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六十八章-识破雕虫小技

    更新时间:2017-11-20 22:20:25本章字数:2087字

    “哎呀!疼啊。”中年妇女大叫道。

    “这里疼吗?”秦月玲用手按了一下脚背。

    “疼。”

    “那这里呢?”她又用手按了一下脚踝。

    “也疼,你别按了,你会不会看啊,你要给我按伤了得赔钱啊。”中年妇女喊道。

    “大姐,我看完了。”秦月玲笑着站了起来。

    就在这时,不知道从哪里传来一句:“警察来了!”

    霎时间,中年妇女突然就往人群外跑去,刚跑了几步,迎面就撞上了一个人。

    “去哪儿啊?”

    只见林烜之正笑眯眯地站在中年妇女面前。

    “别挡路。”中年妇女神色紧张地用手要推林烜之。

    “怎么,这么快脚就恢复了?厉害啊。”林烜之纹丝不动地说道。

    “是啊,她刚才不好疼的要命吗?”

    “难不成是骗人的?”周围的人纷纷议论着。

    中年妇女扭头看着四周,发现根本没有警察过来。

    “众目睽睽之下,你演戏演的还真不错,可惜就是细节处理的不到位。”林烜之笑道。

    “大姐,我是医生,你骗不了我,你的脚根本没有被重物轧过。”秦月玲也在旁边说道。

    羊毛衫女人看到这一幕,显然也惊呆了。

    中年妇女面露凶光地说道:“少管闲事,滚。”

    林烜之没有理他,而是走到刚才那个给钱的中年男人身边道:“你俩合作的确实不错,如果演双簧效果肯定好,说相声也行。”

    中年男人眼神闪烁了一下,随后说道:“你跟谁说话呢?”

    “假装好人,先把钱给你的同伙,然后被害人抹不开面子会掏钱补偿给你,不得不说,看上去确实很完美的一个计划。”林烜之一字一顿地说道。

    周围的人一片哗然。

    “你别胡说八道啊,我好心好意的帮忙,什么同伙计划的,你是不是有毛病啊!”中年男人用攥着钱的手指着林烜之怒骂道。

    “把钱还给人家,以后别再干这种事了。”林烜之说道。

    “神经病。”中年男人转身就要往旁边走。

    但刚走了几步,肩膀就被一只手给拉住了。

    “你他妈的找死吧。”中年男人看也不看,回头就是一拳打了过去。

    林烜之伸手挡住中年男人的拳头,然后语速飞快地说道:“你敢打人!”

    “打的就是你。”

    话音一落,人群里马上跑出来几个青年,直接扑向林烜之。

    秦月玲本来站在林烜之身后不远处,看到这一幕,下意识地就往林烜之身边跑。

    林烜之的眼角余光瞥到秦月玲,眉头一皱,随即走过去用胳膊挡住了她。

    而这时候,有两个人已经来到林烜之身边,一个一脚踢了过来,还一个用巴掌拍了下来。

    “别动手。”林烜之推着秦月玲往后退了几步,也躲过了两个人的攻击。

    “赶快报警打110啊,有人打架。”周围看热闹的人中有人高声喊道。

    这时候,服务区管理处的人也都过来了,看到这个情况,中年男人急忙喊着:“快走快走。”

    气势汹汹要打人的几个青年和中年男人一起往旁边不远处的一辆面包车上跑去,上了车就一溜烟开走了。

    至于那个中年妇女,早就不见了人影,刚才场面乱糟糟的谁也没注意她。

    林烜之拽住秦月玲的手,走到前面,弯腰把中年男子不小心掉落在地上的几张百元钞票捡了起来,递给旁边的羊毛衫女人。

    “下次小心一些,快走吧。”

    “谢谢您谢谢您。”羊毛衫女人原本想和林烜之攀谈几句,但看到身边的女儿已经吓得脸色都变了,只好赶紧开车离开了。

    管理处的人过来问了问情况后也表示很无奈,的确是有这么一伙人干着这种勾当,他们专挑开着好车的女人下手,这些女人一个人出门在外,都不愿意生是非,有了事宁愿花钱平事赶紧了结,而这些犯罪分子就是利用了这种特点来进行敲诈勒索。

    但这伙人流窜的也快,对周边地形熟悉,高速上警察来的很慢,往往一眨眼的工夫这伙人就不知道跑哪里去了,比如刚才这伙就是这样。

    和围观的人叙述一番,提醒他们注意这类事情之后,管理处的人也就走了。

    “你刚才为什么不还手啊。”秦月玲心有余悸地问道。

    林烜之道:“就那几块料,我怕还手之后非死即伤,肯定会耽误时间的。”

    “瞧把你厉害的,也就跟我吹吹牛。”秦月玲哈哈大笑道。

    “刚才你是怎么看出来她的脚没受伤的,其实你要是不提醒,我还真没多想。”林烜之问道。

    秦月玲道:“怎么,你以为我是麻醉科的就不懂别的了?就这点道道学医的都懂,告诉你你也不明白,别问了。”说完这话,她还有一些小小的得意。

    “好吧,秦专家,那咱们现在是不是可以走了?”

    “出发!”

    到达泉阳的时候,是下午6点左右,进了城,林烜之一路问了几个人,就来到了泉阳市人民医院。

    “怎么安排的?”林烜之把车停好之后问道。

    “会有宿舍,但我不住了,一会儿咱们直接去并州。”秦月玲答道。

    “什么?这就走?你怎么也得在这里待一天吧,要不然你们单位肯定会知道的。”

    “你不用操心,我有办法。” 

    说完,秦月玲一个人进了医院,先去办了手续,医院给他们三个来学习的人提供了宿舍,两个男医生住一间,她单独住一间。

    所有关于学习的事情办完之后,秦月玲就一个人悄悄来到了医院行政楼的三楼,目标直奔院长办公室。

    “进。”敲了几下门,里面传来了声音。

    “俞叔叔。”秦月玲推开门把脑袋先探进去,看到坐在办公桌后面的一个穿衬衫的男子之后,便笑着喊了一句。

    “你找谁?”衬衫男子正在写文件,抬头看了一眼没认出来是谁。

    “嘿嘿,俞叔叔,您不认识我啦。”秦月玲进了办公室,走到了办公桌前。

    衬衫男子放下手中的笔,仔细看了看,用疑惑地口气问道:“你是秦月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