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三章 短信

    更新时间:2017-04-19 17:06:46本章字数:3088字

    我们去迷魂凼的时候是第二天一大早,因为现在是初秋,所以等到露水基本上没有的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那个时候村子里的人还陷入一片慌乱之中,村长本来是想要带我们去瓦屋山的,但是瓦屋山是自然保护区不是任何人都能够进入的,加上现在村子里还有一些民众的事情要安慰,所以留下来。

    罗根和言老现在就派上用场了,穿好了设备和我们一起出发。临行之前还问罗叔要了火机等一些必要的东西,甚至是硫磺这种能够熏蛇的东西。

    毕竟在那个鬼地方谁都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多带一些装备自然是好的。

    我们去的地方是国家级的自然保护区,自然不能像是去郊外旅游那样,尤其是不能带这种烟火去。所以为此我们还是去了一趟眉山市洪雅县找了一个熟人。当然这个熟人也是地质学家,算是言老的好友,但是看起来比言老还要大。

    而且据言老说这个老头子也算是他的启蒙老师之一了,现在退休了,但是还能够在瓦屋山的事情上说说话。我们找到他的时候他正在研究地图,我们进去之后很热情的招呼。

    等到言老将事情说出来的时候,老头子很是好爽的就答应了,然后打了一个电话之后说让我们等等。

    大概等了半个小时的时间从外面走来了一个小伙子,看起来很帅,叫王蒙,是当地一个有关系的人,也是这个老头的儿子。

    据说他就是专门负责瓦屋山安全工作的,听到我们的来意后只是稍微的安排了一下便带着我们上了车,朝着瓦屋山而去。

    我们去瓦屋山的路上,王蒙说的很多注意事项,尤其是森林防火的事情。我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大概过了一个多小时的时间,也就是下午两点多的时候终于出现在了瓦屋山的东南方向。这个地方是一个秘密的入口,专门是用来地质局等一些单位勘察用的通道,但是也要经过严密的检查。

    不过有了王蒙的存在,我们就方便多了。几下子就通过了门口的审核然后背着旅游包钻进了瓦屋山之内。有了言老和罗根两个地质学家的帮忙,这种曲曲折折,丛林密布的地方显得简单多了。

    这里除了迷魂凼之外,还有著名的鸳鸯池,不过现在我们没有时间经过,只能以最快的速度朝着迷魂凼的方向而去。

    不过在路上除了言老千叮咛万嘱咐一些野外生存的技巧之后,还给我们喷了一些驱除蛇虫的香水,这样能够很大程度的保持安全性。

    在丛林里穿梭真的是一种受罪,尤其是两点多最热的时候,一瓶矿泉水一口就喝没了。

    我甚至是有点奔溃的时候却发现表姐一句话不说,一直盯着通灵罗盘看着周围的环境,嘴里念念有词,眼睛里闪烁着一丝丝的疑惑。

    “表姐,咋了?有什么发现吗?”我问。

    这个时候我们已经经过了一片丛林,站在了一块相对裸露的空地上。马晓云听着我的问话,随即向着言老和罗根招呼了一声,说是要休息一下,然后五个人找了一个地方休整。

    言老先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将硫磺洒在我们周围,这才坐在了旁边的石头上歇脚。

    空空师兄一直捏着一个佛珠,嘴里念念有词,听着都让人觉得头疼。

    “师姐,这个地方似乎没有什么古怪。”空空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道。

    马晓云稳稳地点了点头,沉吟了一声:“问题就在这里,好像普通的让人感觉到有些不真实。”

    “按照地质上来说是没有多大问题的,据我对瓦屋山的了解,这里的地质环境相对来说比较复杂,尤其是一个小时之后我们即将进入的迷魂凼,更是有着魔鬼之地之称。那里的地质我也比较好奇,虽然听起来恐怖,不过老头子确实想要去看看。”言老说。

    “嗯,言老说的没错,这里的地质确实比较复杂。”罗根接过了话题。

    “两位都是地质学家所以我不怀疑这一点。我说的太平凡只是单纯的从我们灵界人的手段判断来看,这里不像是一个道教传承的地方。”

    “哦?表姐,咋滴?”我搓着手问道。

    “瓦屋山是中国道教的发源地。古蜀开国君主蚕丛来到瓦屋山域教民栽桑养蚕,死后葬于瓦屋山。太上老君骑着青牛出关“寻青羊之肆”,由草原故道入蜀,沿着青衣江流域来到瓦屋山传教布道,最后在瓦屋山升天,现在鸳鸯池畔的太上老君木雕神像虽历经千年的风吹雨打,依然栩栩如生。道教创始人张道陵沿着太上老君足迹来到瓦屋山麓,尊奉太上老君为鼻祖,和当地羌民一起创立了五斗米教,最后因为民除害斩蟒牺牲于瓦屋山,至今瓦屋山仍留有“张陵降蟒沟”遗迹。”

    马晓云顿了顿,接着道:“所以说这里应该是有些道教的痕迹,但是从现在我们前往迷魂凼的路径来看,似乎是和佛门有些关系。”

    “嗯,这一点我可以证明,这里的佛门气息较为严重。尤其是我们现在走过的路虽然看起来是天然形成的,但是其根基却像是佛教大能闭关清修的地方。”空空扫视了一眼周围,低沉道;“难道这里真的是……”

    “你是说土葬舍利?”我靠近了空空一些惊奇道。

    空空点了点头,和马晓云相互看了一眼不再说话。但是我的内心已经百分之百的可以确定这里肯定有土葬舍利的下落,就算是没有舍利也存在着舍利的下落。

    对于我们所说的东西言老和罗根根本不插嘴,也不好奇,他们只是单纯的对地质好奇。在和我们休息的二十分钟之内还专门跑出了几十米采集了一些有趣的石头装进了背包里面。

    对于瓦屋山的传说是有两种的,但是经过现在马晓云的确定之后可以发现第一种:瓦屋山迷魂凼是五斗米教的创始人张陵,当年在瓦屋山传教的时候,设置的八卦迷魂阵。这应该不假,但是我们现在还没有到迷魂凼的时候确定。

    第二种就是科学的磁场说,我们灵界人用的罗盘也是根据磁场来用的。在瓦屋山迷魂凼出现的各种奇异事件中,罗盘失灵是最常发生的。这使人把它和地磁异常联系在一起。地球的磁场有两个磁极,即地磁南极和地磁北极。但它们的位置并不是固定不变的,而是在不断变化中。地磁异常容易造成罗盘失效。但瓦屋山的磁场来源,却有不同的说法。有说是月球对地球潮汐作用,有说是地下藏有巨大的陨石等。

    但是就在刚才言老和罗根离开的时候,马晓云突然跟我说他的通灵罗盘定为已经开始不准确了。当时我还以为是在骗我,谁知道竟然是真的。

    我心里一直在念叨着,为什么会不灵呢?难道真的像是传说中的一样,迷魂凼里面存在着不一样的东西?

    我们休息了半个小时就出发了。

    在山路和山林之间穿梭了差不多一个多小时,等到下午四点钟的时候才站在了迷魂凼的外面。这里是禁区,外面有一圈子的围栏,但是这里毕竟是迷魂凼的后面,所有没有人管。

    商量了一下之后我们就翻墙而入了。

    但是就在踏进迷魂凼的那一刻起,我突然感觉手机在口袋内震动了好几下。

    擦……

    我身体一顿,然后连忙掏出手机一看,有些惊奇的看着马晓云。

    “怎么了?”表姐问道。

    “雷达功能自动打开了,而且上面显示在我们的正前方大概一百米的地方有东西,应该是生命活动的迹象。”

    “我看看。”表姐拿过手机看了看,随即眯着眼睛低沉道;“看来这里真的是磁场有错乱的现象,估计只能使用的就是你的手机了。记得保存电量,我们的背包里都有充电宝,到时候没电了记得充上。”

    我将手机紧紧地捏在手里,心里紧张的要死,感觉现在我就像是导向灯一样的重要。

    “不可能啊,手机怎么可能有信号,而且额还能使用雷达呢?”这个时候的罗根一下子有点条件反射的说。

    我们几个都纷纷扭头看着他,有些诧异的异口同声道:“怎么不可能?”

    “CCTV-10科技之光与四川越野探险科考大队2014年4月11-13日对迷魂凼进行了科学探险,对迷魂凼的神奇现象进行了系列验证:罗盘与GPS均失灵;机械手表准确,但电子手表飞速运转,比外界和机械表快了9小时25分钟;科考队释放信鸽,进行信鸽验证,结果鸽子不敢飞走,屡次降落到科考队队员头上、肩膀上;尽管科考队与央视都安全返回,但科考队前进路线还是绕圈不少,最后似乎被神秘力量“弹回”悬崖边,幸好都能原路返回;据科考队大队长阮鹏介绍:这次能原路返回的关键技术是采用警戒带一路牵引指示方向,因而队员能快速返回大本营,而不至于被困。”

    罗根这么一说,一下子让我觉得心里凉飕飕的,难道这里真的有鬼怪不成?

    但是……

    等等!

    为啥我的手机上突然出现了一条短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