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又是你

    更新时间:2017-04-02 23:17:15本章字数:3529字

    陈凌风揉了揉眼睛,又看了看,没错,那个少女正是女鬼白雯倩! 

    此刻白雯倩脚不沾地,飘在走廊的尽头,一脸诡笑地看着陈凌风。 

    虽然与白雯倩相隔有一段距离,可陈凌风还是觉得,一股阴风在朝他吹来。 

    但很显然,薇薇老师并没有看到白雯倩。 

    不然薇薇老师也不会这么从容淡定了。 

    “放心,别人看不到我,也听不到我说话。我会开开心心陪你玩到底的,直到你答应退婚为止!” 

    白雯倩丢下这么一句话就又突然消失了。 

    陈凌风郁闷。。姑奶奶,我上辈子欠着你了?你想退婚,你那个变态老爹又不让,到头来全怪到我头上了啊... 

    陈凌风哆嗦了一下。 

    “怎么了?” 

    一旁的薇薇老师看到陈凌风的异状,关切地问。 

    “哦,没事,有点冷而已” 

    “冷?这天气你冷?” 

    “没事的薇薇老师,我们快去拿东西吧。” 

    陈凌风万万没想到,薇薇老师让他帮拿的,是这玩意儿。 

    看到薇薇老师让他拿的那玩意,陈凌风双脸透红,支吾着说:“薇薇老师,英语课用这东西?我们待会上的是什么啊?” 

    “啊,学校接到紧急通知,最近两天暂停所有英语课,说为了青少年的健康,全部改上生理卫生课。” 

    没错,陈凌风手上拿着的,是两具塑料的人体模型。 

    为了教学方便,人体模型上都标注了每个部位的名称。该长的长,该短的短,该凸的凸,哪里也不缺,哪里也不少。 

    而且这模型还被涂上了颜色,打扮的跟一个没穿衣服的真人似得,乍一看当然有点不好意思。 

    就这样,陈凌风着抱一男一女,两具塑料模型,跟着薇薇老师,走进了教室。 

    上课时间还没到,教室里已经是座满了同学,当大家看到陈凌风抱着这么两个玩意和薇薇老师一起出现时,毫无意外地满堂爆笑。 

    幸好陈凌风的座位是倒数第二排,不然啊,此刻陈凌风都想找个地缝钻进去。 

    陈凌风放好模型,尴尬地走下了讲台。 

    “肃静,现在开始上课。” 

    虽说薇薇老师是所有男生心中的女神,但薇薇老师上课的时候却十分威严,冰冷的像一座冰山。 

    在薇薇老师的课上,没人玩手机,没人睡觉,大家都专心听讲,每个人都是聚精会神。 

    “老师。这节课使用英语交流生理知识吗?”突然台下有个不知死活的家伙一脸猥琐的问道。 

    薇薇老师瞪了他一眼:“这堂课是生理卫生课,下面请一位同学上来,给大家指认模型上的人体器官。” 

    看到讲台上摆着的两具塑料模特,不少女同学都羞红了脸,这种事她们可不好意思上去。 

    男生们呢,则是一个个幸灾乐祸,看看哪个倒霉蛋会被选中。 

    薇薇老师盯着台下,也在寻找目标。 

    正在这时,陈凌风的眼前一晃,一道白影凭空出现在了他的眼前。 

    不用细看,陈凌风立刻就认出,这正是女鬼白雯倩。 

    突然出现的女鬼,让凌风吓了一大跳。 

    “退婚!” 

    白雯倩冲陈凌风瞪眼道。 

    陈凌风小声说:“不退!” 

    “退婚!” 

    “不退!” 

    “退……” 

    “就不!” 

    虽然陈凌风的声音很小,不过他在这自言自语,也很快就被人注意到了。 

    周围的几个同学都朝陈凌风看来,讲台上薇薇老师自然也看到了这边。 

    “陈凌风同学,你来帮大家指认吧。” 

    “啊……我?” 

    陈凌风只能站起身,羞红着脸,朝讲台上走去。 

    结结巴巴地念了一遍各种器官的名字,陈凌风垂着头就跑下了讲台。 

    有捣乱的同学大喊:“没听清楚,再念一遍。” 

    课堂上一片大笑…… 

    薇薇老师继续讲课,陈凌风看到的却是面前的白雯倩。 

    刚刚陈凌风害羞的模样,让白雯倩抿嘴偷笑。 

    还别说,小女鬼瞪着眼睛的时候挺凶,不过这一笑起来,还真挺好看的。 

    白雯倩“嘿嘿”一笑说:“你要不跟我退婚,我就天天出来吓你!” 

    陈凌风瞪着白雯倩,低声道:“就不!” 

    两人斗了一会嘴,白雯倩又消失不见了。 

    但这并没有结束,而仅仅只是个开始…… 

    整整一天,除了薇薇老师的课外,白雯倩几乎每堂课都来。 

    而且每一次出现,都把陈凌风吓得半死。 

    一个白衣长发女鬼,突然出现在谁的面前,谁能受得了啊。 

    因此,这一天陈凌风在课堂上出了不少错,n次被老师叫起来答题,n次被罚。 

    每一次看到陈凌风被罚,白雯倩都在抿嘴偷笑,这让凌风气的牙根儿都痒痒,可偏偏又奈何不了这个女鬼。 

    好不容易等到了晚上放学,可刚回到宿舍,一开门,女鬼就出现在了眼前,吓得陈凌风“啊”的一声大叫出来。 

    “卧槽你干嘛?吓我一跳!”正在玩游戏的板砖突然叫道。 

    “我说咱们这有鬼,你信吗”陈凌风说道 

    只见板砖用看神经病的眼神盯着凌风看,丢下一句“妈D智障”便继续玩游戏去了 

    “所以喽” 

    陈凌风无奈地摊开手,闭眼也不看白雯倩,就往前走。 

    白雯倩狠狠地瞪了陈凌风一眼,又消失不见了。 

    脱下外衣,准备换件衣服,可刚开衣柜,衣柜里就冒出一颗人头来。 

    陈凌风又吓得一声惨叫。 

    这不是别人,还是白雯倩。 

    白雯倩阴阴一笑:“退婚!” 

    “不退!” 

    另一旁,板砖又问:“呃?陈凌风,你说什么?” 

    “没你事,玩你的游戏吧。” 

    “草!你特么神经了?” 

    板砖继续去玩游戏了。 

    也不看白雯倩,“嘭”的一下关上衣柜门,陈凌风躺回到了床上。 

    结果刚躺在床上,就看到女鬼的身体浮现在上层的床板上,一头黑发垂下来,几乎扫在陈凌风的脸上。 

    陈凌风“啊”的一声大叫,翻身差点掉在地上。 

    听到这叫声,板砖又回过头,直愣愣地望着陈凌风三秒,才开口:“你不会真得了神经病吧!” 

    这一瞬间,女鬼已经消失不见了。 

    陈凌风气的“呀呀”大叫,回头看了一眼板砖:“别管我,我就是神经病!” 

    “切!” 

    板砖继续玩游戏了。 

    再一次出现,是在板砖的背后。 

    这一次白雯倩好像不是为了吓陈凌风,而是很有兴趣地看着板砖屏幕上的一番厮杀。 

    白雯倩看得颇有兴趣,最后实在忍不住,才张口问:“他这是……” 

    陈凌风白了一眼白雯倩,这一次并没有被吓到,便没好气儿地说:“你把他掐死,我就告诉你他是在玩游戏。” 

    “真的?” 

    陈凌风无语了。 

    正在这时,寝室门打开,一个人慌慌张张地跑了进来。 

    这人一跑进寝室,看了眼陈凌风,就猛地朝陈凌风扑去。 

    扑到陈凌风跟前,这人一下子扑倒,抱住陈凌风的大腿,哭诉道:“风哥啊,你可不能不管我,你一定要为我做主,帮兄弟这一次啊!” 

    陈凌风都没正眼看这人,一脚踹过去:“我没你这个兄弟!” 

    “风哥,我错了,我错了,帮帮我吧,不然帅小龙那伙人会打死我的!” 

    “烂赌成性,死性不改,你个人渣!懒得管你!” 

    陈凌风索性扭过头。 

    另一旁白雯倩看到,不由得“噗”的一声,笑了。 

    “你的这个朋友,还真有趣。” 

    白雯倩说。 

    陈凌风冷哼一声:“他就是个二货!” 

    “对对对,我是二货。” 

    虽然马辰不知道陈凌风是在对谁说话,但此时此刻,说他什么,他都不在乎。 

    面对马辰的死皮赖脸,陈凌风也确实没办法了。 

    “说吧,这一次又怎么了?” 

    “还是那一千块钱,帅小龙说,我要是拿不出,他们就打死我,把我扔去喂狗。我敢打赌,他们说的出,做得到啊!” 

    陈凌风翻了翻白眼:“还打赌!” 

    “不不不,不敢了。” 

    “唉!这是我最后一次帮你,以后再有什么事,别来找我了,我没你这个兄弟。” 

    “是是是,风哥威武!” 

    “你去跟帅小龙说,让他们给你几天时间,我也没钱,这几天我想办法找人去借吧。” 

    “风哥真好。” 

    “滚,肉麻死了。” 

    马辰嘻皮赖脸地笑着,跑走了。 

    看着马辰跑开的背影,陈凌风忍不住又叹了口气。 

    一旁女鬼白雯倩“扑哧”一声,又笑了出来。 

    “看不出,你还挺讲义气的。” 

    陈凌风很无奈地说:“你还是先把你身边那家伙弄晕吧,不然再跟你说下去,他们就把我送精神病院了。” 

    白雯倩“扑哧”一笑。 

    她这一笑,露出两个小酒窝,显得十分可爱。 

    白雯倩回过头,冲着一脸疑惑,正要说话的板砖吹了口气儿。 

    板砖就晃晃荡荡,立刻趴倒在了桌子上。 

    “靠,这...666啊”陈凌风心里吐槽道 

    “好了,我已经把他弄晕了,现在我们该好好谈谈了吧?” 

    “谈什么?” 

    “当然是退婚了!” 

    陈凌风一字一段:“退婚……没门!” 

    “你……那你让我把他弄晕干什么?” 

    陈凌风微微一笑:“我不爽呗。他现在晕了,我该睡觉了。” 

    说着,陈凌风也不看白雯倩,就开始脱衣服。 

    “你……你混蛋!流氓!” 

    白雯倩娇声骂着,两颊已经一片绯红,随即身形一闪,消失不见了。 

    见到女鬼消失,陈凌风这才松了口气。 

    看来对付女鬼,还是这招好用。 

    只要一脱衣服她就会跑,难道这是传说中的美男计? 

    陈凌风笑着摇头,也自觉无趣,便躺在床上,倒头就睡。 

    蒙着被子,本想心无琐事地好好睡一觉,可没想到闭上眼睛,那白雯倩的身影就出现在脑子里。 

    回想起这两天发生的事,陈凌风长出一口气。 

    迷迷糊糊中,凌风睡着了。 

    不知道睡了多久,陈凌风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捏着自己。 

    好像是一只小手,正隔着被子在捏着自己的胳膊。 

    再一想,陈凌风又想到,这大夏天盖着被子,自己怎么不感觉热呢? 

    猛然,陈凌风就想到了女鬼白雯倩! 

    难道又是这个女鬼,半夜来折腾自己了? 

    这么一想,陈凌风就忍不住心惊肉跳。 

    虽说这个鬼并没有多可怕,但毕竟是鬼。 

    白天时还没感觉怎样,这大晚上…… 

    这么一想,陈凌风更是忍不住全身发抖,虽然醒了,也不敢乱动,只能任由外面的女鬼蹂躏折磨。 

    就这样,陈凌风忍者酷似按摩一般的“折磨”,不知过了多久,又睡着了。 

    半夜里,陈凌风的手碰到一个软软的东西。 

    刚碰到,陈凌风就如触电般,连忙缩了回来。 

    什么东西!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