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t11

    更新时间:2017-04-17 15:30:46本章字数:2908字

    中午吃饭,罗萝点了特大份的酱肘子。端着餐盘刚落座,旁人惊呆。

    董小敏把头凑过来,问:“罗萝,这么大份的肉,你吃完不腻啊?”

    “没办法,我必须要以形补形。”只见罗萝拿起筷子,费了好大劲才勉强夹住一块,颤颤巍巍地送到嘴边。

    “你的手怎么啦?感觉你好像一夜之间得了甲亢,哈哈。”董小敏调侃道。

    “她这是昨天清点物资后遗症。”玛丽在一旁补充说。

    “好血腥!哎,这个星期每天下班都战战兢兢的,生怕凡总点到名字留下加班。你们说凡总这是怎么啦?明明前几天还风和日丽,怎么突然急转直下,雨雪夹击。虽说他以前也是这样阴晴不定,但是受灾程度远没有这次这么严重啊。”方旋用筷子挑着米饭,没有打算要吃的意思。

    所以,他以前没有这么变态,是我来了之后才加重的?凭什么啊?难道我好欺负?罗萝一想到这里,又抖着手往嘴里塞进一块肉:哼,等我吃饱饭攒足力气,有什么大招,尽管来呀!

    可是这一次罗萝却想错了,王圣凡居然没有让大家加班。

    真是破天荒。好不习惯!那种感觉就像天气预报说冷空气马上要来,你赶紧买了一件羽绒,结果隔天天气预报又说冷空气在半路被什么截下了。嗯,没错,就是这种感觉。

    突然不用加班,真是让人无所适从。罗萝怒吼一声:难道我天生劳碌命?不行,我必须把这些天错过的美食,没逛过的街通通补回来。

    打电话约了李金宝,她也觉得好不可思议。“你真的不用加班?别待会我们逛着逛着,你接到一通电话就抛下我。”

    “放心好了,我关机。”罗萝不禁为自己的聪明才智感到折服。

    “太好了,你等着,我马上过去。”

    在商场逛了一会儿,罗萝的目光停在橱窗里模特身上的一条淡绿长裙上。“宝哥,宝哥,我觉得以你的身材,穿这条裙子绝对好看。”

    “小萝卜,你开玩笑吧,我从来没穿过裙子。”

    “就是因为从来没穿过,所以要尝试改变一下穿衣风格啊。”罗萝怂恿道。

    “不要!”

    “那这样好了,反正我没见过你穿裙子的样子,要不你满足一下我的好奇心,试穿一下给我看看。”

    “不要!”

    罗萝才不管,又是耍赖又是恳求,连哄带骗之下,终于让李金宝进了试衣间,她却躲在试衣间里怎么也不肯出来。

    “宝哥,你再不出来人家店都打烊了。”

    “死萝卜,那我出来你不许笑我哦。”

    “我干嘛要笑你?夸你还来不及。”

    “那我出来咯。”

    “能不能快点?”

    试衣间的门开了一条小缝,罗萝趁机伸手一扯,李金宝被拉到镜子前。

    “你看,我说的没错吧!简直美翻了,你穿这套裙子走在路上,回头率肯定很高。”

    李金宝被夸得很不好意思,羞涩地推了推鼻梁的眼镜:“真的有这么好看?”

    “真的!要不我们买下来吧。”

    “不要,这里的衣服肯定很贵。”

    “来,给我看看吊牌价格。”罗萝掂着脚跟,好不容易才把李金宝背后的吊牌拿出来。

    “多少钱?”李金宝问。

    罗萝吐了吐舌头:“2000。”

    “2000?妈呀,好贵,算了算了,试试就好。”李金宝说着准备进试衣间换下来。

    罗萝死命拉住她:“宝哥,你等等,你忘了门口写着什么,换季清货,全场3.5折。”

    “3.5折也好贵,要六七百了,我可没钱买这么贵的衣服。”

    说时迟那时快,罗萝用手一扯吊牌,断了。

    “小萝卜你疯了?”李金宝嚷了起来,“扯断吊牌就要给钱了。”

    “给钱就给钱,刚好我发了工资,想送你一份礼物。”

    “你刚转正,身上也没多少钱,干嘛送我这么贵的礼物?”

    “哎呀你别管,反正现在吊牌没了,不买都要买的了。我付款去了。”刚走两步,罗萝回头,“要不你别进去换了,就这么穿着回去吧。”

    “啊?我今天穿的是运动外套,搭配会不会很奇怪?”

    “当然不会,你在我眼中是最美。”罗萝抛了一个媚眼过去。

    “还是不要了吧,拿回去洗过再穿。”

    人靠衣装佛靠金装,李金宝穿着罗萝送的裙子在公司收获了一箩筐赞美,平时总把她当同性的几个技术男居然私底下议论她:“李金宝绝对是真人不露相,平时打扮得像个男生,把好身材藏着掖着,穿起裙子才知道她身材那么辣,不去当模特可惜了。”

    “哈哈,看来我以后要多穿裙子才行。”李金宝在镜子面前左看右看。

    罗萝掩嘴笑:“宝哥,我以前还不知道你原来这么自恋。”跟着走到镜子前,装腔作势地问,“魔镜魔镜,请你告诉我,世上谁最美?”然后捏着鼻子作答:“废话,当然是宝哥了!哈哈哈哈……”

    李金宝反应过来,追打着罗萝,满屋子地跑:“你这个死萝卜,嘲笑我是吧?我让你嘲笑,我让你嘲笑,今晚不给你做饭!”

    这招屡试不爽,罗萝立马跪下,抱住李金宝的大腿,可怜兮兮地说:“宝哥,我知错了,我给你做牛做马都行,你不能不给我做饭呀。”

    “死一边去。”李金宝试图抬一下大腿,发现根本动不了,她只好作罢,“起来,走啦,冰箱里没什么菜了,我请你出去吃。”

    “你发工资啦?”罗萝抬头问。

    “没发工资我还请不起一顿饭吗?你走不走?不走就算了,我们在家吃方便面。”

    “走,走,走!”大学时吃太多方便面,罗萝现在是打死都不想再吃了。

    吃饭吃到一半,部门经理打电话过来让罗萝火速赶回公司去开门。也是该罗萝倒霉,昨天公司大门的密码锁故障,技术部正在维修当中,为了安全起见,公司大门临时用一把铁链锁来锁着,因为罗萝经常加班,特意给了她一把钥匙,剩下两把分别放在行政部和人事部那里。

    “经理,我正在吃饭呢。” 

    “没办法,谁让你住得离公司最近呢,你动作快点,待会凡总回去进不了公司,我们吃不了兜着走。”

    凡总,凡总,每次都是他!真是上辈子欠了他的。罗萝气鼓鼓地站起来,脚边椅子发出“哐当”的声音,似乎在宣泄着她的不满。

    “怎么啦?”李金宝奇怪地问。

    “公司有点事,我要回去一趟。”

    “啊?现在?”

    “嗯,立刻,马上。”

    李金宝把筷子一放:“那我陪你回去吧,大晚上的,你一个人也不安全。”

    “不用,你接着吃,菜都点了,没吃完太可惜。”

    “你怎么这么多废话?走吧。”李金宝到前台买完单,拉着罗萝出了饭店。

    到了公司,罗萝让李金宝在楼下等着,自己上去开了门。刚从楼上下来,就碰到王圣凡跟秦一鸣开车进来。

    “宝哥,我们快闪。”罗萝拉起李金宝就想跑。

    李金宝没搞清楚状况,慢吞吞地挪着脚步:“怎么啦?你见鬼啦?”

    “比见鬼还可怕,我们那个变态老总回来了。”

    “咦,那不是小萝莉吗?”秦一鸣老远就吹起口哨。“小萝莉,在干嘛呢?”

    罗萝知道不能再假装没看见,只好回头,一脸假笑:“哈喽,秦总。”

    王圣凡跟着出现在后面。

    “凡总,门开好了,没什么事我们先回去了哈。”罗萝哈拉着,用手肘碰了碰李金宝,“宝哥,我们走吧。”

    “宝哥?”秦一鸣仔细打量了一眼李金宝,眼前的这个人虽然带点男孩子气,但是分明就是一个女生的长相,何况今天还穿着裙子。他用手比了一下高度。“小萝莉,两个星期前你们两个有没有在艺德广场出现过?”

    “啊?”罗萝不明白秦一鸣干嘛突然这样问,“应该吧,反正我们没事经常在那里逛。”

    “那你们逛街的时候,是不是喜欢这样……”秦一鸣环视四周,似乎是在物色一个合适的人来演示一番,最终他搂住王圣凡的肩膀,“像这样搂在一起?”

    “嗯,我们走路都这样的啦,有什么问题吗?”呃……这个人到底想表达什么?罗萝是越来越摸不着头脑了。

    秦一鸣干笑两下:“哈哈,这么说那天我在商场看到的是你们呀!误会呀,误会。”

    罗萝跟李金宝面面相觑。

    “他今天出门忘带药了。”王圣凡扔下一句话,用力抖掉秦一鸣搭在他肩膀上的手,在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努力克制的嘴角终于忍不住开始抽动,露出的洁白牙齿在黑暗中看起来就像一轮皓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