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2

    更新时间:2017-04-15 20:07:40本章字数:1021字

    扬飞的草叶在天空纷纷扬扬,他透过纵横交叉的树枝看着天空那只翱翔的苍鹰,他这只小苍蝇是多么渴望自己能够和它一样,张开双臂,挣脱束缚,翱翔在浩宇蓝空,但这只是他的梦——想到这里,他“啊呀”一声爬起,更加疯狂地跑了起来,脚下的野花被他肆无忌惮地踩烂,受惊的蝴蝶纷纷扑动翅膀,满天飞舞……

    然而,苍蝇毕竟不是苍鹰。尽管苍蝇也有梦想。他投错了胎。就是个玩完。这个玩完货是个少年,名叫亚男,意思是成为亚洲的出色男人。他妈起的名字。主要是觉得他爸不行,不识字,他妈也不行,也就识几个字。结果就叫了亚男,还有了堂而皇之的注释:亚洲最强的男人。这个寓意着亚洲最强的男人也不行,他家就剩下一把茬子面了,朝不保夕,那梦想是啥?填饱肚子。童年的世界里没有苦闷,但是,少年不同,就像苍蝇看着苍鹰,疯狂的少年志,无法扶上墙的一泡稀屎。人,得不到的时候得yiyin,否则,希望又在哪里?

    几年前,冬天,风飘玉屑,雪撒琼花,天地间浑然相连,白茫茫一片。亚男和姐姐在院子里蹦蹦跳跳像两只快乐的小鸟。一条小灰狗也在他们之间穿梭跳跃。雪住之后,大地一片银白。人走在上面,发出咯吱咯吱的响声。这季节,不握个雪球,打个雪仗,怎么对得起东北长大的你哥哥——我。别说你哥哥我了,咱东北长大的哥们姐们那都是一条条汉子,打小的时候就不会装怂认孬,不信,你看那天上飞的雪球,带着孩子们高傲威猛的配音“啾”“啾”,他们抛出去的雪球,恨不得打个你落荒而逃,满身是雪,那才叫带劲。

    他们姊妹俩带着小狗白客,跑出院子,很快加入了打雪仗的行列。一团团雪球从小河的这岸抛向那岸。姐姐亚菲甚猛,每抛出一个雪球都要高高跳起来响亮地“嘿”一声,打的那些只知道“啾”“啾”的小崽子们落荒而逃。

    在咱东北,那是要吃有吃,要喝有喝。并且都不花钱。要钱我和你急。这不就有了土匪的称号。土匪是打家劫舍,无恶不作,可咱这是大东北,给你一碗酒,一桌菜,不要钱,不是想坑你,而是想和你交个朋友,显摆显摆我这人多豁达,多富有,尽管我这人已经穷得就剩下这一摊子事儿了。全拿出来了。死要面儿活受罪,这些年,一点没变。更何况咱这是小东北,一群小屁孩,打大自然的家,劫大自然的舍。土匪不是咱东北人的专利,就像小偷不是安徽人的专利,骗子不是河南人的专利,能说会道不是湖南人的专利,小气吧啦怕老婆的也不是你上海人的专利一个样。你不懂。还要瞎掰掰。就好比周立波。我女人不喜欢他。他说东北人是土匪。我也不喜欢他,因为他对吃大蒜的和喝咖啡的两伙人都有误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