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章 她要做妈妈了

    更新时间:2017-04-26 18:24:23本章字数:4584字

    城市的一座座大楼也会和里面的男男女女一样吗?我想它们不会的,它们只不过是设计师、建造师的不同,结构、样式的不同,大小、颜色的不同,至少它们不会有情感,不懂得伪装,欺骗,背叛。

    我怎么了?为什么在我的潜意识里,就用了这么冷色调的词,去看待世界。我不知道,也许真是“她”口中的狭隘,也许是这些年来我看清了太多太多。可我经历那么多,仍无法给“人性”一个定义,因为我被多少风雨欺凌,也被多少阳光沐浴。否则,我不会有今天,不会西装革履的像个“人样”。

    我不厌恶用金钱打造出来的一切奢侈,舒适,高尚的事物,不排斥灯红酒绿的喧嚣,可曾经的我只想简简单单的生活,直到今日这个想法也未改变。

    ……

    大学毕业五年了,我经营了一家旅行社,旅行社的名字叫“我们的梦”这个名字也许真的很俗气,但是我始终没有改。因为她……

    我和她我知道纵使时光流转,也没有可能了,但我对一个女人的承诺我拼尽全力也会做到,因为曾经我爱她深入骨髓,我对她的执念,让我去死我也不会眨一下眼睛。可现实远比这要让我更加阵痛,我必须懂得,我要活着,还要好好活,活得好,以此来证明没有谁我们都照样过。

    ……

    这些年,我奋力在太原,这座城让我冷,让我暖,让我孤独。

    今天下午和天予的合作谈判失败了,可我还是拿着包惯性地迈动着脚步向自己的公司走去,学府街上穿流的车辆,街旁的商务大楼我想作为一个感性的人也无法从它辨别出春夏秋冬,但近在眼前的学府公园让我看到满满的秋意。

    好长时间没有静静地去看一片景,一个季节了,索性就走了进去,看着远方,看着脚下,眼神迷离的坐在了旁边的长椅上。

    没有到下班,本来是情侣们你侬我侬的地方,此刻也只是隐隐看到有恩爱的背影,倒是有好多锻炼身体的大爷大妈和那些滑滑板,越看越天真可爱的孩子们。

    我交叉着手臂静静地坐着,似有似无地看着,深绿与浅黄交织,一片童话的世界。

    ……

    今天是怎么了,眼皮跳,耳根烫。

    我错觉了吗?不,她越来越清晰。我都不愿去相信自己的眼睛,她和我同样不知所措,可还是真真切切的遇到了一起,她还是那般迷人,高雅,只是隆起的腹部让我的眼睛,喉咙发涩,她就是陈爽,我的初恋。

    我情愿什么都没有看到,情愿今天从不来此,情愿如同陌路人一样的离开,可就是跋不起步子来,但我用尽仅剩的丝毫力量转过了身。我承认,我很怯懦,我在欺骗自己。

    好难熬,难道是时间定格,还是慌乱之士蛮力的绑住了时针。

    终于她也走过,我们之间没有只字片言。

    这是分手后第一次见面,曾经我傻气地为这种无意相见幻想过100种场面,可从来没有想过会是这么令人唏嘘。再想起我们初次相识时,才明白人世间有多少人怎样相识,就会怎样结束。

    她的背影也渐渐模糊。

    我还想着我们会说话,起码会望望吧,想来是我傻了。

    我大脑运转,就如那笨重的毛驴拉着时代的磨盘,磨出了已经逝去的青春,磨出了属于我们那个时代的种种甜美记忆。

    那已经是大二了,依旧是凉意袭人的初秋,我走在一条窄窄的过道上,她迎面走来,说实话,当时我看了她,她微微低着头,披着头发有掩盖不住的青涩,但我不知怎么说,她有着一种迷人的自信。

    我们相互走近,却好巧不巧的走在了一起,我给她往左让,她对着我也往左让,我又赶忙往右,可她也往右,她显得更羞了,可我们仍旧没有说一句话,就这样各自离开。可从那天起,她的样子像烙印似的嵌在了我的脑海里。我时常脑海中浮现出她,尽管一天天她的样子在模糊,可就是记得一个披着头发,五官精致,羞羞的但又给人自信的女孩。

    我在电话里给“黑妹”说这种情况,“黑妹”咯咯地笑着说,“哥,你是不是想谈恋爱了呀!喜欢人家那就去追呀!可听你把她描述的那么女神,一定是抢手货,你那么屌丝一定追不上的。”

    听了“黑妹”的话我一个郁闷,当即回到她,“你是不是想让我揪你的小辫子了,这么损我,我本来还信心满满想要去打探一下这个女神呢?”

    “黑妹”当即又说,“哥,没事,虽然你很屌丝,但黑妹永远挺你,喜欢你。”听了黑妹的话,我还是放弃了这个小小念头。

    时间就那么过去了两个礼拜,一个星期天我从火车站坐公交回学校,在公交站牌等车,又恰巧看到了她,她依旧长发及腰,我很想过去和她说个话,但真的挺怂的,就是没有这个勇气。可今天,上天给了我这个机会,都知道,太原的公交那是一个挤,更别提周末回学校的了。

    我身高臂长又矫健的,上了公交就挤在了后门旁的一个座位上,她肯定不会像我一样积极,那就只能站着了,起初,她还不站在我旁边,随着人越来越多,她拉着吊环站在我旁边。

    当时,我不敢故意看她,却寻摸着怎样给她让座,可怎样说呢?平时挺聪明的我,关键时候就掉链子,绞尽脑汁也没有主意。气死我了,看到她旁边都是大男人,又挤来挤去的,我怎么能忍?特别又看到她后面的猥琐男,我马上就站了起来,示意她坐,她还很优雅地说,“不用”。

    我们俩客气之间,就有一个男的要坐,我还能允许这种事情发生,边说着,“我就要下车了,你快坐,”边霸气地把她拉到了座位上。天知道我还要站20站,整整得一个半小时,才能到学校,可我愿意,要不然她今天下午就得受苦了。终于黄天不负苦心人,到了下车的时候我们认识了,她不好意思地说,“原来你也是这个学校的呀!”

    我挠挠头,回道,“嗯”,紧接着就小聪明地先做了自我介绍,当然,也换回了她的名字,她在哪个学院,哪个系,为此,我整整傻乐了一个晚上。

    知道了她的三点一线,还有我办不到的事情吗?反正她也没男朋友,我就天天在她的必经之路上等她。想要尽可能多的和她说话,终于,一个月之后,我们也算是朋友了。后来我向她表白,她答应了。

    现在想笑又想哭。

    一切是那么荒唐,又是那么理所当然。此刻我看着她向远处走去,心中泛起种种涟漪到底是因为什么。或许我,仍有梦,可一切都变了,纵使我有回天的力量,也不能欺骗自己的眼睛,她隆起的腹部,已经击痛了我的心,她要做妈妈了。

    在学府公园连坐下去的心思都没有了,便准备回公司,可感觉好累好累,索性就驾车回家。坐在车里,一如往常,映入眼帘的便是那只小飞猪,它本来是一对,我这里是个公主,王子在陈爽那里 。这个手机配饰是她网购的,她说可爱,原来她一直挂在我的手机上,后来有了车,就挂在了车里 ,可今天它再没有存在的必要了。

    从恋爱到分手,到今天,小飞猪陪伴了我整整八年,也许我早该扔掉它,连同扔掉那段过去,可我就是放不下。分手时扔掉了除小飞猪之外的所有东西,可拿起它时一万个舍不得,就想有个念想,此刻想来,都是那可恶的念想魔性了我,让我止步不前。

    我不会奢望什么了,世界上最可悲的事情便是妄图在青春的时光里建一座自以为是的小木屋。我知道,当烈日灼烧,小木屋早该化为灰烬,是我一再用爱情的血液冷却它,就是想它完整,想要有一天我们在里面慢慢变老,可最终发现,自己干枯了都无济于事。 

    我一把扯下小飞猪,顺着窗户将它扔了出去,心中怨恨,无力的闭上了眼睛,泪水冲破眼皮的束缚,没有阻挡的流到脖颈,可当它流到心口,我却后悔了,想要开车门把它捡回来,却已被清洁阿姨扫进了垃圾桶。

    我没有再去奢想把它捡回来,因为好似一切都已经注定。 

    我驾车回到家里,老妈和“黑妹”在为晚饭忙活。我边脱西服边向老妈叫道,“妈,我快饿死了,饭好了吗?”我妈哼唧我道“从小到大,回家永远都是这一句。”

    我跑到餐桌旁,抬手捏虾吃,我妈边说你个臭小子脏死了,边给我夹了块大排骨,要我张嘴,我大口嚼着,嘴里喷着肉渣,“还是妈好。”

    “臭小子,快洗手去。”

    洗完手开饭,黑妹在盛饭。

    “黑妹,少给我盛点,哥今天晚上不饿。”我夹着菜唤着黑妹,我妈不高兴了。“灵灵,别管她,大不了你几个月,却天天占着是你哥的名声使唤你,要使唤你也行,先让他向你求婚,变成他媳妇再说。”

    哎呦喂,我这妈真是什么话都敢往外招呼,我不敢抬头,低着头往嘴里扒拉饭,余光瞟向黑妹,这丫头羞了个大红脸。

    我妈今天晚上来了劲似的,“你们两个还害羞呀,小的时候两个人都在一个浴缸里洗过澡,一个被窝里睡过觉,黏的跟什么似得。”

    我打断我妈,“那不是小时候吗?我们这不是都二十好几了吗?”

    本来还想着黑妹能说句话,让老妈停止这个话题呢,这丫头是怎么了,就知道低头埋着大红脸吃饭,哪那么大饭量,从小就是零食王,跟谁不知道似的。

    老妈听了我的话,更是放下了筷子,一本正经,“不说二十好几我还不着急,你还知道自己二十好几了呀,男大当婚,别人家的孩子都上幼稚园了,你呢?别跟我说,忙,虽然的确混的有模有样的,但祖辈就说了,不孝有三,无后为大。婚事的问题,我和你爸,王爸(雨灵爸)先前就商量过了,你跟灵灵年底就把婚给结了,明年就给我们生个大胖孙子。”

    我是一惊,险些把饭喷了出来,擦了擦嘴,道,“妈,你开玩笑的吧?”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吗?”

    “妈,这都什么年代了,您还打算包办婚姻呀,再说,您不管我可以,但灵灵呢?您也得问问人家有没有男朋友吧,看的看不上您儿子吧。”

    我妈转向灵灵,“灵灵,你谈过恋爱吗?你看得上你哥吗?”

    灵灵出奇的果断,但声音不大,“我还没有谈过恋爱,我哥知道,还有,我哥很优秀,追他的女孩子好多。”

    黑妹说完,就像干了什么糗事似的,慌慌忙忙地又说道,“干妈,我吃完了,今天晚上有同学约我,我先走了,就不帮您收拾了。”说完,红着个脸,逃似的离开了,但看着又像如释重负,就像了却了积攒许久的心事。

    门被轻轻闭上,而我的思绪却被打开了。自己单身很久了,分手后再也没有谈过女朋友到底是为了什么,我自己都不知道,也许是不甘心吧。

    我恍惚间,被老妈打断,“儿子,吃完了吗?吃完妈和你好好唠会儿。”

    “嗯。”

    我双手搭在老妈的肩上,伴着老妈,来到客厅。

    老妈抓着我的手,看着我,我们母子就这样彼此凝望着

    “妈,想说什么就说吧。”

    “儿子,妈知道你这两年还没有放下陈爽那姑娘,那姑娘长的俊儿,身条细,有能力,东北姑娘却有南方女孩的温婉性格,真的是打着灯笼都难找的好姑娘,可你应该向前看,不是吗?

    想着下午还见了她,她依旧美丽,可她不久后就要做妈妈了,眼里就满溢泪水。三年了,自己浑噩,忙碌,成功,可没有一天是快乐的,爱着的女孩嫁给了别人,山盟海誓终究是荒谬,一切的誓言决堤了,我的泪水也再也忍不住,我哭了。

    “妈,陈爽要当妈妈了。”

    “我知道,前两天,妈和灵灵逛街时,看见她了,还打了招呼。”

    “儿子,爱情这东西,妈都这把年纪了,也没有搞清它是什么,但是你要明白,一生中,你可以为一个人去荒唐,但你不能为一个人活着,身边有太多疼你,爱你的人了。”

    “灵灵是好姑娘,从小就和你在一起,每天跟在你后边,没有哪个姑娘比她更知道你的脾性,需要吧。她成绩那么优秀,本有更好的选择,却和你上了同一所大学,毕业后还非得留在你的公司,难道她真的是没有选择吗?灵灵虽然黑点,但小麦色的皮肤性感健康,何况她的模样,身条,性格哪个不是别人羡慕的主。”

    “妈,谁嫌弃黑妹那丫头黑了,那外号不是小时候捉弄她故意叫的吗?”

    “我知道你不嫌弃,可也不能那么叫人家女孩子呀!”

    我擦了擦刚刚眼角溢出的泪,“妈,我发誓这外号只允许我叫,其他人叫我都会揍他的。”

    “儿子,灵灵那丫头从小到大追她的人那么多,可她谁也不答应,不是为了你吗?你这混小子不会不懂吧?”

    我心里莫名,怎么会不懂呀,可我总是在回忆中生存,把心冬眠。

    “儿子,你也看到黑妹刚才的态度了,你也表个态吗?还有,我和你爸,你王爸都真心希望你们两个在一起。”

    “妈,我知道了,我会给灵灵一个答复的。”

    躺在床上,想着过去的一幕幕,真的好累,自己也该放下了。我做到决定,开始新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