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十四章-照片和录音带

    更新时间:2017-05-04 23:00:48本章字数:2069字

    “我当是多大的事情,不就这么点儿事吗,你也至于发这么大的火?于公,你俩是平级,于私,他是你的老前辈,从哪方面来说,你都要为你刚才的行为道歉!”

    赵志勇顺手拿起桌子上的档案袋说道:“道歉不道歉的我不在乎,刘局,您知道这里装的是什么吗?”

    “什么宝贝,难道是王羲之的兰亭序啊?”刘达义开玩笑地说道。

    “这里有几张照片,一盘磁带,还有一张纸条,照片我看了,是个玉印,上面注明了是西汉时期的,纸条上就写着三个字,谢秃子。”

    说完,赵志勇把档案袋递给了刘达义。

    刘达义的脸色瞬间就变了,他接过档案袋,掏出一大照片,随后从口袋里还拿出一副老花镜戴上,仔细看了半天之后说道:“磁带里是什么?”

    “磁带里是一个人的通话记录,是一个自称谢建华的人打给一个叫温先生的,说是花了五百万买了个东西,定于4月24号一早坐8点左右的飞机离开,目的地不详,我推断谢建华就是谢秃子,花了五百万买的东西就是这个照片里的玉印,而4月24号离开就是为了把这个东西送给一个叫温先生的人。”

    听完这些,刘达义忽然说道:“4月24号?那不就是今天吗!”

    “没错,就是今天,我已经让人去查了,今天8点左右的航班有三趟,两趟飞广州,一趟飞上海,而且都准时起飞了,按照时间推算,现在已经落地了,所以,没戏了。”赵志勇双手一摊,坐到了旁边的沙发上。

    这时候,张恩奇忽然站起来,激动地说道:“刘局!赵支队,我没想到这个东西这么重要,我要早知道是这么重要的材料,我就是连夜去追你也要交给你,现在我什么都不说了,我马上写检讨,请求处分!”

    刘达义摇摇头道:“老张,这也不能全怪你,你没有私拆文件,也是一种负责的表现,至于后果嘛,阴差阳错罢了,你回去吧,没事了。”

    “刘局,我......”

    “去吧,以后要是再有和赵支队有关的材料,一定第一时间联系他。”

    “是,刘局!”说完,张恩奇就敬了个礼,然后想伸手跟赵志勇握个手,犹豫了一下又收回去了。

    等张恩奇走了之后,刘达义马上说道:“亡羊补牢,为时未晚,你马上联系机场方面,查一查航班上有没有一个叫谢建华的人!”

    “我已经安排人去联系了,但机场的信息系统出了故障,工程师正在抢修,等有了结果我马上向您汇报。”

    “志勇,听我的,别急,这时候你发火也好,骂人也罢,不解决问题,冷静下来,他只是去了外地而已,又不是出国了,只要还没出境,咱就有的是机会找到他。”

    “是,刘局!不过......张恩奇的责任还是不小,他如果再多一点责任心,哪怕安排队里的人转交给我也好,或者给我打电话。”

    “别再说了,工作虽然要严肃,可也不能不近人情,张恩奇还有不到两个月就要退休了,你知道他,当了一辈子警察,兢兢业业,没立过大功,也没犯过错,和他同时期的有的当局长了,有的平调到别的地方,还有升的更快的,就只有他,临退休了还只是个副处级,再加上今天这事儿一闹,他心里肯定不是个滋味,你多理解理解吧。”刘达义拍着赵志勇的肩膀说道。

    “既然您都这么说了,我也没别的话了,抽空我跟老张道个歉吧,我刚才也是太着急了。”

    “我理解,我非常理解,对了,这事儿你要让你下面的人都闭上嘴,局党委打算在老张退休前给他提个正处。”

    “您放心吧,我知道。”

    “李家坡那边怎么样了?”

    “我已经通知文物局了,暂时还没有消息,我正打算审那些抓回来的人呢。”

    “你现在先不急着审他们,我让刑警队那边的人过来帮你审,你集中全部的精力追查照片上的玉印和谢秃子。”

    “是,刘局!”

    “记住,追查就可以,暂时不要惊动谢秃子,你明白吧?”刘达义似乎有些不放心。

    赵志勇笑了笑道:“刘局您放心,我心里明白。”

    正巧这时候,赵志勇办公桌上的电话响了。

    “你忙吧,我走了。”

    刘达义走了之后,赵志勇就拿起了电话。

    “我是林烜之。”

    “林先生,怎么样,古墓有什么发现没有?”

    “还行,有所发现,不过墓里的东西被他们至少弄走一大半。”

    “你放心吧,我们会追查的。”

    “还有一件事,我在墓里发现了一个古怪的东西,可能对你破案有帮助,你什么时候有时间,我当面和你说。”

    赵志勇看了看手表道:“这样,晚上7点,咱们在新康路上的那家砂锅印象见面吧,我请你吃顿饭。”

    “也行,那就晚上7点见。”电话那边的林烜之答道。

    挂了电话之后,赵志勇又安排了一下审讯的事,随后就离开了。

    下午3点多,李家坡被盗古墓现场来了很多人,除了警察和文物局的工作人员之外,还有几所大学考古系的学生。

    钱正已经先回去了,林烜之留在现场叮嘱了几句之后,正要离开,冷不丁就被几个人给围住了。

    “您就是林烜之林老师吧?”

    围住他的是几个大学生,有男有女,个个脸上都露出灿烂的笑容。

    林烜之点头道:“叫我林烜之就行了,老师这个称呼我可不敢当。”

    “真是林老师!快来快来啊!” 

    几个人一阵大呼小叫,瞬间又聚过来几个人。

    “林老师,我是晋西师范大学考古系大二的学生,早就听说过您,没想到今天竟然能见到,您给我签个名吧!”一个戴着眼镜的短发女孩激动地掏出一个小本本说道。

    林烜之礼貌地将小本子推了一下道:“同学,古墓发掘现场,一定不要大面积的随意走动,以免不小心损坏文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