这是不是真的。我要是能有妖圣十分之一的法力就好了?”

    “法力再高,也只能用来惩奸除恶,所谓人不犯我,我不犯人。杀人并不是一种值得炫耀的本事,只不过是一种威慑的手段。最终的目的是为了保全整个妖族不受外族侵害。你也无需妄自菲薄,以你的天赋,不出百年,你的成就必定在我之上。”

    “百年?我都不知道能不能活过百岁!”

    “只要你潜心修炼,摆脱寿限指日可待。说不定有朝一日,你能够与天地同寿也未为可知。”

    齐天满心欢喜,拉过身后的紫霞仙子,叫道:“紫霞仙子,这位便是我向你提过的妖圣前辈。”

    “啊!你是…是你!我的头好痛!啊…”白泽仔细端详着紫霞,突然之间便像发了狂一般,大叫一声,瞬间消失不见。

    “妖圣!妖圣!”齐天大声喊道。

    “这个妖圣白泽真是奇怪,见了我就像见了鬼似的,突然之间变的疯疯癫癫的。”紫霞仙子也感到十分奇怪。

    “他好像受了某种刺激,见到一些陌生的人和物便会突然发狂。”

    “有一件事我们耽搁了许久,今日妖圣白泽饶过九子魔王一条性命,我想他暂时不会再找我们麻烦。你答应过我陪我一起去吃蟠桃,现在这个季节正是时候。”

    “答应过你的事情,就算跨越千山万水,我也要陪你一起去吃蟠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