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三十九章-派出所里的一夜

    更新时间:2017-05-31 23:10:48本章字数:2071字

    “盗墓贼?如果我真是盗墓贼,我会空手上来?”

    “很抱歉,刚刚我们在上面就已经叫你了,你不会傻到拿着东西上来的。”

    “老师,我马上给钱老打电话!”江代成说道。

    “不行,现在你们不能给任何人打电话,拷上,带回所里!”

    “给我闪开!”江代成马上挡在了林烜之的面前。

    林烜之不动声色地哼了一声道:“行,你可以带我回去,但能不能不要戴手铐?”

    郭扬想了想道:“可以,上车吧。”

    “老师!”江代成脸色焦急地喊道。

    “走吧,配合警察是我们的义务,有什么事天亮了再说。”

    “那......那好吧。”

    林烜之和江代成在几个警察的“陪同”下上了面包车,随后车子就发动了。

    等面包车走了之后,郭扬掏出手机迅速拨打了一个号码,接通之后就朝着黑暗中走去。

    到了派出所之后,值班的一些民警就出来将林烜之和江代成带进了一间屋子里,屋里有空调和饮水机,还有几张沙发。

    “你们两个就在这里等着,水可以喝,但不能离开这里,有什么事叫一声。”

    说完,警察就都出去了。

    “老师,这下可好了,手机和所有的东西都被他们拿走了,咱们只能干等了。”

    林烜之没有回答江代成的话,而是靠在了沙发上,眉头紧锁。

    “您也别发愁了,等天亮了咱们让他们给钱老打个电话就没事了,误会嘛。”

    “你先别说话,我正在思考事情。”林烜之道。

    “知道了。”

    江代成还以为他在琢磨怎么脱身,所以就走到旁边的沙发上坐下,又从饮水机上边拿了一个一次性纸杯接了点水喝。

    其实林烜之根本没有想怎么脱身,对他来说,这还算不上什么大事。

    他苦苦思索的,还是那些脚印的事。

    当然,还有那险些让自己出不来的意外。

    好多年没遇到这么诡异的古墓了。

    当林烜之从思绪中跳出来的时候,天已经亮了。

    江代成半躺在沙发上睡觉,外面也开始陆陆续续传来声音。

    “心真大,居然睡着了。”林烜之忍不住嘟囔着,接着就用脚踹了一下江代成的腿。

    “干什么的!”江代成像是被针扎了一般从沙发上一下子就蹿了起来,迷迷糊糊的,处于半梦半醒之中。

    等他缓过来之后,忽然痛苦地蹲了下来,抱住了头。

    “老师,以后可别这么突然吓人,我这猛一站起来,你知道有多晕吗?”江代成抱着脑袋说道。

    “正常,谁突然站起来都有可能晕一下,我说你小子怎么这么心宽,还能睡着?”

    江代成揉了揉脑袋,然后抬起头来道:“不睡能干什么,总不至于和您一样闭目养神吧?”

    “别废话了,现在是上班时间了,等会儿警察就该来了,到时候......”

    他话还没说完,门就被推开了,接着就从外面走进来几个人,最前面的是一个戴眼镜的中年警察,后面跟着的是那个郭扬,此外还有一个女警察。

    进来之后,女警察先搬了一把椅子坐下,打开了一个本子,而郭扬则说道:“两位准备准备吧,有一些事情要问你们。”

    林烜之道:“不必准备,随时可以问。”

    戴眼镜的中年警察道:“既然随时可以问,那再好不过了,先介绍一下,我是古井镇派出所的所长彭绍辉,这是我的证件。”

    林烜之没有看他拿出来的证件,直接说道:“我人都在派出所了,就不用这些程序了。”

    “好,那我就要问了,先介绍一下你自己吧,包括姓名,年龄,职业。”彭绍辉道。 

    “这是审讯吗?”林烜之皱眉道。

    “这不算是正式审讯,想必你也知道,如果是审讯,不会在这里的,这应该算是询问,作为公民,有义务配合公安机关进行有必要的询问。”

    “那好,我叫林烜之,28岁,西华市文物局特聘顾问,文物鉴定师。”林烜之答道。

    女警察飞快地记录好之后,彭绍辉接着问道:“听说昨天我们营泉文物局的张局长带着你们一堆人去看了学校工地附近的古墓,是吗?”

    “是的。”

    “能说说看和你一起去的其他人都是谁吗?”

    林烜之道:“这和他们没有关系,晚上去探古墓是我一个人的想法,甚至和我旁边这位也没关系。”

    郭扬道:“和他也没关系?这话不对吧,他可是一直在外面等你,而且也是他帮你下到古墓里的。”

    “那是因为我是他老师,他肯定要听我的。”

    “这个理由不充分,你还是把其他人都介绍一下,包括他。”彭绍辉指着江代成说道。

    “这样,我建议你给你们这里的刘维刚市长打个电话,他可以很详细地给你介绍其他人。”

    “你认识刘市长?”彭绍辉皱眉道。

    这时候,郭扬低声在彭绍辉耳边说了句什么。

    “你怎么不早说?”

    “彭所,我担心刘市长也不清楚他们的真实身份,所以......”

    “胡闹!”彭绍辉不耐烦地打断郭扬的话,随即匆忙走了出去。

    十几分钟后,他又回到了屋子里,将郭扬给叫了出去。

    这俩人出去之后,那个女警察也出去了,直到半个小时之后,女警察才拿着两个塑料袋走了进来。

    “你们先吃点东西吧,我们所长说正在核实你们的情况,让你们等一等。”

    林烜之客气地点点头道:“谢谢。”

    这一核实,就是很久很久,因为没有手机也没有表,所以也不知道时间,只是觉得很久很久。

    当门再一次被推开的时候,第一个走进来的竟然是钱正。

    看到钱正,林烜之很是尴尬,连忙站了起来道:“钱老。”

    钱正瞪了林烜之一眼,将拐杖重重地往地上一戳道:“你还是小孩吗?怎么能干这种糊涂事?”

    紧跟钱正进来的是孙秘书,他身后跟着彭绍辉。

    “对不起钱老,给您添麻烦了。”林烜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