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八章-新的科研计划

    更新时间:2017-04-12 23:20:38本章字数:2082字

    “钱教授您好。”江代成拘谨又恭敬地说道。

    “好,愿意跟着学就是好态度,来,我也给你们介绍一下。”钱正拄着身边的拐杖站了起来,用手一指坐在右手边的一个身穿蓝色唐装的老者道:“这位是北华大学的薛博文教授,国内青铜器领域的顶级学者。”

    “薛教授您好!我拜读过您的几篇文章,没想到今天能见到您,学生林烜之。”林烜之鞠躬道。

    薛博文只是笑着点点头,没有说别的。

    紧跟着,钱正用手一指薛博文旁边一个身穿黑色西装的老者道:“这位是北华师范大学的金家运教授,正业是研究战国史的,不过他更喜欢历朝历代的野史,哈哈。”

    金家运站起来说道:“早就听钱老说起过你,我仰仗比你年岁大,就称呼你小林了,你可不要介意。”

    “不敢不敢,金教授您好。。”

    钱正看了看表,对着刚刚那个带林烜之进来的人说道:“小孙,时间还早,你去泡壶茶,我们几个正好先聊点别的。”

    “好。”

    “孙......孙大哥,我去吧。”江代成听到这话,想抢着去干这件事,却又不知道人家叫什么。

    “我叫孙梁,小江你还是坐在这里吧,可别枉费了林老师的苦心。”孙梁笑呵呵地说完后,就出去了。

    “小林,坐吧。”钱正招呼着林烜之坐在他左手边的沙发上,江代成则是自觉地站在了林烜之的旁边。

    “老金,正好闲着没事,你把路上跟我叨咕的那点事儿,说给小林听听。”

    金家运笑眯眯地点点头,然后说道:“小林,是这么回事,我对考古一向很感兴趣,而且也参加过几次大型的抢救性发掘,当年这里抢救李贤墓的时候我就在场,我还记得在里面出土了几幅壁画,其中有一副壁画,画有近二十余个骑马之人,有几个手执木杖,一边骑马一边抢球,不知小林知不知道这幅画?”

    林烜之微微一笑,略一点头道:“抢救发掘李贤墓的时候,我还没有出生呢,不过您说的那幅打马球图,我是亲眼见过的,不得不说,从线条、墨色到人物之间的比例,都拿捏的恰到好处,堪称壁画中的极品,而且,还有很重要的史学价值。”

    “那小林对上面所描绘的马球,有什么见解吗?比如说它究竟起源于哪里?”金家运接着问道。

    “这个似乎有两种意见,但我个人倾向于起源于古波斯的说法,从曹植在名都篇中的‘连骑击鞠壤,巧捷推万端’能准确地判断出至少在东汉末年,马球就已经很流行了,不然不会出现在曹植的作品之中,历史上我国和古波斯的交流,在汉武帝乃至之前就已经有了雏形,那时波斯人善于骑兵作战,民间骑术也甚为流行,我想应该和马球的出现有所关联。”

    听了林烜之的话,金家运道:“有几分道理,不过和我的看法不太一致。”

    就在金家运要接着说下去的时候,外面传来了脚步声,随后又走进来两个人,都是白发老者,一个瘦高,一个矮胖。

    林烜之马上站了起来说道:“姜教授,李教授。”

    两个老者似乎对林烜之很熟悉,略一点头之后就直接走到了钱正的面前。

    一番介绍之后,金家运和薛博文都认识了这两人,瘦高的老者叫姜环,晋西大学历史学院长。矮胖老者叫李敬国,晋西大学考古系副教授。

    寒暄几句之后,众人就到了里面的隔间,隔间里摆了一张圆桌,周围放了六把椅子。

    六个人落座之后,江代成也搬了一把椅子坐在了林烜之的身后。

    “老师,各位前辈,我就先出去了,有事你们招呼我。”孙梁客气地说完之后,就马上退了出去。

    “咳咳,诸位,时隔两年了,我又牵了个头,咱们几个聚一聚,这次我特意把老薛和老金请来,希望这一次我们的活动,能有更大的收获。”钱正说道。

    顿了一顿,钱正接着说道:“下面我简单说说我的计划吧,这一次,我打算把重点放在搜寻已经被盗的古墓上。”

    “哦?”金家运微微皱了一下眉头。

    “这几年,国家的文物保护事业开展的并不顺利,大量珍贵的古墓被盗,不仅毁坏了我们的历史文化,还让很多国宝失去了踪迹,但即便是被盗的古墓,只要认真抢救发掘,还是能从中得到一些遗留的东西,只是这件事做起来不容易啊。三个月前,我联系了几个重量级的人,联名给国家文物局写了报告,我有一个学生,现在是文物局督察司的司长,后来就是他给我打的电话,说上面抱着试试看的态度,让我牵头找人做这件事,还给起了个‘已盗掘古墓后续科研工作小组’的名字,当然了,现在是试行阶段,我暂时担任副组长。如果工作取得了进展的话,那接下来国家会给予大力支持,包括人力财力,我想了想,觉得有在座的诸位,人倒是够了,现在大家说说意见吧。”

    钱正说完这一大段话之后,端起桌子上的杯子喝了一口水,杯子刚放下,林烜之就开口了。

    “钱老的这个想法太好了,我们向来对被盗古墓的重视性不够,即便是抢救性发掘,大多也针对的是那些因施工或者是自然灾害而出现的古墓,人为破坏的墓,因其破损程度严重,导致发掘的难度加大,往往也是有心无力。不过我相信,只要肯下功夫,即便是被盗光的墓,也一定会留下有价值的东西,所以我同意钱老的想法。”

    “老钱啊,你嘴可够严的,来的时候只说是采风找墓,结果又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金家运笑着说道。

    一直没有开口的薛博文摇摇头道:“老钱,你的想法确实很好,但你想过没有,如果政府部门没有给予大力支持,只靠你我几个老头子,怕是很难做出成绩。”

    “老薛,你这话我就不爱听了,老头子怎么了?没听过老骥伏枥志在千里吗?”钱正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