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二章 瓦屋山地震

    更新时间:2017-04-19 17:06:34本章字数:3060字

    那个黑色的气团由远及近的飞来,我开了一下天眼一看,果然是老孙家娃娃的阳魂,看起来应该就是天魂了。

    我已经做好了完全的准备,只要天魂飞到魂魄旁边之后就利用天命地格网将他凝聚起来。

    “做好准备。”马晓云眯着眼睛看着缓缓游离而来的天魂,一跺脚整个人凌空一翻竟然站在了我的面前。

    “天灵灵地灵灵,魂魄聚首再生长。天魂天魂速归来。”马晓云摇晃着铃铛嘴里念念有词,搞的我觉得她就像是一个老巫婆一样。

    但是奇怪的是这天魂竟然在院子的墙外停住了,面无表情的化作了一个娃娃的样子在墙上站着,眼睛里没有一丝神光的看着我们。

    得!

    我扫了一眼表姐的眼神,似乎是有点问题啊。这个娃娃仿佛在这里止步了。

    马晓云摇晃的铃铛也微微一顿,然后右手捏着一张引魂符在糯米里点了一下,嗖的一下飞出了五米贴在了娃娃的脚上。

    但是在老孙头几个人的眼里,马晓云就像是会武功一样将一张符咒贴在了墙头上。因为他们没有阴阳眼,所以一般的灵魂是看不到的,除非是那些厉鬼。

    “马小姐,这……”

    “快,拿你儿子的一件衣服,然后到墙头轻声呼喊名字,挪步到我身边来。”

    孙寡妇一听,低声哭泣着钻进了屋子,没一会儿就从屋子里拿出了一个小娃娃的衣服。

    “这个行吗?”

    “去吧。”表姐道。

    我站在马晓云的身边看了一看,感觉貌似有点不对劲,这种法子是什么意思?难道他的引魂符没有用吗?

    果不其然,等到孙寡妇拿着衣服有些紧张的跑到墙角的时候,表姐才偷偷告诉我,像这种没有意识的天魂已经没有办法让引魂符引入了,只能依靠和父母之间的血缘关系和灵魂传承关系来将他拉进来。

    如果我们强行将天魂拉进身体里面,是没有办法融合的。因为天魂的力量太强大,随时都有可能出现天魂引爆人魂和地魂的情况。

    我还是第一次听说这个情况,惊讶的半天没有合上嘴巴。

    “赶紧,否则你的儿子就复活不了了。”

    孙寡妇的腿在发抖,她竟然下意识的朝着墙头上看了一眼,似乎是感觉到了那个娃娃的存在。

    我眼睛微微一缩,心里念叨着这难道就是母子之前特殊的联系?天机门的夺命之术就是利用这种特殊的关系来夺取地府先祖的气运的。看来创造天机门的老门神也是一个牛叉人啊。

    寡妇在我们的催促下战战兢兢的举起了手中的衣服,然后一边叫着孩子的名字,一边挥动着衣服朝我们这边走来。

    我抬眼一看,果然被引魂符拉住的天魂竟然开始抬起头盯着寡妇看,眼睛里闪过一丝疑惑,然后跳下了墙头跟着孙寡妇的后面走来。

    “有戏?”我眼睛一亮道。

    果然大概一分钟的时间,在我们目光的注视下天魂已经站在了我的对面。

    “出手!”

    我认准机会,一下子发动了天命地格网将天魂和剩余的魂魄全部笼罩在一起。天魂明显是有挣扎的意思,但是却被强行的挤进了魂魄之中不停的晃动。

    “急急如令令,封魂!”

    表姐看准机会,桃木剑一挑将一张封魂符贴在了灵魂的眉心处。果然封魂福的效果就是好,一下子将灵魂给震住了,加上天命地格网作用,灵魂竟然开始融合。现在整个灵魂越看越凝视,已经有点人气的感觉。唯独差的就是还差一点精神,这精神头主要的问题就是两个阳魄丢失了。

    “接下来怎么办?”我问。

    “村长,你们和孙老爷子将棺材打开,然后将娃娃放在这张桌子上。”马晓云右手桃木剑一直压着灵魂的脑袋,现在是灵魂融合的时候,封魂符加上桃木剑一定要压制天魂的挣扎。

    罗叔一听,连忙招呼上老孙头将棺材盖给打开,然后将娃娃的身体从里面报出来,平平的放在了香案上。

    “快,将身上的衣服脱了,然后在眉心处,还有左右肩膀点燃三张灯。”

    我点了点头,连忙将娃娃身上所有的衣服脱了,然后点了三盏灯,以确保等会人的三灯都亮,这样才能看得出娃娃的灵魂融合了没有。

    做完这一切之后他们所有人都围在了香案面前看着,尤其是孙老婆子有些晃眼的看着马晓云道:“女娃娃,你这是在干啥?”

    其实她是看不到桃木剑下面的灵魂的,所以在他们看来我和马晓云就是隔空操作的,啥玩意都没有。

    “你问这个干啥?还想不想孙子复活了,都挺马小姐的。”老孙头拽了一把自己的老伴,低声骂了一句。

    老婆子惊恐的连忙闭上了嘴巴躲在老孙头的身后,但是眼睛里却闪烁着怀疑。

    表姐扭头看了一眼,突然桃木剑一挑,竟然将灵魂一下子拉起,然后仍在了香案上。 灵魂很是顺利的就钻进而来肉体之内。

    “急急如令令,灵魂宿体速速融合,起死回生!”表姐嘴里念念有词,然后咬破了自己的中指在小孩子的肚子上划了一个符咒。符咒一成,我能感觉到灵魂已经开始和肉体融合,尤其是在院子外面竟然刮起了阴风,旋即出现了两个一模一样的娃娃,但是一个脸上是怒气,一个是喜色。

    得!

    肯定就是失去的两魄了。

    马晓云眼睛微微一抬,嘴里发出了一声迟疑,随即朝着两魄招了招手,铃铛一响,两魄就快速的跑来钻进了身体内。

    此刻三盏灯火焰扑通扑通的跳动,尤其是象征天魂的那盏灯竟然有一种随时熄灭的感觉。

    我们的心都被提在了嗓门眼,如果象征天魂的灯熄灭了,这娃娃就完了。

    噗通!

    突然,大概过了十分钟的时间,跳动的天魂命灯一下子亮了起来,娃娃的身体剧烈一震,然后恢复了平静。

    人气!

    我感觉到了人气,应该是复活了,但是因为精神消耗太大,所以现在昏迷不醒。

    “咋回事?”孙寡妇看着自己的儿子身体一动,顿时爬了上去问道。

    “没事,活了,但是因为精神消耗太大,所以暂时昏迷。赶紧去医院看看吧。”

    “活了?真的活了?”老孙头一拐一拐的扑了上来,摸着娃娃的鼻子,突然放声大哭,“活了,真的有呼吸了。”

    这一下子整个院子里都传来了哭泣声和笑声,最后又是跪又是拜,好不容易搞定这一切之后还答应老孙头明天请我们来家里吃饭。

    等村长找了两个年轻小伙子陪着娃娃去医院之后,我们才回到了罗家。回家之后所有人等没有睡等着结果,直到我们脸上露出笑容,说了一声搞定的时候整个屋子里都陷入了激动之中。

    尤其是罗根父子两竟然拿出了一瓶白酒,和我,还有言老喝了几杯才睡下。

    忙了一整天终于可以好好休息了,我是和罗根一起睡的。我一头砸在枕头上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但是刚刚 睡到半夜的时候,突然周围传来了一声剧烈的响动。

    头晕目眩,感觉整个地球都在震动。

    “九阳快跑,地震了。”

    地震?

    我正睡的香呢,一听地震两个字一下子条件反射的坐了起来,拉开被子就往院子里冲。

    这个时候整个村子都陷入了惊恐之中,家家户户亮起了灯。

    我们聚在院子里之后地面才不震动震动了。

    马晓云拿着罗盘转悠了一圈,眯着眼睛低沉道:“这不是地震,应该是有个地方出现了塌陷。罗叔,这里有没有什么奇怪的地方?”

    “奇怪的地方?”罗叔挠了挠头沉思了半天,忽而打了一个响指,“对了,我们村子距离瓦屋山很近,翻过一座山头就是瓦屋山的地界。那里有一个非常诡异的地方,难道这次塌陷是从那个地方来的?”

    “什么方向?”表姐问。

    罗叔指了指东面,表姐就确定肯定是那里。在言老和罗根的介绍下,我们才知道这个方向是瓦屋山最为诡异的地方,号称是瓦屋山的死地。

    瓦屋山迷魂凼,被称为陆地上的“百慕大三角。关于这个地方,有着种种离奇的传说。许多年来,曾有众多志士试图揭开她的神秘面纱。但是,她给世人留下一串串难解之谜……

    瓦屋山最大的谜团是山顶上的迷魂凼,很多人曾多次试图穿越但都告失败。

    1979年,省森林调查队在该区域走了3天3夜,结果仍在原处,后来用刀边走边砍,砍出一条“生命线”才得以脱困。据说政府在开发瓦屋山资源时,不得不将其划为旅游禁区,防止游人误入迷魂凼。由于它处的地理位置与百慕大三角在同一纬度上,所以,迷魂凼被国内的地质工作者和探险者称为陆地上的“百慕大三角”。

    瓦屋山迷魂凼,地形复杂,地质异常,入内常常出现罗盘失灵、钟表停摆等令人迷失方向的现象。有人曾误入其中受尽磨难,最后想尽办法才根据三点成一线的原理和水往低处流的自然法则逃出。

    “看来我们得去一趟迷魂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