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老二

    更新时间:2017-04-10 11:17:44本章字数:2582字

    保娃他们说,李笨娃喜欢年轻漂亮的,每当案板前有经过的,他看了都忍不住咽口水。然而他老婆二姑黑蛮蛮的,嘴巴大,即便不笑,牙龈也露在外面。二姑老实巴交的,受得气,别人说她点难听的,她听着也就听着。李笨娃当年那么落魄,她也没有二话,该干嘛仍干嘛。她以前开茶馆,生意不好,就转给了别人,随后去了酒厂帮忙。

    李笨娃本不叫笨娃,之前跑外面,没挣到钱不说,还欠了一屁股债,周围人都笑话他,叫了他笨娃。他恨死了这个名字,为此还与人打了一架。他虽看着壮实,还一嘴黑胡子,打架却不行,吃了亏,别人拿此笑话了他好久。后来,他与保娃、杨鸽子、汪大根一起在市场上占了个摊位卖猪肉,日子才渐渐有了改变。保娃是个矮个子话痨,专门打探哪家有生猪。杨鸽子是个虚胖子,很会耍称,他去称猪,总会少人几斤。汪大根人高马大,专干下力的活。李笨娃别的不会,就挑了猪杀。他之前没杀过,轮到时就闭了眼一刀捅进去,没想到猪哼都没哼一声就断气了。保娃一旁看得称奇,笑他杀猪就像上女人,不要人教。

    李笨娃卖肉有个习惯,无论多少,只切一刀。有时太多,别人让他切掉些,他就转了脸不理会。为此,有人叫了他李一刀。尽管不讨人喜欢,他卖肉还是上了路。不过,这还全靠了二姑。二姑与街上老大二娃都姓陈,两家扯得上点关系。靠了这点关系,李笨娃占了街上最好的肉摊子。原来的摊主过来争,李笨娃仗着与二娃的那点关系,不理会,只把手中那把切肉刀甩得左右闪光。那摊主嘟囔了一阵,知道争回来无望,耷着脑袋离开了。

    空闲时,李笨娃常与那帮街娃儿泡一起。一次,一个街娃儿进城回来,与一个老头争座位,没争赢,就骂那老头。不想老头的女婿在旁边,起身就给了他几耳光。街娃儿身体瘦小,不是对手,只得忍了。到了镇上,他冲下车就去找李笨娃。李笨娃二话没说,立即带了几个人,在场口围住了那老头和他女婿,一顿拳打脚踢,直打得他们下跪求饶。街娃儿些都竖大拇指,说李笨娃够义气,敬重了他。

    不多久,中学阿燕的老公大勇去李笨娃那里买肉,回去时发现一大截猪肚子上的肥泡肉夹在里面,便提了回去找李笨娃。李笨娃不理会,只让大勇站一边去,别挡了自己卖肉。大勇北方人,不喜欢拐弯子,等了一会儿便急了,把肉往案板上一扔,说老子要退钱。李笨娃一下火了,骂道:“锤子个钱!妈那个×,你娃今天要咋子?”骂完上前推大勇,两人随即动起手来。大勇个子不高,但很灵活。李笨娃挨了许多拳头,他急了,抓起案板上的切肉刀便砍了过去。大勇虽往后猛躲,腿上仍挨了一下。他想上前再打,腿上却开始往外喷血。他身子一软,瘫了下去。李笨娃见势不对,丢下刀跑了。

    大勇被砍断了动脉,住进了医院。李笨娃吓到了,躲在外面不敢回来。最后还是二娃帮着找关系,陪了一笔钱才了事。李笨娃本以为回去又要遭人笑话,不想周围人却都用了敬畏的目光看他,而街娃儿些则叫他刀哥,都听了他的。

    李笨娃一下出名了。大家都说陈二娃是街上老大,他是老二。请他喝酒吃饭的越来越多,有时还带了去城里找小姐。李笨娃没想到会这样,有些得意,酒后回去渐渐开始管不住嘴巴,不是说二姑嘴大,就是嫌她腿粗,有时又说她笨,只知道下蛮力。二姑只当没听见,每天在酒厂收完粮食,用酒提子接二两刚烤出来的烧酒,喝了回去倒头就睡。

    一天,二姑正在酒厂铲酒糟,吴三翠偷偷跑过来,告诉她李笨娃与卖小百货的秀珍好上了。秀珍长得漂亮,不仅看不出年龄,也没人知道她结婚没结。吴三翠说得有声有色,二姑听得腮帮子鼓突,脸上肉抖了好几下。吴三翠还没说完,她就丢下洋铲往百货铺跑了,见李笨娃正与秀珍在柜台前调笑,她勃然大怒,冲上前一把抓住秀珍的头发就往地上按。她力气很大,秀珍被她按住动弹不得,脸上身上挨了许多巴掌。李笨娃一时没反应过来,待反应过来,赶紧上前去拉,嘴里骂着瓜婆娘,你发啥子疯。二姑一掌推开他,继续抓扯撕打秀珍,嘴里吚哩呜噜着不知骂了些啥。李笨娃拉二姑不开,莫法,只得出去叫了几个人来。待到拉开二姑时,秀珍的衣服和头发都七零八落的了,脸上身上到处是伤痕。二姑不解气,又哭叫着去找二娃。二娃本不想管这些事,但看不得二姑哭,就把李笨娃叫到一旁狠狠骂了一顿,同时又让了自己老婆去找秀珍。

    秀珍被二姑伤了元气,在床上躺了好久。她记恨李笨娃不好,起床后逢人便说李笨娃是孬种,算不得个男人。渐渐地,街上稍微有点姿色的,都远远躲着李笨娃,再没年轻漂亮的从他案板前经过了。

    李笨娃毫无办法,只觉得窝火,见了谁都想发脾气。那样不高不兴地过了一阵,他就受不了了,与街娃儿酒后总叹气,说每天看着个又老又丑的婆娘,有毬个意思。又过了一阵,秀珍与砖厂的王五娃子好上了,经常勾肩搭背地从案板前穿过。这让李笨娃更加不舒服,成天闷闷不乐的。突然有一天,他不声不响地离开了。

    据说离开前,麻七曾来找过李笨娃。那天没啥生意,李笨娃正坐着打瞌睡,突听人说:“刀哥,有人拿肉了。”他睁开眼,见麻七立在案板前,穿得花里胡哨的,正讨好地笑着。麻七是麻子三爷的孙子,之前跟着他们一起卖过猪肉,嫌苦,没多久去了城里。李笨娃皱了眉头说:“麻七,你娃咋穿得像耍猴戏的?”麻七说:“刀哥,这个你少管,我有事找你呢。”说罢把李笨娃叫到了一旁。那之后不久,李笨娃就离开了。

    过了一段时间,保娃去了城里,回来说李笨娃和麻七在城里开鸡店,赚大钱了。那时大家才知道麻七原来在鸡店看场子,觉得那是条来钱的门路,就来找了李笨娃与自己单独干。保娃说李笨娃够义气,不仅自己身边有年轻漂亮的,还找了两个陪他,折腾得他到现在腰都直不起来。那帮街娃儿听得口水都出来了。

    二姑得知李笨娃又找了年轻漂亮的,准备去城里大闹一场。那天,她吃了一碗汤圆,喝了一提子刚烤出来的酒,就去了城里。然而到了店里,她还没开口,麻七和周围人就亲热地迎了上来,一口一个嫂子地叫。麻七一边给她讲李笨娃和自己的辛苦,一边带了她四处逛,好吃好喝的,她哪里还闹得起来。末了,李笨娃给了她一笔钱,让她把家照看好。她颇有些感动,二话没说,就回来了。

    然而没多久,就传来消息,麻七和李笨娃被抓了。那一阵二姑四下向人借钱,说是为了让李笨娃不坐班房。李笨娃最终还是坐了班房,不过花了钱上下打点,只判了两年。

    两年不到,李笨娃就回来了,头发虽被剃光了,嘴上的胡子却还是那么黑。在家呆了一阵,他又回了案板前。街娃儿们还记得他的好,仍跟了他屁股后面。他几乎没变,还是喜欢喝酒,喜欢看年轻漂亮的,只是已安了心卖肉了。

    街上人说,他还是老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