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章-从传言开始

    更新时间:2017-04-13 23:17:18本章字数:2060字

    薛博文勉强露出笑容道:“我本人没什么意见,如果你坚持要做,那我肯定奉陪。”

    钱正点点头,接着说:“各位,这件事可不是跟以前一样,随便走走看看,如果我们真发现了被盗掘的古墓,那就一定要探个究竟,所以吃苦受累是少不了的了。”

    “钱老,事情很有意义,我绝对支持,但你也知道,我和老李现在还有教学任务,怕是不一定能抽出时间啊。”姜环说道。

    “这个没关系,我可以出面找人协调,两三个月的时间还是能协调出来的,但前提是你们自己要愿意才行。”钱正说道。

    “我没意见,总待在课堂上也不是个事儿,如果有这样的机会,那很是难得,要是再从中发现点什么有价值的,那对于我们的教学也是大有好处的。”

    听众人说了一圈,钱正似乎很是满意,他对着众人抱拳道:“那就多谢各位鼎力支持了,其实我早就知道你们一定会愿意,那么事不宜迟,现在我把接下来咱们的路线和分工说一下。”说完,钱正就从口袋里摸出一个黑色封皮的小本子,看到这一幕,其余五人都无奈地笑了。

    “这个老钱,老奸巨猾!”薛博文说道。

    钱正不动声色地打开小本子,然后说道:“这一次,我打算从巴留县开始,七十年代初,巴留县有一座古墓被盗,而当时巴留的文物部门还没有正式成立,只有少数几个人去现场看过,报告上只写着盗掘严重,无法抢救,事后也就不了了之了,前些日子我跟一个老友闲聊到这件事,他极力劝我要想办法到那里考察一下,因为他怀疑那个墓有可能是王宗瑶的墓。”

    “王宗瑶?就是那个前蜀的大将?”林烜之插话道。

    “没错,王宗瑶是前蜀的大将,而且还是前蜀开国皇帝王建的养子,此人能力一般,后来被郭崇韬给杀了。”姜环简单地说道。

    “既然是前蜀的大将,那墓地怎么会在巴留?”薛博文问道。

    “此人最大的功绩,就是率军攻克了凤州,而如今的巴留,就在当时的凤州境内,但有一个传言说郭崇韬要杀他的时候,他带了几个人仓皇出逃,逃到凤州境内之后就神秘失踪了,虽说是传言,但可信度颇高,估摸着钱老的那位朋友,也是听到了这个传言吧。”

    姜环说完之后,钱正一竖大拇指道:“我那老友确实相信这个传言,不过我也跟他说了,那地方埋的人多了,不一定就是他,但我想既然有这么个说法,我们不妨来个抛砖引玉。”

    “也对,总要扯出一根线头来。”

    “行,就按钱老说的办吧。”

    “好,既然大家没什么意见,我再说一下分工,姜教授和李教授负责收集关于王宗瑶的文献并加以研究,给咱们提供佐证,老金负责从野史上找一些线索,老薛负责总结分析,我负责协调当地的有关部门给予一定的协助,小林。”说到这里,钱正顿了一下。

    “钱老,您吩咐。”林烜之说道。

    “你在这里最年轻,但论及堪舆风水和对墓葬的了解,你可是当之无愧的大家,而且你小子身手也不错,所以你就要辛苦一些了,不仅要留意沿途看看有没有什么古墓的痕迹,还要在进墓里面探寻的时候当先锋,还有,你得保护我们几个老家伙的安全,还有......”说着说着,钱正似乎也有些不好意思了。

    “钱老,您不要跟我客气,有什么需要我做的,您只管开口。”

    “好吧,那我就不客气了,还有就是一旦在里面发现了什么东西,你要第一时间参与到鉴定之中,要保证用最快的速度把有价值的东西保护起来,并且做好记录。”

    “没问题,这些您尽管交给我。”林烜之犹豫都没犹豫。

    “那好,今天就到这儿吧,各位,咱们三天后出发,这三天里,大家就各自按照各自的分工去准备。”

    等人都散去了之后,钱正单独叫住了林烜之,并和他一起来到了自己的房中。

    “小林,这两年西华的古墓保护做的怎么样了?”落座之后,钱正直接就问了一句。

    林烜之叹息道:“盗墓贼就和打不死的臭虫一样,不过总体形势好多了。”

    “那个跨国文物犯罪集团,现在有什么动静吗?”

    “目前还没听说有什么动静,您那里有什么消息吗?”

    钱正将拐杖放到一旁,双手交叉放到小腹上,忧心忡忡地道:“听朋友说,公安部从年初到现在开了三次会,每一次的会议重点都是要严厉打击文物犯罪,尤其是点名了晋西的文物保护工作,其中对于那个神秘的跨国文物犯罪集团,更是要重点打击,早日抓捕。”

    “现在重视到这个程度了?”林烜之似乎很吃惊。

    “我们国家的经济是蒸蒸日上,经济好转了,就该抓抓文化了,毕竟作为一个大国,要经济文化两头出彩才行。”钱正说道。

    “重视了就好,只要重视了,那些犯罪分子就没几天好日子了。”

    “小林啊,你虽然不是体制内的人,可这一身本领不能糟蹋了,不能只顾着游山玩水,必要的时候,也得帮着咱们的警察,毕竟文物犯罪离不开文物和墓葬,而这两点,都是你的专长。”

    林烜之苦笑道:“我当然愿意出力,可您也知道,咱们的政府部门,尤其是公安部门,保密性很强,除非他们需要,否则我就算有力气也使不上。”

    钱正点头道;“这个我想到了,所以我头两个月就跟几位朋友聊天的时候提过建议,在文物大省,尤其是文物犯罪猖獗的地方,可以适当的让当地文物保护部门聘请一些学识渊博,背景干净,而且品行端正的人作为顾问,帮着办案。”

    “好主意!”林烜之拍手道。

    “破文物案子太难了,因为涉及到的各种专业知识实在太多,光指望咱们的警察,那会累坏他们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