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九十三章 亲弟弟,表哥

    更新时间:2017-10-17 18:21:26本章字数:2198字

    小的时候我梦到了可怕的东西,妈妈告诉我梦境都是反的,后来长大了,知道了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到了现在早已是成年人的我,却对梦反而模糊了。

    天气开始越来越暖,在这座城市里即使最冷的地方,也没有了白雪的痕迹,就连汾河在寒冷冬日里结的那层厚厚的冰也快融没了。过去几天的西北风将所有角落的灰尘扫去,同时,也乐于助人的扫去了他和她脸上的阴霾。

    我最不喜欢冬天,因为我最怕冷,身边的人大都也像我一样,更乐于在热情的夏天奔跑,只有陈爽是个例外,可能是由于她从小生活在哈尔滨吧。她曾今问我,毕业了是否愿意和她一起去哈尔滨,当时我回答她,“太原不好吗?”

    陈爽虽然看着是个柔弱文雅的女人,但她却是我见过唯一一个可以在大冬天只穿一条单裤,可以在酒桌上喝掉两斤白酒的女人。

    今天的天空很高,天气很暖,我拿着雪儿爷爷的衣服向她家驶去,等我快到的时候我给她打电话,让她在门口等我。

    我将车停在她小区门口不碍交通的地方,从车窗里就看到了一个不安分的她。她双手揣在自己的红色马甲里,头发高高扎起,下身穿一条紧身的牛仔裤,看起来十足一个学生模样。

    她很专注,我走到她背后,声音突然加大,“哇”,她出乎我意料地丝毫没有被吓到,扭过身看着我,我没话说地说道,“是不是被我吓到了。”她轻哼一句,“幼稚鬼。”

    我恢复自己的正经状态说道,“看你这么认真的在玩,我以为你没看到我呢?”

    “我眼睛这么大,再说这这么空旷,没树没墙的,我怎么会看不到你。”

    好吧,我承认刚才是我幼稚了,所以我又问道她,“你刚才是在跳格子吗?”

    她跺了跺脚下的井盖说,“跳格子是什么,我只是觉得等你的时候无聊脚又冷,所以让自己动起来可以暖和一点。”

    我将手中的衣服递给她说道,“那冷,你赶紧拿着你爷爷的衣服回家吧。”

    她摆手道,“不用,先放你车上吧,陪你办完事情,你送我回来的时候我把衣服拿上就行了。”

    我说道,“夏雪儿小姐,不是吧,你还真打算跟着我一起呢?”

    她认真道,“那可不,昨天晚上说好了的,再说了,我找你真有事要谈。”说完她就向我的车走去,好像生怕我放下东西就跑了一样。

    算了,带着她就带着她吧,就当带着个拖油瓶了。

    她坐在我副驾上,捋着安全带,我看着她边系安全带边说,“我这司机可不免费当呀,你得交工钱。”

    她倒真大方,“交多少,我给你发红包。”

    我没真想过要收钱,只是和她开个玩笑,所以马上改口道,“钱就算了,我们是好朋友,谈钱就俗气了,这样吧,你就唱歌顶工钱吧。”

    她用手比ok状,“没问题。”

    我听着她的歌声穿行在车水马龙之中,头一次感觉,开车可以是这么享受的一件事情。

    过了十分钟,她对我说道,“秦愿,我不唱了,喉咙疼。”

    我也的确听出她嗓子有点哑,于是指着我放杯子的地方说道,“杯子里是热水,不介意的话,你可以把这个水喝了,润润嗓子。”

    我没想到她直接拿起,“不介意,你看起来挺干净的。”

    我看着她咕咚咕咚喝水的样子说道,“刚听你唱歌,你嗓子有点哑了,是不是感冒了。”

    她抽抽鼻子,“有点,估计是昨天晚上睡觉的时候踢被子了。”

    “多大的人了,睡觉还踢被子。”

    她脱口而出,“昨天晚上梦到怪兽打我了,我反抗来着就把被子踢开了。”

    好经典的回答,我无言以对,只能对她竖起了个大拇指,“你牛逼。”

    隔了一会儿,我嫌车里太安静,于是面对她的非主流,我无厘头地问道,“最后,谁打赢谁了。”

    她拍着胸脯,“当然是我赢了,本姑娘这么厉害,十八般武器样样精通,打的它是落花流水。”

    “夏雪儿小姐,你该不会是梦游把你家厨房给掀了吧。”

    她很认真的样子,“秦愿,我说的是真的。”

    我应和她道,“我信信信,我只是绝得以后谁要是和你结婚了,晚上你还不得把他给掐死。”

    “没事,找个比我还能打的。”

    我看着她笑了笑,活了这么大,我水土不服,墙不扶就服她,真是个与众不同的姑娘。

    “对了,雪儿,你爷爷的衣服我虽然给洗了,但毕竟我穿过,你爷爷介意不,要不我给他再买两套新的吧。”

    她回道我,“不用,我爷爷的衣服有好几衣柜呢,我给你拿的那套我爷爷不喜欢,也从没穿过,你就当我送你的吧。”

    我又想了想觉得还是不妥当,“这样吧,前天你帮了我这么大忙,作为感谢等过几天我到商场再给你爷爷买几套新的吧。”

    “秦愿,我都说了不用了,你就不要这么矫情了。”

    。。。

    到了医院,我带着雪儿到了杨强老丈人住的那间病房外,我对她说道,“雪儿,你就不要进去了,在外面等我。”

    她点了点头。

    我拿着买的果篮和鲜花进去之后,只有杨强在看护,他看到我说,“秦愿,今天不上班吗?”

    我放下手中的东西,看了看老爷子,老爷子正在睡觉,于是我小声说道,“今天我休息,特意过来看看,文芳呢?”

    杨强说道,“文芳刚刚出去打热水去了。”

    看着杨强的大黑眼圈我说道,“老爷子现在怎么样了?”

    杨强叹气道,“情况不是太好,现在老爷子完全躺在床上,吃喝拉撒全得靠别人,我和文芳,还有文芳她妈三个人都照顾不过来。”

    我说道,“那再请个护工嘛。”

    杨强无奈道,“文芳家没钱,我妈又不肯给,我和文芳手头的钱都已经拿出来了,我请了一个礼拜假,文芳请了一个月,现在我们的假期都快到了,老爷子也不见好,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拍了拍杨强的肩说道,“这样吧,你和文芳也不能不生活,该上班上班,我先给你打几万块钱,你请个护工,救救急。”

    杨强道,“你们公司现在也没有什么闲钱,我还是找找我妈吧。”

    我说道,“我把你当亲弟弟,你把我当表哥了不是,公司再没闲钱,几万块还是有的。”

    杨强也深知朝她妈要钱不太可能,于是回我道,“那我真不客气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