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章-案情分析

    更新时间:2017-04-10 21:51:10本章字数:2066字

    “那一会儿看完牙,您就带他去您那里吧,我忙完就去接他。”

    “喂,爸爸。”正在这时,电话那头传来了一个小孩的声音。

    赵志勇赶紧用手搓搓脸,然后说道:“乐乐。”

    “爸爸,昨天晚上我忘记我做的什么梦了,奶奶说你回来的时候我还在睡觉呢,是吗?”

    “是啊乐乐,爸爸回去了,你还在睡觉,我就没叫你,正好爸爸还有急事。”

    “哦,那爸爸再见。”

    “乖,爸爸忙完就去接你。”

    挂了电话,门口就传来了敲门声。

    “进来。”赵志勇头也没抬地说道。

    “咱们的赵支队又是一夜没睡吧。”

    “刘局!”赵志勇赶紧站了起来。

    外面走进来一个满脸笑容的男人,岁数大概五十上下,身形挺直,虽然笑着,却也透露着威严。

    “你快坐,我刚刚路过,看到你门开着,就知道你又是一夜没睡,怎么,昨晚有什么行动?”刘局坐在沙发上问道。

    赵志勇也坐了下来,叹口气道:“别提了,好不容易有了谢秃子的踪迹,没想到把人惊着了,忙活半夜,连根毛都没抓着。”

    刘局脸上笑容一收:“谢秃子露面了?”

    “露面也没用,这下恐怕又要藏起来了。”

    “谢秃子有多重要你比谁都清楚,怎么这么不小心,他都消失大半年了。”刘局严肃地说道。

    “刘局,我检讨,是我安排的不够周密,我们会马上开案情分析会。”

    “检讨就不必了,你抓紧点,尽快给我送一份昨晚的行动报告。”

    “明白。”

    刘局抬手看了看表,指了指外面道:“你先吃点东西吧,不管怎么说,身体不能垮了。”

    “刘局放心。”

    刘局刚刚离开不到五分钟,几个人就鱼贯而入,走在最前面的是郭娟,她手里提着一个塑料袋,直接放到桌上道:“赵队,你又一夜没回家,赶紧吃点东西。”

    赵志勇打开塑料袋,从里面摸出一个肉夹馍,三口两口吞下肚,又喝了两口豆浆,随后就站起来说道:“走,会议室。”

    “赵队,林先生在外面,说要见你。”郭娟忽然说道。

    “林烜之?”

    “是的。”

    摇摇头之后,赵志勇掏出手机拨了个号码。

    “你要见我?”

    “昨晚谢秃子的事怎么样?”

    “案情还没进展,我不能透露太多。”

    “别废话,我已经给你们刘局长打过电话了,他说你们一会儿要开案情分析会,同意让我旁听。”

    “你等着,我去问问,如果刘局同意的话,没问题。”

    “不用问了。”这时候,刘局忽然出现在了门口。

    赵志勇赶紧挂了电话,摆摆手示意其他人先离开。

    “刘局,这案子还没弄清,林烜之现在参与进来,不妥吧。”赵志勇小心翼翼地问道。

    “别跟我抖机灵,你小子这点花花肠子我清楚的很,谢秃子的案子也不是什么秘密,再说了,你昨晚不是还去找人家帮忙吗?”

    “我......”

    “你把握好分寸,什么该透露什么不该透露,不用我教你,你也不是第一次跟他合作了。”

    “是!”

    等赵志勇到了会议室之后,里面已经坐了六个人,除了李小元和二组的四个人之外,还有一个身穿黑色中山装的青年,正是昨晚赵志勇去找的那个人。

    他的名字叫林烜之,文物世家出身,对文物鉴赏,堪舆及墓葬文化很有研究,此外,还是一位古武术爱好者。

    赵志勇坐下之后,直接说道:“诸位,刘局特批,请林烜之先生协助我们。”

    几个人都对着林烜之点了点头。

    “郭娟,你先说一下你跟上去之后的事情。”

    “是!谢秃子的车从重安收费站开出之后,我就奉命跟上,当时赵队说谢秃子是要去佑水,从事后来看,可能性有百分之九十,西华到佑水有高速路,路况很好,但谢秃子他们开了没一会儿之后就下了省道。”

    “这是疑点一,接着说。”赵志勇边说边飞快地用笔在本子上写着什么。

    “从西华到佑水的省道非常难走,这几年高速路通车率高,几乎占了近八成,所以对省道的维护就没跟上,我跟着他们下了省道之后,除了我们两方,就再没有别的车。起初我开的很慢,但谢秃子他们很快就没了踪影,所以我就提速追,结果追着追着忽然发现路边有一辆车,继而有人在路中央拦住了我,赵队,剩下的我已经在电话里和你汇报过了。”

    赵志勇点头道:“按常理推断,大半夜放着好好的高速路不走,非要走省道,这很可疑,而他们又拦住你,说明你也许很早之前就暴露了。”

    郭娟道:“有这个可能,对方明显是有备而来,绝非随便试探。”

    “小李,说说你那边的情况。”

    李小元点头道:“夜里我一直守在交警队,一直守到早上7点多,从监控中看到的情况是,那辆银灰色江淮七座商务车没有在重安收费站再出现过,要么就没有回来,就是是从别的路回来的。”

    “郭娟,从他们发现你的地方回西华的话,有几条路?”

    “两条,一条是往前开个十几里之后有个掉头的地方,可以原路返回,我就是这么回来的,另外一条是一直往前开,过了武台收费站再开几十里,有一条弯路可以上高速,不过上了高速还要开个四五十里才能有掉头的地方,而且中途没有服务站。”

    赵志勇道:“发现郭娟的身份,谢秃子肯定不会再去佑水,但他的车只有一半的油,第二条路应该行不通,不过还是要确定一下,大力,你马上给武台镇派出所打电话,让他们去问问武台收费站的人,看看有没有银灰色江淮商务车通过。”

    “是,我这就去。”

    等刘大力走了之后,一直默不作声的林烜之开口了。

    “我插一句话,谢秃子不是一般的文物罪犯,所以你们要打开思路,不能用固有的思路去琢磨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