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5章 上学

    更新时间:2017-04-05 09:43:43本章字数:2157字

    葬完父亲后,有一天,伍小月的母亲叫伍小月跟着她一起踩碓子舂糯玉米。他母亲边舂边哭骂着说:“‘老东’啊,你这个没有良心的,先走了,丢下两个小小的来吃我的命啊。”“你要死你就要把我一起弄死了就好了。或者把这两个小的弄死也可以呀....你这样就死了,就留下我来受折磨着。”“你这个狠毒的,活着的时候跟我就没有一天好过过。最后又这样来折磨我。”.....

    在母亲断续的抽啜声中,小伍小月怕怕地在后面跟着节凑舂着。后来,伍小月在心里突然立下了一个志愿:要在自己的手上,把原来父亲在时的荣光争取回来。然后又想到自己孤零零的一个人,是多么弱小呀。于是就想,必须用“巧”才能超越众人达到目。

    不久,伍小月七岁了,同龄人都相约去读书了。于是伍小月的母亲就卖了一只鸡和些许玉米,筹够了钱送伍小月去读书。

    送到西墙山脚的一个村口时,那个村里的一个教师,刚好骑单车去学校。刚刚出他们的村口的时候,就遇到了伍小月和他的母亲。

    他见到伍小月的母亲后,就说:“表嫂啊,你们要去哪里呢?”伍现红的母亲就说:“我要带这个小子去学校去交学费读书....我们家的人都是文盲,还不知道给他安什么的名字好,想带他去到学校里后叫教他的老师帮安一个名字给他。”

    那个教师听后,于是就停下来跟伍小月的母亲说了一些话。说着走了一段路之后,伍小月的母亲就转回了家。而那个教师就走路,用单车驮着小伍小月去学校。

    到校后,那位教师就把伍小月送到一个女教师那里。然后他就按照伍小月的母亲的意思,指着伍小月对那个女教师说:“他们家里的人都没有文化,你看着给他取个名字。”说完之后那个教师就走了。

    听完了那个教师的要求后,女班主任又再问了一些伍小月的家庭情况。后来她见伍小月的额头上有许多的横纹,以为是个女孩,于是就取名为“伍现红”。

    伍现红入学后第3天,就有人告诉伍现红和李才和伍波等人说:“本村的人要团结,要走在一起。要不然会被别村的同学欺负,被打的。”于是,高大的四年级五年级的人就可以独自上学放学。而小的们就组队了。

    而吴村的吴猛,人高大得跟社会青年一样的了,但成绩不好,就读了三年的三年级,两年的四年级。他平常兜里都藏着刀,或者手里都拿着单车链做成的铁鞭的。由此,就有人让他先走,然后是次高一点的跟上,再次高一点的跟上,再次高一点的跟上.....伍现红他们是走在最后的。中午上学时,单列的,就走出了五六十米的队伍来了。

    后来,西墙山后面的峒场里的同学也加入进来,又走出了七八十米的单列队伍出来了。走了几个月后,后面的常常走出两列三列的出来缩短队伍。

    这个队伍出现了不久。东墙山后面的几个村的同学,也由一个高大的手里常拿着三节木棍的,读了四年三年级的胡辉带队,走出一个队伍来了。同时,北墙山后面的,也走出了一个经常换头头的队伍来了。

    第二个学期的一天,放晚学后,不知什么原因。五指山下的这队,走到东墙山后面的那队的回去的岔路口时,那一队的人早就成团的等在那里的了。见五指山的队伍一到,那帮人就过来打了。两队的高大的就拿着铁链,木棍对峙着打。次高大的又互相对峙着。而两个跟伍现红和李才一般大的就跑过来要拦打伍现红和李才。伍现红见状,趁着第一个跑来站不稳,刚接触时就用力一冲。一下把推翻他进了水田里了。第二个又近时,李才又过来了。两人一起把他也推翻进了水田里了。然后两人就快步走回家了。

    两人走了之后,后面的高大的打成什么样,什么时候回的家,伍现红和李才都不知道。但也不被他们说先走开的事。后来也不被学校说。

    但在学校里是平静的,一出学校,两队的人员总有要打的情况发生。双方的人都在互相提防着上学放学。

    有一天,上午的第二节课课间休息到半的时候,伍现红就跟一大帮的同学在高坡上的草地里面玩耍。后来就见在村公所里面卖货的那个老板,走到草地这边来问同学们说:“胡辉呢?”然后有一个同学就说:“刚刚回到他的教室里面了。”那个老板就说:“他在哪个教师里面?”另一个同学就指着三年级的教室说:“在那--三年级的教室。”

    那个老板知道之后,就急急的往三年级的教室走去。后面的同学见他走的那么急,估计发生了什么的事情了。于是都一窝蜂的跟着走过去看。

    后来,到了三年级的教室里的时候,见胡辉正坐在他的座位上。而那个老板则直直的走到胡辉的身旁,从他的两边的裤袋里面和上衣口袋里面和书包里面,摸出一把把的纸币出来了。那些纸币都是一毛两毛五毛和一元两元的纸币。摸出来完之后,就有一大堆的纸币在桌子上面了。然后那个老板就数,一共就有214元钱。数完之后,那个老板就说:“你以为没人看见你呀?周围的,他们都是帮我看着的。你什么时候进去,什么时候出来,他们都看的清清楚楚,你想乱来。”而从始至终,胡辉都没做声。

    那个老板拿完钱正准备要走的时候,上课铃声也响了。于是所有的同学就都回各自的教室里去了。而后来,社会上的打得过胡辉的人都叫胡辉叫做“214”的了。

    后来,第二个学期时,听说吴猛因为很高了才读四年级,不好意思,就不读了。而东墙山那边的那个胡辉,好像也因为太高了还读年级低,不好意思也不来读了。这样,两队人互相打架的思想就不那么激烈的了。双方人都互相成团,互相提防而已。

    北墙山后面的那队人少。有一次,五指山队的就几个人过去要打他们。他们的有些就跑。而在墙边时,有两个人就过来迎打伍现红和李才。四人在墙边扭打了一阵后就对峙着。后来见高大的人回家了,伍现红和李才也转回家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