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1)麦子的心酸

    更新时间:2017-08-22 20:25:40本章字数:1430字

    第12章 麦子的心事

    (1)麦子的心酸

    修车厂的工工作这几日都非常忙,江成彦常常忙到晚上十点钟。

    店里的老师傅们都不愿意加班,小实习生们业务都不太熟练。所以他的工作强度有点大,他常常在想自己作为一个小修理工,不管怎么干都只是一个打工仔。月薪那么少,黑心的老板剥削工人的剩余价值,压榨员工。努力到底有什么用呢?这个社会说白了就是靠关系和权利支撑的利益链。自己举足若轻,说话的分量也自己清楚,长久下去也不是办法。终究会找到出头的一天。

    这一批的实习生有3个,其中最安静胆小的是麦子,另外两个个字高一些。他们都跟着不同的师傅,跟着老刘老高和阿金。阿金三十多岁,和老师傅们关系较好,也是厂里的老员工了,在同行中的地位也比较高,说句不好听的,他们就是厂里的“黑帮老大”。面对不公平的事江成彦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明哲保身。在老板面前,他们也不敢太过分。一般工作时间老板不会经常来到店里巡视,老板娘也会在一、三、五的下午到修车厂里查账。

    大伙都要敬这些老师傅几分,除了麦子以外的两个实习生非常懂得讨好师傅,没事常在跟前递水倒茶和送烟。可是麦子就是一个小木头,从职校出来到了工作岗位还不会人情世故这些东西。在修车技术这个方面,厂子里的老师傅都看得太多的实习生了,作为厂子里的老油条,他们可精着呢!来了一批又一批的徒弟,都被他们磨练的意志坚定,或者掺不忍睹。所以在老师傅的眼里,都不会太重视麦子,有什么好事也不会叫上他,反而是把什么脏活累活都交到他的手里。吃饭的时候,麦子都是最后一个人吃得,吃一些剩下的青菜和剩饭。

    这些江成彦看在眼里,这些实习的苦日子他以前都是这么过来的,人在江湖,哪有出来混不还的。他当初也是低眉顺眼,假装唯唯诺诺才度过他的实习生涯成为今天的熟练工人的。他看着麦子傻里傻气的样子,仿佛看到自己过去的影子,也会有时候照顾这位实习生,把他带到身边观摩协助,教他一些修理的技术。

    这天收工的时候,这些师傅们组织去吃火锅。但是江成彦推脱了,没有去,他想早点回去跟她约会。他想累了一天了,自己的休息时间才不要浪费在这上面,还是去跟她吃完饭好多了。但是麦子被强拉着去吃火锅,吃完那火锅后他们又拉着麦子去酒吧喝酒。这些工人经常这么出来玩,喝酒找乐子。他们大部分的妻子都在老家,没有老婆的也没有女朋友,就跟着这些已婚的“光棍”人士一起找乐子。城市的灯红酒绿,在夜晚盛开了娱乐之花。

    在酒吧里,麦子喝了太多酒,意识不太清。他年纪较小,才二十岁,也不经常喝酒,今日被老师傅们劝酒,更是不胜酒力,脸红脑袋疼。走去厕所的时候不小心碰到了舞台左边的一桌客人的酒杯,离他最近的男子站起来,抓着他的衣领不放。还骂他笨蛋。

    那男子也是喝了些许酒,接着酒精的劲他异常飞扬跋扈,不肯松手,突然又把他推到地上。麦子踉跄站不稳,向后倒地,后背撞到了吧台的桌子上。同行的一桌人里,一人皱了皱眉头,站起来打圆场,“刘总,来来,我们喝酒,别让一个小角色打扰了 我们的兴致”。他走过刘总的身旁,把他拉回了酒桌上,便使个眼色让助理敷衍着刘总。

    旁边的人也看着热闹,见没有好戏看了便散了。然后走到麦子的旁边,把他拉了起来,扶着他走向洗手间,说:“喂,你怎么样啦?”。麦子眼神迷离,定神一看,身旁的男子身材高挑,鼻梁高挺,眼眸深邃,眉宇间透露着英气。“欸,咿,你长得着真好看”。麦子半扑在那人的身上,耍着酒疯。从洗手间出来后,麦子在模糊中好像听见那人问他家在哪里,看似要送他回家。但是后来的事情,他就没有意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