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四章 相对绝对性

    更新时间:2017-04-19 20:14:53本章字数:5109字

    4.1 我思故世界在

    物的“态度”观念为主观因素,而外界环境为客观因素,主客观因素的统一决定了物的运动趋势,我思故世界在,对于其它物体的环境依赖性,人更具有环境依赖性。人超过一定的时间离开环境就会“衰变”,因为所需要的食物等依赖于环境,在自然环境中人的独立性要求就会更高——物竞天择适者生存。海鞘会一直居住在这个地方,它一生只做一件事:通过吸水将夹带在水中的浮游生物滤入咽喉,然后再把被过滤取后的水排出体外。这是像呼吸一样的无意识行为,基本上不用脑力。找到一块好的岩石后,海鞘就不需要再用脑来帮助它找寻栖息地了,因此它就会把大脑吃掉!这样做能够减少它的能量需求,它就不再需要

    摄入那么多卡路里。真聪明!这也提示了我,也许找到合适的比改变更容易获得幸福。所有物种的目标都是不惜一切代价地生存下去。人类不仅要生存下去,而且应该更好地生活下去,我想这是人类该有的目标。

    成功的背后是一系列成长要素点,成熟的本源不是年龄,而是自强不息有效累计。对于一个人来说所谓的成功就是内心核心观念可以被实现,这是否可以被叫做“自我实现”?宋明时代的儒家思想家敏锐地体认到,自我实现的终极是包容“天地万物”的信念以其践履,何为包容呢?应该是像“水”一样的可以包容万物,又能自身独立而自寻平衡。这种成功会让人有一种幸福感。这样一种现象:别人觉得你成功了,但你却觉得不幸福。那只能说明需求匹配的错位。

    我思故世界在,人协调世界终究是为了人的发展为目的,也正因为我对世界的思考才有了观点,这个观点就叫做世界观。人类用思想“照亮”了这个世界,它的多样性来自于思想的多样性,因为人类不仅有认识世界的能力,而且还具有改变世界的能力。

    我思故世界在,世界在变化,我也在变化,但我的变化终将有限,当我的生命临近终了,世界将发生“质”的变化,无论这个“质”有多小,对于世界的美好,多少都彰显了我的“无能为力”,如何把握住物质的方向趋势(变的速度),让世界变得更“幸福”,首先是认识世界,认识世界有一个清晰度的问题,清晰具有不同的程度,澄清什么是清晰的什么是不清晰的是一个过程。

    亚里士多德——认识:依“认识”二字纯正的意义,简单来说,吾人以为认识某物,是认识它的本体。认识它的本体,是认识它的原因。原因是事物本体为什么必须如此的理由。真正的认识不只是臆测某物为何如此,而是确知它的事实是为何如此,并且确知它为何不能不如此。这样真确而必然的知识,把握事物的本体以其原因,显然是纯正知识之一种,此即科学的知识。在方式和程度上,它和诡辩家的知识不同。诡辩家的博闻多见,只见浮浅的附性,不察深邃的本体。无科学知识的人,认为自己有知识。有科学知识的人,不但认为自己有知识,而且真知自己有纯正的知识。纯正的知识认识某物本体如此,则某物的本体不能不如此。

    4.2创造力与破坏力——悬置

    创造能力来自于自由意识的实现,有意识的是,破坏力也是来自自由意识的实现,区别就在于,是否对人的发展起到推动作用。那么,何为创造力,何为破坏力呢?它来自于判断力。那判断力又是如何形成的呢?经验——>理性分析——>经验,核心是理性的系统分析。由于变化是绝对的,所以,理性的系统分析不可能是形而上的,于是,就引入了一种方法,叫做悬置(反思)。周易中有这样一个意思:“君子”应当每天晚上自律自省,这样方可保持贞吉,做到中正,能中能正方为大吉。于是乎,创造力与破坏力之间就出现了一条明显的界限。你看到了吗?!

    亚里士多德——选择名词和论句:辞句意义相同时,可以互相代替,选择的原则是,或用名词代替名辞,或用论据代替论句,或将名辞与论据。互相代替,常应尽力选取名辞代替论句。名辞比论句容易排列,并列容易训解。例如:“假定”不是“意想”的类名(宾辞),这是一句话。“意想”不是“假定”也是一句话。这两句话的意义,就其所指的实情而论,完全没有分别。两者所指的事实,相同。都是说:“意想”是一类,“假定”是一类。两类不相包含。第二句比第一句简明。那么,即应选取“意想”和“假定”两个名辞,代替论句(按论式的规格),排列起来。【宾辞在上,居首位,主辞在下,居末位:“假定——(不在)——意想”。汉文:“假定者,非意想也”】

    所谓判断力来自于将复杂简单化的能力。

    4.3 实践

    因为一个客体不同于它的每个单纯的性质,我们不能得出该客体不同于它们所有性质的集合的结论——大气/包容,不以整体结构构建的部分是一种徒劳。

    例如,1=15,2=15,3=15,4=15,5=15均不成立,但是1+2+3+4+5=15。

    实践是一种环境意识和自我意识的辩证统一下的行为体现。在构成整体的部分中分为主要矛盾和次要矛盾。实践要抓主要矛盾。

    对于马克思来说,变化的进程是辩证的——人创造他们自己的历史。将人从动物中区分出来的是他们的生产能力。人通过工具和劳动将外在自然改造成为一种不同类型的产品。采集一狩猎,园艺畜牧,封建主义,资本主义和社会主义是以不同的方式改造自然的生产的不同类型(麦前特,136-137)

    罗琳·麦钱特:这种“生产、使用语言和工具的能力”构成马克思的实践观念的核心特征。实践将人从非人的自然中区分出来,它是一种对自然的占有,其结果不是毫无逻辑的,而是辩证的,因而是历史的。我们通过改造自然——它的意义不仅仅是生活资料的再生产——而创造历史。实践标志着那些结果的产生——它反映了这样一种类存在物:正如自然通过它的形状物化它自己,这种存在物通过语言和工具超越它自己。历史是环境的历史,因为环境是在这种类存在物的语言和工具中产生的具有说服力的叙述,即是说,它是这样一种类存在,关于它,由于对过去和未来将要发生的历史事件的一种深思熟虑,一种道德视角的发展就有了可能。

    结合环境的实践观要求我们要以可持续发展的战略眼光选择可行性创造力。没有这样一个概念,任何一种指向结束压迫的革命都注定是对自己的身体、即它的集体意志和环境——这是革命有效性的基础——的过早消耗。这是一种徒劳的“映射”,例如:在《资本论》中,马克思分析了资本主义生产模式的生态方面的后果。他论证说,资本主义农业,远比共有种植浪费和剥削土地。土地的肥力退化了,因为市场的竞争性不能允许大农场主和田农引进额外的维持土地的肥力所需要的劳动和花费。马克思评论说,资本主义农业“在技艺上”进步了,它不仅劫掠劳动者,而且劫掠土地。有的时候单方面因素的过度“发展”,而影响整体的创造力。

    4.4 方法论(极值,唯一值)

    上帝决定了每个单子的性质,使他们以一种无须于死的前定和诣方式形成自己的协调发展状态。因为实在无法描述清楚宇宙的起源到底是什么,也就是说一定是宇宙大爆炸引起的吗?那也就是看到是什么就是什么比较好了吧!那就应该是起源。人类的起源源于各种不安全,为了建立各种安全机制,于是分了很多种方向进行探求,就是为了在安全的保障下幸福地生活,于是就有了各种学科,有关于环境的,有关于人类的本身的,也就是这些了!可是在人类在哲学的指导下进行的科学技术发展不断进步,到现在,又有了回溯“本源”的倾向,莫名就有了大数据的需求,它是创新吗?还只是需求的策划性的满足呢?要我说应该是思想的进一步发展下的产物。哲学能够协助在一定的时间和地点中的平衡系统的建立。还有就是一个平衡系统应该满足什么条件呢?它具有1.基本哲学点(粒子性)2.结构性3.系统性。如何建立一个平衡系统呢?

    如果变化是绝对的,没有一程不变的事物,那么但凡我们做事情都用同一种方法,当事物变了,你的方法还没有变会怎么样呢?事物变化到什么程度的时候,你会“碰壁”呢?比如,“兔子”变成“鱼”,你以前是养“兔子”的,现在“兔子”都变成了“鱼”,以前“饲养”“兔子”用的是“萝卜”,现在你坚持要用“萝卜”“饲养”“鱼”。“鱼”不喜欢吃“萝卜”,然后呢你的“鱼”慢慢的就少了,你的生产效率就低了,你的幸福指数紧随着就差了。这种方式就叫做墨守成规,事物变化了还“坚持不懈”就叫做教条主义,其实你也变了!初衷:将初步观念或者现象进行悬置,因为外界一切事物都在变化。所以,偶尔想想初衷,也许你就不会变得很教条主义了。儒家思想讲究“弧度”处理,面临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换一个方式,没有必要“硬”处理。这样看看儒家文化,包容不仅是一种品质,它也是一种方法。

    当我们意识到不能这样处理问题的时候,就开始捕捉生活中的规律,并加以总结成一些可以套用的方式,这就叫做传统分析方法。

    更何况人类也是在不断变化的,意向对象也在变化,其实真正准确的方法只有一个,你能找得到吗?为什么真正正确的方法只有一个呢?按照洛克的观点,某一物质的可观察的特性依赖它的可观察的特性。依赖它的真实以逻辑地推导出它的可观察性。这建立了关于事物真实本质的知识的一个非常高的标准。因为每个人主观的诉求不一样,面对同一个事物的诉求点也不一样,对于由不同诉求点构成的集合关系怎么能一样呢?你可能会很好奇地问:我们是什么有了主观的诉求的呢,大概是这样的:我们有了经验,于是就有了根据,有了根据于是就有了观念,有了观念于是我们就有了关乎于自己和环境的真理。也就是说,无论是自己的还是关乎于环境的认知度都应该是有界的,虽然事物是普遍联系的,也就是因为这种界限,让事物的发展有了规律性,于是我们才能相对地获取安全感!

    根据表象进行分类有不确定和武断性,容易迷茫,根据本质进行分类不确定性和武断性区间变小不容易迷失。我们能感觉到的就可以清晰的表达出来,能够清晰地表达出来就可以画出来(趋势——)具体),能够画出来就可以工程化实现。这就像,能够看的见的就可以描述出来,能描述出来的就可以画出来,能画出来的就可以工程实现。

    平衡性,也就是说当开始出现不平稳的时候,Y=F(X)中的Y、X、F(法则)至少有一个将需要发生改变。比如沟通,在不协调的地方,基本上存在着三种选择:策略性行为,中止交往,为找出问题所在而进行的论辩话语。即:方向选择,隔离,相关措施。

    当观念出现悖论(也可以认为是一种:断点,无法用逻辑建立起关联的一种形而上学。)的时候,解决办法:粒子的可再分性到承认断点的存在,之后逆向思维,对于缺失的物质(找到即可)或者包容地质疑并悬置{单子具有一定独立性,有的需要与外界进行外界流通,有的不需要与外界环境,只是有自己的坐标系,坐标系的建立是为消除悖论和可用性}

    数学是宇宙的语言,价值唯一性,准确性的确立,找界还是找点均为确定性服务一样,是根据用未知来解释已而提出。——倾向性等于1的特殊情况的必然性(倾向性等于1并不是1)。有控才有价,有界则有值,在经济关系中它叫价值。需要的不一定有价值,但是有价值的一定可以找到需求点,就算暂时没有需求点,可以搭建需求点,只是由量变到质变需要时间。

    Y:所需要的要素点,X:变化的要素点,至于B的变化速度在于方向的转移,将其设定为TP。两个需求点构成一条直线,两点之间“最近”的距离不是一条直线,而是一个直线集合。这个直线集合就是所需要找的时间向量的一维度。

    帕斯卡尔:一切是一,一切又各不相同。一切从简(可露性),除高风险下(不可露性)化简为复,将一切复杂的事物降到1的简单性,升维(让世界更丰富)。于是,主要工作就是找界限。升维也是降维的一个逆向过程,升维是在寻找规则。寻找与自身性质相匹配的规则,就找规则A。也就是确认自身需求,与提供需求的意向对象以及之间相互的映射条件(关系)。“关系”的建立,会产生一种相对稳定的结构,用于物质的特性在运动规律中所展现,于是就“升维”了,所拥有的特性与环境因素息息相关。线是区域的最小值极,于是就不是一维的概念了,就应该是最小一个区域。

    证据(数据)是一种对信息的采集,它有完整程度的差异。真正具有的“意义”的事物的持久性长。那什么是具有真正的“意义”,就是让“意义”有“度”。基于这样两个前提,政府及其各部门实际的政策制定者,因为判断的根据与信息度越来越科技与完善化,准确度越来越高,所以政策制定的实践环节可能面临缩小。在所有关系中,民主是所有关系中最佳的关系,是因为将所有关系做成一个集合,进行分析后发现民主关系具有很好的稳定性。

    4.5 牛顿 

    牛顿是经典物理的创始人。他的惯性定律,通过“控制变量”展示了力对物体运动状态的改变作用,在物理学方面的贡献非常大,至今仍然使用。天体运动的规律就是运用的牛顿定律。唯一不足的就是,不应该将很遥远的未来一定要确定一个“值”,如果找不到,可以以视野的涉及的远度来进行科学活动,没有必要将不可知力“神”化,就像宇宙的起源一样,一定会是大爆炸的原因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