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二章 源于古希腊、古罗马、英国

    更新时间:2017-04-17 22:30:33本章字数:4078字

    2.1 从经验到科学的发展

    伯兰特·罗素:在全部的历史里,最使人感到惊异或难于解说的莫过于希腊文明的突然兴起了。构成文明的大部分东西已经在埃及和美索不达米亚存在了好几千年,又从那里传播到了四邻的国家。但是其中却始终缺少着某些因素,直等到希腊人才把它们提供出来。希腊人在文学艺术上的成就是大家熟知的,但是他们在纯粹知识领域上所作出的贡献还要更加不平凡。他们首创了数学、科学(埃及和巴比伦人已经有了算数和几何学了,但主要地是凭经验。从一般的前提进行演绎的推理,这是希腊人的贡献)和哲学;他们最先写出了有别于纯粹编年表的历史书;他们自由地思考着世界的性质和生活的目的,而不为任何因袭的正统观念的枷锁所束缚。所发生的一切都是如此之令人惊讶,以至于直到最近的时代,人们还满足于惊叹并神秘地谈论着希腊的天才。然而现在已经有可能用科学的观念来了解希腊的发展了,而且的确也值得我们这样做。

    石天象台存在的时代要古老的多,只有探究不事书写的天象师和祭祀的记忆及其建筑构造,才能洞悉它的观测结果和预言。一个宏达的范例就是英国的巨石阵。在公元前1900-前1600年之间,共有三个民族曾参与建造这件古物,待工程完毕之后离去。第一股大迁移的人潮是新石器时代来自欧洲大陆的猎人和农夫。他们挖掘了外围的环状抗洞,按照环装排列的一些抗穴,也就是所谓的奥布雷坑穴。在距坑穴30米的地方,他们竖起了巨石,其中包括著名的“踵石”。我们如今把这一阶段称为巨石一号,这批营造者的后继人是公元前1750年钟形杯文化时期的居民,他们建造了巨石阵二号。接下来,大约公元前1700年,青铜时代的第一批部落居民来到此间。他们建造了巨石阵三号,并把一号和二号的蓝图都兼容并纳以为己用。这是很值得注意的事实:不同文化、不同种族的人们都了解这个远古遗迹的天文意义,并对其不断进行扩建和改进——这意味着,在石器时代晚期,欧洲已经存在一种国际天文学了,其基本要素的传播超出了部落之间的界限而广为人知。巨石阵的最终形态其宽度超过一百四十米。巨石阵三号圈上(直径约计三十米)树立的巨石平均重约二十五吨,而马蹄形中心地带的石柱则重达四十到五十吨。石圈阵的楣石重约七吨,内中小圈的辉绿岩石每个重约五吨。

    运输距离为390公里。砂石运输距离有32公里。对石材的加工(立柱的收分区线!)表现了高超的技艺,并(与其他迹象一同)显示出迈锡文明的痕迹。营造工作的组织运作曾面临极大的困难。可以推断出,为了建造整个石柱群,一个共需要花费1500万个单人工作日。而组织运作上更大的问题是,曾有多个不同文明的居民分别参与了建筑工作—但在长达300年的历史中,整个建筑的基本蓝图连细节都保持一致,而扩建工作也与之严格相符。

    貌似是亚历山大﹒托姆第一个指出巨石天文学家曾利用远处山陵的主要线条作为长观测定太阳的方位,就可得出至点到来前后赤维的一些微变化(每日约12''),并可较12为准确地判断这一年的时长:以30公里为距,向边上偏移1.8米就相当于12''。在这一范围内需要设置一个测点,以便挑选一个刚好能看到日落光线的适合的山坡。能找到这样一个观测点的山陵在英格兰和苏格兰数不胜数。【引自然哲学.保罗﹒费耶阿本德46-52】

    其实对于地球来说,在太阳可以直射的范围内每个“位点”都有机会被观测到,它有相关的限制条件和满足度,这些限制条件可以放入一个集合中,也就是说如果这些限制条件能够收集齐全,那么就可以推算出太阳、月亮与地球的运动关联。

    我们知道在地中海附近的古埃及的金子塔,它很神奇,将食物放入其中可以保险。它的结构关联有很强的逻辑性。可是,在那个时候,还没有所谓的数学,这是一个很奇怪的事情吗?不然,其实从无论东方还是西方的人类发展史来看,起初都是先“实践”满足“需求”来获得经验,在实践过程中不断遇见问题后,为了设法解决而创造的一些方法,例如从数字到数学都是来自于“生产实践”。所以对于金子塔的出现,它是一种必然现象,而不是一种偶然想象,很多人会质疑,以当时的生产力来看,它的建造成本很高,而且运用了很强的数学理论。其实,不是的,金子塔里面有船,为什么呢?因为它附近有地中海,所以它最初就有“海运”,有了运输就有了物品交换或者说“商业”,没有的东西可以去“购买”,或者来源于储藏。看看古希腊就知道了!有了经验后,我们开始哲思,提出最多的就是“为什么”,然后出现了一批哲学家,而且这些哲学家都跟数学很“暧昧”。柏拉图的学生亚里士多德的分析理论中可以看到这样一个论述:乞赖论式——根据类名的广泛意义,乞赖论式是无力证明结论的轮式。发生时所呈现的形式有许多:或者是完全没有构成论式,或者所用的前提比结论更难懂,或者同样难懂;或者颠倒先后,不以先知证后知,却以后知证明先知。凡是证明,都有先后的次第。用先所应知作前提,推证出后所能知的结论。反之,次序颠倒,以结论证明前提,倒行逆施不能生效。所以要以现在的基础看过往,从逻辑上来说是错误的。为什么说是错误的呢,结论错,则前提错——理论的错误生自错误的原初前提。凡是结论都是证自两个或者许多前提。如是证自两个前提,必有一个是错误的,或者是两个都错误。因为两个前提真,结论不会错。假设是证自许多前提,结论错的原因必定是前提中的某一个。那么,就是说,数学是从实践经验中提炼出的方法理论,对于金子塔的出现,它是一种必然现象为真。因为根据亚里士多德分析:所谓真的东西拥有共同的部分,而差别只是很小的一部分,翻译一下:英雄所见略同,差点各有不同。中世纪的经院哲学家按照一种有限的物质形成把自然事物区分为定型的和永恒的两类型—开放与封闭性,为了更好的“生活”,就有了科学,所谓科学就是实体学,它是阐述与运用靠数学支撑下的物体的道理的学科。

    2.2 数学的重要意义

    说数学是由于经验生活需求下而产生的方法论学科,是因为最初的经验生活为了解决生活所面临的问题,于是就有了“数”的出现。比如,最初从外界无论是打猎还是采集,有所收获后,就要分析,于是就有了“统计”的初步概念,因为是“集体劳动”所得的初步形态,用石子计量,后来就画成标记来代替石子,可能是因为我们只长了十根手指头,所以需要借助外界获取“帮助”,经过演变就有了很像现在的阿拉伯数字。

    数是一种常量,它静态的,上面说到太阳系的产生一部分来自于天文观测,一部分来自计算,数的关联也是一部分来自经验一部分来自计算,那么函数是什么呢,它是数按照一定的规则进行的变化。函数是变化的,一个函数如果有一个规则,那么多个规则下的函数就叫做泛函,变化的事情终究不容易把握,我想原因不只是因为我们只长了十根手指头,终将变化的事情化解成相对不变的事物来处理,这就是微分学,经过实践有些物体或者方式无法用已获取的规则来解决,并且也研究不出什么新的规则,由于太复杂就将视角转移到微小的视角来处理,那转化成微小后怎么处理呢?前面提到,我们是先实践的,我们是先看到然后才做标记的,这就是几何和代数的关联。看到微小的状态用已经经验通过已经拥有的规则惊醒的处理,就叫做积分学,合起来叫做微积分。这就是我们所要学的数的部分关联,就叫它数学吧。数学是宇宙的语言,或者说是我们认识宇宙的语言,数学的应用应该是广泛使用的,包括情感分析,否则无法证明数学是宇宙的语言。也就是说感觉的可表达性,否则我在宇宙中是谁?

    2.3 语言究竟是什么

    说语言是由于经验生活需求下而产生的,是因为最初经验生活为了解决生活所面临的问题,比如我们看到一种生物,为了和其它的生物相区别,就把对这种生物的感知用符号表示出来,经过演变后,就比如“象”,我们把这种文字就叫做象形文字。从宇宙的角度上看,存在不同的质,客体是需要在运动关联中才能将自身的属性所展现出来,人和人也是不同的,否则为什么会有“族长”这种异化于其它人的特点的一种状态的名字呢?关于象形文字也是起初一个或者若干个人感到的形态,可能很多人看到的结果和一部人看到的不一样,为了提高整体“生产效率”需要有共同的沟通渠道,于是就有了语言。

    起初对于沟通做的规定是容易并且效率很高的,因为起步的认知简单,它是静态的和简单动态的结合,随着人类进步速度的不断加剧,“生产分工”,以自己的视角所获得对于世界的认知不一样,同样多的事物在不同的结构中的意义完全不一样,同样多的词语所表达出的意义也有程度的差别。

    也就是说两种表达式可能具有不同的意义但却可以支撑同一对象。两种表达式可能具有相同的意义但却是对某个对象的不同指称。补:为什么会这样呢?解释:不同的人对同一事物的观念的表达和同一个人对不同事物的观念的表达就产生了这样的现象。

    语言是思想的支撑,是因为思想是看不见的,出于不同行业可能对于同一个词汇的理解也不同,于是有了“隔行如隔山”的说法,如何能对一个词汇达到一个较真值得理解呢?再也没有学习来的直接,因为时间的有限性决定了,实践可行的范围,对于世界的了解能够降低沟通难度,每个人所要表达的真值只有一个,你是否能看得见!

    2.4 存在的意义

    存在的一定有道理,为什么呢?因为这样表达很科学,科学是关于实体的学科,实体都在科学的范畴内。但它不一定有原因,就像前面提到的,既然是假说就不能确定,既然不能确定,那么它就可能不是作为宇宙起源的原因。类似于鸡和鸡蛋的因果关系,到底是现有鸡的还是还有蛋的呢?从发展的中间是看不出来的,追溯到起源应该是现有鸡的,这个是可以从考古学上来考究的,一直追问道细胞的水平,可是细胞又从哪里来的呢?这好像就问不下去了,也就貌似找不到原因了。

    亚里士多——原因:知识在知原因。人知原因,则自以为有知识。原因却有四种。一是“物是尝是所谓什么之所是”:即是物体之本然,简称性本。而是“既有这某些事,则有那些事情”的必然性;三是第一始动者,四是“为什么目的”。这些原因都是用中辞证明出来。因为“既由此,则有彼”的必然性,只用一个前提,推证不出来:至少需要用两个,并且用一个名词做中辞,始能推求出必然的结论。

    存在的意义:它就像一条射线为知识提供了起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