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t30

    更新时间:2017-04-17 16:05:00本章字数:2663字

    没过多久,罗婷被调回了总部。罗萝心知肚明,这应该是罗成的意思。看样子是他是真的不希望罗萝跟他们一家再有什么交集。一想到这,心里多多少少会有点难过,但是既然罗婷跟她的关系不复从前,大家就算经常见面也徒留尴尬,所以不见面未必是坏事。

    中午吃饭,罗萝去得比较迟,到饭堂时大部分人都吃得差不多了,打饭的窗口只有苏欣媚一个人,她赶紧端了餐盘走到苏欣媚后面排队,不忘踮脚望了一下橱窗,发现里面的菜分得没剩多少了,最后一份叉烧肉和蒸排骨孤单单地摆在那里。公司饭堂有规定,每个员工每餐可点三个菜,除了一个青菜是必须的,剩下的可以随意组合,前提是不能浪费。所以,今天能不能吃上肉,就看苏欣媚是否手下留情了。其实,罗萝对此根本不抱希望。进公司这么久,感觉苏欣媚对她一直有股莫名的偏见,以前王圣凡对她态度恶劣就不用说了,苏欣媚根本不拿正眼瞧过她,现在因为王圣凡的缘故,虽然待她稍微客气了一点,但是谁都看得出她那是在极力忍耐。

    果然,将餐盘递给分菜的阿姨后,苏欣媚假装没看到后面罗萝,毫不客气地将两份肉都点了。分菜的阿姨有点看不过去了:“美女,没看到后面还有一位同事吗?你把两份肉都要了,后面的同事就只能吃青菜跟煎蛋了,要不你点一份肉和一个煎蛋,留一份肉给别人吧。”

    正在吃饭的人听到动静,纷纷张望过来,苏欣媚就是再不识相,也知道要做了顺水人情:“哎呀,阿姨,我还以为我是最晚的,没想到还有人比我晚,那就给我一份蒸排骨好了。”

    等拿到菜,苏欣媚故意在罗萝面前停下,皮笑肉不笑地说:“罗萝,下次想吃肉,要早点来排队呀,也不是每个人都像我这么好说话的,是吧?”

    这番话简直像是从牙缝里龇出来的,让人听起来瘆得慌。

    吃完饭,大堂已经空无一人,这时候大家要么出去逛,要么在午休室里休息。罗萝像往常一样拿着睡具走到午休室门口,感觉里面安安静静的,她担心这时进去整出动静会影响别人休息,终究还是决定去会议室凑合一下。其实王圣凡曾说过午休时间可以到他办公室去,但是她觉得影响不好,所以一直没去过。

    进了会议室,罗萝特地挑了一个比较隐秘的角落将睡袋铺好,刚躺下,就听到门口一阵脚步声,有人进来关门的声音。

    难道有人跟她一样到会议室来午休?罗萝正想爬起来看看是谁,便听到苏欣媚的声音,她不知道在给谁打电话:“好了,我们接着说,哎呀,我快要被她气死了,看着她一副人畜无害的样子,没想到私底下居然勾引到我们老总,哼,她以为有老总撑腰就了不起,灰姑娘是人人都能当的吗?脸蛋长得好看有什么用?小矮人一个!……”

    罗萝听半天才听出苏欣媚嘴里的那个“她”居然是自己,想着这时候如果出现在苏欣媚面前,那她应该很尴尬吧,所以又重新躺回去。

    “……我们老总喜欢她有什么用?人家家里同意才行呀,哼,她肯定还在傻乎乎地等着我们老总把她娶回家吧,殊不知人家家里一早就在张罗联姻,对象是我们公司董事的女儿,人家那才叫门当户对好不好!我说我们董事的女儿怎么几次调到D公司来,肯定是为了培养感情来的。”

    公司董事女儿?几次调到D公司?难道是罗婷?王圣凡家要跟罗婷家联姻的事苏欣媚怎么知道?细想之下,苏欣媚是公司某个高管的亲戚,所以她知道也应该不足为怪了。

    苏欣媚这通电话讲了将近半个小时,罗萝原本想假装什么都没听到,但是看她好像没有要结束的意思,眼看好好的午觉就要泡汤了,再加上听别人一直说自己坏事实在是一件堵心堵肺的事,只好从睡袋上坐了起来。

    这可把苏欣媚吓得够呛,那表情跟大白天见鬼了差不多:“你,你,怎么在这里?”

    罗萝没好气地说:“公司制度没规定会议室我不能来吧?”

    “我是说……你怎么躲在这里偷听别人讲电话?”

    “我都还没说你怎么在这里打扰我睡觉,你怎么好意思先告状?”

    “那……你都听到些什么了?”

    罗萝想了一下说:“从你说我人畜无害开始,应该基本都听到了吧。”

    苏欣媚窘在那里,嘴巴蠕动了几下,似乎想解释,但是又不知从何解释。

    “那个,你电话打完没?打完的话我是不是可以休息了?”

    苏欣媚黑着脸走出会议室。

    王圣凡从总部开完会回来,手上提着一大盒糕点,经过方旋座位时放了下来:“印记绿豆饼,分给大家吃吧。” 

    呵,昨天好像跟某人说过想吃这家店的点心,没想到今天就如愿了。他对她的好,真的没什么可挑剔的。只是,中午苏欣媚说过的那些话又不合时宜地冒了出来,心里突然有点小迷惘。

    罗萝是那种心里藏不住话的人,两人独处的时候她提起这事:“听说,你们家里在给你张罗联姻之事。”

    王圣凡没有否认:“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担心你多想。”

    “听说,对象是罗婷。”

    “嗯。”

    “那如果没有我,你会喜欢上她吗?”罗萝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问,只是,人终归是好奇的。

    “因为不存在这种可能,所以没必要假设。” 

    也是!

    罗萝忍不住笑话自己,曾经那个大大咧咧,天不怕地不怕的女汉子,在爱情面前居然也会这样患得患失。

    王圣凡似乎感受到罗萝内心的不安,目光坚定地望着罗萝:“不管遇到什么事,你都要相信我,知道吗?”

    罗萝除了回答“好”,也不知道该说什么。

    周三早上,一则消息将恒昌集团内部炸了个底朝天。董事长王昌明中风入院了。

    怎么会?前两天还看到他来D公司视察。

    打电话给王圣凡,已经关机了。

    下了班,罗萝第一时间去了王圣凡的住处,敲半天里面也没动静。也是,他这个时候怎么可能在家,应该在医院守着吧。

    王圣凡之前将家里的开门密码告诉过她的,真是越急越乱,居然忘得一干二净,只能在门口等着了。

    等到12点多,罗萝靠在大门口睡得迷迷糊糊的,忽然感觉过道的灯亮了,睁眼抬头,看到王圣凡一脸疲惫地站在面前。

    “凡,你回来啦?”罗萝从地上站了起来。

    “你怎么在门口不进去?”

    “我忘记密码了。给你打电话又关机,我担心你,所以就过来看看,你爸现在情况怎么样?还好吧?”

    “已经做完手术,人还昏迷着,还在继续观察。”王圣凡开了门往里面走。

    “那你吃晚饭了吗?”

    “在医院吃过了。”

    “那我有没有什么能帮上你的?”虽然知道问了也是白问,可是就是想帮忙做点什么。

    “不用了,你帮不上的。”王圣凡一脸沮丧地说,“我今天在医院待了一天,很累了,先进去洗个澡。” 

    “哦,好。”

    进到洗澡间,王圣凡又把头探出来:“今天这么晚了,你应该不打算回去了吧?你回去我也不放心,要不就留在这里过夜吧。”

    罗萝面露难色:“可我没带衣服啊。”

    王圣凡指了一下衣柜:“里面的衣服,你看上哪一件随便穿。”

    看来王圣凡是真的累了,等罗萝洗完澡出来,他已经睡着。罗萝走到床边,钻进被窝里,跟王圣凡的脸对着躺下。还好他有开灯睡觉的习惯,可以趁机好好看看他。一天不见,真的蛮想念他这张脸的。他酣睡的样子像个小孩子,此刻正发出均匀的呼吸。看着看着,罗萝也在不知不觉中进入了梦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