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 夜半三更

    更新时间:2017-04-02 23:17:43本章字数:2299字

    第六章 半夜三更

    什么东西!

    迷迷糊糊中,陈凌风感觉到背后有一阵阴气。陈凌风被吓醒了

    这漆黑的夜里,被这一吓,再无半点睡意。

    陈凌风战战兢兢地再伸手,小心翼翼摸去。

    黑暗中,他摸到了另一只手。

    那手很软,细若无骨,皮肤光滑,但是很凉。

    心脏一顿猛跳,陈凌风第一直觉,肯定不是人!

    不是人的话,肯定就是那女鬼白雯倩了。

    陈凌风长出一口气,不知道为什么,想到白雯倩,感觉也没那么可怕了。

    难不成是这白雯倩蹂躏的时间长了、累了,反倒自己睡着了?

    要真是那样的话,那还真让人哭笑不得啊。

    正想着,一只手突然搭到了陈凌风的身上。

    这一下又把他吓了一大跳。

    耳边传来一阵喃喃声。

    “我要退婚……退婚……”

    确实是白雯倩的声音。

    她这是……

    难道是在说梦话?

    陈凌风更是哭笑不得。

    第一次知道,女鬼还会说梦话。

    正想着,女鬼的另一只手也压在了陈凌风的身上,不一会一条腿也攀了上来。

    陈凌风下意识地伸出手,轻轻揽过她,让她睡的更舒服些。

    而这个举动,让白雯倩又往陈凌风的怀里缩了缩,像个孩子一样抱着陈凌风。

    陈凌风并不是想占女鬼的便宜,而是这大热天,寝室里没开空调,靠在女鬼身边很是凉爽。

    况且,他也不敢占女鬼的便宜。

    就这样,陈凌风又睡着了。

    后来,凌风做了一个怪梦,他梦见,自己身处无边的宇宙中,突然有一个胖胖的少年向他走来,并说 :又是一轮回了,我希望你能不再忘掉我,冥王,燮锦!……

    之后陈凌风仍旧睡的很香。

    天亮时发生的一幕和昨天一样,白雯倩大叫,就要打陈凌风。

    而陈凌风连忙逃出寝室,直接上课去了。昨天晚上的梦显然已经忘记了。

    平日里陈凌风才没这么积极,现在为了躲避女鬼,才感觉到课堂有多么温暖。

    但白雯倩仍旧没有放过陈凌风,一整天都神出鬼没,出其不意地出现在任何可能出现,或是不可能出现的角落,把陈凌风吓一大跳。

    每一次看到陈凌风惊慌的神色,白雯倩都出奇的开心,甚至还会鼓掌轻笑。

    这让陈凌风又急又气,却又对白雯倩无可奈何。

    一直到晚上,陈凌风拖着一身疲惫的身体,回到寝室。

    刚开门,又被白雯倩吓了一大跳。

    “姑奶奶,你就饶了我吧!”

    陈凌风无可奈何。

    白雯倩小嘴一厥,轻哼一声:“只要你跟我退婚,我才懒得理你!”

    “退婚不行”

    “我就是想不通,你为什么不跟我退婚?”

    陈凌风摇摇头:“反正就是不能退

    。”

    这事老鬼跟陈凌风说过,让陈凌风不能透漏,不然就会弄死他。

    白雯倩也是又气又急:“你不跟我退婚,难道是垂涎我的美色?”

    “呸!美色个屁,就你?懒得理你。”

    陈凌风瞪着眼,又一次华华丽丽把白雯倩无视了。

    这两天与白雯倩斗嘴了多次,陈凌风也越发胆大起来,该说什么就说什么。

    而正玩游戏的板砖,也习惯了陈凌风的自言自语,懒得搭理他。

    经过这几天,陈凌风的胆子练得大了许多,再面对突然出现的白雯倩,也渐渐有了些免疫力。

    白雯倩来回飘荡在寝室里,时间长了吓不到陈凌风,她也自觉无趣。

    哎!白雯倩轻叹一声。

    最后不知道什么时候,白雯倩又站在了板砖背后,盯着板砖正玩的游戏,似乎对板砖玩的游戏,很有兴趣。

    陈凌风也饶有兴趣地看了眼板砖的电脑屏幕,发现这货正在斗地主。

    汗,他平实不都是玩撸啊撸的嘛,今天怎么玩起这小游戏来了。

    “似乎……挺有趣的。”

    白雯倩低低的声音说。

    “你也想玩?”

    陈凌风开口问道。

    如果让女鬼玩斗地主,不知道会发生什么有趣的事。

    白雯倩回过头,冲着陈凌风微微点头,脸色也变得有些红润。

    “那个炸弹是什么意思?”

    “就是四张一样的牌。”

    “我明白了。”白雯倩一笑,“我也想试试。”

    “好呀,只要弄晕他,你就接着玩呗。”

    陈凌风倒想看看,女鬼斗地主,究竟能斗出什么样的火花。

    从刚才的问题看出,白雯倩似乎从前并不会玩斗地主,难道就是刚才看了那么一会儿,就看会了?

    若是那样的话,她该有多聪明啊!

    白雯倩来了兴趣,在陈凌风的怂恿下,对着板砖轻轻吹了口气。

    可怜的板砖就这样又一次的睡着了。

    把板砖推到一旁,白雯倩一脸兴奋地坐在电脑前,很是生疏地摆弄起了鼠标。

    看到这,陈凌风更加惊奇。

    很明显,白雯倩不仅没玩过斗地主,似乎连电脑都没摆弄过。

    可她就这么看了一会,竟然就学会了?

    叫地主……

    抢地主……

    三分……

    翻倍……

    出牌……

    炸弹……

    再炸……

    接着炸……

    赢了!

    卧槽?

    陈凌风看的越发惊奇,第一次玩斗地主,白雯倩竟然就赢了。

    而且不只是赢了,还打出一百多倍的高分,一把就赢了上千的欢乐豆。

    陈凌风已懵逼。。。

    接下来更加离奇,也不知是这白雯倩真的那么天资聪明,还是好运到爆,她竟然一赢再赢,甚至有一局的牌是两个炸弹一对王再加一个顺子,对方没走一张牌,就…赢了。不到半个小时,就给板砖的qq号上赢了一万多欢乐豆。

    白雯倩兴奋的手舞足蹈,似乎早就把退婚的事忘到了九霄云外。

    这让陈凌风也松了口气。

    看来以后只要给他电脑玩,自己就能清静许多了。

    只不过,要辛苦一下板砖兄弟呀。

    陈凌风看向倒在一旁的板砖,咧嘴又笑了。

    傍晚时,包子和另一个新来的室友回来了,新室友叫袁强,是数一数二的富二代,家里基业数个亿,老爸是企业界的巨鳄。在陈凌风的提醒下,白雯倩也不能再玩了。

    毕竟如果被人看到,一个鼠标自己在那动来动去,屏幕上炸弹连连,这场面也太吓人了。

    白雯倩身形消失不见了。

    这一晚没有女鬼来闹,陈凌风睡的仍旧很香。

    只不过寝室里闷热,他反倒怀念起女鬼的凉爽。

    她如果不是鬼,是个人该有多好……

    睡梦中,陈凌风遐想连连。最后居然YY上了。

    半夜里尿急,陈凌风开灯去上厕所。

    打开灯,寝室里一切正常。

    陈凌风迷迷糊糊朝卫生间走去。

    解决完毕,站在镜子前,正要洗手。

    抬头看了一眼镜子,这一眼差点把陈凌风吓得魂飞魄散。

    脚一滑,倒在了地上。

    镜子里,一张七窍流血的脸出现在他面前。

    那是一张男人的脸,面目扭曲,眼睛、鼻孔、嘴巴都流出血来。

    血水滴滴答答,似乎已经从镜子里滴到了外面。

    “卧槽XX!!!这又是……”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