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前传

    更新时间:2017-04-03 13:11:05本章字数:1413字

    云荒十九万六千七百零九年,余月,廿八

    阿烺近日甚是烦恼,平日将他捧于手心,端在心尖的父君与娘亲皆先后冷落他。前段时日他方从仙阛口中知晓,那万分疼爱他的娘亲腹中新添了一个小宝宝。自打他娘亲怀了宝宝,他父君每日清晨便拉着娘亲的手四处散步,不散步之时他娘亲便待在宫中看看闲书,嚼嚼果子或是闭目养胎。从他察觉到他失宠开始,父君便不让他与娘亲有更多的接触,限他每日与娘亲玩耍只有三个时辰,待他娘亲怀了小宝宝有些时日后,他父君竟是连让他看一眼娘亲也不行了,令他在娘亲诞儿前只许待在他的琨奕殿中,美曰免得他调皮的性子令娘亲动了胎气。哼,这一定是父君与他争娘亲的借口,他怎会是如此不懂事,调皮到此番程度的仙娃娃呢?

    虽被父君囚在这小殿中,但以小阿烺的聪明才智常常能够躲过那些总喜欢嚼舌根的八卦仙阛,然后溜出去看他娘亲。就在前几天,他又成功溜出琨奕殿,接着迅速去了娘亲的珋璃宫,刚欲推门进去,便听到寝宫里传出父君温润的声音,于是,阿烺带着不怕死的心态偷偷趴着窗外看,不料却看到他父君对着娘亲高高隆起的肚子又是摸又是听又是亲的。想他以前逍遥的日子里,彦易偶尔会带着他到凡间去玩乐,某一次彦易带着他在凡间到处蹿时,在某一古色古香的寝室看到一名男子对一娇滴滴的小娘子做出让人脸红心跳的行为,彦易作一脸淡定地说:“登徒子啊,登徒子。”当时他琢磨许久都不明白登徒子的意思。现时,虽父君此番行为与那男子所做甚有差别,但本质上应无不同,故想必父君就是彦易所说的登徒子。于是想他终于明白这词的意思,便有点兴奋,情不自禁地学着彦易的样子说了一句:“登徒子啊,登徒子。”接着,他便悲催的被父君发现了,看着父君有些发黑的脸色,阿烺的心尖颤了颤。接下来,父君撤走了他殿中爱开小差的仙阛,另派了一些更为认真可靠的仙阛看着他,并令彦易不准再教阿烺如此不逊的话,否则便要毁了他那容貌。彦易为保住他那引以为傲的、倾天倾地倾六界的美貌,便离阿烺远远的。阿烺从此在被软禁的日子里便少了一个只要美貌不要朋友的大伙伴。

    想他堂堂小天孙阿烺近来闯祸没有靠山,委屈不得撒娇,伤心无人安慰,他忒是气得牙痒痒。忆起同他一道玩耍的小萝卜前段日子的话愣是真得不能再真,唔,果真弟弟妹妹什么的都是来争宠的,于是那颗圆滚的脑袋频频点了点。

    此时,一橙衣男娃娃蹦跶状奔向正趴在圆桌上苦忆他那悲催遭遇的阿烺。

    “阿烺,我告诉你哦,我昨日听我阿娘说你爹爹领着几千万天兵去了寒岳,没个一年半载不会回来。我听了之后想着你应该非常想听这个消息,便特意来告诉你一声。顺便替你想个办法,让你偷偷溜去见你阿娘。”橙衣娃娃满脸都写着义气道。

    “真是如此?”阿烺眼中星光闪烁。

    “真,真得比萝卜还要真真真。”橙衣娃娃为增加他所言的可信度,把自己也搭进去。

    “嗯,好萝卜。”

    半日过去,两人终于想好了计策并实施当中。

    “等会你定要待在房中不能出来。”阿烺走前不忘吩咐。

    “好好。”

    “若真是穿帮了,你就说彦易把我拐走了。”

    “好好。”

    “好萝卜,事成之后我会让彦易多给你做些好玩意的。”

    “好好好。”小萝卜两眼放光,他要的就是这个。

    “那你现在按计策掩护我走。”阿烺继续吩咐。

    “好好好。”小萝卜仍处于兴奋当中。

    于是,在小萝卜的帮助下,阿烺成功见到了他日思夜想的娘亲。小萝卜便在阿烺的房中摧残彦易给阿烺做的小玩意。

    同年寒月,雪狐一族惨遭灭门。

    次年朽月白露日,锦瑟神君顺利诞下一名女娃娃,取名“箖珂”,各路仙友皆上门贺北屴帝君立下大功且喜填新子,可谓双喜临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