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第一百四十六章 我是僵尸

    更新时间:2017-04-19 17:07:27本章字数:5292字

    为什么我们让欧阳龙老爷子走在前面呢?这意思很简单,就是老爷子毕竟和王丹心前辈神熟悉,我们只是见过几面而已,谈不上什么交情。

    也许刚才王丹心老爷子已经知道了我们的来意,所以说……还真是有点不好弄。

    跟着关二爷进了客厅之后,王丹心前辈正在客厅里面看报纸喝茶,似乎对于我们两个人的到访一点点都不感觉到奇怪。

    我们刚在在电话里问王丹心下落的时候,马晓云顺便将这次来的目的说了出来。当时欧阳龙老爷子就觉得这件事情有点棘手,谁会轻易将自己的看家宝贝借给别人,这是相当不安全的。而且尤其是对于这种能够调动僵尸的小阴锣。

    在来的路上马晓云就说了,据说王丹心前辈的小阴锣叫做三更起尸锣,是湘西赶尸王传承的信物和法器,就像是马晓云手里面的驱魔神龙鞭一样的厉害。所以说,一般人是不会将这么贵重的东西借给别人的。

    现在的局面稍微的有点尴尬和为妙。

    尤其是马晓云说让人不要轻易的说话,所以我只能干瞪眼了。

    欧阳龙带着我们坐在了沙发上,然后倒了茶水笑呵呵的道:”晓云,九阳,你们这一大早的来是不是遇上了什么急事?“

    “不瞒老爷子说,我们真的是遇上了急事。所以想要请二老帮帮忙。”表姐说二老的时候眼睛特意的看了一眼看报纸的王丹心前辈,但是他却无动于衷。

    “哦?”关二爷脸上微微闪过一丝异样,双手抱在胸前道:“不知道是什么事情竟然难倒了我驱魔龙族的传人,都是关东会的说不出来听听。而且现在王丹心前辈也在这里,说不定能够帮得上什么忙呢。”

    这话说的真是老奸巨猾了,一句话把我们的关系拉近了不说,而且还将王丹心也扯了进来。

    这个时候的王丹心再也装不住了,他将手中的报纸放下看了我们两眼道:“说说吧。”

    “是这样的。”

    马晓云整理了一下思绪,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还有我被大阴之日夺命的事情全部说了出来,按照表姐的说法我们寻找五行续命术的法器真的很困难,现在只有凝水珠,还有金刚之气,还有龙啸前辈承诺的天外陨石盘和土葬舍利。

    听到这一切之后,关二爷故意拍了一把大腿到:“你们的意思是现在还差一样?难道在我们关东会?只要关东会里面的东西我还是有办法的。就算不是关东会的东西,凭借着这张老脸应该也能借到吧。”

    欧阳龙说话的时候朝着王丹心前辈笑了笑,随即惹得王丹心嘴角扬起了一丝苦笑。王丹心不是一个不近人情的人,只是有点闷而已。所以我们作为晚辈的一般也不敢直接张口。但是关二爷就不一样了,都是一个辈分的,说起话来容易一些。

    “二爷,现在这件事情还真是不好弄。五行续命术的法器我们找到了四样,分别代表着金,水,土,木,现在只差火了,而且必须是阴火。”我提了一句。

    阴火?

    关二爷嘴里嘟囔了一声,站起身在客厅里转悠了好几圈,叹了口气:“这东西还真是不好找啊。我们关东会应该是没有这种东西的。对了,王老头你能不能想想办法?”

    “呵呵,说了一大圈子不就是在打我三更起尸锣的主意吗?”

    得!

    王丹心的一句话让我们三个人彻底傻叉了,尤其是欧阳龙眼睛瞪的大大的,最后没好气的笑骂道:“好你个老小子,挺时髦啊,现在还和我玩起装傻了。”

    “早就在你们来找我之前,龙啸就给我打电话了。”王丹心站起身,举起仅剩的一只手道,“三更起尸锣是我湘西赶尸的传承法器,按照规矩是不能外借的。”

    咯噔!

    我的内心一沉,看来这次又碰壁了。

    “但是……”

    擦!

    这老头敢不敢一次性把话说完,多吊胃口吧。

    “但是既然是龙啸打的电话,加上你们驱魔龙族对我湘西赶尸一族也算是有恩。这次就借给你们了,就像是偿还人情吧。”

    “真的借给我们?”我下意识冲上前站在了王丹心的面前,眼睛里喜色连连。

    而这个时候的表姐却一把将我拉在了身后, 有些谨慎的看着王老头,随即抱拳道:“多谢前辈。”

    “先别急着谢我。三更起尸锣虽然在我的身上,不过你们现在还没有办法直接使用。毕竟你们身体内没有我们湘西赶尸一族人的法术。一般人接触到小阴锣会全身发冷,没有办法直接使用。 所以还需要我稍微的帮你们一把。”

    他说的这一切我完全的相信,毕竟小阴锣是阴火打造的东西,非常的阴冷,一般人的阳气是没有办法抗拒的。

    前辈和我们说的法子其实很简单,就是将我们身体内的阴气放大一些,造成暂时和小阴锣的阴火不抵触的局面。虽然这种法子只能让我们在十五天之内放在阴气,但是却足够了。

    等我们商量好之后,关二爷打了一个电话问了地方,然后带着我们出了城区朝着一个郊区山地而去。

    其实一路上我都没有明白,为什么要来这里。

    但是等我们到了一个山区的时候就感觉到这里的气氛实在是有些诡异和紧张。周围乱糟糟的全是荒山,虽然时不时的有鸟兽飞过,但是在我看来这个地方的阴气却极为的沉重。

    “难道我们来这里就是为了吸收阴气?”我偷偷的问了一句。

    本来这句话是问表姐的,但是却被王丹心前辈听到了,他扭头看了我一眼我笑道:“九阳不要着急,等会就知道了。”

    我们跟着两个老头一路走,深处了大山差不多一千米的样子,突然钻进了一个峡谷,然后就觉得自己周围全是山。

    一二三……

    是三山围城的地方,中间形成了一个大峡谷,我们就处于这个峡谷之中。而且已进入这里面我口袋中的手机就震动了。不是有鬼就是阴煞之气太重了。

    “这个地方叫做三煞口。”这个时候的王丹心突然转过了身,指着周围挺立的三座高山道。

    三煞口?

    “我先给你们说说关于三煞的事情。”

    “三煞”是古代《通书》中常用词。 何谓“三煞”?三煞为劫煞、灾煞和岁煞。十二地支中,寅午戌合火局,火旺于南方,北方(亥子丑)为其冲,为三煞(亥为劫煞,子为灾煞,丑为岁煞)。申子辰合水局,水旺于北方,南方(巳午未)为其冲,为三煞(巳为劫煞,午为灾煞,未为岁煞)。亥卯未合木局,木旺于东方,西方(申酉戌)为其冲,为三煞(申为劫煞,西为灾煞,戌为岁煞)。巳酉丑合金局,金旺于西方,东方为其冲,为三煞(寅为劫煞,卯为灾煞,辰为岁煞)。 这三煞是怎样运用呢?以年为说,凡农历寅午戌年,北方均为年三煞。申子辰年,南方均为年三煞。亥卯未年,西方均为年三煞。巳酉丑年,东方均为年三煞。如果所选择的地方属于犯煞的方向,古人认为不可修造。

    而这种天然形成的三煞位就不一样了,没有人的干涉,自然形成,所以其中的煞气和阴气是很重的。在这里是鬼怪形成,甚至是化身鬼神的最好地点。但是一般的人在这里逗留超过十分钟的时间就会冲煞。

    不管是什么煞气,一旦被染上就会出现身体不适,命运流利,甚至是人财两空的局面。所以在现在格局之中一般处于丁字路口三煞汇聚之地的房屋或者是家庭多半是不幸运的。

    三煞位是星宫之术,更是风水之眼。

    “我们要做的就是借助三煞之气,将你们体内的阴气拔出来,然后和三更起尸锣的阴气汇聚。”

    我听着云里雾里的,敢情这三煞之地这么恐怖?

    接下来王丹心做的事情就很简单了,他们湘西赶尸人也需要符咒。而且有些符咒和我们道家的不一样。

    他让我们两个人坐在了铺好的八卦地毯上,盘膝而坐,双手各自捏着一张符咒,左手是聚阳符,右手是汇阴符。左手阳气在手,右手汇聚体内阴气,是拔出体内阴气的方法。

    欧阳龙老爷子做的事情很简单,嘴里念念有词,使用了驱鬼符将阴煞之地的几个小鬼控制住,成为了护法的东西。

    而此刻的王丹心前辈却站在我们的面前,从怀里拿出了一个小铃铛。这铃铛轻轻一响动,我竟然感觉体内有一股渴望嗜血的感觉在萌生。

    “擦!这是咋回事?”我紧闭的眼睛猛的睁开,有点不敢相信的看着身边的马晓云。

    “忍住!”表姐低沉了一声。

    这……

    难道表姐知道我会有这个反应?或者是我们都有这个反应?不对啊,为什么只有我对于这个黑色的铃铛如此的敏锐,仿佛它是我的克星一样。

    难道……

    难道我体内真的有一个封印不成?现在这个铃铛不会就是揭开我体内封印的钥匙吧。

    “天灵灵地灵灵,赶尸会阴听我令!三煞阴气会三魂,阴魂为大,阳魂退!凝!”

    王丹心手中的铃铛不停的晃悠,突然我感觉体内有一股强大的力量在四处乱窜。

    擦……

    这是咋回事!

    我猛的睁开眼睛,感觉自己的视线和听觉都倍增了。

    而就在这一刻,周围的温度骤降,阴风四起,将我和表姐团团包围。我感觉自己就像是掉进的冰窟窿一样的浑身发颤,但是没一会儿体内的那股气流在奔腾,仿佛要将我身体内的一个封印给打开一样。

    双手捏着的符咒蹭的燃烧起来,化成了一股熊熊火焰,然后消失在双手之上。周围阴风阵阵,还能听到鬼魂的嘶鸣,这完全就是一个胆量的考验啊。

    但是就在这一刹那的功夫,我突然感觉脖子上有一股能量在涌动,血管仿佛要炸开一样。

    “啊……”我一声歇斯底里的怒吼,眼睛里闪烁着红光,身体内充满了力量想要宣泄出去。

    砰!

    我猛的站起了身,右手狠狠的在地面上一拳。只听到地面一声震动,竟然出现了一个深深的拳印大坑。旁边坐着的马晓云一下子给劲风给震飞了,而此刻的把阴气也完成了。但是我的变化已经让王丹心和欧阳龙老爷子完全震惊了。

    刚才那一拳嗑在了石头上,右手出现了几个小口子,从里面流出了紫色的血液。

    “紫色?”王丹心的眼睛猛的汇聚在一起,手中的三更起尸锣不停的摇晃,我感觉有一股神秘的魔音在抑制我的力量一样,但是越是压制那股力量就越大。

    “前辈暂停出手!”被打飞的马晓云一下子冲了上来,紧紧地拉住了他的手。然后双手在自己的身上点了三下。

    马晓云身上的封印一下子被解开了,一股浩然正气让周围的小鬼纷纷败退。

    “驱魔仙术,封印!”

    她嘴角微张,仿佛是梵音,双手打了一个印拍在我的脖子上。

    轰!

    体内奔腾的力量一下子被打散了,我整个人软倒在地上,手臂重新恢复了钻心的痛楚。

    “除魔卫道是我湘西赶尸一族的天职,想不到高九阳竟然是僵尸之身。”王丹心一声低喝,拉开表姐就要冲上去,却被欧阳龙老爷子一把拉住。

    “什么?你是说九阳是僵尸?这完全不可能。”关二爷也不相信,看了我一眼,“或许是中了什么蛊毒,这绝对不是僵尸的征兆。僵尸是嗜血的,而且没有意识,但是你看九阳现在还是清楚的状态。”

    “欧阳老头你知道什么,僵尸是分为很多种的。想不到在这个世间竟然还有这么厉害的僵尸,完全是传承了二代僵尸的能力。现在的高九阳就是三代僵尸的特征。”

    我虽然全身剧痛,但是脑子却很清楚,他们的一字一句我听的清清楚楚。我是僵尸?我竟然是僵尸?我怎么可能是僵尸?

    “表姐我……”我嘶哑的趴在地上朝着马晓云招了招手。

    表姐连忙冲了上来,紧紧地将我拉在怀里:“不要说话,就算你是僵尸,我也依旧是你的表姐。而且你并不是僵尸,只是传承了僵尸的基因。”

    “什么?僵尸基因?”王丹心的声音提高了一个层次,然后道:“难道这是人和僵尸生下的后代?僵尸竟然有生育能力?”

    看着王丹心前辈傻了眼的样子我就知道,我的身份一直很复杂,怪不得马晓云不让我和王丹心多说话,看来是害怕被察觉什么。但是万万没有想到一个本来可以永远隐藏的秘密,因为三更起尸锣的缘故被揭开了。

    “你怎么确定他就是僵尸?”欧龙阳使用不相信我是僵尸,一直在为我辩解。

    “你看看他手上的血,是紫色的,这就是僵尸的表现之一。好,我就给你们说说什么是僵尸。”王丹心怒气冲冲的甩了一下袖子。

    据王丹心的说法,僵尸这玩意是六道不容的东西,可以说真正的僵尸是不死不灭的,因为它只是身体活着,体内存在的不是灵魂,而是怨念。

    僵尸是指人死后,尸体在某种作用下重新起立行走,撕咬活人。僵尸往往面貌狰狞,极度嗜血,不停地嗜咬活人,成为一种恐怖的象征。

    湘西赶尸一族将僵尸分为八大种:紫僵、白僵、绿僵、毛僵、飞僵、游尸、伏尸、不化骨。

    因为能量的大小,分成6种,以眼睛的颜色区分。从高到低分别是:红,绿,黄,蓝,白,黑,其中被六级以下(包括六级)的僵尸咬,眼睛颜色还是黑色,但不能接触阳光,六级僵尸不能接触强光照射,但能接受弱光照射。

    紫僵,死后身体呈紫色确实是存在的,不过不是恐怖片里那样的僵尸,只是一具尸体罢了。身体呈紫色是因为中了一种植物毒素,身体血液被染成紫色死后蔓延到全身。

    不过这种毒素不能保持身体不腐烂,要想不腐烂还要有其它条件。运功时身体呈现紫色,带起的尸气,随着功力的增加,尸气带有的紫气会越浓,有可以使用一些历代僵尸先辈创下的法术。

    白僵,尸体体内的血液流失,本命尸气渐生,尸体呈白色状。白僵尸行动迟缓,非常容易对付,它极怕阳光,也怕火,怕水、怕鸡、怕狗、怕人。

    绿僵,尸体散发出的尸气和僵尸身上的毛发,由淡白色向幽绿色转变。和白僵相比,跳跃极快,不怕人,不怕家畜,惟独只怕阳光。

    毛僵,尸体身上长出黑色的毛发,尸气由绿色变成幽黑色,形成黑色煞气,相当于尸体的保护层,毛僵也叫黑僵,是出了名的铜皮铁骨,修为越高,身体越结实,高级的毛僵,即使是修真者的法宝也难以伤其分毫。行动敏捷,跃屋上树,纵跳如飞,开始不畏惧凡火,甚至还不畏惧阳光,只有修真者的法术能够克制。

    飞僵,修炼有成的千年僵尸,能萌生灵智,可以修炼法术,弥补僵尸这方面的致命弱点,变成飞僵之后的僵尸能飞,所以称之为飞僵。飞僵杀佛吞神、行走如风,所到之处赤地千里。

    不化骨,僵尸集天地怨气而生,不老,不死,不灭,为天地摒弃于六道轮回之外。僵尸修炼到极致,便能出入阴阳二界,上游九天,下游幽冥,虽身无生气无生无灭,却如仙人般逍遥自在。

    “但是就现在我遇到的僵尸之中最厉害的也只是绿僵而已,想不到高九阳竟然是传承了飞僵的第三代僵尸,而且还发生了变异。”王丹心低沉了一声,突然举起了手中的三更起尸锣,“不要怪我,遇到僵尸必杀无疑,这是我们的遵旨。”

    靠!

    难道老子就这样被杀了?