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五章 局长的暧昧

    更新时间:2017-05-22 16:50:36本章字数:2193字

    周五上午是局机关例会,贾立志作反腐倡廉报告。凌静虽然坐在最后排,但贾立志的眼却像雷达很快锁定她,不时深情瞟她。偶尔四目相视,全身如过电般,有特别的快感。这时贾立志的声音就格外高亢,仿佛吃了兴奋剂。后来凌静打起嗑睡,贾立志没了精神,声音低沉许多。不久又把睡姿美丽的凌静想象成“睡美人”,重又亢奋起来,声若宏钟大吕,把凌静从梦中惊醒,睡眼惺忪看他时,别有一番妩媚,惹得贾立志如醉如痴,遂将报告激情进行到底。这一切,在凌静看来,却如猴戏般滑稽可笑,不是失态是变态。

    上午开会打盹,把昨夜失眠的损失彻底补回来,下午凌静便精神十足地召开本部门会议,布置下周工作。凌静到局计生委当主任后,局面大为改观,当年评上了全市和总局的先进单位。下周省领导来市里检查工作,凌静还要作典型发言。

    开罢会,凌静收到传达室送来的包裹,里面是葡萄干和雪莲。寄包裹的人,是现居新疆的一位退休老职工。

    老职工曾因所谓的挪用公款问题,受到处分。他认为处理不公,天天上访。凌静时任局长办公室主任,曾带着他一直找到总局,才把案子翻过来。为这事,凌静受了不少冤屈。局长不支持,说她尽给局里添乱。职工中有闲言碎语,说她因为男人不在家,连老掉牙的老男人都想泡,不是风流是下流。

    话传到史东风耳朵里,两人恶吵了一架。史东风不是不相信凌静,但不知怎么的,一听别人如此说,心里就升腾起一股无名妒火,喝过半瓶闷酒后,莫名其妙地发作起来。凌静据理力争,寸步不让,吵到最后,凌静说:“我是什么样的人,你还不了解吗?连你都不信我,那我只有死的份了。但就是死,我也要把他的事办好再去死。我是把他当亲人,不,是当自己父亲看待的。你看他勤勤恳恳一辈子,临退了,还受这么大的委屈,下半辈子怎么活呢?换了你,不该帮吗?”史东风听了,沉默良久,恍然大悟,羞愧难当,无地自容,想不出自己为什么会突然发昏,就打了自己一耳光,恳切地说:“你做的对,我支持你。唉!都是酒精惹得祸,头脑发昏了。”

    凌静问心无愧,根本就不在乎那些流言蜚语,不仅帮老职工逐级找领导,还资助他钱物。等到政策落实那一天,老职工在局机关大院里当众向凌静深深三鞠躬。在场的人,无不为之动容。老职工回老家后,没再与凌静联系,突然之间,寄来新疆特产,让凌静心中涌起一股暖流,眼睛湿润了,心里反而觉得欠了老职工的情,她随即让同事小李去买一斤好茶叶给那老职工寄去。

    凌静把葡萄干分给同事,雪莲留给公公婆婆。

    起草完典型发言材料,有点累,凌静喝了杯银杏茶,斜躺在沙发上闭目养神。

    邱萍打来电话,约凌静去洗桑拿,说贾局长给她好几张贵宾卡,不洗白不洗。

    一听说是贾立志的贵宾卡,凌静就没有了情绪。

    其实贾立志五年前刚上任时,凌静对他的印象还是很不错的,特别是第一印象——他在全局干部大会上这样介绍自己:“本人名曰‘假’立志,其实是真立志,就像农村人给娃起名,起的越孬长得越好,所以,我是真立志。”惹的哄堂大笑,立时拉近了他和大家的距离。凌静觉得这人很有幽默感,没有官架子,暗暗庆幸能与这样的领导相处。那年贾立志四十六岁,比凌静只大一岁。凌静是局长办公室主任,与贾立志隔墙办公。开初一段时间,配合很默契,贾立志渐次显露出来的领导才干,让凌静由衷佩服。

    贾立志家在省城,凌静丈夫长年工作在外,两人都属孤家寡人。贾立志一闲下来,就把凌静叫到办公室,没话找话跟他聊天。除了夸她工作好,能力强,当个副局长绰绰有余外,还说能力这么强的女人,长得如此漂亮,实在少而又少。动情之时,紧握住凌静的手,说第一次见她,就被深深震撼,对她好像有一种责任感。凌静立即把手抽回来,说自己普通得很,有自知之明,受宠不惊。看贾立志很失望,眼睛痴痴看着她,像一只未满月的乞求吃奶的小狗狗,心有不忍,慰抚他说:“其实你虽然当局长,但气质好,像高级知识分子,很有内涵,是女性的偶像。”

    贾立志文质彬彬,风度翩翩,一米八五的个头,方脸,剑眉,双眼皮的大眼睛,深沉而精明。嗓音带磁性,浑厚而又亲切。平时总是黑西服蓝衬衣紫红领带,庄重而又潇洒,气度不凡。学的是工科,却喜欢文学,说话做事,严谨而又富有才情。不过相处时间长了,凌静总觉得他的言谈举止不乏刻意做作,似乎他的思想,他的感情,都隐藏在很深的地方,让人感到与他的距离无限远,而且他离你越近,就越有距离感,甚至还有厌恶感和恐惧感,就像一潭深不可测的池水——水面很美丽,但水里却淹死过人。

    凌静本以为夸他几句,给他一个下台梯子,就不会再对自己动手动脚了。此后又刻意与他保持距离,对他的或明或暗的挑逗,全都装作不知,他应该慢慢死心了。后来才明白,对男人,要拒绝就严厉拒绝,不能给他留一点想法,否则,委婉的拒绝等于鼓励,只能让他更加有恃无恐。

    果然,就在凌静夸贾立志是“女性偶像”的那天夜里,贾立志失眠了。他抱着枕头辗转反侧,想了十多种和凌静幽会的场面。后来迷糊睡着,做了一个奇怪的梦,梦见自己让凌静抱起来,扔进一个垃圾箱里。第二天醒来,找解梦的书看,也没看出个头绪。于是就想,这是不是说明自己没给凌静实惠,她便以为自己是个有口无心的人,将自己当作垃圾抛弃了呢?想到这里,恍然大悟,茅塞顿开,到了办公室,处理完手头几件急事后,就开车去珠宝店,给凌静买一个大大的钻戒——这是他一贯的做事风格:出手要狠,一步到位。

    钻戒买回了,是一对,情侣款式。贾立志把钻戒锁进办公室的文件柜里时,从中拿出一本厚厚的杂志放在沙发前的茶几上,打电话让凌静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