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十五章-学术角度的鉴定

    更新时间:2017-04-20 00:02:46本章字数:2056字

    警察带着那个摊主离开之后,秦月玲忧心忡忡地问道:“难道那个砚台真是偷的?”

    “玲玲,虽然我没做仔细的鉴定,但我肯定那块砚台不是现在的东西,而且是刚刚被挖出来的。”

    “如果真像你说的那样,那个人是不是要坐牢啊?”秦月玲接着问道。

    林烜之道:“得看性质了,如果他是知情者,而且还参与偷盗的话,那就严重了,如果他是不知情的情况下弄到的话,罪状会减轻一些。”

    “哦,原来是这样啊,唉,本来是想逛逛街给你买块好砚台,没想到出了这么一档子麻烦事儿,我这眼睛还真毒。”秦月玲自嘲道。

    “这就是天意,如果我们能保护一件真正的文物不被破坏,那就是功德无量的大好事,和你治病救人是一样的。”林烜之说道。

    “好吧,听到这些我还是很开心的,我想你也没心情逛街了,我干脆回家睡觉了。”

    “我送你。”

    “废话,当然要送我,这么晚我一个人回去,多不安全,毕竟我有着倾国倾城的容貌。”秦月玲说道。

    “倾国倾城不对,应该是世间无敌。”

    “哈哈,说的对!”

    两人就这样说说笑笑上了出租车,等到林烜之刚从秦月玲家的小区出来的时候,手机就响了。

    “什么事?”林烜之接通电话直接问道。

    “还什么事?真是装糊涂,人已经送到我这里来了,你抓紧过来一趟做鉴定吧。”

    “报销车费,来回的。”

    “夜宵我也管了。”

    挂了电话,林烜之打车直奔公安局,赵志勇的办公室此刻灯光明亮,中间的桌子上就摆着刚才那只砚台,旁边还特意放了两盏台灯,一个放大镜和一副白手套。

    林烜之到了之后,寒暄几句,就直接坐到了沙发上,拿起放大镜开始仔细端详了起来。

    在如此明亮的灯光之下,砚台上所有的秘密似乎一下子全部曝光在林烜之的眼前。

    一个小时之后,林烜之将手里的放大镜放下,揉揉眼睛道:“就这么个小案子,还用你亲自办?”

    赵志勇将一杯茶放到林烜之旁边,随后说道:“现在还分什么大案子小案子,只要是案子我就要亲自抓,说不定就能得到重大线索。”

    “态度很好。”林烜之点点头道。

    “怎么样,鉴定的结果如何?”

    “我现在还说不出具体年份,但肯定是明代以前的,出土时间不超过两天。”

    “有多大把握?”赵志勇一下子来的精神。

    “你看看这块砚台,从敲击声和触感上能肯定是歙砚,而且是歙砚中的极品。砚台上有细微的土沁,土沁被擦拭过,手法很不专业,对砚台整体的破坏性较大,擦拭的痕迹也很新。再看中间的墨池,有微微凹下的地方,且摩擦痕迹很重,按照这种摩擦痕迹和凹下的地方判断,这块歙砚的使用频率几乎到了每天数十次乃至更多,远远超过了现代人对砚台的使用频率,即便是书法家,也很难达到,只有在以毛笔为主要书写工具的古代,才有可能。”

    赵志勇说道:“如果确实是一个有名望的书法家使用的呢?要知道很多书法大家每天都会有很多人上门求字的,也不是完全没有可能。”

    林烜之道:“你说的这种情况,是极其特殊的,不过你既然这么说,那我再告诉你一点,像这样敲击发出悠远金属音的歙砚现在市面上几乎买不到,书法大家对砚台的重视比手中的毛笔要有过之而无不及,如果真得到这么一块好砚台,用的时候一定会倍加爱惜,一般用歙砚都会配徽墨,研磨的手法也很讲究,因为好的徽墨配上讲究的手法,是不会磨损砚台的,也就是说不会出现这种大面积擦痕和凹下状。然而古代,或者说是古代一些富贵人家,对于这些人来说,所谓砚台不过就是书写工具而已,一个工具,自然就谈不上什么爱惜了。”

    说完这些之后,林烜之停顿了一下又说道: “我刚才说的这些都是佐证,是我站在学术的角度上来判断的,毕竟做文物鉴定,不能全靠先进仪器,如果是单纯靠仪器鉴定的话,上面的土沁才是关键,砚台上的土沁是做不了假的,绝对是六七百年以前的东西,而且刚刚挖出来没几天,不信你可以去化验。”

    赵志勇道:“如果真是刚挖出来的,那这案子就不一般了,你觉得这个砚台算的上是几级文物?”

    “单看外表,三级文物吧。”林烜之说道。

    “还有内在?”

    “当然,这砚台背面刻了一些字,虽然很模糊了,但我还是认出来一些,等我抽空把这些字全看明白了,这东西很可能就是一级文物了。”

    听完,赵志勇马上站起来说道:“我马上安排人审他!”

    “好,我等你的消息,另外你还是把这个东西送到文物局,再找专家鉴定一下。”

    “鉴定就没必要了吧,谁还能有你专业?”

    “话不是这么说,我毕竟是民间人士,说的话不能作为证据,只能给你一些提示罢了。”

    “行,明天一早我就送去鉴定。”

    这一夜折腾,林烜之第二天又起的很晚,醒来已经是九点半,手机开机之后,里面马上就传来好几声滴滴的短信声。

    总共三条短信,一条秦月玲发的,问林烜之事情怎么样了,还有两条是赵志勇发的。

    第一条说是鉴定结果已经出来了,文物局的专家鉴定的结果和林烜之说的差不多,确定这块砚台是明代以前的产物,出土时间在三天之内,具体年份还有待继续研究,第二条是请林烜之马上到他办公室来一趟。

    林烜之对这个结果早就心知肚明,简单洗漱之后吃了点东西,马上赶往公安局。

    刚一进办公室的门,赵志勇就拿出一张纸递给了林烜之,上面是关于聘请林烜之协助办案的文件,对于这样的文件,林烜之已经见过好几次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