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一章 还阳

    更新时间:2017-04-19 17:06:20本章字数:3057字

    我们是晚上八点钟到老孙头家里面的,看着星星点点的灯火只是在灵堂和西屋之中亮着,心里多少是有些发毛的。

    不要说是外人了,就算是自家人半夜的也不敢轻易在灵堂面前走走停停。

    尤其是在头七这天的时候是整个屋子里最为阴森的时候,因为鬼魂会在头七这一天通过阴阳界的大门来到阳间看亲人最后一眼。这个时候老孙家的院子里静悄悄的,只有烛火爆裂的声音,鼻息间传递着一种纸灰烧尽的味道。

    乍一看,感觉这里就像是一个棺材铺一样,生气全无的感觉。尤其是老孙家的阳气本来就稀少,据我们了解老孙家两口子的儿子在半年前就死了,现在是剩下一个寡妇。所以整个院子里的阴气是非常重。

    我们一出现在老孙家的时候,孙寡妇就像是见到了活神仙一样的冲了上来,噗通一声跪倒在地上,眼泪一把鼻涕一把的哽咽哭泣。

    我看在眼里,心里酸酸的,恐怕这就是每一个做妈的最不能接受的吧。

    “没事,大姐你先起来,我们这就救你的娃娃。”马晓云连忙从地上将孙寡妇给拉了起来,然后朝着相互搀扶的老孙头两口子道,“大叔大婶你们放心,我一定会全力将你们的孙子给复活的。”

    “真的能复活?”

    “确定吗?不会是骗我的吧。”孙寡妇仿佛是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一样,紧紧地拉着我的手,手上的那股劲差点将我的手给捏碎了。

    我痛的呲牙咧嘴,随即点了点头,挤出一丝笑容道:“放心,我们有把握。”

    关键时刻老师村长罗叔说话了,他让老孙家三口人不要太伤心,要积极向上,相信我们的实力。虽然罗叔是一个粗人,但是因为儿子地质博士,所以对于一些灵异的事情也有些了解。他虽然不能百分百相信复活的事情,但是却知道复活的可能性很大。

    我其实也是第一次亲眼目睹死人复活的场面。要知道生老病死乃是人世间的定数,就算是意外的谋杀也是一种劫数。虽然孙家的小娃娃是意外死亡的,但是既然是死亡了就不可能复活。不过随着灵界高手对于天道地府的了解,能够抓住一些空子实现死人复活。

    当然, 不是所有人都能够复活的。其中不能复活的人一般分为这几类。第一类就是寿终正寝的。第二类就是根据生死薄生老病死的,第三类就是三魂七魄缺失非常严重的的,第四类就是被邪门之徒占据阳魂的,第五类就是被阴差勾魂的,第六类就是类似于走阴师勾魂那样的。

    除了这六种之外,其余的一般都可以复活。只是复活的代价有点大,所以一般灵界的人就算是懂得起死回生的法子也不可能使用。

    当然……

    这一切在驱魔龙族面前都显得有点小意思。

    在整个华夏之中,除了天山雪莲有复活阳魂的作用之外,只有三个门派能够轻而易举不付出代价的复活,第一个门派就是神机门的夺命续命术,第二个就是驱魔龙族,第三个就是茅山宗。

    至于所谓的还阳,其实原来在网上查过一些资料,无非就是说:人去世后,其灵魂并没有消灭。灵魂返还到人间或恢复到肉身重新复活,就叫做还阳。中国人的丧殡习俗,不同的地方有不同的习俗,然一般都认为,死者魂魄会于“头七”返家,“头七”就是人死后的第七天,家人应于魂魄回来前,为死者魂魄预备一顿饭,之后便须回避,最好的方法是睡觉,睡不著也要躲入被窝。如果死者魂魄看见家人,会令他记挂,便影响他投胎再世为人。

    亦有说认为人死后魂魄会与“头七”前到处飘荡,到了“头七”当天的子时回家,家人应于家中烧一个梯子形状的东西,让魂魄顺着这趟“天梯”到天上。

    四川地区的还阳读做(出殃(chu yang),从死者死去的七天后的晚上九点开始。

    还有传说,人死后,灵魂由小鬼押送回家,家人在烟囱根底下放一坛酒,酒里再放一个鸡蛋,小鬼想要吃鸡蛋,就把酒喝了,才能吃到鸡蛋。小鬼醉了,灵魂就可以回家了。

    但是这些说法也仅仅是一种传说,真正的还阳在灵界人的眼中就是将人的灵魂和肉体完美的结合在一起,结合在别的肉体身上叫做夺舍,结合在自己的肉体上叫做还阳。

    但是最重要的是,想要还阳必须经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叫做三魂七魄归。意思就是要将阳魂的三魂七魄全部召回,形成一个单独的灵魂。而这也是最为艰难的一个过程,尤其是人的三魂七魄被强行打散之后,轻易是没有办法召回的。

    这次马晓云做的第一件事情就是要将三魂七魄全部召回。因为老孙家的娃娃的阳魂已经虚弱到了极点,现在只剩下两魂五魄,还有一魂两魄没有聚合。所以马晓云要做的就是将这剩余的一魂两魄全部给召回。

    老孙家的人在村长的劝说下这才擦干了眼泪,将整个院子里的灯全部打开,这样整个院子都感觉亮堂了不少。但是因为娃娃阳魂虚弱,所以在灵堂里面只是点了一根蜡烛,昏暗的灯光下才将娃娃的魂魄给放了出来。

    灵魂一出现,一下子周围就变得阴冷了不少。老孙家的三个人加上村长毕竟是一般人,四个人面面相觑,脸上闪烁着惊恐的神色。

    但是他们却看不到前面到底有什么东西,因为他们没有阴阳眼。

    马晓云吩咐村长和寡妇从屋子里摆出来了一个桌子做香案,然后将所有的家当全部放在了桌子上。七星引路灯,桃木剑,糯米,引魂咒,招魂铃等一系列的东西。看着如此专业齐全的设备,几个人 有些好奇的看了一眼。

    但是这次马晓云却没有穿道服,只是右手一翻,桌子上的桃木剑捏在手里,嘴里念念有词,刺着一张符咒在虚空转动,随即说了一声爆,就燃起了火焰。

    这一下子两根常命灯就被点燃了,看着确实有点煞白煞白的。四个人纷纷站在了我的身后,看样子是有点惧怕。

    在这里要稍微的介绍一下什么是三魂七魄了。

    魂:旧指能离开人体而存在的精神;魄:旧指依附形体而显现的精神。道家语,其称人之魂魄由“三魂七魄”组成,科学尚无法证明宗教所言魂魄可离体或轮回,以及魂魄组成是否正确。

    三魂:道家谓人有三魂:一曰爽灵,二曰胎元,三曰幽精。

    七魄:道家谓人有七魄,各有名目。第一魄名尸狗,第二魄名伏矢,第三魄名雀阴,第四魄名吞贼,第五魄名非毒,第六魄名除秽,第七魄名臭肺。

    关于三魂,在《云笈七签》中有记载:正一真人居鹤鸣山洞,告赵升曰:夫人身有三魂,一名胎光,太清阳和之气也;一名爽灵,阴气之变也;一名幽精,阴气之杂也。若阴气制阳,则人心不清净;阴杂之气,则人心昏暗,神气阙少,肾气不续,脾胃五脉不通,四大疾病系体,大期至焉。旦夕常为,屍卧之形将奄忽而谢,得不伤哉?夫人常欲得清阳气,不为三魂所制,则神气清爽,五行不拘,百邪不侵,疾病不萦,长生可学。

    “天魂、地魂(或识魂)、人魂”,古称“胎光、爽灵、幽精”,也有人称之为“主魂、觉魂、生魂”或“元神、阳神、阴神”或“胎光真魂、爽灵思魂、幽精意魂”等。三魂生存于精神中,人身去世,三魂归三条路:天魂归天路,到达空间天路;地魂归地府,地魂再进因果是非之地。人魂则徘徊于墓地之间,因人魂本来是“祖德”历代姓氏流传接代之肉身。以七魄在身其性行之魄力,死亡后再墓地对神主,来来往往之走上人路之寄托处。

    而现在孙家娃娃缺少的就是天魂和两魄。我当时就问马晓云关于招魂的难度,她说魂好召回,但是魄有点难了。

    我当时还真奇怪,按道理来说天魂应该是最难召回的,但是按照马晓云的意思,貌似人的七魄才是最难的。

    “表姐,我该做什么?”我看着周围有些清冷的环境低沉道。

    正在做法的马晓云没有看我一眼,而是拿着铃铛嘴里念念有词,随即给我说了一声:去守着灵魂,等到一魂两魄回归的时候用天命地格网将魂魄聚拢,然后撒豆成兵,以糯米和引魂符作为根据让三魂七魄努力的融合。

    “这样可以吗?”

    “如果实在是不能融合,到时候还得使用驱魔龙族的秘法。”马晓云说。

    我犹豫了一下,然后似懂非懂的点了点头,然后屁颠屁颠的跑到了老孙家娃娃的灵魂前坐在,右手一抬调出了天命地格网,随时准备出手。

    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时间,突然周围阴风大起,两根引路灯蜡烛开始跳动,周围的温度骤降,从远处翻滚而来一股黑云。

    “来了!”我猛的站起身扭头朝着老孙家的几个人道:“退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