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八章-匪夷所思

    更新时间:2017-05-30 00:00:57本章字数:2120字

    他怕判断错了,所以再一次把整个殉葬坑仔细看了一遍,结果还是一样。

    其实,脚印只集中在殉葬坑中间部分,因为这一带是没有骨架的。

    三个朝着石门方向的脚印一直消失在殉葬坑边缘,显然是上去了,或者说是进入前面的石门了。

    林烜之在脑海中先假设这三个脚印就是营泉文物局的三个工作人员,不管他们遇到什么危险,遭受到了什么样的攻击,可最终还是出来了。

    既然是出来了,那肯定会有往墓道口方向的脚印才对。

    然而,没有。

    倒是另外两对脚印是朝着墓道口方向的,同样消失在殉葬坑的边缘。

    这又是怎么回事?

    糊涂了,林烜之彻底糊涂了。

    他抬头看了看前面,又看了看后面,最终他决定,离开!

    他虽然想探个究竟,但同时他也是一个从来不肯轻易冒险的人。

    就目前所发现的事,已经是匪夷所思了,他必须找个安全安静的地方,好好思考思考。

    打定主意之后,他用转过身照了照后面的通道,通道里依旧安静,他赶紧把东西收拾起来,随后便爬出殉葬坑,往通道里走去。

    一边走他还在一边思考刚才出现的奇怪现象,难道真是张文涛说错了?下来的不是三个人,而是五个人?

    可他为什么要骗人呢?

    看来,这件事还得再去问问张文涛。

    突然间!林烜之脑海中思考的问题瞬间消散,继而来到的,是一种莫名地惊慌。

    从墓葬坑上来之后就一直沿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但走的特别轻巧特别快,原因是路是向下倾斜的。

    可是!

    他明明记得来到时候路是倾斜的。

    正常的话,现在往回走的路应该是上坡才对,怎么可能还是下坡呢?

    林烜之的感觉一向很敏锐,但他同时也很谨慎,绝不轻易吓唬自己,用手电照了照四周,没什么异样之后就开始转身往反方向走,走了十几步他就发现,斜坡是往上的。

    确实是往上的。

    这回,林烜之可算是彻底懵了。

    他现在不敢往前,也不敢往后,甚至不敢动了。

    1分钟之后,他掏出了手机,看了看时间。

    距离他下来,已经过了50多分钟了。

    他很想打个电话,但是手机根本没有任何信号。

    简单休息了几分钟之后,他开始闭上眼睛,努力将自己沉浸在一个安静的环境之中,只思考问题,不受其它影响。

    从物理学角度来讲,不可能有这样的路,同一条路从两个方向走,怎么可能斜坡也随之改变呢?

    想了好几分钟,也没个结果。

    林烜之有点烦躁了,甚至有点小小的后悔,后悔不该冒险进来。

    中国古代的墓葬中,机关比比皆是,无论多么的巧夺天工都不算稀奇,可像这样的情况,还真没发现过。

    “我操!”林烜之恼怒地用拳头砸了一下墙壁,爆出一句粗口。

    这一拳头砸下去,手很疼,但他左手戴戒指的位置,更疼。

    他手上戴的是一枚足银戒指,质地软,所以这一拳下去,戒指被撞击的凹进去一小块。

    看着凹进去的戒指,林烜之无奈地用手揉了揉,这戒指还是秦月玲送给他的,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时候想起秦月玲,还真能让自己的情绪放松一下。

    认识秦月玲很多年了,确定恋爱关系也有三四年了,有时候林烜之回想起认识秦月玲的那一天,真像是电视剧里的情节,那是......

    就在林烜之打算好好回忆回忆爱情之路来舒缓情绪的时候,猛然间怔住了。

    足足有几十秒,他一动不动。

    随后,他双拳紧握向半空中一挥,口中兴奋地喊道:“我操!” 

    紧接着,他撒开腿就往回跑,跑回殉葬坑边上之后,他左右看了看,然后沿着殉葬坑的边沿走,走着走着一转身,果然,在右边出现了一个和刚才一模一样的通道口。

    这个通道口,才是来时的路。

    这一回林烜之格外小心,走了一会儿之后就感觉是在上坡,有了这个感觉,他就放心了。

    当他走到被自己抬到一旁的木门附近,看到地上的吊绳锁扣之后,差点没笑出来。

    这个时候,手机已经有了信号,他正要给江代成打个电话,突然间上面传来一阵喊声。

    “下面的人!赶紧上来,下面的人赶紧上来!”

    这声音把林烜之吓了一跳。

    紧跟着,上面就照射下来一堆亮光。

    “林老师,您快上来吧!”

    这是江代成的声音,听到之后,林烜之吐了一口气,苦笑一声后将绳扣系好,刚想往上爬,就被人给拽上去了。

    爬出来之后一看,好家伙,阵势挺大,七八个警察围在周围,地上还摆着几个强光手电筒。

    江代成就站在一边,脸色尴尬,看到林烜之后马上走过来说道:“对不起老师,我刚才不小心弄出动静,结果就被发现了,不过我已经解释了但他们好像......”

    这时候,一个警察朝这边走了过来,正是白天见过的那个古井镇派出所的中队长,郭扬。

    “郭队长你好,还认识我吗?”林烜之笑着伸出了手。

    郭扬冷眼看着他道:“当然记得,白天你们和张局长一起来过。” 

    见郭扬没有伸出手,林烜之便将手放下了,随后说道:“给郭队长添麻烦了,我其实......”

    “把这两人给我拷上!”郭扬忽然说道。

    几个警察闻言马上走了过来,林烜之急忙喊道:“等一等!郭队长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意思很简单,我怀疑你们是盗墓贼!”郭扬答道。

    “盗墓贼?郭队长,你这玩笑也开的太大了吧,堂堂营泉文物局的局长会带着盗墓贼到这里来?”林烜之差点被气笑了。

    郭扬道:“也许张局长并不知道你们的真实身份,也许张局长本人也参与其中了。”

    “你这是什么逻辑!”林烜之这回是真生气了。

    “我是个警察,逻辑这个东西对我来说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证据,你深更半夜在未经允许的情况下擅自闯入被封闭的古墓,就这一条,你就有盗墓贼的嫌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