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五章-花钱买罪受

    更新时间:2017-05-23 23:57:25本章字数:2059字

    “小林啊小林,你也太粗心大意了,孙梁,快去给买点药来。”

    “不不不,孙大哥千万别去买,钱老您也知道,一般的小病我从不吃药,怕伤脑子。”

    “对对,你是有这个习惯,那......那就煮点姜汤吧,先喝一点驱驱寒。”钱正道。

    “没关系,钱老你们快去吃饭吧,不是一会儿就要出发吗?”

    “你都发烧了,就先不急着走,等好了再说。”

    “没关系,发烧这种小事我能扛住,别耽误行程,您看我东西都收拾好了。”林烜之指着一个皮箱子说道。

    “什么话,身体不舒服不能再折腾了,你就踏实歇着,什么时候好了什么时候走,又不赶时间。”钱正道。

    “是啊林老师,这一路上走的都是高速,万一再严重了,连个看病的地方都没有。”孙梁道。

    “那也好,那我就再睡会儿。”

    “你休息吧,孙梁,去弄碗姜汤来。”

    回到餐厅之后,钱正便说道:“现在的小年轻,对自己的身体是一点都不负责任,屋子里冷气那么凉洗完澡也不及时穿衣服。” 

    “怎么样,不严重吧?”金家运问道。

    “不轻,我用手试了试,很烫,估摸着一时半会儿是退不了,他又不肯吃药,怕伤脑子。”

    “是,小林是有这个习惯,小病从不吃药,吃也吃中药。”姜环说道。

    “那咱们几点出发?”薛博文问道。

    钱正看了看手表道:“太晚了出城不安全,看他这样子,今天估计走不成了。”

    “走不成就不走,再住一天就是,反正不赶时间,也不花钱。”金家运笑呵呵地道。

    吃完饭之后,众人就回到房中休息,下午3点多的时候,钱正又去看了一次,林烜之的烧还是没怎么退,不过喝完姜汤之后脸色倒是好多了。

    算算时间,钱正知道今天走不成了,干脆就约上其他人出去散心了。

    晚上9点多的时候,钱正他们才回来,看上去玩的很开心,回房的时候顺便跟江代成打听了一下林烜之,得知他已经睡下之后,自己也就回房休息了。

    时间很快到了夜里11点。

    酒店里快步走出来两个人,一个是江代成,另一个是林烜之。

    林烜之一扫之前发烧时无精打采的样子,脸色红润,步伐稳健,身上还背着一个包,哪像是不舒服的人。

    “老师,咱们这样真的好吗?”

    江代成看着四周,小心翼翼地问道。

    “钱老这个人我了解,他决定的事很难改变,但这座墓我一定要下去看看。”

    “可是那墓里有古怪,咱们就两个人,还得偷偷摸摸,很多装备都带不下去,况且那里有警察围着。”

    “哈哈,小江,跟在我身边这么久,应该了解我吧,我什么时候打过没把握的仗?”

    “老师这话是什么意思?”

    “走吧,一会儿你就会见到一个人的。”

    “什么人?”

    “等等就知道了。”

    说着,林烜之走到路边等了一会儿,很快就有出租车停在了他身边。

    “师傅你好,去同华美食城。”

    “林老师,咱们去吃宵夜啊?”江代成笑道。

    “如果事情顺利了,吃顿宵夜也没什么不可以嘛,我请客。”

    “算了吧,还是我请吧,每次您请客,肯定吃不到什么好东西。”

    出租车开了十几分钟之后,就来到了一个非常热闹的饭店门前。

    进了美食城,林烜之和迎宾的服务员说了几句,就被带到了一个包间。

    进了包间,就看到一个人正面对着门口坐在椅子上,林烜之看清之后,便笑着说道:“张局长,很守时嘛。”

    随后跟着进来的江代成看清之后,惊讶的张大了嘴巴。

    落座之后,张文涛指了指桌子上的几道小菜说:“都是些本地的下酒小菜,林老师先尝尝。”

    “张局长太客气了,您可别这么称呼我,不敢当啊。”

    张文涛一改之前对待林烜之的态度,十分恭敬地道:“林老师千万别见怪,我已经和朋友打听过您了,没什么可多说的,就俩字,佩服!”

    “谢谢,张局长,咱们还是先说说正事吧。”

    “正事?好吧,林老师尽管说,我洗耳恭听。”

    “还是那个要求,我要下到墓里去看看。”林烜之道。

    “老师!”江代成在一旁刚想说什么,马上就被林烜之拦住了。

    “林老师,虽然说我现在已经知道了您的本事,可这座墓太凶险,万一出点什么意外,我们可没法交待。”

    “张局长,我是成年人,你用不着给谁交待,而且我有保护自己的办法,另外,想必你也知道,墓里一旦进入大量的空气,很可能会对陪葬品造成难以估量的损失,时间再拖下去,损失会更大。”

    “林老师,您这是为难我啊,不是说出来随便聊聊的吗,怎么提起这个了。”

    “张局长,这座墓我一定要下去探探,否则我不安心,你帮个忙,让警察让一让,放心,我可以签个约定书,这是我的个人行为,和你们无关,出了任何问题,后果我自己承担。”

    张文涛听到这话,只顾自己低头吃东西,没有回答。

    林烜之看了看张文涛的表情,心里暗笑一声,接着说道:“当然了,不能白让张局长帮忙,这样,如果张局长肯帮忙的话,我个人免费赞助营泉文物局一辆七座商务车,外加两千升的汽油,怎么样?”

    “咳咳”张文涛听到这话,呛得连连咳嗽。

    “如果张局长觉得不满意的话,这样,我再捐二十万,改善改善你们的办公条件,如何?”

    “林老师,打住打住。”张文涛赶紧摆摆手,然后用纸巾擦了擦嘴才接着说道:“您这是要干什么,一个如此凶险的墓,连警察都不愿意下去,怎么您还花钱买罪受?”

    “这不是受罪,这是研究,我身为一个文物工作者,这是我的义务和责任,至于钱,其实我也是真心想帮帮你们。”林烜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