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t10

    更新时间:2017-04-17 15:29:04本章字数:3023字

    秦一鸣很久没来,一来就带来一个劲爆消息:“凡,前几天我在商场看到小萝莉了,她被一个男生搂着逛街,应该是她男友吧,看样子也不高,目测170左右,两人有说有笑的,很亲密的样子,我本想叫住她看看她选男友的眼光如何,可惜她没听见,走过去了。”

    王圣凡正在签名的笔头一顿,在纸上划出一道很深的痕迹。果然,她有男朋友了!奇怪,怎么听到这个消息心里这么难受?这种感觉,很久没有过了。最近一次,应该是在大庭广众之下跟欧颖儿表白,然后被她拒绝那一次吧。

    “凡,你有在听我说话吗?”秦一鸣问。

    王圣凡尽量表现出一副漠不关心的样子:“什么马配什么鞍,就她那品味,能看上什么样的,不看也罢。”

    秦一鸣笑着看过来:“哟,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

    5点半,罗萝收拾好东西准备下班,王圣凡像幽魂一样出现在走廊尽头,“罗萝,玛丽,留下清点完仓库的东西再走。”

    其他同事报以同情的目光赶快闪人。

    玛丽仰天长啸:“苍天啊,凡总这两天到底是怎么啦?动不动就让人加班,我本来约了男朋友去看电影的,到底是谁招惹他了?简直是惨无人性!”说话间看向罗萝,“不对啊,为什么最近加班每次都有你?难道你是罪魁祸首,我们只是陪葬?”

    罗萝也郁闷:我也想知道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每次加班都有我。可是,把这几天发生的所有事情来回倒带八百遍了,真没发觉哪里惹到他。

    “宝哥,我今晚加班,你把饭给我留着,回去再吃。”

    “工作没做好,还好意思吃饭?!”罗萝吓得魂飞魄散,原本已经进了办公室的王圣凡不知道什么时候又折了回来,她本想反驳说:“没吃饭哪有力气干活?”一转念,算了,看他那样子,分明是吃了火药,还是别再撞上他的枪口了。

    清点的过程中,玛丽一直在絮絮叨叨:“万恶的资本主义,剥削员工!奴役员工!压榨员工!我男朋友都到楼下了,再这么下去,我男朋友迟早甩了我……”

    罗萝终于听不下去:“好了,要不你还是偷偷溜走吧,剩下的我来清点好了。”

    “你一个人?”玛丽两眼放光。

    “是啊。反正我单身狗一枚,也不怕谁甩了我。”

    玛丽想了想,估计是掂量了后果,摇头说:“还是算了,万一被凡总知道了,我估计会死得更惨。”

    “凡总这个人从来都是看结果不看过程的,只要他明天上班看到货已清点完,肯定不会说什么的。所以你放心啦,今晚我就是不吃不睡也会把这事办好的。”

    玛丽一改之前的抱怨,走上前狠狠地箍住罗萝:“你真是太好了,那个,刚刚我不应该那样说你的,你大人有大量,千万别放在心上啊。”

    “嗯,没事,快走吧。”

    “好,我走了,拜拜,辛苦你啦,明天请你吃早餐啊。”玛丽仿佛拿到特赦令一样,欢天喜地、千感恩万感谢地走了。

    仓库里一下子变得很安静,罗萝看着眼前乱七八糟堆着的货品,想一想宝哥做的蒜香鸡翅和土豆炖排骨,顿时充满了干劲。

    可惜罗萝太高估了自己的能力了,从5点半到9点半,整整4个小时马不停蹄的清点,却只是完成了五分之四的工作,饥饿交困之下,她终于忍不住趴在杂物堆上沉沉睡去。

    跟客户吃完饭出来,王圣凡一看时间,10点半,这个点真是尴尬,回家吧,似乎早了一点,约哥们出来玩吧,又好像稍微晚了一点。想来想去,还是决定回办公室。

    D公司的仓库设在离总经理办公室最远的位置,从电梯里出来,往左五六米是仓库,往右边进去是大堂,一般员工在大堂办公,穿过大堂再往里就是各部门经理的办公室、会议室,最尽头才是总经理办公室。如果换作平时,王圣凡是出了电梯直接往右,今天他不知怎么的望了一眼左边,发现仓库的灯居然还亮着。

    他在原地站了几秒钟,终于还是往左边挪开脚步。离仓库越近越觉得奇怪,里面怎么这么安静?难道是人离开时忘记关门关灯了?果然不让人省心,居然会犯这么低级的错误!哼,看明天怎么收拾她!

    然而,他在门口定住了。她怎么在那里睡着了?

    奇怪,双脚怎么不受控制走到她身边?居然还鬼使神差地蹲下去。此刻酣睡的她露出半边脸。从这个角度看,她的睫毛……好长,人类的睫毛长这么长,合理吗?不过她原本就是个异类。她鼻头上的那颗痣,看起来好可爱。还有,嘴巴肉嘟嘟的,唇似樱桃,说的大概是这种吧?嗯,撇开身高不说,这小不点的长相,其实还说得过去,熟睡着的她,看起来就像个洋娃娃。夜凉如水,她这样睡着会不会被冷到?王圣凡准备脱下外套给她披上。

    不对,我有病吧!她是谁呀?冷不冷干我屁事?我干嘛一个人大晚上的在这个乱七八糟的鬼地方去研究她是美是丑?

    王圣凡如同猛然醒悟般站起来,谁知道用力过猛撞倒背后的货物箱,发出很大的声响。罗萝一下子惊醒过来,看到眼前的王圣凡,第一反应是拾起掉落在旁边的清单,胡乱地抓到一样东西假装在认真清点:“凡总,你,你还没走啊?我很快就清点好了。你放心,今天保证完成任务。”

    王圣凡面无表情地扫了一眼四周,“不是让你跟玛丽一起清点吗?她呢?”

    “喔,她呀,她刚走,可……可能是没吃晚饭,胃痛。我想着她这样认真追究起来也算是工伤吧,所以……自作主张让她去看医生了。”

    “所以,我是不是要感谢你为公司省下一笔费用?”

    “哈哈。”罗萝连忙摆手。“不用客气啦。”

    “那请问,你开着公司的灯在这里睡大觉,电费我该找谁要?还有,你刚刚口水都掉到货品上面了……”

    罗萝下意识擦了擦嘴角:“有吗?哪有?我根本没流口水好不好?”

    “赶紧滚回家去,你这点工作效率根本不抵公司的成本付出。”

    罗萝看着王圣凡远去的背影,噘着嘴说:“我上辈子应该是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才摊上你这么一个老板,拜托现在几点了?我连晚饭都还没吃呢,连一句感谢都不说就算了,还嫌我工作效率不高。要不你来试试?老娘搬东西都搬到膀子痛了。”

    推开家门,宝哥听到动静从沙发上跳起来。“小萝卜,你终于回来了?”

    “嗯,宝哥,你还没睡啊?”罗萝无精打采地问。

    “没啊,你真的是加班吗?我连着打你电话你都不接,后来干脆关机了,我快担心死了,心想再过半个钟你再不回来我就杀到你们公司去。”

    “哦,应该是没电了。”罗萝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到沙发边,直直倒下去,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宝哥,快给我按摩按摩,快散架了。”

    “天呀,你们公司是想无视劳动法让你过劳死吗?”李金宝坐到罗萝的背上,狂捏一通。

    “没错,宝哥,如果哪天我壮烈了,你记得去我们公司讨要赔偿款,一定要狮子大开口,不然枉费我付出这么多辛勤汗水。”

    “哎呀,我当初还羡慕你进了D公司,现在看来,还得感谢面试官不收之恩,至少捡回一条命。”

    “嗯。”

    “话说,你这样死命地加班,有没有加班费的呀?”

    “嗯。”

    “那加班费肯定不菲吧,今年云南之行是不是可以实现了?”

    “嗯。”

    “你干嘛一直嗯嗯呀?对了,你吃晚饭没有?我还给你留着饭菜呢。”

    “嗯。”

    “小萝卜,你睡着了?你还没洗澡呢,小萝卜……”

    悲催,早上起来,罗萝感觉好像被人暴揍了一顿,全身上下没有一处不酸痛,尤其是那双手,感觉已经不是自己的了。更悲催的是,上班第一件事还是接着清点。好在玛丽自觉地加进来。

    “罗萝,昨晚太谢谢你了。”玛丽一脸感激。

    “哎呀,感谢的话你都说了八百遍了,不用太客气啦,大家都是同事,互相帮忙而已。”

    “对,互相帮忙,以后你有什么事尽管开口,我能帮忙的尽量帮。” 

    “你太客气了。”

    “对了,昨晚你应该清点到很晚才走吧?”

    “也没多晚,10点多吧。”

    “天呀,10点多还不算晚?凡总太变态,你说他今天会想什么法子让我们继续加班?”

    又加班?应该……不会了吧?不过再想想他那张冷冰冰的脸,嗯,也不是没可能。

    “哈哈,你放心好了,你昨天不是说了吗?每次加班必有我,你们都是轮着来的,既然你昨天已经加班过,那今天肯定不会让你留下来。”罗萝觉得自己真是太伟大,都到这个份上了,居然还安慰别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