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若干皇后墓的传说

    更新时间:2017-04-07 15:55:13本章字数:2097字

    出了小区,赵志勇看了一眼车上的时钟,是凌晨1点55分,谢秃子他们行动了快十分钟了,如果没猜错的话,再过二十分钟左右谢秃子他们应该就到重安收费站了。

    夜晚车少,遇到查酒驾的,认识他的交警直接就摆手放行了,不认识的赵志勇也不想多啰嗦,按规矩吹测试仪。

    忽然间,赵志勇想起一件事来,他赶紧靠边停下车,用手使劲拍了一下脑袋,嘴里还烦躁地啧啧两声。

    紧跟着拿出手机就拨了一个号码。

    “赵队!”

    “小李,刚才我疏忽了一件事,这几天全市查酒驾,交警队怕是都空了吧?”

    “赵队你放心,这个我想到了,今天正好轮到我一个同学值班,我提前跟他说了,让他找了几个朋友在帮忙呢,我专盯重安长途站往南的方向,其余方向他们盯!”

    “知道了。”赵志勇随即挂断了电话。

    重新发动汽车,开了差不多十几分钟之后,就在一个小区门口停了下来。

    这个小区叫海湾国际花园,名字看上去很高大上,但这个小区却是西华市差不多最早的一批小区式住宅群,因而外面看着破旧不堪。

    这种小区,自然也就没什么严格的安保措施了,大门口的岗亭里一个穿着黑色夹克的人正靠在椅子上张着嘴巴打盹,赵志勇把车停在小区门口,就徒步走了进去。

    来到五号楼三层的301之后,他伸手敲了敲门。

    过了十几秒,里面传来了声音。

    “谁啊?”

    “我,赵志勇。”

    紧接着,门就被打开了,一个穿着睡衣的青年男子端着茶杯出现在门前。

    “这大半夜的,你怎么来了?”青年男子一脸疑惑地说道。

    “有急事,想请你帮忙。”赵志勇说道。

    “进来说吧。”青年男子将赵志勇让进了屋里。

    “事情紧急,我现在想知道一件事,从重安收费站往南到泰康,沿途有没有古墓的痕迹?”

    赵志勇连坐也没坐就问了这么一句。

    青年男子将杯子放到茶几上,坐在沙发上答道:“往泰康,沿途有几个县?”

    “三个,佑水,信安,黄土铜。”

    “你的功课做得真不到位,西华人都说三个地方叫晋西三秃。”

    “这个我当然知道。”

    “那你还大半夜来跑来问我,我说老兄,莫不是你在跟我逗闷子,我可干着正事呢。”青年男子用手点了点放在茶几上的书说道。

    赵志勇也不生气,接着说道:“明面上的东西我自然用不着问你,不过以你的能耐,肯定能告诉我一些藏着的事儿。”

    “不敢当啊。”青年男子不屑地说道。

    “真没时间了,这个目标是我们查了很久的人,从半年前开始忽然没动静了,今天好不容易得到线索,你得帮我!”

    青年男子皱眉道:“谢秃子?”

    “没错。”

    “不太可能啊。”青年男子喃喃自语道。

    听到这话,赵志勇眼睛顿时一亮,随后也跟着坐了下来。

    “说来也巧,上个星期外地过来了几个朋友,闲聊的时候有一个朋友说起了咱们西华周围的古墓情况,其中就有一个我从来不知道的传说。”

    “什么传说?”

    “你有时间听吗?”青年男子问道。

    赵志勇看看手表,然后点点头道:“这么关键的事,没时间也得挤时间!”

    “我长话短说吧,在历史上的南北朝时期,北魏政权中分裂出另一个魏国,史称西魏,西魏的都城就在这里,大概是公元五五七年的时候吧,西魏权臣宇文护废掉了西魏最后一个皇帝拓跋廓,这个拓跋廓后来被封为宋公,不就就被杀了,他死后葬在何处至今无人可知,但他有一个皇后,是西魏大将若干惠的女儿,史称若干皇后,历史上记载这个皇后在拓跋廓死后就出家了,可我那朋友却说他无意中在几本孤本古籍中发现了一些端倪,若干皇后死了之后,她娘家的人将她安葬在了出家寺庙附近,而那个寺庙所在地,应该就在现在的佑水县。”

    “你所说的传说就这些?”赵志勇语气急促地问道。

    “别急,还有呢,若干皇后当时已经是一个尼姑,虽说没有荣华富贵,可贴身却藏了一个宝贝,那是拓跋廓交给她的,一个巴掌大小的玉牌,玉牌是西魏开国皇帝元宝炬所传,元宝炬知道乱世中风雨飘摇,因而藏了一笔财宝,藏宝的地点就刻在了玉牌上,从不离身,后来就落在了拓跋廓的手里,而拓跋廓在感到危机之前,将玉牌交给了若干皇后。”

    听到这里,赵志勇马上问道:“这个是已经经过确认的,还是只是你朋友的推测?”

    “推测,仅仅是推测,不过我那朋友是专门研究南北朝历史的,正史野史都研究,他既然敢开这个口跟我闲聊,不会是无的放矢。”

    “你那位朋友学术水平如何?”

    “在南北朝历史学的这个圈子里,他说第二,没人敢说第一。”

    “那就奇怪了,既然这种水平的人都不敢肯定,那谢秃子他们怎么会知道的呢?”赵志勇接着问道。

    青年男子微微一笑道:“所以我刚才说应该不太可能,也许只是巧合,或者说他们也发现了别的什么,总之对于你说的这三个地方,我只知道这么点,你还别说,要是上周你来问我,我连这点都不知道,你运气一向很好,这次也不例外。”

    “不管怎样,对于我来说,任何侥幸心理都不能存在,谢谢你的线索,我得赶紧去!”

    赵志勇站起身就要往外走,青年男子马上说道:“你等等,我跟你一起去吧。”

    “你你知道我要去哪你就跟我一起去?”

    “你肯定是要去佑水县看看,我跟你一起去,说不定我可以帮的上你。”

    赵志勇摇摇头道:“你的好意我心领了,可大半夜的我也没法去申请......”

    话没说完,青年男子就打断了他:“算我没说,赶紧忙你的去吧,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再给我打电话。”

    “对不起。”赵志勇致歉之后就马上离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