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七十一章-酒店奇遇

    更新时间:2017-11-20 22:23:32本章字数:2057字

    “爸,妈!你们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势利了?”秦月玲道。

    “我一个月退休金三千多,你妈退休金五千多,诊所一个月至少盈利上万,你觉得我们是真势利?”秦圣中没好气地说道。

    “那好,我让他自己跟你们说他能赚多少钱,可以吗?”秦月玲说着掏出手机就要打电话。

    “先不忙打电话,钱只是一方面,我关心的是品行和未来。”秦圣中道。

    “他的品行绝对没有问题,他是个喜欢研究学问的人,对社会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没有任何兴趣,您知道他家里最多的是什么吗?书!整整两间屋子的书。”秦月玲道。

    “老秦,咱闺女一向聪明,她既然认准了,想必也不会上不得台面。”秦母说道。

    “你什么意思?意思是就答应他俩了?算上这次,我们总共才见过他三次。”秦圣中道。

    “爸,我知道你为我好,我也尊重你,这样,我给你时间观察他,也给你时间考虑,我和他只是先订婚而已。”秦月玲道。

    秦圣中道:“你的意思是,一旦发现不对,还会甩了他?”

    秦月玲道:“理论上是这样。”

    “那实际上呢?”

    “实际上不可能。”

    “说了跟白说一样。”秦圣中把手中的报纸折好放在了棋盘上,然后摘下眼镜道:“女大不中留,话就谈到这儿吧,再谈下去,怕是咱爷俩得吵架,你难得回来一趟,我不想闹得不愉快。”

    秦月玲眼神一亮道:“这么说您答应了?”

    秦圣中摇头道:“暂时不可能,如果你真打算和他结婚,订婚仪式不能办,我和你妈还要好好观察他一段时间。另外,还有个最重要的事我一直没提。”

    “什么事?”

    “婚姻大事,他的父母怎么不出面?”秦圣中道。 

    “他妈妈去世的早,他父亲得了重病,在香港治疗,来不了。”秦月玲答道。

    “原来是这样,算了算了,先吃饭吧,吃完再说。” 

    听到这话,秦母如释重负地长呼一口气,拍了拍秦月玲的肩膀道:“打电话让小林回来吧,别躲着了。”

    “谁躲着了!他是给我买橙汁去了,只要我喜欢的东西,他买不到是不会回来的。”秦月玲脸色傲然地说道。

    这顿饭很丰盛,秦母的厨艺相当不错,葱醋鸡,粉蒸鸭子,湛香鱼片,虎皮肘子,鸡鸭鱼肉齐全,招待的很隆重,更妙的是这些还都是西山的特色菜。

    林烜之起初还有些扭捏,但吃了几口之后,味蕾的刺激让他迅速除掉羞涩的外衣,开始大快朵颐起来,秦月玲怕胖,吃了点青菜喝了碗汤就饱了,然后就一直在那看他吃。

    “小林,吃得惯吗?”秦母看着露出盘底的盘子,小声问道。

    “吃得惯吃得惯,好吃的很,您这厨艺,绝对是顶级水平。”林烜之一边吃一边说道。

    “哈哈哈,你这孩子真会说话,好吃就多吃点。”秦母说道。

    “妈,您说您也不多弄点,这都快没了,还让人家多吃,怎么多吃啊。”秦月玲不满地说道。

    秦圣中看着林烜之狼吞虎咽的样子,对他竟然增添了些许好感。

    “小林啊,要是没吃饱的话,让你阿姨再去做个凉拌面筋怎么样?”

    “不用不用,吃饱了吃饱了。”林烜之放下筷子道。

    “真吃饱了?到家了可别瞎客气,我们家没有吃零食的习惯,一会儿要是你饿了可没东西给你吃。”秦圣中接着说道。

    “不会不会,绝对吃饱了。”

    “行,吃饱了就撤桌子,玲玲去泡壶茶,我再跟小林杀一盘。”

    “好嘞!”秦月玲笑嘻嘻地马上就去准备了。

    秦圣中的棋不怎么样,但棋瘾很大,下起来就没完,俩人一直下到黄昏日落才作罢。

    晚饭吃的很简单,饭后,秦母一边收拾桌子一边问道:“小林,晚上住哪里?” 

    “我就在附近找一家酒店住就行了。”林烜之答道。

    “住什么酒店,让你叔叔睡书房,我和玲玲睡,玲玲的房间让给你住。”秦母说道。

    “这不太方便吧,太打扰了。”林烜之客气道。

    “就是,你这老婆子也是有意思,年轻人容易拘束,就按你说的,你去附近找个酒店住吧。”秦圣中道。

    “好,我听您的。”其实林烜之压根儿不想住在这里,太不自在了。

    第二天一大早,秦月玲就给林烜之打了个电话,说是要陪父母去看望几个亲戚,今天让他自由活动。

    吃了早饭,林烜之回房间换了身衣服,带好东西就准备出去转转。

    酒店前台有叫车服务,他走过去的时候,正好前面有个男的正在让服务员给叫车。

    就在这时,忽然间,从酒店外面走进来几个人,直奔前来而来,靠近之后,其中一个穿黑色衬衫的男子一个箭步冲过去,直接把站在林烜之前面的一个男子给按在了柜台上。随后一个擒拿手将他的胳膊反拧。

    整个过程不到半分钟,林烜之都看傻了。

    等他回过神来,就听到一个声音喊道:“你们是干什么的,来人啊,有人抢劫!”

    话音刚落,一开始那个黑色衬衫男子就吼道:“喊什么!我们是公安局的,有人举报你贩卖文物。”

    “文物?贩卖什么文物了,你们警察不能乱说话!小心我告你。”其中一个被按住的男子喊道。

    这时候,酒店大堂了一些人被吸引了过来,有顾客也有工作人员。

    “我们是泉阳市公安局刑警队的,正在执行公务,请大家不要靠近,以免造成意外。”一个年轻女子手拿证件对围观的人说道。

    林烜之自然也被请到了旁边,不过他听到说是贩卖文物,顿时就来了兴趣。

    “把包打开。”

    一个警察马上打开了那个男子掉落在地上的帆布包,从里面掏出一个用报纸包着的东西,正要打开,男子突然挣扎了一下,直接撞到了警察的胳膊上,东西随即脱手,眼看就要掉在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