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Part31

    更新时间:2017-04-17 16:05:24本章字数:2478字

    恒昌集团的内斗因为王昌明的突发中风而提前到来了。王圣远在他舅舅李文斌等人的支持下推上了执行董事长的位置,王圣凡则处处受到排挤。

    罗萝看到他眉头紧蹙的样子很是心疼,却完全使不上劲。平时罗萝几乎没什么机会到总部去,有一次王圣凡回总部开会,发现手机落在办公室,让她送过去。她在电梯门口碰到罗婷,本以为她会视为不见,没想到这次居然主动打招呼:“你来了?”

    罗萝点头回应:“嗯,给……同事送点东西过来。”

    这时电梯到了,罗萝半只脚刚迈进去,便听到罗婷在背后说:“你有没有空?我们可否坐下来聊聊?”

    罗萝跟在她后面去了一家奶茶店,心里七上八下的,不知道她到底想聊什么。

    罗婷开门见山说:“董事长中风的事,你也应该知道了吧?”

    “嗯。”

    “凡总的大哥王圣远暂代董事长之职的事你也应该知道了吧?”

    “嗯。”

    “那凡总在公司备受排挤的事呢?”

    “略有耳闻。”

    “那你觉得你待在他身边能帮到什么?”罗婷有点咄咄逼人的样子。

    罗萝不免来气:“那如果换做你,又能帮到什么吗?”

    “当然,我爸是公司的董事,跟李文斌董事地位相当,他们所持的股份差不多,如果有我爸出面拉拢人脉,凡总至少能跟他大哥抗衡一下,现在他一个人势单力薄,公司那些想支持他的小股东也不敢出面。”

    而那个她没有说出的前提,应该就是王圣凡必须跟她结婚吧。

    罗萝算是听明白了,罗婷这是要她知难而退呢。哈哈,亲生妹妹跟自己抢男人,电视剧里的狗血剧情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

    不得不说,罗婷的行事作风跟她爸有得一拼。剑一旦出鞘,往往能将对方伤得遍体鳞伤。罗萝在最后一点修养遗失殆尽之前站起来说:“对不起,我工作挺忙的,不能出来太久,我就当今天没有见过你。”

    “你觉得逃避有用吗?”罗婷依然不死心。

    罗萝觉得再没必要给她留什么颜面,冷笑道:“对,逃避没用,所以我没打算逃,你放心好了,我一定会好好陪在他身边,跟他度过所谓的难关。”

    等罗萝走后,服务员过来收拾台面,不小心将奶茶撒到罗婷的包包上,她突然像发了疯一样嚷起来:“你干什么啊?知道这个包有多贵吗?你知不知道你打工一年未必买得起!你装作这副可怜的样子要给谁看?把你们店长叫过来……”

    王圣凡开完会回来,把罗萝叫进办公室:“今天罗婷找你了?”

    “你怎么知道?”

    “我看你上了她的车。”

    “咦,你不是在开会吗?”

    “会开得太久,实在太无聊,溜出来抽根烟总可以吧。”王圣凡顿了一下,“她找你有什么事?让我猜猜,该不会是说她爸能支持我之类的吧?”

    罗萝嘴角带笑:“凡总经理,你可以改行去当神算子了。”

    王圣凡迟疑了一下:“那你没事吧?”

    罗萝调皮地说:“既然你这么会猜,怎么猜不到我是怎么想的?”

    “其实在回来的路上我就一直在想这事,其他的我都不担心,唯一担心你太过大方将我拱手让给别人。”

    “怎么办?现在没把你让出去,那你会不会很失落?”

    “谈不上失落,就是觉得还好。”

    “还好?”

    “嗯。”王圣凡一脸认真地说,“还好你没有扔下我,还好有你跟我一起面对这一切。”

    “唉,我能不能说其实我是被逼的?”罗萝恶作剧地说。

    “噢?”王圣凡一副“愿闻其详”的表情。

    “如果今天罗婷能好好跟我说的话,说不定我心一软就让出去了,可她那态度实在让我有点不爽,后来我一生气就在她面前撂下狠话,现在后悔也来不及了,如果我跑掉不就等于自打耳光吗?”

    王圣凡喉咙里哼哼两下:“这么说我以后除了对你好也没别的选择了?既然我这么抢手,怎么也要让那些吃不着葡萄的人觉得这葡萄确实好吃呀。”

    呃……某人的自恋症又犯了。

    公司总部的重大事项决策会议现在很少通知王圣凡参加了,他反而乐得清闲,找机会就往医院跑。

    王昌明一直处于昏迷的状态,医生为他做了开颅手术,还算成功,至于能不能醒过来还是要看他的个人意志。

    黄婉清现在相当于住在医院里了,照料丈夫的事有专业护工,她帮不上忙,但是守在丈夫身边至少能让她心里踏实一点。

    王圣凡担心母亲一个人胡思乱想,特地将罗萝带到医院去陪她解闷。在去的路上,罗萝一阵纠结:“凡,那待会你要怎么介绍我给你妈认识?”

    “女朋友啊。”

    “不行,不行,你们家现在处于非常时期,突然冒出一个女朋友,不妥吧?我看你还是说我是你公司的员工算了。”

    “我们之间的事我妈早有耳闻,没必要瞒着她吧。”

    “你也说是耳闻,那就是还没证实。先说好了,就说我是员工。”

    到了医院,黄婉清坐在重症病房走廊里的椅子上发呆,听到脚步声后抬头:“凡,你来啦!”

    “嗯。”

    “这位是……”罗萝从王圣凡的身后站出来,“上次救过我的那位小姑娘!”

    “阿姨好!”罗萝有礼貌地打招呼。

    “你好!你们……怎么……”

    “我们刚好一起出来办点事,顺路就兜过来看看你。”王圣凡找了一个觉得还说得过去的理由。

    “这样啊,现在是上班时间,打扰别人工作总归不大好吧?”

    罗萝摆头道:“阿姨,一点都不打扰,凡总把我带这里来,我还可以趁机偷一下懒。”

    王圣凡故意瞪了她一眼:“平时在公司我有把你们管得很严吗?”

    黄婉清笑言:“你是什么脾性我还不知道?”转而向罗萝招手,“好吧,既然来了,你就陪我说说话吧。”

    “那你们先聊,我找医生问问爸的情况。” 

    王圣凡转身走了。

    罗萝看到黄婉清一脸愁眉苦脸的样子,安慰她说:“阿姨,董事长一定会好起来的,你别担心。”

    “我也不想担心,可是都昏迷这么久了……”黄婉清的声音有点哽咽。

    “阿姨,你一定要有信心。你看我现在,看起来生龙活虎的样子吧,其实我刚生下来没多久就得了一场重病,当时医生都劝我家里人放弃治疗了,可是我妈不死心,倾家荡产要救我,不知道跑了多少家医院,找了多少专家,最后居然真的把我救活了。那些曾经劝我妈放弃的医生都觉得不可思议,觉得我简直是医学上的奇迹。”

    黄婉清有点激动地握着罗萝的手:“你说的都是真的吗?”

    “当然了。阿姨你看现在的医学这么发达,董事长又这么年轻,他肯定会好起来的,关键是你要对他有信心,不能他还没醒过来你就先被击垮了是吧?” 

    “嗯,我会好好地等他醒过来的。”

    王圣凡回来,看到母亲的眼眶红红的,不免奇怪,正想问罗萝,黄婉清摆摆手说:“我没事,今天跟这位小姑娘聊了一下,突然觉得心里轻松了不少。对了,你找到医生了吗?他怎么说?”

    “医生说还要继续观察。”

    “好,如果你们有事就先回去吧,有什么事我会跟你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