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三章-帮忙

    更新时间:2017-08-19 22:46:23本章字数:2011字

    “钱不是问题,只要手脚麻利。”

    “简单,这样的人我认识很多,不过我作为中间人,好处也不能少吧。”

    林烜之点头道:“说个数。”

    “钱就算了,有个小忙,想让林先生帮一下。”

    “什么忙?”

    “是这么回事,虽然说这座墓我们已经打算放弃了,但之前曾经落下了一样东西在里面,我想请林先生帮忙,把东西给我取出来,如何?”

    “什么东西?在哪里?”林烜之随口问道。

    “一个珠子,玉做的,大小和鸡蛋差不多,放在主墓室棺椁里了,怎么样,林先生愿不愿意帮个忙?”

    “听你所说,应该是个夜明珠吧?”

    金左原点了点头。

    “夜明珠是非常罕见的,只要出现必定不是凡品,金二哥就不怕我私吞了?”

    “不怕,你就算私吞,也带不出去。”

    “哈哈,金二哥好算盘,我想你是自己没本事再进去拿了吧?”

    “我有没有本事进去拿,林先生就不必多操心了,这么说吧,我现在对你的底细一无所知,不可能白帮你,这件事如果林先生能帮忙的话,咱们就是自己人了,如果林先生不能帮忙,那恕我爱莫能助了。此外,在这个地界,自己支锅的,还真不好混。”

    说完,金左原就招呼人又送来一杯咖啡。

    连续喝了三杯咖啡之后,林烜之才开口道:“我一个人,很难办成。”

    “不难,工地上的那条生路可以提供给你下去,公家那一套我很清楚,就算今天开始走程序,也不是三天五天就能敲定的,所以只要不弄出大动静,悄悄进去一趟还是没问题的。”

    “金二哥对这些道道很清楚嘛。”林烜之说道。 

    “干这行,方方面面都得了解到,一个不注意可能就栽了。”

    “既然这么容易,为什么你们自己不去呢?”

    “林先生你的问题有点多了,给个痛快话,这个忙你是帮还是不帮。”

    林烜之叹气道:“相互帮忙,这个没问题,说个时间吧。”

    “越快越好,明天如何?”

    “好,约个时间。”

    “晚上10点,我在这里等你。”

    “好,就这么定了。”

    半个小时之后,金左原就离开了,又过了半个小时,林烜之觉得差不多了,就准备结账走人了。

    过来结账的依旧是刚才那个女孩,过来之后,女孩并没有急着收钱,而是笑吟吟地坐在了林烜之的对面。

    “怎么样先生,我的茶味道怎么样?”

    林烜之揉了揉眼睛道:“还可以。”

    “看起来不怎么满意了?”

    “在咖啡馆里喝茶,本来就是不应景,有的喝就不错了,哪还顾得上挑剔,结账吧。”

    女孩微笑着摇头道:“既然不满意,那就不收钱了,咖啡和茶我请了。”

    “没有这个必要。”说完,林烜之摸出一张一百的钞票,放到了桌子上。

    “先生这么拒绝一个女人,是很不礼貌的。”

    “对不起,再见。”林烜之马上就起身离开了。

    等林烜之离开后没多久,金左原不知道从什么地方又进来了。

    他径直走到吧台前,脸色阴沉地问道:“他怎么这么快就走了?”

    “这个人不上道,没办法。”女孩一脸无奈地说道。

    “我不是跟你说了吗?一定要想办法留住他,进而摸清他的底细!”

    “他对我根本没有任何兴趣,我能怎么办?总不能拽着他不让走吧?”

    “算了算了!”金左原似乎很生气,甩甩手也离开了。

    不过,他没有离开咖啡馆,而是进了左手边的一间屋子,里面很宽敞,床铺、电视、电脑、空调等一应俱全,布置的也很干净。

    脱掉鞋子刚往床上一躺,一阵震动声就传了出来。

    “喂,大哥!”

    “怎么样,那个人的底细摸清了吗?”

    “暂时还没有,不过我已经按照您的吩咐,让他帮忙把东西取出来,他口头上答应了,说明天就动手。”

    “记住,从现在开始,你不要露面了,安排一个和你不相干的人去跟他接头,如果明晚出现什么意外,你马上出城,明白了吗?”

    “知道了大哥,我明晚找个人来跟他碰面。”

    “有事随时联系。”

    “知道了!”

    挂了电话,金左原陷入了沉思当中,眉头紧锁,面色凝重。

    回到酒店房间之后,林烜之先给高风打了个电话,告诉他没事了,随后就睡觉了。

    天亮之后,林烜之马上就到了钱正的房间,不知道嘀咕了一些什么,足足半个小时才出来。

    出来之后,钱正马上让孙梁去叫其他人收拾行李,随后他们就坐车出发了,只剩下林烜之和江代成了。

    “林老师,咱们为什么不走?”江代成追着林烜之进了房间,迫不及待地问道。

    “我还有事,不要多问了,刚才让你跟着钱老他们走你又不走,现在又啰嗦什么。”

    江代成挠着头道:“老师都没走,我当学生的也不能不懂事儿啊。”

    “既然懂事儿,就把嘴闭上,少问,现在我给你放假了,你可以出去转转,这点钱你拿着,喜欢什么就买一点。”林烜之顺手从钱包里拿出一沓钱递了过去。

    “别别别,我有钱,再说了我也不想出去转,您不是说有事吗?什么事,我可以帮您做什么?”

    林烜之摇头道:“我要办的事,你帮不上忙,听我的,出去转转,或者拿着笔记本到郊外走走,实地考察一些,看看还有没有什么古墓的踪迹,这也是考古工作者的必修课。”

    “好,这个活儿我愿意干,我什么时候回来?”

    “随便你,明天之前回来就行。”

    “好,那我去准备了。”

    又过了差不多一个小时,林烜之换了一身衣服,随后从酒店后门溜了出去,走了没多远,就看到路边停了一辆黑色轿车,他走到轿车前,一拉车门就开了,驾驶位坐着一个人,正是高风。

    “林老师,昨天晚上你可吓死我了,不声不响就跟着他们走了!”一见面,高风就埋怨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