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永 夜 地 球

    更新时间:2017-04-15 15:55:02本章字数:3963字

    “啪!”兽皮鞭尖厉的声音在空中响起,几个光着上身的工人哆嗦了一下,忙低下头,继续挥动手中的斧子、锤子,装模作样地努力工作。

    “赶快工作,有什么好看的,没看过太阳伞吗?!”手持兽皮鞭的人凶恶地咆哮着,皮鞭在他的控制下,在地上扭来扭去,如同一条正在缠绕猎物的毒蛇。

    他斜着眼睛,看了一眼悬挂在天空中的太阳伞,恶狠狠地向地上吐了一口唾沫“该死的鬼东西!呸!”,然后,不解恨地又吐了一口。

    太阳伞,始建于太阳开始变得暴躁不安之时,距今已有四百多年。那时,地球的臭氧层在增强型紫外线面前,变得不堪一击,为了抵御这种增强型紫外线的直接照射,倾全球之力,研发、制造、发射、开启了这个庞大的保护伞,以保护地球生命。

    至于太阳暴躁不安的原因,很难解释,最显而易见的就是,太阳得罪了外太空更强有力的势力。然后,就不断有小天体、陨石,纷纷以身为炸弹冲向太阳的怀抱,致使太阳变得躁动不安、异常活跃,太阳风的能量暴增数倍。

    至于这些小天体,从哪里来,又是什么原因让它们突然冲入太阳系,冲向太阳,却让所有的人类天体物理学家,想破了脑袋。

    太阳伞就在这时,在地球的逃逸层被打开,以半圆的形状包裹住了半个地球的面积,银白色的外表,全面反射阳光,有效地阻断了太阳光中增强紫外线狂暴地在地球上肆虐,但也阻断了阳光对地球能量的输送,没有了阳光,地球陷入一片黑暗。

    然而,最初的效果却使全球一片欢呼。人们不会直接暴露在阳光之下,这是多么惬意的事情啊。

    当然,最初的设计时,严谨的研发者们自然也会考虑到地球会坠入黑暗的问题。一方面在全球严禁使用会对臭氧有破坏作用的化学制剂,一方面定期收起太阳伞,虽然这样做危险极大,但地球生物离不开阳光的哺育。

    最初的一百年,地球的生物们,在这张巨大的保护伞下,小心翼翼地活着,虽然不如以前那么畅快,但总算是存活了下来。

    就在人们以为万事大吉的时候,浩瀚的宇宙中,似乎又有新的力量加入了进来,致使一切发生了那么一点小小的变化。

    之前原本冲向太阳的小天体,突然有那么几颗不知趣的,转而冲向了地球,击穿了太阳伞,在它庞大的身躯上留下了几个孔洞。

    最要命的是,太阳伞就此再也无法收起,这就意味着,地球将永远处在黑暗之中。

    这对地球人类来说,是个天大的玩笑,是谁也开不起的玩笑。

    “摧毁太阳伞!”

    第一时间里,全球发出最统一、最强烈的声音。然而冷静下来之后,这个声音就被否定了。太阳依然暴躁,摧毁太阳伞,地球就会直接暴露在强烈的紫外线之下,无异于自杀。

    就这样,太阳伞保留了下来。但问题也随之出现,地球进入了永夜状态,对电力的需求开始无垠放大,资源消耗急剧攀升,很快能源就消耗殆尽;另一个问题也日渐显现出来,地球的温度越来越低,动、植物纷纷死亡,粮食作物几乎颗粒无收,食物供给出现了严重的不足。

    人们渐渐接受了黑暗,但无法接受动、植物的大量死亡。饥饿,这个人类演化之初最头痛的问题,再次卷土重来。没有了阳光的哺育,整个地球濒临死亡,黑暗、寒冷、饥饿夺去无数的生命。

    然而,生机还依然存在。

    就在那几颗小天体击穿的孔洞下。小天体毁灭了人类的梦想,仅留给了人类一线生机。

    孔洞之下,阳光倾泻,如同从天堂洒下的光芒一般,照亮了那一片区域。随着地球的自转,演变出了几条断断续续的环状生物带。

    这里就成了地球残存生命的聚集地,也是争夺最为激烈的地区。植物、动物、人类开始拼命争抢这些区域,就连温度也在这些区域上演着白天与夜晚的强烈争夺,每天的温差近八十度,夜晚保暖措施稍有不足,就无法再见到明天的太阳。

    这些地方紫外线依然强烈,但生命总会给自己找到出路,以适应环境。再次印证了生物演化理论中,生物的演化是随着环境而开始的。

    人类就在这样恶劣的环境下,顽强地生存了下来。

    起初,生物带的文明之火星星点点,虽然零落,但还依然能看到繁盛时的影子。随着时间的流失,星星之火,一个接一个的熄灭,就是那些残存的,光亮也日渐暗淡下去。

    人类无法忘记那个抬头就能看到的太阳伞,然而却无力再想着去摧毁太阳伞,剩下的只有对它无尽的恨意。文明早已在无数生命逝去的过程中,失去它了的光环。火的文明被黑暗中的严寒凝固,文明之火已不足照亮片瓦之地。

    生物带通常宽不足五公里,向外还有不足二公里的缓冲地带,再向外,就是无边的黑暗,没有人敢轻易涉足黑暗地带。在那里,几百年来不曾被阳光温暖,仅是寒冷就足以至人于死地,还不用说那些隐秘在黑暗中的异兽。

    异兽,只是现在一个笼统的称呼,所有在地球环境大变异之后生存下来的动物,都是产生了突变的动物,与它们的前代有着明显的不同。

    一些生活在阳光下的动物,要么只在清晨与傍晚活动,避开紫外线最强的时段;要么就突变出具有鳞甲的皮肤可以最大程度的反射阳光,效果堪与太阳伞相媲美,而这种动物的鳞甲制成的衣服,也成为一些人物显示自身地位或实力的象征。而这些动物多是素食动物,少有几种肉食动物。

    那些生活在黑暗中的动物,才是现在代人类真正惧怕的。它们是一些小型食肉动物演变而来,肉厚皮紧毛密,迅猛无比,而且成群行动,组织性很强,夜间来到生物带,惊扰那些白天的动物,等它们跑出洞穴,再围而杀之。

    然而这种动物的皮毛,也成为人类渡过寒冷夜晚的必须品,所以人类猎手的主要目标,就是这些夜间异兽,剥取它们的皮毛,制成人类的被褥,以抵抗夜间的严寒。

    就是这样,还是不足以保证能渡过黑寒之夜,还需要足够的热能。所以,现在每天收集各种能取暖的材料,也是各人类聚集地每日必须的工作。

    热工长泽现在就带领着几名热工,正在缓冲带里砍木材和收集凝热脂。那是一种在强烈紫外线照射下,从中树干中分泌出来的树脂,由于这种树脂吸收了大量的热能,可以用来在夜晚取暖。指甲片大小的树脂,放在火上加热,就可以释放出足够用一晚的热量。

    夜晚,生物带的气温会骤降到零下三十几度,必须有足够的热量,这种凝热脂现在是每天必须的物资,也是抢手货。实在买不起凝热脂,至少也要买些木材生火,不然是见不到明天的太阳的。

    “头,今天的货采集得差不多了,要不要早点回去啊?”一个上身涂满五颜六色的秃顶热工报怨着,他的样子足有六十多,但实际年龄还不到四十,身体瘦弱、单薄,仅从身材来说其它几名热工与他没什么区别。

    由于白天气温都在四十度以上,所有出外工作的人几乎都是不穿上衣,而在身上涂上一种能抵抗紫外线的涂料。这种涂料有好有坏,一般工人能用的起的,只是最普通的,只有各大小工长,才用得起效果更好的防紫涂料。

    热工长看了一眼缓冲带,“再向前走,那边会有更多!”热工长是现在很抢手的工种,在一般工作中,地位仅次于农工长,待遇非常好。

    当然,最有魅力、最让人敬仰的,还是猎手。一个聚集点,没有成熟老练的猎手做防卫工作,很快就会成为夜间异兽袭击的目标,而且所有人夜间所用的异兽皮毛制成的被褥,全要靠猎手在严寒的黑暗地带,捕杀异兽得来,这无疑要求猎手具有坚强的意志和强悍的身体。

    几乎所有的人都在小时候,会被送去当作猎手培训,但最终能成为猎手的,仅有寥寥几个,甚至一批孩子里,没有一个能成为猎手的。

    热工长泽在猎手的第一个培训阶段,因为身体一般而被淘汰。但他现在吃得很壮硕,与这几名热工形成鲜明的比照,虽然他的头顶也有些秃,但身上的色彩明显更加鲜亮,用的是上等的防紫外线涂料。

    “头,我们已离树城很远了,要超出安全距离了!”秃顶继续发着牢骚,其它几个人也跟着起哄。

    “干什么!?想被扣工钱吗!?”工长厉声呵斥,这招果然管用,几个人立即就不吭声了,低着头磨磨蹭蹭地向缓冲区的边缘走去。其中一个年轻的热工,则狠狠地瞪了一眼泽,嘴里哼了一声,一点都不怕什么被扣工钱的事,但还是被秃顶拉着走向缓冲区的边缘。

    一天的工钱,仅仅够一家人吃一天,而且是最低等的食物,一分都不会多。一旦工钱被扣,一家人就要挨饿。所以这几名工人,都不敢用工钱开玩笑。虽然偶尔能够私藏点凝热脂,在黑市上换些钱财,也都被偷偷地花在了酒馆里。

    “哗啦!”缓冲区边缘的树丛中,突然传来响动。

    几个热工几乎出于本能的,纷纷向后退却,手中的工具都齐齐地指向声音的方向,几人尽力缩小彼此间的距离,仿佛这样可以让自己更安全,不过他们也都知道,一旦真有异兽冲出来,比得是谁跑得更快。

    “怕什么!”工长抽出挂在右侧腰上的强力手弩,这种手弩可以连发五只小短箭,是各类工长的最爱。左侧腰上还挂着一把长刀,寒光闪闪,也在给他壮着胆。

    现在正是下午,离傍晚还有些时间,不可能有什么黑暗中的异兽出。任何不能在日光中活动的动物,只要暴露在现在的阳光下超过十分钟,都会被紫外线杀死。

    “跟我过去看看是什么?”泽把长刀也抽了出来,拿在左手,能够左右手通用,是他的得意之处,很少有人能像他这样。

    “头,我们还是回去吧!”几名工人,畏缩在一起,不肯上前。

    “快点!”工长厉声呵斥,右手中的弩弓指点着几个人,“不然,我一人给你们一箭!”工长威胁道。在这个时代,工长几乎对手下的工人有生杀予夺的权力。

    几个人哆嗦着挤在一起,最前边是那个年轻的热工,其它人则磨磨蹭蹭地跟在他身后。一旦有情况发生,他们会扭身就跑,绝对不会管什么工长的死活,谁让这家伙平时对几个人那么严苛。

    泽仿佛也被身后几个家伙的情绪所感染,左手的刀光不停地闪动,眼睛越睁越大,下颚的棱角明显鼓了起来。

    十几米的距离被无限的延长,似乎怎么也走不到头。那个声音在出现一次后,再也没出现,反而让几个人更加紧张。

    泽用长刀指了指三米之外的大石头,石头的另一侧阴影中,传来悉悉索索的声音。他的右手挥了挥,示意几个人包围过去。几名热工彼此观望着,非常不情愿地慢慢向大石头靠近。

    看几个人站好了位置,泽手提长刀,在手中掂掂了份量,也仿佛是在给自己鼓气,然后一个箭步冲到石头近前,长刀高高举起,做势欲劈。

    长刀高高地举着,并没有劈下去,泽似乎被凝固在石头前,一动不动地盯着石头的阴影处。几名热工见状,也大着胆子凑了过去。

    “啊……!这是个……”秃顶嘴里叨咕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