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十七章-打道回府

    更新时间:2017-08-31 21:41:52本章字数:2108字

    从营泉公安局离开后,林烜之直接回到了酒店,刚躺在床上眼皮就开始打架。

    这一觉一直睡到上午10点多,要不是江代成把他叫醒,估计还能接着睡。

    “老师,钱教授醒了,几位教授都过去了,您看咱们是不是也过去。”

    林烜之点头道:“你去叫辆车,我马上下去。”

    钱正住的是单人特护病房,林烜之赶到的时候,恰好营泉的几位领导刚走。

    “钱老,感觉怎么样?”林烜之笑着走了进去。

    “小林来了。”钱正面色苍白地半躺在床上,说话的声音很虚弱。

    “小林,你去说说,让他们不要再过来打扰老钱了,这一会儿都来了两批人了,这么下去哪受得了。”薛博文道。

    这时候,恰好护士走了进来。

    “老先生身体还很虚弱,如果没有什么特别重要的事情,还是让他好好休息吧。”

    “谢谢护士,我们这就走。”

    护士走了之后,林烜之正要开口,钱正说话了。

    “小林,我怕是暂时动不了了,唉,命里该有这么一劫。”

    “钱老,这事儿都怪我,要是我跟在您身边就不会有这样的事发生了。”

    “怎么能怪你,怪我没有防范,其实现在回想起来,当初但凡动动脑子都不会着了道儿。”

    “您一个搞学问的,哪会琢磨这种事,别想太多了,您好好休息。”

    “老钱,等你身体稍微好一些,还是先回北京吧,这边医疗水平有限,回去做个全面的诊疗,你这岁数可不能马虎。”金家运说道。

    “都说身体是革命的本钱,可这样一来,这一趟就让你们跟着白跑了。”

    “这话说的太见外了,再说咱们也没白跑。”金家运道。

    姜环和李敬国互相对望了一眼,接着李敬国说道:“钱老,身体要紧,我觉得金教授说的对,先回北京。”

    在众人的劝说下,钱正只能同意了,姜环和李敬国觉得再待下去也没什么事,反而还给人家增添麻烦,干脆就回酒店收拾东西,让高小平开车回西华了。

    下午4点的时候,王敬东打来电话,告诉他一个好消息和一个坏消息。

    好消息是省厅调拨的设备成功定位了林烜之留在车上的那台手机。

    坏消息是,手机找到了,货车也找到了,但车是停在了一个废弃的工厂外面,周围一片荒凉,别说人了,连个鸟叫声都没有。

    林烜之赶到现场之后,也是一阵叹息。

    “林老师,要不您到车上看看,看有没有什么线索,如果这辆货车搬运过文物的话,肯定逃不过你的眼睛。”王敬东说道。

    “好,我上去看看。”

    货车前面坐人的地方,显然是被清理过了,很干净,没有任何蛛丝马迹。

    但是在后面货厢里,却让林烜之发现了端倪。

    货厢角落有一小撮肉眼几乎看不到的灰尘。

    “王队长,这些灰尘是从墓里带出来的。”林烜之把王敬东叫过来说道。

    王敬东皱眉道:“这灰尘有什么特殊的地方吗?”

    “气味和颜色,这不是露在外面的东西。”

    “那这么说来,可以判断这辆车运送过文物。”

    “没错,但价值不大。”

    “不。”王敬东笑了笑接着说道:“破案子我可在行,这地方偏僻的很,盗墓贼不会平白无故把车开到这里来,一定是带着文物来的,所以现在两个可能,要不就是盗墓贼就藏在附近,要不就是还有别的车来过这里,把文物拉走了。”

    “接下来王队长打算怎么办?”

    “兵分两路,一路去查周边交通道路的监控,一路在附近寻找。”

    “那还有什么需要我做的吗?”

    “暂时没有什么了,真是辛苦您了。”

    “别客气。”

    古井镇的古墓是罕见的蛇形墓,墓主人的身份现在还是个谜,但肯定不是小角色,对于这些,林烜之固然心中有很多期盼,可也只能暂时作罢。

    过了两天,钱正的精神又好了许多,刘维刚亲自出面安排了一辆救护车和一辆商务车,连同孙、薛、金三人,一同送往北京。 

    在医院门口送走钱正他们之后,林烜之心里有些失落,本来是兴致勃勃地前来,可没想到半路上来了这么一出。

    “高队长,我准备回西华了,我想拜托你一件事,刺伤钱老的案子一旦有了眉目,请你一定告诉我一声。”

    电话那头的高风答应的很痛快。

    “老师,咱们今天就走吗?”江代成跟在林烜之身后问道。 

    林烜之道:“再转转也行,我还想去古墓现场再看看。”

    “那我去叫车。”

    就在江代成准备去叫车的时候,手机响了。

    手机上显示,是赵志勇打过来的电话。

    “小林!你现在在哪里!”电话刚接通,就传来赵志勇急促地声音。 

    “我在营泉。”

    “能不能赶紧回来,出大事了!”

    ... ...

    时间,倒退回两天前的夜里。

    已经是夜里1点多了,李家坡村一片寂静。 

    被盗古墓的抢救发掘也结束了,因为墓里没有什么有价值的东西,因此准备过几天就进行回填。

    东西都拿走了,自然也就没什么人在这里看管了,地上散落着几条被风吹成麻花状的警戒线,原来盗洞口附近也是一片狼藉。

    自从出事之后,村民们就没有靠近过这里,自从出了古墓被盗的事件之后,村子里的村民都有些害怕,这里的人迷信,生怕墓主人阴魂不散来找他们的麻烦,躲尚且躲不及,哪还会自己凑过去。况且东西都被文物局的清理走了,去也白去。

    黑暗下的古墓显得格外阴森,偶尔一阵风吹过,还夹杂着一些怪声,似乎真是墓主人在发火。

    “到了。”

    就在这个村民们躲都躲不及的地方,忽然间出现了人的声音。

    话音落下后,四个人随后出现在了这里。

    其中一个,竟然是赵志勇一直在找的谢秃子。

    谢秃子从西华到北京,从北京回西华,竟然没被发现,不得不说他确实有两下子。

    除了他之外,身边还跟着一个那个灰白头发的范先生,以及两个黑衣大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